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51阅读
  • 0回复

何慧:美国也闹过“红卫兵”“义和拳”?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旧金山“红卫兵”组织的游行。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难以融入主流社会


1950年代,在麦卡锡主义造成的反共气氛笼罩下,美国华人社区的左翼力量沉寂,传统的华人社会也出现变化。一方面,部分土生华人上大学后离开了唐人街,慢慢融入主流社会,一些来自大中华地区的留学生在美国深造以后留在美国工作,大多成了专业人士。由于传统的商人精英忽视青年工作,导致尚留在唐人街的华人青年与老一辈形成代沟,唐人街日渐衰败,破破烂烂,冷冷清清。
另一方面,1965年,美国通过了新的移民法,之后,大量来自港台和东南亚的华人新移民来到美国,他们大多居住在唐人街,当中有不少是毫无技能、无所事事、不能融入主流的青少年。华人精英忽视他们,当地白人歧视他们,唐人街的社区建设和社会服务,跟不上实际的需要。青春期的躁动,还有对现实的失望,只能通过破坏、斗殴来宣泄,而警察带有种族歧视偏见和成见的暴力执法,又起了火上浇油的作用。

社会运动风起云涌

1960年代中后期,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正从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非暴力阶段,向马尔科姆·艾克斯领导的“黑豹党”主张武力抗暴的阶段转变。与此同时,抵制美国出兵越南的反战运动、以另类生活方式反抗传统文化的嬉皮士运动、呼吁性解放及男女平等的女权运动,在美国此起彼伏。受到这些抗议活动的影响,包括华人在内的亚裔美国人也坐不住了。
1966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刊登了一篇题为“美国一个少数族裔的成功故事”的文章,之后又出现大批同类文章,把亚裔美国人塑造成“模范少数族裔”,说亚裔美国人大都埋头苦干,不惹事、不闹事,安静温顺、机敏勤劳等等,但这种说法掩盖了亚裔群体的复杂性,因为亚裔美国人中既有事业成功的中产阶级,也有大量落魄失意的人,特别是年轻一代的亚裔美国人,受到当时社会运动风起云涌的极大影响,他们不满现状,视越南战争为美国反对亚洲人的种族主义战争。他们提出要为争取种族平等、社会正义和政治权利而团结起来并建立了“亚裔美国人政治联盟”等各种组织。

从青年互助社到“红卫兵”

1967年6月,旧金山唐人街的一帮土生华人青年,自发成立了“理卫青年互助社”(Leway),他们租了一间地下室改建为桌球室,用管理这个桌球室和冷饮小卖部所获收益,帮助有需要的青少年,希望以此减少青少年犯罪。他们组织的舞会、聚餐、郊游等活动,办得有声有色,吸引了不少华裔青少年参加,最多的时候达到两百多人。
然而,他们的活动受到当局干涉,警察常常在他们晚间活动或聚会时检查证件,使得许多华裔青少年及其家长惧怕,不敢再来。而“理卫青年互助社”除了组织活动及提供饮食外,难有更多作为,资金也日渐紧张。
这时,旧金山州立大学里一些志在支持第三世界民族解放斗争的亚裔大学生,得知了这个情况,想要帮助他们,“黑豹党”的成员也跟他们联系。在这些组织和个人的影响下,华人青年的政治性组织诞生了,这个组织最初名取为“赤龙”,后来改成了那个时代最时髦的称呼——“红卫兵”。

“红卫兵”的解散

旧金山的“红卫兵”组织成立后,由李伦胡、甘沙奇和企李佛谭三人出面,以“理卫青年互助社”的名义,租了积臣街615号铺面作为办事处。他们放映借来的反映第三世界人民斗争的影片,介绍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同时也向穷苦儿童提供免费早餐、午餐。这些活动虽然得到华裔青年的支持,但遭到保守派反对,业主以提高租金的方式逼迫他们离开,还有人捣毁他们布置的橱窗,而警察则仍然视他们为眼中钉。
由于冲突和矛盾日益突出,“红卫兵”组织内部出分歧,一部分人走向极端,认为除了“杀猪”(指杀警察)别无他法,想把重心转向“建立政治武力”、“准备武装”。这种激进的主张脱离美国社会实际,更难得到多数华人的支持和响应。“红卫兵”组织于1971年7月解散,其中的一些人并入另一个华人青年政治组织“义和拳”。


