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896阅读
  • 2回复

人民日报:革命小将慕振奎1964年批判教师的资产阶级观点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日期>=1966.06.20
<版次>=4
<标题>=毛泽东思想哺育的青年勇于大破修正主义思想     革命小将慕振奎前年著文尖锐批判教师的资产阶级观点
<作者>=新华社


毛泽东思想哺育的青年勇于大破修正主义思想     革命小将慕振奎前年著文尖锐批判教师的资产阶级观点

《河南日报》编者按:我们以无比兴奋的心情,向读者推荐革命小将慕振奎向修正主义观点猛烈开火的报道,和慕振奎同学在一九六四年所写的《我们学校里也有修正主义者》的文章。我们相信,广大工农兵群众、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读了这篇报道和文章之后,都一定会为我们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后继有人而感到欢欣鼓舞,高兴万分。

    事实再一次证明,毛泽东思想一同群众结合,就会产生强大的精神力量和物质力量。慕振奎同学所以能够敏锐地识破五颜六色的“糖衣炮弹”,在纷繁复杂的现象中看到事物的本质,所以敢于同修正主义观点,以及一切牛鬼蛇神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由于他带着强烈的阶级感情,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了自己的头脑。毛泽东思想是我们革命事业的望远镜和显微镜,毛泽东思想是威力无穷的精神原子弹。掌握了毛泽东思想,就能够站得高,看得远,明察秋毫,见微知著,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就能无坚不摧,无攻不克,无往而不胜。

    我省广大青年和全省全国人民一样,对毛泽东思想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毛泽东思想哺育着青年一代在健康地成长。帝国主义者和现代修正主义者,妄想“软化”我国第三代、第四代,实行资本主义复辟,我们正告你们:这是白日作梦,根本不可能。

    据新华社郑州十九日电  《河南日报》十八日报道了许昌第一高中学生慕振奎早在一九六四年十月对该校教师中存在的修正主义观点进行批判斗争的经过,同时发表了慕振奎当时写的一篇《我们学校里也有修正主义者》的文章。

    《河南日报》的消息说,本月上旬,在许昌第一高中的墙壁上,出现了一张轰动全校的大字报。这张大字报,是三年级学生慕振奎一九六四年十月段考的一篇作文卷子。大字报一经贴出,立即得到广大师生的热烈赞扬,说这是一篇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立场鲜明,战斗性强,敢于向修正主义观点进行针锋相对斗争的好文章。

    一九六四年十月,该校举行段考,慕振奎这个出身于贫农家庭的学生,针对学校当时存在的严重问题,抛开考题,打破框框,写了一篇题为《我们学校里也有修正主义者》的文章,尖锐地揭露、批判某些教师的修正主义思想。这篇文章当时就在全校教师中引起了一场大辩论。
    辩论中出现了三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人认为,这是一篇好文章,它能打破框框,观点明确,有斗争性,有独特风格,主张给满分,并在优秀作文栏里展出;另一种人也承认文章写得好,但又说“有偏激情绪”,“文词不通顺,不合乎文法”等,只能给一般分;再一种人则公开反对,他们摆出一副“权威”的姿态,给作者加上种种罪名,说什么:“题目扎眼刺耳”,“内容过火偏激”,“看问题主观片面”,“不按老师的考题作,文不对题,违犯了传统的教学规程”等等。辩论的结果,第三种人占了上风,他们既不给划分,更不展出,把文章压了起来。时隔一年零七个月,在这次文化大革命的风暴中,许多师生愤愤不平,他们从教导处追出这篇文章,用大字报形式张贴出来,让全校师生展开辩论。这篇被某些教师打入冷宫的捍卫毛泽东思想的好文章,一经与广大师生见面,就引起了强烈的反应,大家纷纷表示声援慕振奎同学的革命举动。慕振奎所在的高三班同学,当天就举行了声援会,班代表、三好学生黄稳妞激奋地发言说:“慕振奎的文章说出了我们全班同学的心里话,我们决心彻底揭露批判修正主义观点,粉碎资产阶级毒害青年的阴谋,把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牢固地插在我们的校园里、课堂上。”

