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475阅读
  • 0回复

一九六七年春城文化大革命简介 (1967.8)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霜打青松松更青 血染红旗旗更红——一九六七年春城文化大革命简介









《长春公社》《首都红卫兵》

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长春公社 合刊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六日 



  “一月革命”的东风把春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推上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发起了总攻击,总夺权,其声势之浩大,实为前所未有。吉林省的文化大革命形势一派大好。
  “十六条指出: “文化革命既然是革命,就不可避免地会有阻力。这种阻力,主要来自那些混进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同时也来自旧的社会习惯势力。”吉林省的革命造反派一直在来自党内、军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及其所操纵的保守势力的重重障碍中冲锋陷阵。
  吉林军区副司令员贺吉祥,打着“支左”的旗号,和以大叛徒赵林为首的省市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串通一气,充当了镇压春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罪魁祸首。以长春公社为代表的革命造反派,顶着二月的黑风,冲破了三月恶浪,伴随着四月春雷,粉碎了贺吉祥及其御用组织红革会,二总部(简称黑二保)一小撮头头的五月大围剿,经过六月大搏斗,摧垮了七月的反革命大暴乱。目前,春城文化大革命已进入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生死大决战的关键时刻,斗争已近白热化。

吉林省的文化大革命就是这样:

  一、二月黑风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吉林省党内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是这样干的。他们为了镇压革命造反派,首先控制了全省的主要舆论工具,上至报纸、电台,下至传单,标语,无一例外。贺吉祥,本是国民党民团团长的干儿子,却恬不知耻的把自己描绘成解放军的化身,党的化身,政权的化身。大会小会竭力宣扬其神圣不可侵犯:“反对贺司令,就是反革命!”把革命小将打成“比反革命还坏”的“反革命小将”。就在二、三月间的六十多天里,他们通过《吉林日报》《长春日报》以一百六十四篇,二十七万字的,大量篇幅攻击革命小将,《吉林日报》以十五万字居首。
  从此二月黑风刮起来了,赤裸裸的镇压开始了。
  “二. 二三”事件就是一场骇人听闻的政治陷害案。贺吉祥指使“二总部”的一小撮暴徒非法将原首都三司战士李东辉绑架至东北人大白公馆一一八舍,残酷拷打审讯,“公安联总”的战士得知后,赶去营救,贺吉祥派出军队又去“支左”,不容分说,把“公安联总”打成了反革命。“公安联总”有二十三人被捕,一百零八人被集训劳改,三十九人被扣工资,九十二人停职检查,六人被游斗八天(包括在吉林市二天)。
  三月四日,贺吉祥又派全副武装的军队包围了闻名全国、全军的造反派一一兽大红色造反团,弹上膛,刀出鞘,架起机枪,点名抓人。李基才等数十名革命小将被关进了铁北监狱。
  工人阶级是这场文化大革命的主力军,他们眼明心红,最富有革命精神,党内军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深知工人运动风起云涌之日,便是他们灭亡之时,因此把革命工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强令解散组织,大搞孤立“一小撮”,进行疯狂打击,残酷迫害。
  在许多任务厂,许多任务人群众被挂牌游斗。革命工人组织的负责人被软禁集训受审。
  他们还公然违背党纪国法,剥夺工人的政治权利。连造反派工人要参加斗争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大会都不让参加。
  此外,他们还采用扣工资、调工作的方法对工人进行迫害。
党内、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另一个毒辣手段,便是强行解散革命组织,扶植保守组织。他们对革命造反派威胁利诱,分化瓦解。并借革命派“整风”之机,大搞颠覆活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在三月末,各大专院校、工厂企业、机关单位的革命造反组织,无论是夺权的,还是末夺权的,均被强令解散。负责人被逮捕,群众被迫上街请罪,保守组织趁机进行了反夺权。真是黑风四起,群魔乱舞。

