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898阅读
  • 0回复

老樵:震撼华东的“淮南李庆云案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震撼华东的“淮南李庆云案件”


      李庆云案件是“文革”思潮的必然产物,一度扫荡了以中国五大煤都之一著称的淮南市,严重破坏了中国的能源生产,破坏了华东地区五省一市的经济建设,严重影响了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甚至震动了整个国家,使得当时的国家领导人为之震惊……
  
      1971年“国庆”前后,一种神秘的气氛又突然笼罩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挂满街衕的“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与他的“亲密战友”林副统帅合影的的大幅油画悄然撤了下来,接着,单位里就开始“秘密”到公开传达有关中央红头文件。原来,全中国人民“最最敬爱”、“永远健康”的林副统帅竟然是埋藏在毛主席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而且是自我引爆了!
1972年,我们除了上班,坚持“抓革命、促生产”、创“高产”,就是学习中央文件。所有的正经八百的文件无非就是说,曾几何时,这个在接见红卫兵的时候排在第二位,这个在“井冈山会师”的油画中曾经替代了“红军之父”朱老总的显赫人物,这个被毛泽东物色了几十年才选中的,而且已经写进新党章的接班人林秃子,原来是个头顶长疮、脚地淌脓的忒坏家伙。所谓“林副统帅”,比“大工贼、大叛徒、大内奸”刘少奇还要坏。他居然企图干掉“全世界最红、最红的红太阳”,自己去当“红太阳”。
      他,当然是早就死有余辜、该死一万次了。
      1973年,中央的政策从表面上看来是“继续批林整风”,这期间却发生了“李庆霖一封信”、“张铁生交白卷”、“小黄帅反潮流”事件,全都是煞有介事,全都是中央红头文件下发到地方进行大肆宣传。工人下了班不许走,要得“学习”,要求每一个人都得知道张铁生为什么交白卷、小黄帅为什么反潮流,中央为什么支持他们。
      接下来,“评《水浒》、批宋江”、“评儒、法斗争”开始了。“伟大领袖”老人家直接挂帅,御笔直批,说《水浒》要搞投降路线,宋江是“投降派”,很显然,“二当家”的是个坏蛋。妖妇江青与她的文化走狗引申了一下:西周时期的周公,也是“二当家”的。
      《水浒》是虚构的,宋江是乌有的,那么,谁在搞“投降路线”呢?“伟大领袖”肯定不是说着玩的,肯定是有所实指的。为什么说“二当家”的是坏蛋呢?为什么直接点名“周公”呢?中国的航船出问题了!老人家又有新的“战略思想”、新的“战略部署”了!敬爱的江青首长要有新的动作了!中央的首要喉舌“两报一刊”、中央广播电台天天在说,文章、漫画、名人演讲连篇带牍。我们天天“学习”、“讨论”;宋江坏在哪里,什么叫投降派,什么是儒家,什么是法家,儒家到底有多坏。有文化的要写出大批判稿,不识字的要有发言纪录,“吃不透”不许下班!
      再接下来,中央发布了“元旦社论”,发布了“12号文件”,把批判林秃子与批判孔老二联系起来,顺带又加上了“批周公”。批周公什么?批他“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包庇反革命分子,企图复辟资本主义。中央广播的大喇叭昼夜不停的叫喊的尽是这些东西。于是,“批林批孔运动”应运而生!