    慕振奎这位当时年刚十八岁的小将,所以能一眼识破资产阶级腐蚀青年学生的阴险手法,并且敢于挺身而出,站在阶级斗争的前列,大破修正主义思想,是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不断改造自己的世界观的结果。慕振奎虽然出身于贫农家庭,但由于社会上和学校某些教师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思想的影响,过去也曾产生过成名成家的私心杂念。一九六四年春天,学校党支部组织师生学习毛主席著作,他带着强烈的阶级感情,从学习《纪念白求恩》开始,通读了《毛泽东选集》四卷,写了近十万字的心得笔记,从毛主席著作中吸取了丰富的营养。从此,头脑里装上了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的大天地,逐步树立了一心为革命、一心为人民的思想,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在学校里曾有这样的说法:“分、分,学生的命根。”但慕振奎却不把“分”放在眼里,他说:“一个人学了不革命,分再高有啥用?”有些学生把拿文凭、考大学看作自己的头等大事,但慕振奎却说:“革命需要是我的第一志愿,建设共产主义是我的唯一理想。我毕业后要回农村去,只要有一套《毛泽东选集》,就什么都有了。”由于他有了远大的革命理想,有了明确的阶级观点,就有了辨别香花和毒草的能力,敢于同修正主义观点和一切牛鬼蛇神作拼死的斗争。因此,这个班在慕振奎、黄稳妞等几位班干部的带动下,不断地进行着反和平演变的斗争。他们只要一发现某教师放毒,就立即用毛泽东思想进行消毒。如某教师讲政治与业务的关系时,强调当学生要“读书第一,升学第一”,说什么“光搞政治活动,到时候考不上大学您自己会后悔的”等。这个教师刚一出门,慕振奎等几位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就立即组织同学批判他所散布的资产阶级教育观点,指出这是反对毛主席思想的大毒草。有一次,这个教师竭力主张在班上办起考分对比栏,慕振奎等当场就给他打了回去,并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是引诱学生为考分而奋斗的邪门,坚决不能上当。

    一九六五年初,邓拓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燕山夜话》传到了该校,一些教师如获至宝地向学生推荐说,此书思想性强,艺术性高,不可不读。为宣扬此书,他们还大开方便之门,规定:凡借阅此书的人,图书室可以不要借书证,不予登记,不受限制等。当时学习毛主席著作极为活跃的六六一班同学阎振虎,以好奇的心情借来《燕山夜话》第三集,当他读了头一篇《人穷志不穷》的文章后,就发现文中颂扬的全是富人死人的骨气,心里觉得很不是味。他带着一连串问题找当时本班团支部书记慕振奎,让他看一看这篇文章是不是有毒。慕振奎读了这篇文章后,又把阎振虎、冯天禄(冯也读过这篇文章)找到一起,他们用毛主席的思想观点对文章作了分析,敏锐地意识到文中所颂扬的“贫士”没有一个是劳动人民,全是破落地主。其目的是要我们学地主阶级的骨气,不让青年跟党走。他们三人看法一致以后,就在全班同学中谈了他们的看法。从此,《燕山夜话》在这个班也就没有市场了。这个班的同学抵制黑书,大读毛主席著作,而班主任却对学生说,学毛主席著作是次要的,有时间就学,没有时间就不学。这话引起了全班同学的不满,慕振奎、黄稳妞等几位同志代表全班向当时的党支部副书记李林同志汇报说:我们要大学毛主席著作,不允许班主任在班上放毒。党支部支持了这班同学的革命行动,立即撤换了这位班主任。

    这个班在学校党支部的领导和支持下,通过不断与资产阶级思想斗争,在德智体诸方面都得到了生动活泼地发展,成为全校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尖子。这个班和慕振奎成长的事例,生动地证明:我国青年一代,是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他们具有天不怕、地不怕,敢于粉碎旧世界、创造新世界的最大勇气,什么资产阶级“权威”、“学者”、“专家”等等,在他们的心目中统统不在话下。(人民数据库资料)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6-01-05
慕振奎:我们学校里也有修正主义者
<日期>=1966.06.20
<版次>=4
<标题>=我们学校里也有修正主义者
<作者>=慕振奎