  二、复辟丑剧
  革命造反派被压下去了。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出出复辟丑剧。大大小小的三反分子粉墨登场。
  一些单位和部门的三反分子公然叫嚣:“斗我斗错了!”并扬言:“三结合没有我们不行!”结果,一些单位和部门的大权重新落人三反分子的手中。
  与此同时,一些牛鬼蛇神纷纷出笼,蠢蠢欲动。××厂原蒋匪中美合作所职员公开写大字报攻击造反派。咒骂造反派。在东北局内某些人的授意下,在贺吉祥用枪杆子制造的白色恐怖下,“三凑合”的丑剧便开场了。
  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把这场丑剧,打扮得既有迷惑力又有“权威”,便开动一切宣传机器,竭力吹捧。
  更为严重的是,他们利用手中的《长春日报》《吉林日报》肆意歪曲毛主席提出的“三结合”的正确方针,为反革命的“三凑合”制造舆论,降低中央指示中的“三结合”干部“亮相”条件,贬低革命群众在“三结合”中的重要作用,鼓吹反动的先立后破论。
  就这样,吉林省的“革命领导干部”神不知,鬼不觉地纷纷“亮相”了,死保大叛徒赵林的原省委书记处常务书记阮泊生当上了“三结合”的正组长,三反分子,原省委统战部长宋任远也登上了“三结合牛副组长的宝座。随之,大大小小的阮、宋之流也都“亮”了“相”。
  “三凑合”完成,中央根本就没有批,他们就大肆宣传,积极筹备庆祝了,搭台子,买鞭炮,购苹果,大小报纸、传单纷纷筹稿排版,甚至,庆祝大会的盛大场面都预先描绘出来了。他们的权威人士也四处放风:“中央批完天津就批吉林省,最迟不过四月初,那时要全省放假三天,大庆三结合,规模超过国庆节……”。一时间弄得满城风雨,好不热闹!
  然而,复辟的梦倒是美,可就是高兴得太早了!党中央、毛主席和革命群众怎能批准这样的“三凑合”。革命造反派真的被压垮了吗?没有!真的被压服了吗?没有!他们望着即将夭折的春城文化大革命,眼含热泪,手捧红书,心向北京、日夜想念毛主席!他们四处奔走,为挽救吉林省的文化大革命艰苦奋斗,日夜奋战。
千钧霹雳开新宇,万里东风扫残云。《人民日报》“四、二”社论、中央一一七号文件、军委十条命令发表了!毛主席又一次解放了革命造反派,长春公社新生了!革命造反派,为了粉碎贺吉祥之流复辟的美梦,把斗争矛头直指吉林省的“三凑合”,撕下了贺吉祥之流复辟丑剧的遮羞布,牛鬼蛇神全都露了原形,于是乎,“三凑合”也“亮相”了,反革命复辟的丑剧再也演不下去了……。

