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29阅读
  • 0回复

杨建国:同学友情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去年石家庄相聚,记忆深刻。其中一件事更是使我难忘。就是科生和功谊说到他们和陈军是同学,而且是非常好的同学(如没记错,应是育英学校,不会是男四中吧),使我也进入对陈军同学的回忆。
       六二年我们相遇在北京石油学院,又在一个班,很快就熟悉了。陈军的学习好,身体也好,也没有高干子弟的架子,和大家随和相处。由于一点特殊的经历(即我们家五十年代初在北京市公安总队,他们家在公安部队后勤部,市教研室知道的,因我父亲56年即被调出北京),我们成了好朋友。那是陈军的家住在西单商场后面的一个胡同,是否是学府胡同记不清了,是一个小院,陈军的父亲在百团大战时受伤,膝盖和踝骨都被炸坏,走路像圆规,家中台阶都改成斜坡。总参发的地图有一面墙大,挂在墙上很气魄。我父亲也知道他父亲陈波将军是公安部队后勤部政委,还听过他的报告。陈军的母亲当时是北京焦化厂的党委书记,我们的认识实习还通过这层关系,到过厂里的煤化工装置参观,也知道了焦化厂对北京的重要意义,还看了翻车机,也印象深刻。后来他的弟弟妹妹在六一学校上学,因为是我的母校,我们还一起回去过,参加校庆还在学校住了一夜。陈军的考试成绩总是在班里名列前矛。运动会上也有名次。爱看书爱钻研,自己装收音机,给电池充电,我是从他哪里学的。文革初我的仅有的生活费被打砸抢走,是他妈妈给了我15元,才过了难关。这些友情和恩情我将永远铭记。很不幸的是由于文革的原因,我被分配到独山子,他被分配到抚顺二厂,我们天各一方。一九七一年正当我知道他已经准备调回燕山时,接到他的信,说患病住在304医院,开始不错,后另一个同学告诉我,他患的是败血症,情况不好,我即往医院给他去信,不久信被退回,得知他病故,我非常难受,限于当时条件,我远在万里之外,只能将悲伤埋藏心中。现在知道功谊和科生和他的同学关系,我们就更加亲近了。

                                                                   杨建国 2008-09-1

http://blog.163.com/bj101_62_g36/blog/static/1144915200881810125519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