      我们这些真正当过“红卫兵”的人,以及年龄再大一些当过“造反派”的人们,从“李庆霖一封信”、“张铁生交白卷”、“小黄帅反潮流”的时候,就看出来毛泽东与其妖妇又要生事了,而且也很快看出这回要“解决”什么问题、要“打倒”谁。有这个经验的人当然也有一个明智的选择:老子们上过一次当了,随你鼓动,不会再买账了,我得好好上班,挣工资孝敬父母,而且还要娶老婆。“老三届”的一代人,凡是招工返城的人,此时正是谈婚论嫁的时候,本人也是1973年年底,“批林批孔”正红火的时候成的家。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想。
      淮南煤矿机械厂支柱车间有个名叫“李庆云”的普通工人。1966年,大家起来造反,他嗤之以鼻,说:“不识数,你们造谁的反?现在是谁的天下?想找死吗?”1967年,“司令部”遍地开花,各种“司令”多如江鲫,李庆云动心了,拉了十多个十几岁的顽童,成立了“太阳升司令部”。而后实行“三结合”,造反派头头犯下血债的逮捕枪毙,而没有血债的则大多当了官。李庆云没有犯罪,但因为资本甚微,只给了个车间宣传干事的位置。没过多久,因为报销上有作弊(用捡来的汽车票报销,算贪污),连这个不入流的小地位也丢掉了,仍然是普通工人一个。他家里很穷苦,妻子是农村户口没有工作,三个子女。为了生活,他在家里养了母猪,有时自作字画偷偷出卖。
      从“李庆霖一封信”、“张铁生交白卷”、“小黄帅反潮流”,到批林批孔批周公,李庆云也闻出了气味。1973年秋末到年底,他开始以“反潮流勇士”的名义出现在社会上。他到处张贴大字报(其特殊之处是先把整张白纸贴在墙上,一直贴几十张,然后写他想说的东西),在淮南煤矿机械厂工人食堂、篮球场等等地方,不断以发出海报的形式召集观众,向大家宣讲为什么要反潮流,为什么要“评《水浒》、批宋江”,为什么要讲儒、法斗争,为什么要批林、批孔、批周公?
      1974年3月,“批林批孔”方兴未艾,李庆云更加亢奋,按照“伟大领袖毛主席新的战略思想”,大力宣扬“文化大革命七、八年来一次,到现在正好八年——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已经开始”的论调,开始宣讲“第一次解决了刘少奇,这一次要解决的人比刘少奇更为重要”。他对群众“循循善诱”说:宋江是二把手,孔子是老二,周公是宰相,而且姓周,这都和现在的哪个人可以联系起来呢?
      事实上,有正义之心的人们对毛泽东的“运动”连连不断,一个接着一个地整人的做法已经产生了信仰上的动摇,或者说已经有了反感。很多人敬仰周恩来,因此,有人在淮南煤矿机械厂职工医院的对街围墙上在刷出巨幅标语:谁攻击周总理,谁不得好死!

      1974年4月份,李庆云郑重宣称资本主义已经在中国全面复辟,这个势力的总代表曾与蒋介石共过事,是埋藏在毛主席身边最久的“定时炸弹”。他到处演讲,疯狂鼓动罢工、停产。当时中央有文件规定:此次“批林批孔运动”在各级党委领导下进行,不准成立群众组织。但是李庆云依然强烈煽动成立造反组织,甚至招集一些流氓、暴徒、恶棍,搞了一个“夜袭队”,专门在夜间抄家、打人,直接威胁伤害那些对他持反对意见的人。
      李庆云到处做“报告”,宣传毛主席新的“战略思想”和新的“战略部署”,到处呐喊“不能为资本主义路线生产”,“哪里烟囱冒烟我们就打向哪里”,“对于各单位的走资派,能打倒的就打倒,能打跑的就打跑!”,狂妄叫嚣“我们要解放淮南、解放安徽、解放全中国、最后解放台湾,直至解放全世界!”。
      他还在千百人的集会上大肆吹嘘:“我的名字已经压在了毛主席他老人家办公桌的玻璃板下面了”、“在我的身边,就有毛主席派来的亲人”、“我什么都不怕,反正不是做张家祥,就是做王洪文”!(小注:张家祥,伤残退伍兵,据说不是因为战斗受伤,而是在战场上逃跑时受伤,因此不享受优抚待遇。退伍后在淮南做修鞋匠营生,1966年组织成立“23省红卫军”,自封总司令。中央取缔“红卫军”,张家祥组织亡命徒、社会渣泽成立专业武斗的匪徒队伍,杀人放火,制造了著名“火烧高皇寺”屠杀当地农民事件,1968年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以“反革命破坏”罪被枪毙。)
      是月,在李庆云的极力鼓动下,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无知青年和其他类型的唯恐天下不乱的不良分子纷纷骚动起来。这些人皆以“反潮流勇士”自居,招降纳叛,结伙成团,到处大搞打、砸、抢、抄。有过1966年的遭遇、吃过苦头的“走资派”们见势不妙,大多是撂下摊子跑掉了。没有了头目,社会、企业的秩序可想而知,淮南市的工业主体“十矿三厂”一时间烟销火灭,全部停产。工人们去上班,没有人安排工作,只好自己把考勤表画满,然后回家。

