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486阅读
  • 0回复

叶翔:小忆福州一中的牛鬼蛇神歌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在“水深火热”中度日之时,放牛娃想到了1966年的那个酷热的夏天,因为又找到了一片旧纸,上抄着母校福州一中的《牛鬼蛇神歌》。2001年一位校友在电话里唱给放牛娃听,放牛娃将歌词抄在了这张文摘卡上。后来,也是通过这位校友的联系,放牛娃采访了这支歌的曲作者。

            

   1966年的酷暑中,母校被打成“牛鬼蛇神”的老师们,被本校的红卫兵强迫唱这支歌。在放牛娃的印象中,当年听说此歌是“牛鬼蛇神”某某语文老师作词,“牛鬼蛇神”某某物理老师谱曲,因为他会拉手风琴。放牛娃那时是落后分子,不闻其曲不知其词,只是曾远远地见过“牛鬼蛇神”老师们被集中在操场强迫劳动时唱这支歌,最后參差不齐地举起右手,各自喊“打倒某某某”——这某某某,就是自己的名字。

   2001年当放牛娃采访这支歌的谱曲者某某物理老师时,才知道放牛娃的印象有误。原来歌词是红卫兵强迫教务处一位名叫游开平的老师写的,后又强迫这位年轻的物理老师用一个中午时间谱曲。
   这位游开平老师在后来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自杀了。今天上午放牛娃到母校校友会拿《三牧通讯》时,听一位目睹游开平老师遗体的老教师说,他是吊死在西舍食堂堆谷糠的仓库里。
   这都是一些不提起就被遗忘,可一提起就历历在目的往事。

   那位强迫年轻的物理老师谱曲的红卫兵是初中生,当年他才十几岁。因为都是体育爱好者,文革前放牛娃就认识他,他后来当兵去了。文革后期一次邂逅,放牛娃正在福清当代课体育老师,他因参加军运会,要有关“三铁”的资料,放牛娃还把一本苏联田径教材中的“三铁”部分撕下给他寄去,从此与他没有联系。听说他已病逝了。
    
   放牛娃前不久前读到白磊的《音乐的暗伤》一文。文中提到:

   1967年1月,著名的音乐家马思聪因不堪“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的迫害,携全家逃离中国大陆,同年4月,马思聪在美国举行记者招待会,并发表了题为《我为什么要离开中国———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可怕真相》的公开讲话。在这篇讲话中,他列举了“文化大革命”中所受到的令人发指的各种凌辱,其中就包括被强迫唱《牛鬼蛇神队队歌》。马思聪说:“在被造反派关押中,每天早上和晚上还要强迫我们一起集体唱歌。这首歌叫《牛鬼蛇神队队歌》。”

其歌词为:
    我是牛鬼蛇神/我是人民的敌人/我有罪,我该死。我有罪,我该死。/人民应该把我砸兰砸碎!
     我是牛鬼蛇神/要向人民低头认罪/我有罪,我改造。我有罪,我改造/不老实交代死路一条,死路一条!

   上博放牛娃提到季先生的《牛棚杂忆》,并希望蹲过牛棚的牛鬼蛇神,应学习季老拿起笔写下各自的《牛棚杂忆》!放牛娃希望文革的许许多多细节不要因一辈人的故去而被带进了坟墓,那罪恶的十年应当留给后人更多的教训,其中之一就是学会尊重人!


http://blog.163.com/yx1947@126/blog/static/12318516620096289324825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