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2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焦守凤:控诉河南走资派对我一家的迫害 (1967.7)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焦守凤:控诉河南走资派对我一家的迫害

焦守凤

    我是坚决支持二七公社的,我同他们一起绝食,一同战斗,他们是从两个阶级大搏斗的风浪中冲杀出来的革命左派组织。

    最近,在河南和全同各地,贴满了署有我的名字反对二七公社的传单。这全是河南省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及其在开封、兰考的爪牙,为挽救自己灭亡的命运所进行的造谣污蔑和垂死挣扎。在这里,我郑重声明,我根本没有写过任何反对、攻击二七公社的文章。

    自从河南文化大革命开始以来,阶级敌人就利用我们对毛主席、对人民解放军的无限热爱,和我爸爸在人民中的威信,欺骗、拉拢我们全家。他们对我妈妈和妹妹以“保护”为名,长期软禁。使她们听不到毛主席和革命造反派的声音。还利用我妈妈和妹妹的名字,大写造谣传单,为他们在河南复辟资本主义服务。这些传单大部分都是出自兰考县委办公室主任刘XX之手。

    文化革命一开始,我参加了保守组织。通过学习毛主席著作,我认识到站错了立场,就起来造了开封地委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站到了以二七公社、八二四为代表的革命造反派一边。河南省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及其爪牙对此恨得要命,他们想尽办法,想把我重新拉到资产阶级的反动路线上去。

    五月十三日,我回兰考参加爸爸逝世三周年追悼会。刚到家,他们就派了很多人,以找我辩论为名,围攻谩驾我长达数小时之久。十四日,开封地委东方红兵团一小撮头头找我谈话,他们借口“保护”我,说外边很乱,剥夺我的人身自由;不让我去参加追悼会,不让我外出,把我软禁达二十几天之久。在我一再要求回去抓革命促生产的情况下,他们才被迫专门派两个人送我回开封。回去后仍然要我住集体宿舍,派人暗中监视我。更卑鄙的是他们竟然对我进行逼供,让我“揭发”二七公社的“罪行”。开封公安公社的一个人对我说:“你现在应该为你的前途想想,跟着二七公社一伙人跑,你将来入党是有很大困难的,现在应该赶快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来,好好创造条件,争取入党。”XX军分区李XX也说:“现在我们没错,就是真错了,你跟着我们错了,也没有什么。”一中联总一些人,还在兰考县委大街上到处张贴大字报,说我站错了立场,支持和参加了反革命组织,违背了我爸爸的教导,必须迅速回头等等,不一而足。他们违反国法,私自扣留、拆阅我的私人信件和外寄信件,封锁毛主席的革命造反派的声音和消息,还常常拿大本大本的诬蔑八二四、二七公社和刘建勋同志的所谓“罪行录”叫我看,逼我写检查,说八二四、二七公社是河南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御用工具,让我承认五四惨案是二七公社挑起的,打死了十大总部多少人,绝食是错的,叫我污蔑绝食战友轮流吃饭,还说亲眼看到偷吃鸡蛋饼干等。总之,对我施行了高压政策,让我写“控诉材料”,我坚决不写。为了回击,我写了“我是怎样由不支持二七公社、开封八二四到支持他们”的文章。写好后他们竟让一个什么秘书加以“修改”、“补充”。“修改”后,用大字报、传单等形式大量张贴、印发。其实这些都歪曲了我的原意。

    六月二十四日,在同志们的帮助下,我离开了白色恐怖的河南和兰考,来到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身边,心里感到无比兴奋、激动。我下决心努力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向首都革命造反派和二七公社、八二四等革命战友学习,我坚信胜利一定属于以二七公社、八二四为代表的真正革命造反派!未来的河南必将是毛泽东思想光辉普照的红彤彤的新河南!

  (《河南二七报 新北大》1967年7月28日合刊)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0642&fpage=8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