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834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看!!河南省委一群混蛋老爷们的丑态 (1967.2)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看!!河南省委一群混蛋老爷们的丑态

十六条明确要求:在文化大革命中,各级党的负责人要“敢”字当头。领导同志要挺身而出,同群众见面。而河南省委怎么样呢?他们一直是“怕”字当头,怕得厉害,怕得古怪,怕得出奇,以刘建勋、文敏生、纪登套为首的河南省委这些老爷们,长期过着资产阶级安逸享受的生活,竭力推行修正主义的货色。当群众运动起来后,他们怕群众打乱他们的旧秩序,使他们的事情不好办,他们怕群众“乱来”,“不讲道理”,“不守规矩”,怕工农起来后影响生产,怕反革命份子钻空子、右派翻天。特别是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以来,他们不敢引火烧身,怕革命革到自己头上,怕受群众批判,怕丢了乌纱帽,怕被群众拉去解决问题等等。

这里,我们来看看河南省委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怕”字当头的种种丑态:

一、把一般干部推到第一线,省委领导人躲到大后方。去年十二月初,省委文革按战线成立了九个办公室,作为具体的办事机构。不明真相的人往往认为是省委在加强对文化大革命的领导,实际上这是个大阴谋。他们从省直和各地抽调大批干部推上第一线,同时提拔几个副秘书长,轮流值班,为他们挡阵,而他们自己却退到大后方,很少和群众见面。身处第一线的同志日夜与革命群众接谈问题,有些事情要找领导面谈时,却到处找不到人,大家很有意见。

二、转入地下,单线联系。省委负责人唯恐群众找到他们,就转入地下,秘密活动。他们躲在何处,不仅一般人不知道,各办公室负责人也不知道。各办公室需要请示省委解决问题时,只能通过电话,中联络点传递。而联络点设在什么地方,也不让各办公室知道。联络点是如何与省委负责人取得联系呢?省委书记们规定,每天由随从秘书向联络点打一、两次电话,联络点的同志就趁此机会把问题反映上去。有时候联络点的人想顺便打听一下书记们的所在地和电话号码,得到的回答往往是:“我在东边”或“我在西边”或“我在地球上”等黑话,有时说:“我们马上还要转移地方,等会我主动给你们打电话。”因此,联络点也常常不知书记们在何方,许多大事情需要马上报告省委,但由于无法取得联系而无可奈何。

三、变化多端,神出鬼没。书记们在地下活动中,常常挖空心思,想尽一切办法进行伪装,生怕暴露了身份。文化革命运动开展以来,他们不敢在自己家里睡觉,到处打游击,今天在这个宾馆,明天到那个招待所,有时还跑到某个单位住宿。他们唯恐群众认出,就戴上大口罩,围上宽围巾,披上件旧大衣,打扮得不三不四。从前他们出门都争着要坐最漂亮的小卧车,现在只怕群众拦车捉他,就又争着坐“六九车”,越不显眼越好。这样还怕不保险,就交待司机经常更换汽车号码牌子,有时中途还要换汽车,改变路线,以迷惑革命群众。有一次纪登套在中州宾馆到省委的路上,发现有革命学生骑自行车追赶他们,便交待司机把汽车开往火车站,又从火车站开往百货大楼,转弯抹角,风驰电掣,终于把革命同学甩掉了。但是,他们仍不敢从正门进入省委,便通过省委二所南门回到院子。十一月二十一日,文敏生参加了一个群众大会后,怕还有群众揪他,就叫司机把汽车开往荥阳,当即,跟随他的工作人员说:“荥阳高中的造反精神也很旺盛。”这时,他又灵机一动,叫司机把车开到另一个地方休息去了。

四、从外地抽司机,调炊事员,建立隐居点。省委负责人“怕”字当头,发展到最严重的时候,连省委机关的工作人员都不相信了。(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他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觉得郑州市内,哪里都不可靠了,便在离市内四十多里外的黄河南面和岗李水库等地设立隐居点,并拨出十万元专款作为他们的活动经费。还从商丘、新乡等地抽调司机、炊事员、医生、护士等新人。以防泄露秘密。

五、说谎话、欺骗群众。省委负责人“怕”字当头发展到最恶劣的时候,竟然向革命群众说谎,今年元月初,两面三刀的纪登奎跑到新乡继续玩弄他们的鬼把戏时被革命同学识破,坚持要同他辩论,就在这个时候,他往省委文革办公室打电话,叫文革办公室向新乡地委打电话,发电报,说明省委有急事,急需纪登奎回郑,并交待发几次电报,一个钟头一次,以示十万火急之事,必须纪登奎亲自处理,欺骗学生,达到脱身的目的,刘建勋、文敏生之流,撒谎骗人如同家常便饭。去年八月二十六日郑州机校革命同学来省委造刘建勋的反,而刘建勋怕得要死,躲在三所不敢出来,后来迫不得已出来了,还欺骗同学们说是到省人委开会去了,去年十二月又有一天省文艺界召开大会,要求纪登奎出场,但纪登奎不愿去见革命群众,本来没有住院却说有病已经住院了。当革命群众提出要去医院找他时,纪登奎才连忙赶到医院,躺在病床上,假装有病,如此等等,举不胜举。更有意思的是,省委代理副秘书长,省委文革小组成员,第二办公室主任刘绍卿,有一回文革办公室一个同志找他办事,由于他精神过于紧张,把办公室的同志认为来访的革命群众,竟当面说出“我不是刘绍卿”。这一下可把办公室的那位同志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就接着说:“你就是刘绍卿嘛!你是原来周口地委的第二书记,抽调到省委搞文化革命的,我认识你啊!”这时刘绍卿当场出丑,目瞪口呆,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六、企图用组织手段赶走北京革命同学。去年十月中旬纪登套被开封师院八.二四革命同学拉走,对他进行了几次斗争,不解决问题,文敏生得悉后,认为这场斗争是北航两个革命同学指挥的,因此急忙向中南局秘书薛光军打电话,让薛给中央文革小组打电话,通过中央文革小组说服第三司令部,让北航红旗把这两个同学要回去。中南局答复,你们直接和中央联系,虽然此事没有得逞,但是反映了文敏生的凶恶灵魂。

七、钻地洞,藏厕所,躲风避雨。在一个严冬的早上,省委副秘书长、省文革小组副组长苗化铭尚未起床,听到外面有人找领导,他不是主动出来接见群众,而是被子一掀,跳下床,钻入地下室去。学生进屋一看,被褥凌乱,桌上放着手表,袜子丢在床边,摸摸被窝还是暖乎乎的,睡觉人势必没有走远。同学们就跟踪搜索,终于发现了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大家一拥而进,把苗化铭揪出来。还有一次革命同学到省委文革办公室找领导人,正在办公室打电话的省文革小组办公室主任听到风声,急忙放下电话窜入厕所躲起来,半个小时不敢出来,真是“久闻而不知其臭”。

综上所述,就可充分说明以刘建勋、文敏生、纪登奎为首的河南省委一直是“怕”字当头,根本不敢接近群众,根本不敢自我革命,直到目前顽固地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毫无悔改的表现。现在,我们正告你们,你们这些混蛋老爷们,你们对党中央、对毛主席、对全省五千万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在当前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大夺权的时候,你们必须认清形势,彻底交待,彻底认罪。否则,决不会得到什么好下场。

省委机关“红刺刀”造反队

摘自一九六七年二月二十一日《红卫兵》,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0725&fpage=8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