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497阅读
  • 0回复

[清华]陶世龙:从“68.2.21讲话”看文革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陶世龙:从“68.2.21讲话”看文革

July 7, 2015


“68.2.21讲话”是1968年2月21日,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姚文元、杨成武在接见天津市革委会和革命群众以 及驻京部队文艺系统代表时的讲话总体的简称,正式名称应为《中央首长接见天津市革委会革命群众,驻京部队,文艺系统代表的讲话》。参加接见的中央首长还有 谢富治、吴法宪、汪东兴、叶群。

读了这些讲话,可以看出,虽然周恩来名列第一,实际上是江青在主导,陈伯达、康生、姚文元帮衬。作为政府首脑的周恩来,也只能表示“我完全同意刚才伯达同志、文元同志、江青同志、康生同志、成武同志的讲话。我没有更多的话说了,”“这个会不仅对你们、对我们也是上了一课,我们也知道不久。”

这种接见和讲话,是文革中上面左右运动的一种常见模式:中央文革小组的人定调,政府和军方表示支持,群众组织随即据此行动,由于各单位中的群众大多已分派,这些讲话或有利于一方,不利于另一方,因此都非常关注。对于没参加过文革的人来说,从这种接见和讲话产生的效应,可以了解到文革是怎么会事。

1968年2月21日这次接见,出席和讲话的中央首长都比较多,影响很大。说是针对天津文艺界的“黑会”和“黑戏”来的,其实着力点在“砸烂公检 法”,而他们的讲话本身就是无法无天的,他们言出即法,宪法、党章、法律和政令都不在话下。他们说谁是叛徒、特务、走资派,谁就是。

例如: 康生说:在天津文艺界里,有周扬黑戏,以及他们的走卒方纪、孙振等等,通过这个黑线,混进了很多国民党特务、叛徒以及外国敌人。(江青同志插话:李敦白是 个外国特务*,)康生又说:这个剧本,作者是个叫尹淑坤的,在场吗?(众答:已经揪出)(江青同志:好。)还有一个演出负责人叫李启厚的,来了没有?(众 答:没有。)揪出来没有?(众答:没有。有人说,回去就揪。)

“在这次会后,天津立即开展了批判“二黑”(黑会、黑戏)及 “一砸”(砸烂公检法)运动。“揪出变色龙、小爬虫”的标语遍布大街小巷。”(王辉:天津文革中的“二二一”事件)

那时无须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抓人关押,折磨逼供直至非正常死亡。历史留下的记载说:因江青说天津市公安局与方纪合夥“专了我们的政”,天津市公安局遂成“黑窝”,一千二百余干警被审查。该局干警被逼死、整死的多达四十四人,包括公安局局长江枫。罪恶的文革究竟害死多少人(资料来源:中央解密档案)2012-11-16 00:44:26)

江青说:“在河北省这么两个县,有大叛徒集团。一个叫献县,孙振的家乡,他都回去安置了的,布置了的,不让搞调查,不让你查出东西来,现在要广大群众动员起来,认识 他这个叛徒的面貌。(呼口号)还有一个县叫深泽县,也有一个很大的叛徒集团。革命的同志们,小将们要把这个搞清楚,要不搞清楚它,他们就支持方纪这些人, 搞我们。(呼口号)”**

“市委书记处书记王亢之、宋景毅都是深泽县 的。江青的讲话,实际上诬陷王亢之等人是叛徒。”此会一结束,王亢之回到天津后自杀了。(王辉:天津文革中的“二二一”事件)

仅仅因为康生在讲话的最后说了一句,“补充一下,这个戏很明显,把反革命打扮成“革命英雄”,不仅在天津而且和北京×学校有关系,希望同志们注意。”这个“北京×学校”就是清华大学。康生此言一出,清华园内的两派,立马都把为陈里宁平反的清华大学红教工作为反革命组织,大抓其人。

江青在这天的讲话中,指责一些作家:“一个月拿着国家的高薪还不说,还要拿着非常非常高的稿费,不义之财,是剥削,”并宣布“现在我们下令冻结,你们说应该不应该?(众答:应该。热烈鼓掌)”后来,不仅是这些作家,在全国范围内,所谓资产阶级权威、走资派和其他牛鬼蛇神的存款真的被冻结了。什么叫金 口玉言,在文革中可以看到了。