“义和团”主办的报纸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义和拳”里 神秘人物

“义和拳”在纽约华人中影响比较大。1970年4月19日,一帮年轻人在纽约唐人街的旅游大巴车站,阻止旅游者到唐人街猎奇,高呼:“这是我们的社区,不是动物园!”他们认为游客的到来使原本拥挤的街道更加狭窄,但那些因售卖纪念品受益的华人和另一些普通华人并不认可他们的行为,这使他们认识到华人社区的复杂性。这个组织本身也有一定的神秘性,当时有一份华人报纸这样描述:
义和拳就是一个爆炸性的团体……它是一个青年团体,有娱乐、体育、社会服务、社会改革节目。其言论行动比“红卫兵”还红……义和拳是一位千金小姐创导而成,这位千金的令尊是飞将军且有“宰相”经历。她在台湾美国学校毕业,说得一口流利地道的美式英语,又精通国语、上海话和粤语,又有领导群众斗争的干才。……这样一位才貌双全、能文能武,来美镀金的小姐,一变而红得发紫,难怪一些土生土长,没见过世面的华侨子女追随她、拥护她。这位将门之女大张旗鼓的反美行动,弄得美国安全人员不能坐视不问,打算找她,把她递解出境。还没有等到安全人员下逐客令,这位出手高强的千金找到几位国会议员替她“挡一阵”,安全人员只好手下留情,不便一下子就把她驱逐出境。
这位神秘的“千金小姐”到底是谁,现在似已无从查询。实际上,“义和拳”(I Wor Kuen,简称IWK)实际上是在1969年由哥伦比亚、普林斯顿等几所大学的学生建立的,他们基本上是住在唐人街以外的第二代亚裔青年,出身中产阶级,入读名校,自豪、聪明、有政治意识。他们视中国为第三世界人民自力更生和坚定地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压迫的象征。他们的工作形式,也包括长时间开会,并实行集体领导,倾向开展武装斗争。

同情中国服务社区

“义和拳”成立以后,就开始露天放映新中国的电影,售卖中国的书籍、资料,展示五星红旗,庆祝中国国庆,在出版的《团结报》上引述毛泽东语录。这些做法,打破了在华人社区公开表达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问题的禁忌,成功地冲破了国民党的意识形态封锁,因为自从麦卡锡时代以来,美国华人没人敢这样做。但唐人街的传统势力仍然很强大,国民党右派分子常常与他们对着干,如不准唐人街的报摊代售《团结报》,吓唬华人说凡是到访“义和拳”的人都会被联邦调查局拍照,以此恐吓人们不敢去参加他们的活动,还在“义和拳”放映中国电影的时候从楼上倒下污水来骚扰。
1971年4月,“义和拳”接替解散的“红卫兵”,在旧金山设立分部,同年10月16日,“义和拳”和其他几百个爱国华侨、外国进步友好团体人士,聚集在旧金山的圣玛丽公园,开展支持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益并驱逐台湾的示威,“义和拳”的代表和《华声报》社长翁绍裘等人发表盛赞中国的演讲后,示威者高呼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等口号、挥动着“毛语录”,游行到国民党驻美国总支部和“伪总领事馆”,高呼“蒋介石滚蛋”等口号,并齐声高呼“毛主席万岁”连续十分钟之久,路人车辆为该惊人场面所吸引,纷纷驻足观看。“义和拳”的此番举动颇显另类,但实际上反映出不少华人青年的看法,因为他们认为美国人不喜欢苏联却承认了它,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利于美国,他们说意识形态是一回事,承认中国是另一回事,因为不能假装几亿人不存在。
随着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以及尼克松访华,美国民众开始有了更多认识和了解中国的途径。“义和拳”于是把工作重点放在社区,提出“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为穷苦儿童提供免费餐食,在唐人街开设“赤脚医生”诊所,免费检查肺结核,开设日托中心,提供免费课程,还提供兵役咨询和法律援助,为租户解决麻烦等等。1974年,他们要求建筑公司雇用华人参与联邦政府资助的、为低收入者兴建的“孔子大厦”公寓项目。1975年5月,他们为抗议警察对华人居民的暴行而发起大游行,参加者达两万人。
1960年代末、70年代初,美国本土的华人半数生活在旧金山、洛杉矶、纽约、芝加哥和檀香山这几个大城市,这个时期,除了檀香山,其他四个城市都出现了类似的青年左翼组织,除了以上两个团体,还有旧金山湾区的“为民社”、洛杉矶的“青年中心”、芝加哥的“新青年中心”和费城的“黄籽会”。他们在激进程度上或有差别,但在服务华人、关注弱势群体方面的工作大致相同。自从1950年代后期华人左翼团体消失后,没人组织青年进行健康的文娱活动,唐人街的年轻人耽于赌博、饮酒、色情等活动,所以“义和拳”等青年组织为华人社区提供的服务尽管十分有限,但带来了新鲜空气。

淡出历史

1960年代美国华人左翼青年组织,不再是20世纪上半期那种以工人为主的草根组织,其发起者主要是青年学生、专业人士和知识分子,他们对中国和中国革命感兴趣,但不直接受到来自中国的共产党人的影响,对中国的实际情况也并不了解,因而具有片面性、盲目性。例如义和拳在其十二条政治纲领中,提出:
——在美亚洲人自决、全亚洲人自决
——所有第三世界人民和其他被压迫人们的解放
——男女平等和消除性欲上的剥削
——掌管社区内的机关和土地
——所有亚洲人和所有政治犯获得自由
——终止种族主义
——消除美国的地理界线
——建设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
……
可以看出,他们的要求既有合理诉求、崇高追求,也有不合实际的幻想。1978年,“义和拳”与其他几个激进的左翼组织合并成立了“革命斗争联盟”,目标是继续推动世界革命,这显然脱离了当时的国际、国内现实从而逐渐淡出了历史。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26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