  三、五月大围剿
  “长春公社”一新生,便紧跟毛主席,紧跟党中央,紧跟中央军委,紧跟中央文革。高举革命造反的大旗,向着党内、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猛烈冲杀,得到春城广大革命群众的热情支持,队伍日益发展壮大,所向披靡。
  贺吉祥眼看其难兄难弟的美梦变成泡影,对长春公社恨得要命,怕得要死,矛头直指长春公社。在春城,从报纸到电台,从广播到大传单,全都是“打倒地、工、光、野一小撮”等……搞得乌烟瘴气,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为了制造大围剿的“理捻”,根据贺吉祥发明了贺氏定律:“只要看武斗在什么地方发生的,就知道谁在挑起武斗了”。还说:“不打,群众看不清,不能触及灵魂。”“我还是欢迎打内战的,因为打到最后就剩下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了”。……大造“大围剿”的反革命舆论。黑二保的一小撮坏头头在其黑主子贺吉祥的指使下,疯狂地发动了对长春公社的五月大围剿。
  五月三日贺吉祥不惜停工武斗,调动二万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动用战备车百余辆,十几辆宣传车对以工大造大为重点的十五个长春公社所属组织同时进行了一场全面大型的反革命武斗围剿。仅工大造大就有五十多名战士受伤,其中十四名重伤,四名脑震荡,一人腰骨折。被砸毁抢劫的宣传车、扩大器、照相机等物品损失不计其数。汽车厂停产二天。
  五月的春城天天有长春公社单位被围被砸的消息,到处都有长春公社社员被抓被打:长春公社驻省委调查团被反复洗劫、地院兵团的战士被绑架打伤、光机“八.一五”宣传车被砸、人大“红野”宿舍被洗劫、长棉纺厂社员被打昏……整个五月黑二保一小撮人制造的较大规模的武斗围攻事件就达九十多起,国家财产大量被破坏、我公社社员近千人被打伤。
  在贺吉祥的支持下,黑二保一小撮暴徒打、砸、抢、抄、抓也伸向了全省各地,据不完全了解,延吉、四平、公主岭等地皆受其害。
  五月过去了。吉林省的革命造反派怎样了呢?长春公社并没有被吓倒,被压服!长春公社的革命造反大旗更高地举起来了!红卫分社、英俊分社、育红分社、市人委分社……如雨后春笋般地建立起来了!
  反革命的五月大围剿唤醒了群众。红革会二总部中受蒙蔽的群众陆续起来造反了!大杀了黑二保一小撮坏头头的回马枪,坚决要求加入长春公社。人大红造大化学团的大部分,人大井冈山、工院一方面军、省委井冈山、师大红野……许多组织也从黑二保中杀出来,建立了红革会革命造反联络部。
贺吉祥及其黑二保的五月大围剿就这样彻底破产了!

  四、六月大屠杀
  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他们必然要以十倍的疯狂向革命造反派进行反扑。六月的大屠杀,比五月大围剿更上一层楼。
  六月二日,黑二保一小撮坏头头调动重工技校武工队,头戴安全帽,手持匕首、钢鞭等凶器,从天棚冲入楼内,血洗了东方红公社揪斗宋任远兵团,制造了六.二流血惨案。
  《六.六》通令发表之后,贺吉祥不仅不制止武斗,黑二保一小撮在其支持下更加凶残了。
  六月十一日,贫农出身的青年王人韩墨林(我公社社员)被公安色匪无理拘留。曾经多次交涉,要求释放韩墨林,公安色匪却百般抵赖,不予处理。十四日下午,第一机床厂的革命工人自发地到公安局门前要求释放被无理逮捕的阶级弟兄,这是百分之百的革命行动。可是军管会和公安色匪的一小撮人不但不交人,反侮我长春公社冲击军管公安局,直到十五日下午,贺记军管会仍然置革命群众的正当要求于不顾,一意孤行。长春公社等革命组织决定在公安局门前召开“控诉公安色团罪行大会”,强烈要求释放革命工人韩墨林。贺管会和公安色匪的一小撮混蛋向会场扔砖头,瓦块,当场打伤数十人。革命小将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到楼上去抓公安色团打人凶手,公安色匪不惜使用砖头、硫酸、开水,而且动用了木棒、铁筋、刺刀,对革命小将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贺吉祥亲自用电话指挥了这场大屠杀,他在电话中指示:“兽大色团(中国人民解放军兽医大学红色造反团)要来,往死里来,地、工、光、野来除了枪以外,什么都可以用。”据不完全统计,我公社有八百四十一人受伤,重伤一百四十九人,八十四人作了外科手术,二十七人休克,被刺刀刺伤六十余人。
  特别令人气愤的是,他们调动了以大叛徒程光烈为首的十余名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直接参与了这场屠杀革命小将的反革命事件。
公安军管会以李泽林为首的一小撮人,在麦克风前,直接指挥了这场反革命的大屠杀。