前言:有一件事,不向大家谈谈,连睡觉都睡不好,所以这次作文,我没有按老师划定的范围作,而借此机会,把我迫切要说的一件事向大家说说。如果老师认为不行,给我零分,我也没意见。
    快段中考试了,×老师很“关心”我们,跑到教室里给我们讲了许多。这里只拣其中随便几句谈一谈。然后再说说这几句话说明了什么。
    他责怪:“家里一月给你拿七八元钱,就是老容易?不好好学习,首先来说对不起你家庭,对不起你父母!”他议论:“只要政治上不反动,把知识学到手就能为人民服务。”他嚷道:“一般地、富出身的同学不敢学习,怕人家说自己单纯升学观点。你学吧,怕什么!我给你撑腰!”多么刺耳!这类言论,在我们学校并不少见。
    “不好好学习,首先来说对不起你家庭,对不起你父母!”请问要对得起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父母呢?怎样才能用学习好来对得起呢?叫剥削阶级家庭出身的学生对得起他们的地主、富农、资本家家庭和父母吗?没有改造好的地、富、资本家对党、对社会主义、对翻了身的工人、农民恨入骨髓,他们总妄想复辟,做梦也想着有朝一日,蒋介石返回大陆,把革命人民斩尽杀绝,还过自己荒淫无耻的剥削生活(现在有些资本家仍过着剥削生活),他们无时不教育自己的子女,接下他们的班,为他们阴谋的实现卖命。他们的子女要对得起自己的家庭和父母,就必须坚决与劳动人民为敌,拼命往上爬,篡夺政权,使我们的国家变色、变质。请想想,叫他们对得起家庭和父母,这是多么露骨的纵容啊!
    叫我们工人、贫下中农出身的学生为“对得起”自己的家庭而学习吗?叫我们把对得起“家庭和父母放在一切之‘首’”,这是非常狡猾的引诱,企图要我们陶醉于家庭这个小圈圈里,苟且偷安,孜孜以求,忘记过去的苦,忘记党的恩,忘记六亿人民,忘记那占全世界人口三分之二的仍挣扎在水深火热之中的阶级兄弟,忘记阶级斗争,放弃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不革命,舒舒适适地滑向修正主义。
    “在政治上只要不反动”,这岂不是说还要什么革命化?还学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干什么?还坚持什么反帝、反修,援助被压迫人民的解放斗争?还搞什么挖掉修正主义根子,防止阶级敌人复辟?只要“不反动”就行了。这难道不是在宣扬阶级合作,其阴谋能说不是和平演变?
    ×老师所谓的“为人民服务”,多么优美动人!试想:一个把自己家庭和父母放在一切之“首”的人,一个不听党的教导,反对促进自己革命化的人,与修正主义的泥坑还有什么距离?怎么能谈得上“为人民服务”呢?
    “一般地、富出身的同学不敢学习”,此人是个大骗子,谁不知道?他们之中很有一部分都不过问无产阶级政治,一天钻书本十多个小时,脑袋都快使崩了,能说是不敢学习?“怕人家说自己单纯升学观点”。尾巴盖不住,做贼心虚,怎么会不怕?不教育他们向无产阶级投降,而为他们的单纯升学观点撑腰,这不是明目张胆在鼓舞他们不背叛原阶级,与人民为敌,与党较量吗?
    这还不是在以实行阶级调和,取消革命为纲,用资产阶级骗人的和平主义、人道主义和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去腐蚀青年的革命意志,竭力把青年引上不革命甚至反革命的歧途?这与我们党所提出的以无产阶级的阶级教育为纲,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观点、群众观点、劳动观点和辩证唯物主义观点,也就是用共产主义的世界观武装青年,用毛泽东思想武装青年,促进青年无产阶级革命化,多么格格不入啊!这不是修正主义的东西是什么?
    ×老师对我们的“关心”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学校也有修正主义,我们学校也有修正主义者,不了解这一点那是很危险的。
    当然,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正如毛主席教导我们的:“某些错误东西的存在是并不奇怪的,也是用不着害怕的,这可以使人们更好地学会同它作斗争。大风大浪也不可怕。人类社会就是从大风大浪中发展起来的。”同时,我们还要记住毛主席的另一段教导:“不加批评,看着错误思想到处泛滥,任凭它们去占领市场,当然不行。有错误就得批判,有毒草就得进行斗争。”我们要与修正主义这个牛鬼蛇神针锋相对地开展斗争,决不能任其泛滥,决不能与之和平共处,决不能听其摆布。
    我坚信:修正主义者毕竟只是一小撮,我们有中国共产党,有伟大的毛主席,有强有力的无产阶级专政,一切修正主义必将被彻底粉碎。在我们学校,有党支部的领导,有七百多紧紧团结在党支部周围的师生,修正主义翻不了天,我们必将在革命的道路上前进再前进。(人民数据库资料)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9-04

