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99阅读
  • 0回复

何远:1976年郑州市的“清明节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尘封的记忆
——1976年郑州市的“清明节事件”

何远

1976年4月初,临近清明节。郑州市中心二七纪念塔下摆放了一些花圈。表面上看是纪念周总理的,但仔细看其中的一些挽词和贴在旁边的匿名大字报,直接攻击的是当时正在开展的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攻击忠实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张春桥同志、江青同志,甚至有的已将矛头指向毛主席。

清明节这天,我当时所在单位郑州市肉类联合加工厂的一些同志,到二七塔周围看了看,回厂就展开了认真的讨论,大家气愤之余,结合当时开展的批林批孔运动,听说北京、南京等地也有类似的情况,一致认为这决不是小事,是一股反革命逆流,当时就决定要公开表达我们对这一事件的立场。

4月5日清晨,签着我们肉联厂几十人真实姓名的大字报《严正声明》,贴在二七纪念塔北边约200米的郑州市电信局营业大厅门前。这里是市中心,来往的人比较多,而我们的立场和二七塔下那些大字报的立场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我们一直有人在现场观察群众的反映。当时看我们大字报的人越来越多,显得十分拥挤,相比之下,二七塔下倒显得冷清起来。同时,我们的《严正声明》旁边又陆续张贴了一些同意我们观点的大字报,客观上声援了我们,并没有出现反驳我们的大字报。

当天傍晚,厂传达室通知我们:新华社河南分社来电话,让我们签名写大字报的人派代表到分社去,我就是代表之一。到了河南分社,一位记者接待了我们。他表情十分严肃,但详细地听取我们的看法。最后,他告诉我们,他已将我们的大字报连同所有签名(约40多人),一字不漏地报告中央政治局。他还告诉我们,据他了解,这是全国第一张这样内容的政治声明。

谈话结束后,我们这些代表就在新华分社门口议论,大家说从这位记者的态度来看,我们没有作错。有的同志就建议,去把那些有反动内容的花圈收了,这个建议我们商量了一会儿,决定说干就干。

我们将一辆货车开到二七广场,把一些我们认为有反动内容的花圈收到车上。再这个过程中,一些群众在围观,也有人问咋回事,我们向他们宣传了我们的看法。当时没有发生辩论,也没有阻拦。为保持花圈的原状,一车只装了十几个。本准备拉到厂里,有人说“送到省委去,让省委表态”。我们就直接拉着去了省委南院,值班员把一位姓张的办公室副主任找来接待我们,怎麽谈,就是不接受这些花圈。我们也就不和他废话了,自管把车上的花圈卸下,一一摆放在省委南院正对大门的办公楼前,目的是让省委负责人都能看见。然后,我们有回到二七广场继续。这时候,突然开来几辆卡车,上面全是穿着军装的军人,我们肉联厂的人下意识地背靠背聚在了一起,心中十分紧张。没想到这些当兵的,下车就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然后就和我们一起收花圈,打扫现场。事后听说,省委书记耿其昌打电话到北京去告我们的状,纪登奎在电话里要耿派部队支援我们。

我们回到工厂后,立即用电话或直接派人与我们共同战斗的兄弟单位联系,和一些战友们联系,向他们通报了当晚的整个情况。最后签署了郑州肉联、郑州纺织机械厂、郑州交通运输公司、503厂等72个单位革命群众的《联合声明》,表达我们收花圈和对这一政治事件的立场,随即贴出,直至后夜,包括我们厂在内的几个单位的群众走上街头,刷写表达这一立场的大标语/大字报,到4月6日晨,才陆续回去休息。少数人还在继续刷写,最后走的郑州市电信局职工焦春亮同志被十几个人围攻追打,直至被活活打死在二七广场。听到这一消息后,各单位的群众又重新走上街头,声讨这一反革命的血腥暴行。这是1976年发生在北京和全国其他一些城市的“清明节事件”—后被称为“四/五运动”中唯一被打死的人,他表达的却是反对一些人以纪念周总理的名义掀起的反革命逆流。

4月7日晚,接上级通知,我厂党委/革委会集体收听中央台新闻,即中央决定华国锋为党中央第一付主席/国务院总理和撤消邓小平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以及天安门事件的报道,中央台的记者到场采访了我们,。在随后几天中央台报道各地拥护中央决议,声讨“清明节”事件的大规模游行中,其中有郑州肉联群众游行的电视镜头。在河南,郑州市革委决定将焦春亮同志追认为烈士。

这一年的夏天,郑州市专政机关按当时一贯的做法,将一批需要逮捕或交付审判的人员材料印成小本,发给群众讨论,征求意见。这本小册子中有郑州清明节事件中写匿名大字报的人员,同时,将当局侦讯后认定打死焦春亮的凶手刘敬列在这本小册子的第一位,加上“民愤极大“的语气,按当时的惯例,是要判死刑的(事后知道,省委已将他们要判刘敬死刑的意见告知司法机关)。我们肉联加工厂的一些同志也为此也进行了讨论。当时,大家已知道写匿名大字报的那些人和北京“清明节事件”的主要组织者/参与者一样,大多数是高干子女,也一样有很深厚的政治背景,在没有查清之前,就一判了之,这其中肯定有走资派的阴谋。于是,我们肉联这些人又署名写了一张大字报,呼吁“刀下留人”,并揭露省走资派企图“杀人灭口”的阴谋,大字报贴在市百货大楼门口。贴出去的第二天,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副院长到肉联和写大字报的人员座谈,充分听取了我们的意见。此后,刘敬等人的判决就被搁置下来,直至后来的中央为“清明节事件”平反,他们出狱,打死人的刘敬们成了“四/五”英雄。

也是在“清明节事件”平反后,郑州市委取消了焦春亮的烈士称号。据说,连给焦春亮的年幼的孩子每月20元的抚恤金也取消了。当时参与反击这一事件的一些人在以后的“揭批查”运动中,也因此而获“反周”的罪状,在监狱和学习班里遭到了清算。

2005.10.7.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762&fpage=11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