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279阅读
  • 0回复

王效禹同志是坚定的革命左派 (1967.8)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王效禹同志是坚定的革命左派

《十.一八》1967年第8号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点燃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把全中国、全世界照耀得通亮通亮,把帝、封、资、修在中国的残渣余孽烧得焦头烂额,奄奄待毙,把旧制度、旧习惯的桎梏和人们头脑中的精神枷锁打了个粉碎,使一切反动派闻风丧胆。雷霆万钧,震撼中外!它以战斗炮火的洗礼,使得社会主义江山更加光辉灿烂!
  山东人民,同全国人民一样,在伟大统帅毛主席的带领和指引下,以自己艰苦卓绝的战斗开创了历史的新纪元;把谭启龙等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打翻在地,从他们手中夺回了党、政、财、文大权,山东无产阶级革命派得到了以毛主席为代表的党中央的支持和批准,在二月三日建立了以王效禹同志为核心的无产阶级红色新政权山东革命委员会,革命的山东人民胜利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了!
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开始,从批判“三家村”,到红卫兵的出现,从青岛的“八.二五”、“九.一”事件到青岛、山东的夺权,王效禹同志一直毫不动摇地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尽管受到旧省、市委一小撮混蛋的围攻、打击和迫害,但他始终和革命的群众站在一起,顶住了一切险风恶浪,得到山东省广大革命造反派的支持。wengewang.org