毛泽东思想是反“和平演变”的锐利武器
河南许昌第一高中学生  慕振奎

编者按:共青团河南省委七月二日在许昌举行授奖大会,授予许昌第一高中学生、贫农出身的共青团员慕振奎“模范共青团员”的称号。慕振奎写了一篇题为《毛泽东思想是反“和平演变”的锐利武器》的文章。共青团中央加了按语,按语全文如下:
慕振奎同志,是共青团员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一个标兵。我们希望广大共青团员和青年,都来向他学习。
学习他坚定地把毛泽东思想当作最高指示,用毛泽东思想这个政治上的望远镜和显微镜,认真地辨别什么是香花,什么是毒草,勇敢地同牛鬼蛇神作斗争,同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思想作斗争,积极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学习他坚决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在党的领导下,善于按照党的政策,团结绝大多数群众,包括和自己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把自己所在单位的青年群众团结起来,成为反对资产阶级“和平演变”的坚强的战斗集体。
学习他牢牢记住毛主席的教导,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改造思想,谦虚谨慎,进行自我批评,在斗争中逐步确立无产阶级世界观。
慕振奎所在的河南许昌第一高中三年级一班团支部,是一个“四好”团支部的标兵。所有团支部,都要向这个团支部学习,把共青团办成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学校,在青年的头脑中牢牢地扎下毛泽东思想的根子,挖掉修正主义的根子,促进青年无产阶级革命化。
在我们学校里,党和毛主席要把我们培养成为可靠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而资产阶级却拚命要使我们“和平演变”,成为资产阶级的接班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争夺下一代的斗争,是整个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里,我要叙述的是一年前我们班团支部和班委会在学校党支部和团委会的领导下,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与我们班主任的修正主义观点作斗争的经过。这是一场“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的斗争。


