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62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毛主席,河南人民想念您-侧记河南的白色恐怖 (67.4)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毛主席,河南人民想念您--侧记河南的白色恐怖

目前,自上而下的反革命复辟逆流正在河南泛滥!

  河南告急!

  毛主席啊!毛主席!处在白色恐怖中的河南人民想念你!顽强奋斗的二·七公社的战友们想念你!河南五千万人民眼望着北京,盼望着听到您老人家的声音!
  “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八个月的战斗中,郑大革联的战友们,河南革命造反派的工人、农民同志们,高举造反有理的大旗,敢打、敢拼、敢革命、敢造反!他们向省市委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发起了猛烈的攻势,为河南的文化大革命建立了不朽的功勋。怎能忘记啊!二月七日这一天,就在二·七罢工的圣地——郑州,红旗漫卷,锣鼓喧天,无产阶级革命派实现了大联合,二·七公社诞生了!然而,革命正在蓬勃发展,革命派的大联合正在进一步形成的时候,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凭着他们反革命的嗅觉,感觉到朝不保夕,马上就要彻底完蛋了,于是,便以十倍的仇恨,百倍的疯狂,拼死同革命派进行斗争,一时,黑云滚滚,妖雾弥漫,白色恐怖再一次笼罩着河南,一场大厮杀又要开始了!


  风云突变!

  几天的时间内,郑州市各革命造反派组织,均被保皇派砸了一遍!
  三月五日晚,郑大革联门口,一辆吉普车嘎然而止,从中跳出四个人,对郑大革联下达通牒:明天我们要开大会,不许你们捣乱,如果破坏会场,由你们负完全责任!
  三月六日上午,我们在郑大革联与党言川交谈。党言川,他中等个子,蓬松的头发,戴着眼镜,摸着长头发对我们说:“过去有些作法不对,今后应尽力与军区搞好关系,然后搞革命的三结合,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手中夺权!”正在这时,门外人声嘈杂,郑大红卫兵战斗师把郑大革联包围了!保皇师的广播车疯狂地叫骂:郑大革联是非法组织!要坚决取缔郑大革联!……