  “八.卅一”事件
  去年八月十八日,毛主席在北京接见了红卫兵以后,青岛的革命小将们组织了红卫兵,在八月二十三日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破四旧、立四新,革命学生给旧市委贴出了大字报。那时王效禹同志是副市长,在崂山县四清工作团任副团长,他对革命师生和红卫兵的行动非常支持。曾几次对工作团的一些同志讲:“革命形势好得很!”“我们有些同志就是看不到运动的大方向,只注意小节,这是错误的”。他听说化工学院革命学生在崂山县百货公司扫四旧,就亲自到商店支持革命学生;县医院卫校成立红卫兵,他两次到会讲话,表示坚决支持。中韩公社的中学生到西韩村去冲击四类分子,他提议派人去保护革命小将的安全,后来他亲自跑到现场,支持学生的革命行动。但是旧市委及四清工作团的一些当权派对革命学生的行动采取了绝然相反的态度,害怕文化大革命,反对学生的革命行动,对学生的革命行动横加指责。因此王效禹同志与他们产生了严重的意见分歧,在工作团党委会议上与他们展开了尖锐的斗争。
  青岛发生了“八.二五”、“八.二六”事件,旧市委有组织有计划地镇压了革命师生的革命运动,挑动了工人斗学生。王效禹同志坚决站在革命师生一边,在他所主管的全县中小学教师集训班内进行了革命造反的教育,公开说:“革命师生的行动好得很”,并尖锐地指出:“张敬焘(青岛旧市委第一书记)的错误是违背了《十六条》”,“他犯了错误我们可以接受教训,不犯或少犯错误。”“省委也出了修正主义”等等。工作团主要负责人害怕革命师生利用广播站进行革命宣传,就布置人破坏县广播站,王效禹同志坚决反对,制止了这一错误行动。
  王效禹同志支持革命教师到三大院校去进行革命串联,并把工作团的小汽车借给他们用,号召他们起来革命和造反。八月三十一日上午的教师集训班大会上,四十一中的革命教师宣读了呼吁书,呼吁全县三千六百多名中小学教师起来闹革命,到社会上去参加斗批改。王效禹同志讲话表示坚决支持。八月卅一日晚,王效禹同志饭也没吃就到了教师集训班的宿舍,支持青年教师串联成立红卫兵,和他们一起研究,一起战斗,给了他们极大的鼓舞和支持。王效禹同志号召大家揭发四清工作团党委和省市委的问题,建议撤销工作队,他说:“我要和红卫兵一起闹革命,我也要当个红卫兵”,“我豁上十级的干部、副市长、三十年党龄不要了,也跟大家一块干。我五十多岁了,给小将们当个活靶子打打。这样保证五十年不出修正主义。”充分显示了引火烧身、不怕一切困难和挫折的革命大无畏精神。在此同时,前省、市委和工作团的一些负责人一面通过四清工作队布置农民进城围攻三大院校学生;一方面看到王效禹同志的革命行动,怕得要死,团党委乱成一团,他们密谋策划陷害王效禹同志,他们背着王效禹同志设立了与原省委联络的秘密电话,并派人对他进行监视。
  八月三十一日晚上,当王效禹同志起来革命时,副团长张慕水马上打电话向住市内的工作团副团长许剑波汇报了情况,这时工作团的主要负责人周化南(旧市委书记处书记)也在市内,许与周就一起去找谭启龙请示如何处理,谭启龙答复说:“王效禹跳出来好嘛,你赶快回去,要顶住!”周化南于晚上十一时回工作团,一进门就说:“他(指王效禹)自己跳出来好嘛!要顶住他。”他们谋划了一阵,然后鬼鬼祟祟地开始活动,夜二时许,他们三番五次地派人把王效禹同志从教师集训班宿舍找回工作团,接着把他看起来。九月一日把他送到县人委后边一间小房子里禁闭起来,并派了四个看守,连上厕所也跟着两个人监视着。王效禹同志的爱人刘崇玉得到消息后曾两次去看他,都被无理拒绝,他们欺骗她说:“王效禹同志有神经病!”
  九月一日清晨,团党委召开了全体干部会议,省委也有人参加。会上一个副团长宣布:王效禹“八.卅一”的活动是“叛党行动”,并说:“他跳出来好嘛!”省委的干部在会上说,“王效禹是叛徒”,他们号召大家向王效禹同志展开“斗争”。接着,迫害王效禹同志的干将刘洪(工作团党委常委、原市人委农办主任)就督促团部全体干部带头写攻击王效禹同志的大字报。就在青岛市发生严重的挑动工农斗学生、围攻三大院校的震动全国的“九.一”事件这一天,由于旧省市委内一小撮混蛋的欺骗,几乎所有崂山县县级机关干部和中小学教师都用大字报对王效禹同志进行了围攻,把“八.卅一”革命的行动说成是“黑会”,是“政变”、“反革命暴乱”,给王效禹同志扣上了“反革命分子”、“政治大扒手”、“老右派”、“野心家”等等大帽子。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抬着巨幅大字标语,敲锣打鼓,列队游行,高呼“把反革命分子王效禹揪出来斗倒、斗臭、斗垮”等口号。参加“八.卅一”会议的革命教师,也都受到批判斗争,被迫写“检查”。他们还大量地搜集、整理了关于王效禹同志和部分革命教师的黑材料。工作团四处找人写“八.卅一”会议的证明材料,签字画押,以备定案,把王效禹同志正式打成“反革命”。wen gewang.org
  九月二日,周化南又用电话向许剑波、宫云泮(省监委办公室主任)汇报了王效禹同志九月一日的情况。许剑波说:“青岛形势很紧张,崂山暂不开辟第二战场。”周化南问宫云泮“是不是可以贴王效禹的大字报”,宫回答“可以”。接着,周化南等一伙,就积极地、明目张胆地组织了对王效禹同志的围攻。
  九月八日,崂山县工作团向省、市委报了一个关于王效禹同志的黑材料,材料中列举了王效禹同志的四条“罪状”,下了个“反党”的结论。
  在被禁闭期间,王效禹同志毫不屈服,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坚决革命,坚决支持革命造反派。
  九月三日清晨五时半,王效禹同志给工作团写了一封信,信中:一、质问为什么对我采取这种措施?谁决定的?谁批准的?二、要求和全县干部、教职员工、贫下中农及家属见面。在这种义正词严的要求下,周化南被迫允许在禁闭室中向中央发了一封电报,反映了青岛的情况:“崂山县九月一日发生了严重的镇压革命学生的反革命事件” 。(有一宣传车的喇叭在禁闭室附近广播,他才知道“九.一”事件)
  经过艰苦的斗争和革命形势的发展,九月四日周化南才不得不恢复王效禹同志的人身自由。四日深夜二时刚获得自由,他就跑到邮局向中央文革发了一封长达五百余字的电报,如实地向中央汇报了青岛旧市委和四清工作团的错误及自己受到的迫害,表示了自己的看法和态度,最后指出:“青岛问题我认为学生批判张敬焘同志方向是对的,应该支持的,打人是错误的,应正面教育,组织工人农民支持张敬焘同志这是方向的错误,违背中央精神和{十六条)的,势必把事情搞得更为复杂。”革命群众对王效禹同志的革命行动,给以热情的支持,虽然王效禹同志带的钱不够,邮局的同志仍然让他发了电报,并担心他的安全,派了四个红卫兵把他护送回家。革命造反派和王效禹同志是战斗在一起的!
我们的伟大领袖九月七日对青岛等地的问题的批示完全证实了王效禹同志眼光是敏锐的,毛主席指出:青岛、长沙、西安等地发生的情况都是一样的,都是组织工农反学生,都是错误的,这样下去不行的,特别提到“这位副市长的意见是正确的”。毛主席支持王效禹同志的革命行动!

