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72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赵紫阳镇压省直机关文化大革命的滔天罪行 (1968.1)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把赵紫阳揪上审判台——赵紫阳镇压省直机关文化大革命的滔天罪行






赵紫阳是广东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是镇压广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罪魁祸首.是中国赫鲁晓夫在广东的最忠实、最得力、最阴险、最狡猾的代理人。

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赵紫阳秉承中国赫鲁晓夫以及南霸天陶铸的旨意,对待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顽固地执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站在资产阶级的反动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镇压群众,企图破坏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炮制黑纲领,转移斗争大方向

去年初,在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下,展开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具有最伟大历史意义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中国赫鲁晓夫及其死党彭真、陶铸、赵紫阳之流,凭着丰富的反革命经验,预感到末日已到。为了模糊文化大革命这场尖锐的阶级斗争的目的,掩盖斗争的严重的政治性质,颠倒敌我关系,转移斗争大方向,南北呼应,分别炮制了《一月提纲》和《四月规划》(即《广东一九六六年学术批判》),企图“螳臂当车”,负隅顽抗,妄想把一场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革命引入“纯学术”讨论的歧途。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主持制定的伟大的历史文件--中共中央一九六六年五月一六日《通知》的下达,宣判《一月提纲》和《四月规划》的破产,吹响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军的号角。

但是,反革命两面派陶铸和赵紫阳之流,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他们利用职权,采用两面三刀的手法,公然对抗中央的《通知》。一方面,从五月底到六月上旬,陶、赵在广州召开的中南地区文化大革命的会议上,只把《通知》草草念了一遍,仍然按照《二月提纲》来部署文化大革命,会议规定文化大革命的时间是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在会上决定各省批判对象,每省约三、四个。这些对象大都是反动文人和不掌握主要政党大权的党内走资派。并且邀集一些文艺黑手去写所谓批判的评论文章,派一些人去作“史料”调查。仍然企图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纳入他们的“理想”轨道--“纯学术”讨论的道路。

另一方面,为了进一步扑灭革命烈火,陶赵挥舞“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大棒,大搞分类排队,抓“右派”,把斗争的矛头指向广大革命群众。

去年五月,赵紫阳在一次省常委会议上,就明确布置要将群众“排队”:“左、中、右、极右”。并强调说:“过去我们对反党、反社会主义理解得很不够,因此划得太窄。”同月,赵紫阳在市委书记会议上布置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时说:“要整理队伍,用新的观点排队,排左中右,把小赫鲁晓夫抓起来。”公然布置整理群众材料。在赵紫阳指挥棒指挥下,各厅、局、部、委的当权派对群众进行排队,内定一批“右派”和重点对象。例如××单位,五月中旬,党组织讨论全单位人员,内定“右派”××人。为下一步把斗争矛头指向群众转移斗争大方向作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

不但如此。赵紫阳之流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疯狂镇压革命群众,还自以为得意!在去年六月份,在省航运厅、林业厅召开省直属机关抓“小邓拓”的现场会议,全面推广他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反动经验。全面动员各部、委、厅、局,大抓“小邓拓”、“小秦牧”、“小赫鲁晓夫”。企图挑动群众斗争群众,把斗争锋芒指向广大革命群众。

据我们对几个厅局的了解,去年八月中旬以前,各厅、局围攻的重点,都是一般干部。群众被点名人数,占单位总数百分之三十左右。其中××局被点名群众占单位总数百分之八十,“牛鬼蛇神”占百分之十左右。相反被点名的当权派却寥寥无几。如××委,被点名的群众占单位人数的百分之二十八,而被点名的局长以上干部仅一人,大字报二张。由此可见,斗争矛头不是指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派,而是指向广大群众。

由于赵紫阳忠实地贯彻、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单是运动初期,在省直属机关中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就有一千人,受到压制和围攻者更是不计其数。当时,机关中呈现一片白色恐怖。

派出工作队,疯狂镇压文化大革命

去年六月一日,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亲自批准发表了聂元梓等同志的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以及《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燃遍全国。广州大专院校革命小将一马当先,火烧黑省委,炮轰省委和本单位党内一小撮走资派,黑省委大院起火了!