一九六四年八月底,开学了。我们开始上二年级。听说新班主任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过去他抓的班是“红旗班”,我们都很高兴。哪里想到,从第一次他召开的干部会起,矛盾就暴露出来了。那天饭后,他把我们几个班干部喊去,叫谈谈在新学年里“应该抓哪些工作?”“怎么个抓法?”我们当时已经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我就按毛主席的教导,提出了“这一学年首先要狠抓阶级斗争”的意见。对于我的这些意见,班主任好象根本没听见,只见他皱了皱眉头,突然转了话题,讲起他的“干部政策”来了。他说:“我对干部要求最严,干部不以身作则,我可不客气……。”他的议论发完了,也不给大家张嘴的机会就下令散会!第二天,我们几个干部同学开了个碰头会,大家重新温习了毛主席关于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教导。一致认为,搞不搞阶级斗争,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一个根本分歧。从此我们就对他提高了警惕。
这位班主任是不是就真的不抓阶级斗争了呢?不,全不是这样,表面上避谈阶级斗争,而其实他总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拚命地搞同无产阶级进行争夺青年的阶级斗争。
他第一次和我们全班同学见面,就迫不及待地推销修正主义的黑货,他想骗我们走个人奋斗的绝路。他对同学们说:“自己的路要自己来铺,现在把路铺好,将来自己方便,不然,会后悔的!”他屡次扬言:“我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就是他来当我们的班主任要放的“第一把火”。这是香花还是毒草呢?开始我们还辨别不清,为了找到答案,我们都不约而同地翻起毛主席著作来。毛主席制定的区别香花和毒草的六条标准之中,最重要的是两条,其中一条就是“有利于巩固共产党的领导,而不是摆脱或者削弱这种领导”。我想,这位班主任公然引诱我们走资产阶级个人奋斗的死路,这不是煽动我们脱离党的领导吗?够上毒草的条件了!这时,我们团支委就马上开了个碰头会,大家一致认为他是在放毒!我们向党支部和团委会汇报了情况,根据党支部和团委会的指示,我们在班上组织同学批判了他的这种反动论点,并且组织大家一起反复学习毛主席有关党的领导的重要论述。通过学习讨论,我们更加热爱党,热爱毛主席。大家都说:我们一定听党的话,跟毛主席走,决不走个人奋斗的死路。就这样,我们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扑灭了他的“第一把火”。
快段中考试了,他跑来对大家说:“你们读书,尽管读,只要政治上不反动,把知识学到手,就能为人民服务!”并且介绍了一大套死读书的“好经验”。由于党的长期培养和教育,特别由于开学之后党支部认真地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著作,使得我们开始具备了一定的识别香花和毒草的能力,这次他的诡计一露头就被大多数同学看穿了。当时,我想,他说“在政治上只要不反动”,这岂不是说:“还要什么革命化?还学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干什么?还坚持什么反帝反修、援助被压迫人民的解放斗争?还搞什么挖掉修正主义根子,防止资产阶级复辟?只要不反动就行了。”这难道不是在宣扬阶级合作?一个不听党的话,只专不红,甚至同敌人搞阶级合作的人,怎么能谈得上为人民服务?
为了狠狠地批判他这种谬论,经过支委会研究,我们在班上组织大家反复学习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和“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等教导,并且展开讨论。这样,“白专道路”被搞得臭臭的,政治空气被搞得浓浓的。这位班主任的“第二把火”也就白烧了。
这位班主任是很狡猾的,他知道,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反击他的最厉害的武器,所以他就非常仇视我们学习毛主席著作,千方百计阻碍我们掌握毛泽东思想。开学初,我们认真贯彻了共青团“九大”精神,同学们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热情空前高涨。正在这个时候,他慌慌张张地跑来说:“毛主席著作有空可以学,没空就算了。”他的阻拦不但没有动摇我们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决心,反而使我们更加明白了这样一个真理:就是“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总结以往的斗争经验,我们更加热爱毛主席的书,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劲头更大了。
为了提高大家的阶级觉悟和作战能力,我们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著作中有关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重要性的论述,比如,“我们的眼力不够,应该借助于望远镜和显微镜。”组织大家讨论“怎样才能成为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读报时也尽量找有关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社论和先进经验。发现班内学得好的同学,马上表扬。这样,大家进一步认识到,要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就必须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很短的时间里,就在班上掀起了一个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新高潮。我们买了许多毛主席著作单行本,办起了毛主席著作小书桌。大家动手,一字一句地抄写毛主席语录。有几位同学还从家里拿来了《毛泽东选集》供大家学习。只要能买到的毛主席的书,我们都买了。在过去,下乡劳动拿的是课本、扑克等;这时,下乡劳动,几乎人人都带了几本毛主席著作。每个同学都订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笔记本,坚持了记笔记。无论谁做什么事,违背毛主席教导的都被坚决抵制。当时有人向我们推荐《燕山夜话》,并说是本“好书”。我们拿来一本(第三集)一看,第一篇《人穷志不穷》就与毛主席“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的教导格格不入,什么要向《贫士传》中的死魂的骨气“肃然起敬”呀!什么“发扬人穷志不穷的积极精神”呀!看了令人发呕。大家说:“这是本坏书,看了叫人恶心。”就不再看了(当时我们还没有识破敌人的政治阴谋)。语文课上讲到“怎样评价《青春之歌》”时,大家当堂就以毛主席《青年运动的方向》这篇文章为武器,对作者的所谓许多知识青年是“通过了同工农结合以外的各种各样的考验”完成了思想改造的谬论,进行了坚决的批评。有的老师说:“人家是‘权威’人士!”同学们说:“管他什么‘权威’!谁反对毛泽东思想我们都不允许。”