  五、七月反革命大暴乱
  贺吉祥的屠刀,没有吓倒我长春公社社员,我们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不屈不挠地继续战斗在春城。很多革命战友横眉冷对贺吉祥的屠刀,毅然决然地加入了我们战斗的队伍。
  贺吉祥面对着日益壮大的无产阶级革命派队伍,吓得魂飞胆裂,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在“六.一五”事件后,极尽颠倒黑白、造谣污蔑之能事,胡说什么:“长春公社冲击军管公安局,得到阶级敌人的喝彩!”“流氓,阿飞恨公安局,长春公社也恨公安局,长春公社是流氓黑社!”“长春公社的头子就是流氓头子!”……为进一步搞反革命大暴乱、大屠杀制造舆论准备。
  一切反动派总是过高地估计自己的力量,贺吉祥也不例外。由于他的阶级本性的决定,认为自己有枪杆子,只要有适当的借口,就可以用他的武力压倒一切。于是,在他把长春公社打成“流氓黑社”以后,便精心策划了震惊全国的春城七月反革命大暴乱。
  “七、五——七、七”市医院大血案,就是贺吉祥反革命暴乱的信号!
  市人民医院,是长春公社唯一掌权的医疗单位,贺吉祥早已把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极力想把它拔掉,妄图进行反夺权!
  七月五日凌晨三时五十分,贺吉祥调动几万名黑二保的暴徒,突然包围了市医院,他们头戴钢盔,手提大棒、铁枪、在雨点般的砖头瓦块的掩护下,向市医院大楼发起了冲锋。刹时间,医院门窗被砸碎,从一楼到五楼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玻璃,X光机被捣毁,药品被捣毁……
  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在这次围攻武斗中,贺吉祥竟调动了劳改就业分子和被挑动进城的农民来配合黑二保的暴徒武斗,同时出动了几百辆汽车、摩拖车、甚至调动了消防车、战备消防云梯车来攻楼。他们用早已架设起来的空中滑轮车向市医院楼顶平台上运送暴徒,用飞机(安二一一零四型)给平台上的暴徒们空投武器、食品,此等规模实属全国罕见!
  我长春公社社员对黑二保这一法西斯暴行,进行了坚决地自卫,勇敢地打退了黑二保一次又一次的冲锋,被黑二保打死、打伤近一千四百余名社员。但长春公社的社员们始终没有后退一步!黑二保从七.五到七.七三天没有拿下市医院,便在七.七日夹着尾巴灰溜溜地撤走了。
  “七、五”事件强有力地说明了“文攻武卫”的重要性,长春公社从此武装起来了!
  市医院一仗,贺吉祥深感要一口吃掉长春公社是不行的,于是又采用了“蚕食”政策。每到晚上,贺吉祥便派出夜袭队,武工队,乘着汽车、摩拖,围剿我公社各单位。他们白天黑夜四处抓人,见社员就抓,抓去就打,并霸占了水、电,粮等一切要害部门,把成千上万的长春公社社员撵出工厂,机关、学校。包括汽车厂在内的全市大部分工厂停产,而且还利用工厂机器大量制造钢盔铁枪等凶器,严重地破坏了“抓革命、促生产”。
  贺吉祥及黑二保中一小撮反动头头,为了鼓励被其蒙蔽的群众参加武斗,竟给予参加武斗的人以优厚的物质待遇,除工资外还发给津贴费,就连学生每天也给补助三角~五角。被他们挑动进城的大批农民每天均给十分的代价,同时也发给五角的津贴,而他们对长春公社则实行全面的经济封锁,停水,停电。
  七月的春城,到处是一片血雨腥风,黑二保的武斗车整天整夜地在街道上飞驰,公共汽车全部被劫往黑二保的各大屯兵站,仅有的交通工具一一电车也只运行到下午五点就停运了,而且一路上要通过黑二保的若干明关暗卡。一个一百多万人口的春城,一到下午,街上便看不到多少行人了,到处是一片白色恐怖。一小撮暴徒今天攻打了农机修配厂,明天又围剿了机车厂,后天又攻占了面粉厂……,特别严重的是在七月十四日,贺吉祥又指使黑二保一小撮人攻打已军管了的长铁机务段,他们砸毁了四辆机车,打伤了沈阳的司机,打伤数十名社员,并进行了大规模逮捕,造成了震惊全国的长大线铁路全线停车。在这次大规模武斗中,我公社铁路火车头革命造反大军,进行了坚决地自卫还击,给予黑二保一小撮暴徒以猛烈地还击,黑二保经过几天的围攻,始终未能前进一步,终以失败而告终。