赵紫阳为了扑灭这场即将燃起的熊熊烈火,他公然对抗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在杭州会议上的指示,从省直属机关、工厂、专区和县内抽调大批干部和工人组成了千多人的工作队(文化大革命的消防队),派往被认为容易“出问题”的大专院校和省直属机关,又把市内正在进行四清运动的省直属机关单位的四清工作队变为文化大革命工作队,直接控制广州大专院校和省直属机关的文化大革命。

赵紫阳之流给工作队交待任务是:“千方百计地把运动控制起来”“加强省委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领导,就是加强对运动的控制”,并且三番五次召开工作队长会议,全面地贯彻了刘、邓、陶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他们制定种种条条框框,说什么:工作队的领导就是“党的领导”,“领导有问题可以通过背靠背揭发,需要面对面斗争的要经省委文化革命小组批准。搞斗争,是非法的。”“大字报不要贴到别人家里去”“要群众听我们的话。”“要改变目前自发起来揭发的状态,力争领导主动权”他在这次讲话中,还不断转移斗争大方向,一再部署工作队围剿革命群众,实行白色恐怖,胡说要“广泛揭”,“党内外都揭,”对那些所谓“别有用心”“动机不纯”的“坏人”“要掌握他们材料”。真是,磨刀霍霍,凶性毕露。

更为可恶的,赵紫阳一再限令文化大革命的时间,不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主力军工农兵投入运动,以便控制局势,草率收兵。六月初,赵紫阳以黑省委名义发表了黑指示:“农村和工厂搞文化大革命主要是学毛著”“工人就是以学毛著为主,中间不要插入文化大革命,不要转入文化大革命。”硬是不让工农投入运动,何其毒也!

六月六日赵紫阳通过他的干将区梦觉作了黑指示: 限令文教战线的文化大革命搞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其它战线搞半个月至二十天。

在赵紫阳的指挥下,开展文化大革命的省直属机关内斗争锋芒直指广大革命群众,运动冷泠清清,一片白色恐怖。工交战线各厅局开始宣布运动在六六年七月中旬结束,后又宣布在六六年八月二日结束。可见赵紫阳镇压机关文化大革命是多么“高明”和“出色”。

广东省直属机关的运动一直是纳入赵紫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所谓的理想轨道上,阶级斗争盖子迟迟未有揭开。

“引蛇出洞”,大抓“右派”

在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滚滚向前! 赵紫阳派出的“消防队”根本扑灭不了广大革命群众和革命小将所燃起的熊熊革命烈火。

然而,一贯狡猾的赵紫阳,手不软,心也更恶,他耍出了另一套反革命策略。在去年六月底和七月份,积极贯彻反革命修正主义份子陶铸、王任重的“引蛇出洞”“枪打出头鸟”和“秋后算帐”的反革命策略,连续召开各种会议下达各种黑指示,布置在广大革命群众中大抓一小撮“右派”“牛鬼蛇神”。说什么“对敌人,对不纯份子和不纯份子的活动,不到必要时候不揭底,可以挂起来,将来处理,不要轻易揭露,有些东西让他暴露一下。如果发现右派学生,一般的可以记一笔账,等到以后再处理”,“运动没有一定温度,牛鬼蛇神不会露出来”。

他还在给工作队长作的报告中乘机放毒说:“要让他们有机会表演自己,给予温度和条件,要有意识地让它混乱一阵子”,“对前段形迹可疑的人要注意,但不要过早反击。”尤其毒辣的,赵紫阳在七月八日至二十日召开的专区、地委、市委文革组长会议,制定了一整套疯狂镇压革命群众的行动纲领和具体作法,即所谓《大会纪要》。这个《纪要》提出:当前运动的第一阶段,着重解决三个重要问题:揭发“右派”,组织“左派”,揭露隐藏的“假左派,真右派”。《纪要》还要求各级的当权派“引火烧身”,“把牛鬼蛇神引出来”,又要“有意识地给予一定温度”,“使牛鬼蛇神来个彻底揭露,”不要过早回击,以免得“打草惊蛇”,要“对已经揭露了的真正的假左派真右派,领导上沉住气,记一笔账......”

