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101阅读
  • 0回复

太原道:文革时期太原的改名风潮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前些日子,随旅游团参观了“双合成”的展览室,看到展示的一幅老照片,说这家有百多年历史的老字号在“文革”中曾被改名为“柳巷红星食品店”。这不由让人想起那段似乎早已淡忘的岁月,不仅是“双合成”,当时太原市的许多老字号老店铺都被改了名。

  那是五十多年前,《人民日报》于1966年6月1日发表了一篇社论,提出“破除几千年来一切剥削阶级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口号。之后的《十六条》又明确规定“破四旧”“立四新”是运动的重要目标之一。不过人们对这些字面上的内容还没有切身的感受。

  这年的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检阅百万革命大军。我们是次日一早在教室听广播知道的,后来还看了报纸及新闻纪录片。副统帅在集会上讲话,……我们要大破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要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我们要扫除一切害人虫,搬掉一切绊脚石!我们要大立无产阶级的权威,要大立无产阶级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一句话,就是要大立毛泽东思想!

  紧接着,诞生不久的“红卫兵”展开了惊天动地的“砸烂旧世界”的造反行动。一切外来的和古代的文化都在扫荡之列。他们冲上街头,以打烂一切“四旧”为宗旨,在北京城内外四面出击。而更改道路商店名称就成为其中的一项内容。位于苏联大使馆旁边的“扬威路”换成了“反修路”,东交民巷被改为“反帝路”……大批老字号也被改名,原有招牌匾额被拆除。还捣毁了一些名胜古迹、焚烧古籍字画等。8月22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广播了北京“红卫兵”的伟大功勋。次日,全国许多报纸都报道了这些新闻,人民日报更以《好得很》的社论给予赞扬。于是,史无前例的“破四旧”运动迅速波及全国城乡。

  8月23日,太原机械学院“红卫兵”发出《致全省红卫兵战士、广大工农兵、革命知识分子、革命干部的公开信》,倡议在全省范围掀起一个“大破四旧,大立四新”的造反高潮。《山西日报》全文刊登了这封《公开信》。与此同时,一些学校的“红卫兵”已经走上街头,开始了“破四旧”。记得最早的目标之一是位于柳巷十字街口的“六味斋”酱肉店。那天在学校听说有人要砸“六味斋”,便与同学匆匆赶到现场。不知是哪所学校的学生,爬到了商店二层外的平台上,噼里啪啦就把“六味斋”的霓虹灯招牌捣毁了。当时太原市的霓虹灯招牌还不是很多。“六味斋”后被改名为太原酱肉店。同时被砸掉招牌的还有“双合成”“清和园”“认一力”“老香村”“开明照相馆”等老字号。

  在那段日子里,太原市大批影剧院、老字号商店、饭店、照相馆、理发店、旅馆、澡堂、老街道等等凡被认为是“封资修”名称的,都改用了“革命化”的新名称。钟楼街上一向只做毛料服装的华泰厚服装店改为东方红服装加工厂第一门市部,开明照相馆改为工农兵照相馆。还有林香斋饭店改名人民饭店,认一力饺子馆成了太原饺子馆,晋阳饭店也变成东方红食堂。有名的按司街理发店被改为工农兵理发店,新盛祥理发店改成红旗理发店。迎泽大街被指是“迎接皇帝恩泽”的意思被改为工农兵大街,府东、府西街则被指因土皇帝的督军府而来被改为东风东街、东风西街,商业老街柳巷被改成了红卫街。湖滨会堂改为工农兵会堂,迎泽公园改为工农兵公园。长风剧场改名为东方红剧场,大中剧院改为东风影剧院,和平剧院改为红光剧院,并州剧院改为劳动剧院,宽银幕电影院改为新文化电影院……

  改名潮甚至波及到工厂、医院、农村,如晋生纺织厂改成了山西红卫纺织厂,太原食品酿造社改名八一八红卫食品厂,太原市人民医院改为东风医院,眼科医院改为省工农兵医院,中心医院改为太原市东方红医院,我们那年参加劳动的东高庄改成了东胜村……
  那段日子里,太原市不少中学也迎合潮流改了名,不过都只是昙花一现。太原五中改名为红卫一中,在五中“红卫兵”发出的“改名”声明中说:“太原五中的前身是省立第一中学,是由剥削阶级办起来的旧学校,是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最积极的传播者……解放后打起五中这块招牌,贩卖修正主义、资本主义黑货,培养资产阶级的接班人……这样的学校我们坚决不要,我们要向一切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宣战,我们要向流毒极广的臭五中宣战!”现在读来显得十分幼稚可笑。

  太原十三中改名为红卫二中,太原十六中和太原二十一中同时改名为红卫三中,红卫四中空缺,太原十四中改名为红卫五中,太原十七中改名为红卫六中。太原八中改为红卫中学,太原十中改为红卫先锋中学。太原一中和太原九中都改名东方红一中,太原十二中和太原十九中同时改为东方红中学。还有太原二中改为七一战校,太原三中改为红旗一中,太原四中改为育红中学,太原六中改为毛泽东主义战校,太原七中改为红卫兵战校,太原十五中改为抗大附中,太原十八中改为延安中学,太原二十中改为工农兵子弟学校,太原二十二中改成了毛泽东主义劳动中学。铁一中改为七一中学。太原师范附中改为东育红学校等。
  除此之外,改人名也曾风靡一时。什么卫东、向东、永红、继红、永革、永忠、学军、学彪等等成了改名的热门选择。一份署名“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司令部、政治部”印制的《破旧立新五十例》甚至要求“凡带有封建色彩、资产阶级色彩的名字,主动去派出所改名”。其实有一个人的改名最有知名度。在“8.18”毛泽东接见红卫兵时,一位红卫兵向毛泽东献了红卫兵袖章。毛泽东问她叫什么名字,答:宋彬彬。毛又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她说是。毛说:“要武嘛。” 当天《光明日报》记者采访了她。8月20日《光明日报》发表她署名宋要武的文章《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宋在文中说:“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卫兵袖章,主席还给我取了个有伟大意义的名字。”
  1966年的北固碾,那群躁动的少男少女


http://new.qq.com/omn/20180324/20180324A0U8QE.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