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83阅读
  • 0回复

朱毅  别刘庭荣:最前驱的李九莲辩护士 (2011.2)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庭荣走了!
  还不到正午,手机执拗地鸣唱着,召唤着:正月十二远方谁的祝福呢?——万万没有想到,竟是照例在通天岩陪孤独无依的廖根生过春节的管佑龙们,即刻传过来刘妻刚刚电告的噩耗:刘庭荣今天走了!
  尽管万里之外一次次遥想与忧疑:十月里我与轮椅上的庭荣那无声的相执,那无语的告别,不会是最终的、最后的吧?尽管在盛情的“沸腾农庄”,刘氏兄弟已经一致向我明确传达过不祥的预感;执机骤起的那一瞬间,我依然电击般震惊!依然撕心裂肺般悲痛!
  立即一一电告传华、抹照、北斗、长征.......
  据说已定后天发丧。
  一票难求的春运期间。北国江南,遥迢万里。亲爱的战友——我理想主义的兄弟,请原谅我只能以这种形式送你最后一程:一路走好!!
  也不知道清明四月是否有缘弥补这最后遗憾于万一!
  庭荣走了,又一位万马齐喑时代叱咤风云的战士,永别了他挚爱的人间,永诀了至爱的亲人与战友。思想的李九莲!不幸的李九莲!在江西,在章贡合流的赣江之滨,在赣州人民早于四五、举国仅见、已然也必将与文革精神苦难史永生共存的为李九莲的浩大争鸣中,刘庭荣、管佑龙、康为民、谢明、刘西贞.....尤其刘庭荣,作为李九莲辩护士中呐喊着的前驱,他正气磅礴、抨击极左的《评三家联合声明的反动性》等名篇,脍炙人口,激动时潮,无愧那个时代那个城市精神风景线上亮丽的一抹抹!一如“沸腾农庄”我面对刘氏兄弟所感慨坦言的:浓缩浩劫中国的“李九莲问题”,在我现身赣州之前,就已经成为数十万众瞩目聚焦的“问题”了。这开拓性的历史奉献,绝不属于我,而应归于刘庭荣们。庭荣永远地去了,但是,作为李九莲问题调查委员会前驱激进一翼的杰出代表与中坚,他的正义英勇,他的胆识睿见,他的执着担当,他的绵绵苦难,已经也必将与已经成为浩劫中精神中国符号的李九莲与钟海源一道,聚合成她们的城市“史无前例”时代的觉醒记忆与精神高标;刘庭荣勇敢的姿态与独特的声音,早已难以磨灭地刻痕在那一代赣州人的心魂之中
  庭荣去了,终于解脱了,解脱于章江一隅轮椅病榻之上困厄瘫痛的无尽辗转、解脱于迥别故他、绝缘生活质量与维度的一种痛苦生存。整整36年了,只要能够站立与思索,理想主义的刘庭荣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真相与正义的求索与呐喊。活下来的战友们之中,他遭际最惨,抗争也最烈,直至瘫痛缠身,神志迷离。可是直到去年他才获得卑微的生活费。毋庸置疑:这一切,依然是刘庭荣作为当年调委会激进一翼象征人物的被惩与担当,依然是李九莲悲剧不公不义的现实株连与悲惨延续!这就是刘庭荣终其一生也无法解脱的体制—价值宿命。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应该也必须承认,即使轮椅上呢喃迷离辗转的刘庭荣,本质上依然是英雄末路,依然在为正义而挣扎、而抗争、而奉献、而担当!庭荣最后岁月的生存姿态与病态,绝非战士的游离使命或自甘屈辱,而是迫害战士的时代与权势不可洗雪的耻辱!此刻,庭荣魂归天国了,痛失战友的我们,在巨大的悲恸之中又何尝不能为他尊严的解脱而庆幸?难道此情此境的解脱,不正意味着一种复活,身心—灵魂的复活!——是啊,天国的刘庭荣绝不再迷离在轮椅之上,他会复活这个城市记忆他的本色与风采,依然浩气干云,风流倜傥,永远挥斥方遒!——因为他至死都是为真理、为道义的战士!
  许多年了,庭荣是一直依傍着亲人亲情而艰难存活的。时代的担当者无奈转而被家庭、被亲友担当、呵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至真至深、不渝不弃的爱情与亲情,作为面对这一切的战友,我们自然在感叹社会不公、世道苍凉的同时,特别惊羡、钦佩、感念与感谢陪伴庭荣走完如此艰难又如此温馨最后岁月的亲人们:他的妻子,他的兄弟,他的女儿,以及所有关爱过他的亲人们。此刻,庭荣终于就要与萦系忧念他一生的母亲天国相聚了,由衷地向你们——全程呵护庭荣活着、又送他最后一程的亲人们致谢与致敬! 恳请你们节哀,深信你们会永远这样自尊自信:即使亲情的人性,也有许许多多种;而理想主义的战士因为你们而日日夜夜、年年岁岁沐浴到的亲情与人性——与奴性、卑琐、狭隘绝对绝缘的亲情与人性——那是人世间最温馨最美丽的亲情,那是最大写最尊贵的人性!
  再次由衷地向你们致谢与致敬!
  为正义与真理——为思想而不幸的李九莲还在流血的爱情,我们曾啸聚在盛夏,我们曾离散在肃秋,我们曾共历漫漫严冬:战友情何其深!可当年那么年轻的辩护士,竟在“严冬”后屡遭摧折;为李九莲身陷冤狱的60人中,“走了”近六分之一了;乃至接连最近这两年,战友们总被迫在春节里面对“永诀”:去年大年初五,走的是对于我兄长般的刘文锋;今年春节,又走了弟弟年华的刘庭荣!生命的脆弱,社会的悲剧,时代的悖论,竟如此交织在“春天里”诀别的思念、痛苦与严酷之中——这冰心彻骨的绵绵哀痛,痛何如哉?!而我们理想主义心魂真正向往的温煦的春天,又还有多远?
  南国遥迢,好在有光速的电波:两年前,越洋电波助我遥控巴黎公社社员墙前林希翎理想主义的葬礼;此刻,我仍然渴望借助电波,在刘庭荣的最后一程,向他致以理想主义的崇高敬意!
  九歌出庭方啸日,
  莲海枯荣总关春!
  
  深信,对于理想主义你:安息即复活,刘庭荣!
  
  朱毅 2011.02..03-04 于北京

http://www.aisixiang.com/data/50234.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