就在赵紫阳的精心谋划和指使下,省直属机关的文化大革命,不但搞得死气沉沉,而且冷冷清清,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气势非常嚣张,操纵一部份受蒙蔽的群众和干部把斗争的矛头完全指向广大群众,大整革命群众的黑材料,实行白色恐怖,把成千上万的群众当作“牛鬼蛇神”进行残酷的政治迫害和非法斗争,使机关的文化大革命面临被扼杀的危险。

控制机关筹委,实行一条没有工作队的工作队路线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又一关键时刻,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亲自主持召开了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制定了《十六条》。标志着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入了一个新的伟大历史阶段。在这次会议上,毛主席又发表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从此宣告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彻底破产,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丧钟敲响了。

毛主席教导我们:“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

赵紫阳就是这样的反动派,他在八届十一中全会后,疯狂对抗《十六条》,顽固地推行陶铸新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他一方面在会上勉强检讨,承认犯了方向路线性的错误,并在八月七日抛出了一张《欢迎贴我的大字报》的大字报,想以此笼络人心,蒙蔽群众。另一方面,一回到广东就马上翻案,声称:“广东运动不能说犯了方向性路线性错误”。同时,明目张胆地下令烧毁和转移大量黑材料,企图与革命群众顽抗到底。

不但如此,赵紫阳还利用这个时机,召开机关十万人的大会,借《炮打司令部》之名,把数以千计的处以上干部不分青红皂白统统列为炮打对象。勒令“退居第二线”,以作为自己的保护层和挡箭牌,继续执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另外在会上命令各厅、局迅速派出筹委领导文化大革命。赵紫阳心知各厅、局的群众还没有真正发动起来,他的党羽还能控制各厅、局的运动,选举筹委,实质上就是把工作队的招牌换一块筹委的招牌。以此继续控制机关文化大革命运动,纳入他的“理想轨道”! 事实正是这样。各厅、局去年八月选举的筹委都自觉、不自觉地贯彻了反动路线,成了赵紫阳镇压革命群众的工具。

各厅局筹委成立后,赵紫阳却令尹林平、李坚真主持机关文化大革命。他们又怕官办筹委不得力,还派出大量的变相工作队--“联络员”常驻各厅局以控制机关筹委,驾驭广东省直属机关的文化大革命。“联络员”的任务和纪律是赵紫阳来亲自规定的。例如“到各单位要多看、多听、多想、少说话”(实际上不少“联络员”成为筹委的幕后决策者),“不发笔记本,研究对策,物色左派”,拉人下水,暗中整理革命群众的黑材料等等。就这样,白色恐怖比运动初期有过之而无不及。广大群众和中层干部,人人自危。广东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却逍遥法外,在他操纵下,群众斗群众的场面继续发生,许多群众被戴高帽子、游街、抄家,关入“牛栏”,剥夺种种政治权利,甚至连参加国庆活动,戴毛主席像章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赵紫阳在这段时间残酷镇压革命群众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是罄竹难书的。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广大革命群众在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光辉照耀下,充分发动起来了,经过一年多来的奋战,终于冲垮了以中国赫鲁晓夫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粉碎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揪出了广东党内最大走资派赵紫阳。赵紫阳成为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我们要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紧跟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以“斗私批修”为纲,开展革命的大批判,从政治上、思想上、理论上彻底批臭批倒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在广东的代理人陶铸、赵紫阳一伙,实现革命大联合和革命三结合,搞好本单位的斗、批、改,使广东变成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的新广东!

红东

(原载1968.01广东省直属机关革命造反联络站(省直站)《一月风暴》第二二期,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0699&fpage=8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