  十二月八日前后
  九月二十日左右,旧省委派办公室秘书郑松到崂山搞了一个关于王效禹的黑材料。旧省、市委仍布置人监视王效禹同志的活动。
  九月二十七日,谭启龙在地、市委会议上公开攻击王效禹同志,说什么“有的人三十年党龄不要了,副市长不要了”。wenge wang.org
  十月二日,周化南、刘洪、项钖洲等人还到处调查王效禹同志的情况。
  十月初,中央工作会议前夕,中央办公厅向山东要三人,并要一个持有不同意见的副市长去,这明明是要王效禹同志去,但谭启龙不让去。十月八日中央指名要王效禹同志去开会。在会上分组讨论时,王效禹同志与旧山东省委内一小撮人作了坚决斗争,谭启龙对他的话很反感,常插话打断。十月八日上午十一时谭又从北京打电话要王效禹的材料,要立刻交去。十月八日夜,原市委常委、秘书长李克主持,连夜搞了一个王效禹同志的材料。
  十一月省三干会期间,王效禹等同志的发言对前省委作了尖锐的批评,谭启龙怀恨在心,非常恼火,派人对王效禹同志进行监视、盯梢。
  十一月及十二月之间,在以谭启龙为首的旧省、市委中一小撮坏分子的支持下成立了“青岛红卫兵第一总部”“职工红卫兵总指挥部”,给他们大量资金,给他们小汽车等各种方便,大肆活动,气焰十分嚣张。他们大反、特反王效禹同志,想尽一切办法要打倒王效禹同志。同时谭启龙之流软硬兼施,对革命群众大搞经济主义,对王效禹同志封官许愿(要王效禹同志当市长,文革小组副组长,市委第一书记),但王效禹同志看穿了他们的鬼把戏,没有上当。

这时,在青岛由于谭启龙等人的支持、包庇,保守势力对造反派的进攻达到了高潮,发生了武斗,有的暴徒竟在黑夜里持木棒等凶器闯进王效禹同志家里,妄图对王效禹同志下毒手。原省委办公厅竟在某些人的授意下,下令把保守派反对王效禹同志的电文收集起来,打印成文,印发给原省委的几个坏蛋,以备秋后算账,在此情况下,革命造反派的同志进行了坚决的回击。十二月八日,王效禹同志写了声明,并发电报给中央,表示坚决与保守势力作斗争,打倒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经过艰苦的斗争终于打垮了保皇兵,取得了胜利。“职工红卫兵总指挥部”和“红卫兵第一总部”垮了台。其头头在群众的一致要求下被逮捕法办。王效禹同志与革命造反派一起又取得了一次巨大的胜利。

  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一月革命的风暴席卷了全国。在王效禹同志的参加、领导和帮助下,青岛市的革命派实现了大联合,于一月二十二日胜利地夺取了前青岛市委、市人委的一切大权。这座黄海之滨的美丽城市获得了新生,党中央、毛主席和中央文革小组非常支持青岛的夺权,一月三十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中国、全世界人民报告了这个喜讯。尽管在夺权时有些群众受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家伙的蒙蔽曾反对过,但他们一听到毛主席的声音,就立刻回到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一小撮阴谋分子的阴谋破产了。
  二月三日,王效禹同志在济南,同全省的革命造反派一起,一举夺下了由一小撮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把持的山东省的党、政、财、文大权。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全省人民一片欢腾,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了!山东省的革命造反派胜利了!wengewang.org

(山东海洋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本报有删节)

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王效禹同志简介

  王效禹同志是山东盖都县人,家庭出身贫农。王母三八年入党,在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坚持革命工作,不惜一切掩护革命干部。现年八旬,仍忠心耿耿为党工作。
  效禹同志于三四年参加革命,(年仅廿岁)抗战时期曾任村支书、区委书记、县委书记、清河军区十四团政委、西线指挥部政委、十五团政委、地委付书记兼军分区政委。解放后在山东某局任检查处长、后任山东检查院第一检查长,六五年四月九日任青岛市副市长。六六年青岛发生“8.25”“9.1”事件后,效禹同志坚决支持革命造反派,坚决站在毛主席一边,因而遭到了青岛市党内一小撮混蛋的打击和迫害,被软禁四天,此时效禹同志给主席发了电报,主席亲自批示,肯定他是正确的。六六年十月中央提名他参加了中央工作会议,在会上,他与谭启龙作了坚决的斗争。六七年三月,主席批准了以王效禹同志为首的山东省革命委员会。三月二十九日效禹写的《放手发动群众,粉碎反革命逆流》一文,主席亲自批阅,对此文评价很高。四月廿五日主席、林付主席接见他并合影留念。

《情况交流》1967年8月1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2899&fpage=7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