一直有人在鼓吹文革是大民主,反对资产阶级特权(或者法权),并比拟于今天的反腐败,似乎也有人相信。读一读这些讲话,再看一看实际的效果,看得到对特权的反对吗?首当其冲的陈里宁和清华大学的教师,那一个是腐败分子,有特权?江枫、王亢之虽有官位, 他们至死也没有被查出有什么腐败问题。作为作家的方纪、孙振的稿费是有一些,但这与腐败挂得上钩吗。

文革的真谛在那里?从江青下面的指控中,大家不难自己找到答案:

现在我再一次郑重提出,公检法的问题,一定要彻底地揭开。(鼓掌,呼口号)当然娄,不是公检法一个没有好的,主席教导我们总要一分为二相信大多数, 是有许多好同志,坏人只是一小撮。但是万张集团经营很久。建议天津市革命委员会学习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改造公检法的办法,就是用复员的革命军人、革命干部一千多 人?(谢富治同志插话:两千人)三千人也可以,只要需要。(热烈鼓掌,呼口号)这个公检法不把盖子尽快揭开,害苦人了,他不是专了资产阶级的政,而是专了 我们的政。主席、林副主席和我走到那里,他们都盯梢,安装窃听器。这个允许不允许?(众答:不允许。呼口号)要不要打倒他们?(众答:要。)打倒他们!( 68.2.21讲话)

江青、康生等这些话,当时是立马奏效,打倒了许多人,但他们后来的结局大家都知道,而且在还知道这个“68.2.21”的接见和讲话,原来是因为毛 泽东表兄王星臣的女儿王曼恬向江青写的一封告密信。王曼恬从此上台,担任中共天津市革命委员会核心小组成员、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成立市委后又担任市委书记。只可惜时间不长,九年后,此时江青已锒铛入狱,王曼恬因对自己的问题说不清楚,1977年1月27日自杀身亡。

如果没有忘掉过去,谁还希望再来一次文革?

陶世龙。2015年2月22日

*1968年2月21日晚上,李敦白被关押到秦城监狱中。后来才知道,江 青和康生早在前一年初夏就开始对他进行秘密调查,决定把过去欣赏、提拔的这个美国人“搞掉”。突然有一天,他发现报纸上“文革”的消息不见了,江青等人的 名字也不见了,再后来,听到了江青又高又尖的声音。他知道,江青进来了,他该出去了。1977年11月19日,经过9年零8个月零1天的关押,李敦白被释 放出狱,成为了外国专家造反派中最后一个被释放的人。

1982年,李敦白得到了一份彻底的平反结论。平反结论认为“李敦白同志1945年到中国以来,为中国人民做了许多有益工作,对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是有重要贡献的”,并将1968年入狱定为“被错误关押审查”、“纯属冤案”,“应予彻底平反”。(首位加入中共的美国人:建国后共蹲16年监狱)

**河北深泽县是天津市委书记王亢之的家乡。江青指深泽县“有一个很大的 叛徒集团”后,天津市有三百○七人被打成“深泽叛徒集团”成员。石家庄地区革委会专 门拨给深泽县经费去抓叛徒。深泽县“抓叛徒办公室”下令将揪出的叛徒弄到县城集市上“亮货”:一排排弯腰挂牌或戴着大号高帽的“黑货”站在临街靠巷的房顶 上(当地房子均平顶),任人观赏。先后在集市上亮过“货”的有一千五百多人,受株连的达三万多,占全县人口总数的五分之一。仅一个村子中白庄,就在“深挖 叛徒”时打死了三个人。〔78〕78,一九七八年五月中国文联全委会扩大会议发言简报,孙福田发言第4页;《春风化雨集(上)》(北京:群众出版 社,1981)第196至204页。http://www.hybsl.cn/beijingcankao/beijingfenxi/2010-05-28/20609.html

http://memowg.jigsy.com/entries/general/%E9%99%B6%E4%B8%96%E9%BE%99%EF%BC%9A%E4%BB%8E%E2%80%9C68-2-21%E8%AE%B2%E8%AF%9D%E2%80%9D%E7%9C%8B%E6%96%87%E9%9D%A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