  狗改不了吃屎,失败没能使贺吉祥及黑二保的一小撮反动头头就此罢休,反而更加猖狂,相继又对六中造大,财金学校,光机校“红野”……进行了洗劫和火烧。但黑二保能烧毁长春公社的大楼,却动摇不了长春公社誓死保卫毛主席的决心。我长春公社光机红野的四十一名战士在守楼灭火中坚强、勇敢、果断,他们打退了上千名暴徒一次又一次的冲锋,黑二保一小撮头头狗急跳墙,竟然惨无人道地下令用火烧毁大楼,燃烧瓶雨点般地向大楼抛来,刹时间,一片火光连天,大楼全部着起来。我长春公社的革命小将并未被大火吓倒,他们首先想到要抢救的不是各房间里面的衣物、行李、手表、自行车,他们不约而同地冒着滚滚浓烟,穿过丈把高的火舌,冲到各个房间,将屋内悬挂的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毛主席的挂像集中在一起,用自己的身体保护起来。直至最后他们的身体仍然贴着毛主席像。毛主席啊,毛主席!看到了您老人家,革命小将混身是胆,烈火奈我何! wengewang.org
  黑二保烧毁光机红野楼之后,七月二十九日,便开始了罪恶的血洗工大的法西斯暴行。几万名黑二保的暴徒封锁了通往工大的所有路口,切断工大一切外援,并停水停电,开动推土机,使用凝固汽油弹,三天四夜把工大校园变成一片废墟。校部.教工宿舍、实验室、家属宿舍被洗劫一空。工大“造大”的战士聚守在革命造反楼。面临比自己多出数十倍的黑二保,毫无惧色,直杀得黑二保一小撮暴徒们狼哭鬼嚎,革命造反楼始终掌握在革命造反派手中。
  这一仗,杀得黑二保军心大乱,对长春公社战士在战场上不怕牺牲的精神非常害怕,许多人悄悄地丢下钢盔、长矛,夹着行李卷回家躲起来。因此贺吉祥及黑二保一小撮反动头头近来更加丧心病狂,反革命的阶级本性更加暴露无遗了。八月份以来,他们对首都红代会赴长战士也残酷进行毒打,绑架。特别是最近,贺吉祥除指使黑二保到处抢劫大量的武器弹药外,还亲自发给了黑二保机枪二十挺、步枪一千四百枝,步枪子弹三十四点四吨、手枪子弹三吨,炸药一百四十吨;长春市武装部长刘金才也发给黑二保手枪三百多枝,迫击炮六门,炮弹五吨多。一个更大规模的反革命武装暴乱在长春就要暴发了!
  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切反动派的企图是想用屠杀的办法消灭革命,他们以为杀人越多革命就会越小。但是和这种反动的主观愿望相反,事实是反动派杀人越多,革命的力量就越大,反动派就越接近于灭亡.这是一条不可抗拒的法则。”
  青海的赵永夫是这样,武汉的陈再道也是这样。吉林省的贺吉祥也一定是这样!
  我们说,目前吉林省的文化大革命形势大好,好得很!就是因为贺吉祥的反革命嘴脸已为全国、全省、全市的广大革命群众所认清.当前春城的白色恐怖决不说明贺吉祥的强大,恰恰相反,这正说明了贺吉祥及黑二保中一小撮反动头头的回光返照;
  贺吉祥一定要进行最后的垂死挣扎,春城革命造反派对他们没有抱任何幻想,正严阵以待。
  千年青史,定由无产阶级来谱写,万里河山,定由无产阶级来安排,贺吉祥镇压春城文化大革命的滔天罪行绝对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春城的文化大革命必将取得彻底的胜利!

《长春公社》编辑部,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长春公社》《首都红卫兵》

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大会、长春公社 合刊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六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0093&fpage=84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