这时,我们的班主任,见到要阻碍我们学习毛主席著作不可能,于是又使出他的另外一招,就是破坏我们班的团结。
他知道,要在我们班推行“和平演变”,必须首先控制团支部和班委会。刚开学时,他对干部总是笑脸相待,和干部谈话是“商量”再“商量”,总想讨个“好”。但是,对于原则问题,我们决不向他让步,不怕与他翻脸。这时,他知道我们这个干部班子控制不住,就阴谋搞垮我们。他在干部中挑拨离间,制造隔阂。把我喊去说班长郝秀奇等如何如何不好,把郝秀奇喊去又说我的坏话,把组织委员喊去……,把宣传委员喊去……。这样搞来搞去,弄得干部之间互相埋怨,有的甚至干脆要写申请书不干了。为了解决问题,我们也曾开过一次生活会,试图解决,但是,由于互相埋怨,会议开崩了,矛盾更大,不欢而散。
这一来班主任可高兴透啦,便在同学中间公开煽动对班干部的不满。他对同学们说:“咱这班干部就不中,你看着啥味!”有工作也不肯找我们商量,而找另外一些人去商量。
怎么办?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三条道路:一条是投降,与敌人同流合污;一条是放弃不干,让他随意搞去;一条是整顿队伍,团结起来,战斗到底。走第一条路是叛徒,走第二条路是逃兵,走第三条路才是党所需要的。毛主席说:“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中国的前途是属于你们的。”党和毛主席对我们寄托多么大的期望和信任啊!我们决不能辜负党,决不能辜负毛主席!我们怎么能在阶级敌人面前屈服!如果真是那样,该是多么可耻!我们坚决地选择了与修正主义思想坚决斗争的道路。
没有团结就不能战斗。但是,怎么才能达到团结的目的呢?毛主席说,要“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使矛盾得到解决,从而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怎样才能使每个人都能“从团结的愿望出发”呢?我们接受了上次“不欢而散”的教训,经过支委会研究,决定不再急于开会,而是建议大家先学习有关维护党的团结,巩固党的统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批评和自我批评等论述,和《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团“九大”文件中的某些章节。几周之后,我们在一起开生活会,大家都作自我批评。我首先检查了自己,班长郝秀奇也作了自我批评。然后让每个人把自己的难处摆出来,把疑问都说出来,而绝不盲目批评别人,也不影射别人。这样的会大约开了三四次。我们揭穿了班主任的阴谋诡计,从而又紧紧地团结了起来,迎接新的战斗!
没有多久,段中考试开始了。这时,班主任又施出了新花招,他非叫我们考前订指标,考后搞分数评比不可。全班同学一致反对。阎振虎同学尖锐地指出:“这是名利刺激。”“考得不好了垂头丧气,考得好了趾高气扬。坚决不搞!”但是,也有少数干部有点犹豫,觉得也得“照顾点儿老师的面子呀!”怎么办?我们又重新学习了毛主席的教导。毛主席说:“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学习之后,大家一致认为,哪怕与他翻脸也决不能按照资产阶级世界观改造世界!于是干部带头互相约定,不订指标,不比分数。
这位班主任眼看挑拨离间等都不仅不成功,反而适得其反。这个时候,他真是图穷匕首现,可恶的嘴脸彻底暴露出来了。他大发雷霆说:“我早就不想当你们的班主任了,要想再叫我当,非得给我权力不可!”
什么“权力”呢?就是按照资产阶级世界观改造我们的“权力”,就是在我们身上搞“和平演变”的“权力”!党给他为人民服务的权力他不要,却异想天开地要向我们搞“和平演变”的“权力”,谁给呢?没人给!
于是,这位新班主任的“三把火”才烧了两把,段中考试后,他的“第三把火”没来得及烧,就被“罢了官”。在我们班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下,学校领导撤销了他的班主任职务。
回顾这场斗争,我们深深体会到,毛泽东思想是我们抵制“和平演变”、战胜一切牛鬼蛇神的战无不胜的最锐利的武器。毛泽东思想,是我们一切力量的源泉!在与班主任作斗争的那一段时间里,我们几乎天天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和“……听话要听党的话”这两支歌子。我们觉得,有党和毛主席为我们撑腰,什么牛鬼蛇神都将被彻底消灭!
在整个社会主义时期,“和平演变”和反“和平演变”的斗争是长期的、曲折的、复杂的,表现于各个方面。上面叙述的,只是在我们班“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斗争的一小段故事,只是一个侧面。我们与班主任的斗争也不只是上面说的那些,罢了班主任的官,斗争也并没有结束。
毛主席说: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是在群众斗争中产生的,是在革命大风大浪的锻炼中成长的。当前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群众斗争,就是革命的大风大浪,我们一定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决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在斗争中把自己培养锻炼成长为坚强可靠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中国共产党万岁!
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我们亲爱的导师毛主席万岁!

(原载《中国青年报》,新华社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