      没有煤就没有电,华东电网瘫痪,五省一市的经济建设全部随之停顿!国家被震撼了,1974年4月29日凌晨,李庆云被秘密抓捕。
      是日上午,追随他的“反潮流勇士”们得到了消息,逐渐猬集于李庆云家。其中淮南煤矿机械厂支柱车间工人于文章、铁路职工袁炳礼以及傻子刘传伟等人提出:“反潮流”是伟大领袖亲自领导、坚决支持的,抓李庆云肯定是“走资派”们干的事,是镇压“革命群众”,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反扑,必遭失败!
      这一观点足以给大家壮出把天捅破的胆气。于是,当人员猬集达到一定数量时,他们便暴动起来,冲击、砸毁了淮南煤矿机械厂的管理机构,接着又冲击、砸毁了当地的派出所、区政府机关,封锁了谢家集区境内的南北要道。
      第二天,“反潮流勇士”们在淮南煤矿机械厂门前马路上重新集结,拦截过往车辆,组成车队由西往东,一路扫荡过去,砸毁、抢劫了沿路所有的派出所、政府部门,接着又砸毁、抢劫了市委机关大楼、市检察院、市法院、市公安局、市档案馆。遭到破坏的档案资料如同山积,有人放火焚烧。最后,“反潮流勇士”们还冲击了监狱。
      “4.29、4.30案件”由此形成!
      自此之后,歹徒横行、盗贼蜂起,女孩子大白天不敢出门。有很多人把家门用砖头砌上,阖家到乡下亲戚那里躲避。全市停水、停电、商户关闭,一向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淮南市一时间又变成了人间地狱。“反潮流勇士”们并不甘休,由袁炳礼、于文章等人组成了“上访团”,搭火车北上,找毛主席告状。他们闹到了北京,哄抢南苑公社,拦截外宾汽车,一定要面见“红太阳”,请他老人家出面直接撑腰。北京人毫不客气,抓了他们,把他们一个个“遣送”回来。

      当时周恩来已病重住院,邓小平已失位,是“四人帮”实际掌权。镇压淮南“反潮流”的命令由上而下传达,淮南市有关方面立即组织起成百上千的基干民兵,发给了包括自动步枪、冲锋枪在内的武器,在“解放军”的带领下采取行动。6月13日,逮捕行动秘密展开,在案者没有一人能够逃脱,淮南煤矿机械厂钢铁分厂轧钢车间的“反潮流”分子王某逃进麻风院躲避,院长金某因为保护她被当场击毙。
      淮南煤矿机械厂的专案组于7月初成立,开始了长达三个月的清算(楚樵本人当时为刑事专案调查组成员,参加了一系列调查活动)。清算期间,人们对李庆云进行了残酷的批判,凡是遭他煽动、破坏过的地方都要召开现场批判会。在军警和基干民兵的武装监押下,他像戏剧里的“李玉和”那样戴着沉重的镣铐铁链,在批斗现场接受铺天盖地的批判和辱骂,被迫认罪。一场接着一场。他的政治赌徒的头颅从一开始的高高扬起,到后来渐渐地垂下。
      1974年“国庆”期间,“4.29、4.30案件”举行公判,曾经自封“反潮流勇士总指挥”、“北京上访团总指挥”的铁路职工袁炳礼被判死刑,于文章被判死缓(因自首,从宽处理),李庆云也被判死缓(因有悔罪表现,从宽处理)。在全市范围内游街示众时,6408南字129部队出动了数十辆卡车的武装人员帮助压阵。加上武装民兵,游行队伍长达两、三公里!袁炳礼因为喊“毛主席万岁”被人用铁扳手砸掉牙齿,往嘴里用螺丝刀捣入棉纱,最后在众人的目睹中被执行枪决。
      其后,1976年发生了“清明节事件”,全国形势紧张。“劳动节”前夕,一直自我标榜“绝对忠于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李庆云再一次被游街示众,竟被宣布执行死刑。在轰然的枪击下,李庆云一头扎倒在无情的黄壤之上,结束了他三十多岁的生命。
      李庆云最后的罪名是在监狱里为北京“清明节事件”叫好,为邓小平“鸣冤叫屈”,对“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不满。这样的罪名令淮南的知情者、有识之士们瞠目。是时,与周恩来、邓小平势不两立的“四人帮”甚嚣尘上,乾纲独断,杀掉李庆云的主张当然是他们做出的(当时安徽省“革委会”一把手宋佩璋、淮南市委书记丁继哲都是一直紧跟“四人帮”的人)。而李庆云却是一个强烈反周,同时积极反邓的家伙。这时候,周死了,邓完了,当权的人应该厚待这样的“反潮流勇士”才对,怎么反给杀掉呢?这,淮南人民没能想通,恐怕也是李庆云本人做梦都不曾想到的。
      李庆云死后,三个子女最大的不够十岁,孤儿寡母,没有人知道他们怎么生活!

      注明一下:截至今天,没有谁给此案“平反”,李庆云在淮南的历史上依然是一个“反革命破坏分子”,这似乎已经成了铁案。

http://blog.sinovision.net/home.php?mod=space&do=blog&uid=469228&id=29116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