  保皇师的干将在外大叫大嚷,并强行冲入搜查,情况万分紧急。在匆忙之间,党言川写了封简信,并把郑大革联的印信交给我们,托我们带出。说时迟,那时快,保皇师一窝蜂地破门而入,就要绑架党言川。“把我们的情况带给中央!”党言川仅来得及说出这么一句心里话,就被架走了!
  别了!同志!别了,亲爱的战友!暂时的分别并没有什么!地质东方红的战士坚决地支持你们!坚决与郑大革联并肩战斗!
  我们充满了必牲的信心,背起了书包,带着郑大革联战友们的委托,大步地向门口走去。要出门时,保皇小丑们瞪大了眼睛,疯狂地吼道:一律不许走!好一幅看门狗似的耀武扬威!“告诉你们,你们没有权利戒严我们!”这,就是我们的回答。保皇派毕竟是保皇派,在我们的凛然正气面前,他们不得已而退后一步,让我们登记一下。向老保登记是对地质东方红的污蔑!要写,你自己写去!于是,我们昂然地跨出了革联的大门。
  我们刚走出不久,保皇师们由于没有搜到革联的印信,便望眼欲穿地死命盯着我们的书包,他们派出大批的侦探,盯梢、跟踪,甚至要强行搜查!一场激烈的斗争开始了!
  在一大群保皇卫士们的“保护”之下,我们来到郑大门口,门口岗哨林立,戒备森严,仅留一个门洞供钻来钻去,两侧还立着几十位打手。大门不让走,我们走旁门!这下可忙坏了保皇师,几十个人往返护送。可怜的保皇师,动手抢吧,又不敢,放我门走吧,心不甘!只得甘当我们的随从,在郑大周游了五个小时!
  为了不辜负战友们的委托,为了带出郑大革联的印信,我们决定:打开书包让校门栅栏外边的广大群众看一看.我们打开了书包,在众目睽睽之下,保皇小丑们不敢细看,只得允许我们出去。我们胜利了!我们雄赳赳地跨出了郑大的大门!
  这是一件小事,它比起河南革命造反派的斗争业绩,只不过是沧海一粟,本不值得一提。但是,我们写出来,是给那些保皇小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你们跳吧!骂吧!跟踪吧!盯梢吧!就在你们几百人的重围之中,我们四名地质东方红战士通过你们的层层搜查,终于带出了革联的印信,这不是对你们绝大的讽刺吗?
  我们写出来,是让郑大革联的战友们看到,这是我们对自己战友的支持!顽强战斗,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我们写出来,是让二·七公社的工人、农民同志们看到,地质东方红的战士水远和你们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
  革命的战友们,同志们,在那白色恐怖笼罩的郑州,河南省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并没有屈服,他们为了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了誓死捍卫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他们没有被吓倒,没有被征服,他们在浴血战斗!
  三月六日,郑大附中红旗等二·七公社的小将们,冲破了郑大的圈墙,冲入郑大,冲入党川被囚的楼房,向党言川告别!他们把心爱的语录牌和毛主席像送给党言川!
  是他们,在楼下给党言川扔馒头,让党言川“不吃保皇派的馍!”
  是他们,在房上写下了巨大的标语:二·七公社必胜!
  然而,战斗师却对这些红小将恨之入骨,对他们连推带打,使他们的鲜血洒在郑大的土地上!
  三月六日,郑州,黑沉沉的夜!
  消息传来,党言川被打,凌晨四点,失踪!粮院革命造反派被砸!河医东方红被砸!……
  多少人彻夜未眠!多少人对着最最敬爱的领袖毛主席的像片,热泪夺眶而出!
  三月七日,各厂革命造反派的广播均被管制,并强迫命令他们解散,加入保皇组织!
  革命造反派的工人,有的在睡梦中被抓去;有的,在车床边被抓走;……种种莫须有的罪名,种种借口……
  “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河南五千万人民是怎样地盼望啊,盼望听到毛主席的声音!
  我们忘不了,在郑大被围的那天,一个衣服被撕烂的同学,不顾战斗师的监视,拉着我们说:你们回到北京,千万别忘了把我们的情况向中央汇报!
  我们忘不了,我们临走前,国棉一厂的革命工人保护着我们,送我们到车坫,帮我们甩开盯梢的小丑,直到深夜四点。而强烈的革命责任感,使他们凌晨六点半钟还要赶回车间,为国家创造新的财富!
  我们忘不了,国棉一厂的一位老工人颤巍巍地捧起毛主席像,含着眼泪说:毛主席啊毛主席!我们日夜想念你啊!
  我们忘不了,一位工人同志含着眼泪说:“让我参加他们的组织(指保守组织),杀头我也不干!”
  革命才知主席亲!在那白色恐怖的日子里,河南五千万人民是怎样地向往啊,向往北京城!是怎样地渴望啊,渴望听见毛主席您老人家的声音!
  当我们提笔写到这里,心头压不住满腔的愤恨,现在,河南革命派的战友,我们共同浴血奋战的同志,第二次被打成反革命,被逮捕,遭毒打,受迫害!而那些保来保去,一保到底的保皇干将却死灰复燃,成为当然的“左派”,甚嚣尘上,耀武扬威,毒打郑大革联的战友,是可忍,孰不可忍!
  何XX,这个在河南十余年的老混蛋,当初和吴芝圃一起打击迫害潘复生同志,今天又妄图搞垮刘建勋同志。正是这个败类,开动造谣机器,蒙蔽广大人民,残酷镇压革命派,实行反革命复辟。其用心何其毒也!
  毛主席教导我们:“中国共产党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清醒地估计了国际和国内的形势,知道一切内外反动派的进攻,不但是必须打败的,而且是能够打败的。当着天空中出现乌云的时候,我们就指出:这不过是暂时的现象,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即在前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仅派一时的猖狂,丝毫不表明他们的强大,却充分说明,他们的末日就要到来了!胜利一定属于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五千万河南人民!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必将在中原大地高高飘扬!
  迎头痛击资本主义复辟逆流!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公社赴豫战斗队
        豫磊
(北京地质学院《东方红报》1967年4月12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876&fpage=12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