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535阅读
  • 4回复

文汇报前副总程翔出书《香港六七暴动始末》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reading 从 学术信息 移动到本区(2018-07-29) —

文汇报前副总程翔出书《香港六七暴动始末》以免历史被歪曲




6.7 mouvement
六七暴动已经过去五十年
网络配图
由左派工会响应大陆文革而发动、并造成51死逾800人伤的香港1967年大暴动,今天在回归中共一党专政的中国之后,历史真相已在“胜利者”的改编下,渐渐失焦,例如策划大暴动的“香港各界反对港英迫害斗争委员会”主任杨光,居然获得时任特首的董建华颁发最高荣誉的“大紫荆花勋章”、在暴动中被捕入狱的学生斗争代表人物曾德成也被委任政府民政局局长。


为免历史被歪曲被漂白,香港文汇报前副总编辑程翔14日发表新书《香港六七暴动始末   解读吴荻舟》。


此书以长期领导中共在香港地下党的吴荻舟的遗稿《六七笔记》,再配合其他已曝光资料,从而整理出六七暴动前因后果。程翔认为,六七暴动是香港首次身分认同的凝固,历史意义重大,而近年有人修改历史,但他不欲历史被漂白,故出书记录。


程翔原是香港文汇报副总编辑,在1989年六四之后,因与中共立场相左,与当时的文汇报社长李子诵,以及董事金尧如退出文汇报,并以社论开天窗的形式抗议中共杀害天安门争取民主的学生和工人。2005年8月,新华社指当时任职新加坡海峡时报的程翔,因为充当台湾间谍而被捕以及判刑,2008年2月获释。


程翔的《香港六七暴动始末   解读吴荻舟》一共有3部分,分别探讨有关六七暴动的问题和来龙去脉、解读吴荻舟《六七笔记》,以及附有吴荻舟遗文。程翔认为,六七暴动的触发点三成属本港社会的内部因素,即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和官民矛盾,另七成属外来因素,即文化大革命。他又指出,六七暴动是本港首次身分认同(sense of identity)的凝固,大批市民为同一事件上街,第二次是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占领运动则是第三次;故六七暴动历史意义重大,但近年有人从不同途径修改历史,企图模糊事件。程翔表示,不想历史被漂白,故出书记录事件,盼读者了解历史真相。


程翔又指出,除了政治损失,吴荻丹的遗稿亦提及六七暴动对中国经济带来的损失,如中国在香港的银行系统受到提款潮冲击、中国累积外汇工作及外贸大受影响等。他又指出,六七暴动多次险触发战争,幸“天佑香港”,例如毛泽东在极端思想下决定不改变香港;来自广州的两派红卫兵因内讧,致支援本港斗争的工作未能成事等,令本港避过一劫。


吴荻舟1954至1957年间领导香港地下党,1967年暴动时,担任国务院外事办公室港澳组副组长。暴动期间他阻止华润总经理订购8400把砍蔗刀由内地运抵香港,更因此与造反派意见不合,经历13年的政治审查,至1979年才获平反。其女儿吴辉早年整理他生前的日记,并出书公开。


http://cn.rfi.fr/%E4%B8%AD%E5%9B%BD/20180716-%E6%96%87%E6%B1%87%E6%8A%A5%E5%89%8D%E5%89%AF%E6%80%BB%E7%A8%8B%E7%BF%94%E5%87%BA%E4%B9%A6%E9%A6%99%E6%B8%AF%E5%85%AD%E4%B8%83%E6%9A%B4%E5%8A%A8%E5%A7%8B%E6%9C%AB%E4%BB%A5%E5%85%8D%E5%8E%86%E5%8F%B2%E8%A2%AB%E6%AD%AA%E6%9B%B2?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twitter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07-17
程翔新书首揭中共在香港两个地下党系统
【大纪元2018年07月16日讯】(大纪元林怡香港报导)去年是“香港六七暴动”50周年,由于中共的官方档案至今未解密,资深传媒人、时事评论员程翔发表新书《香港六七暴动始末──解读吴荻舟》,解读吴荻舟遗稿《六七笔记》,以及大量英国的解密材料等,首次发现中共在港有两个地下党系统,并指出六七暴动对中共政治及经济造成严重的损失,令港共(土共)地盘缩小,大量地下组织曝光于众目睽睽之下。

上周六(14日),程翔的新书发表会座无虚席,包括前高官王永平、前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吴蔼仪,及多位专栏作家及网志作家到场支持。

新书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对六七暴动的起因、目的、过程、组织、领导、动武、落幕,到英方如何应对、当事人吴荻舟的反思,以及作者程翔本人的读后感。另一部分是程翔对吴荻舟的《六七笔记》逐条注释讲解。

《六七笔记》这本小册子是当时吴荻舟的随身工作笔记,记录了1967年4月至8月期间,有关中共当局对香港的工作及指示。


(图/大纪元资料室)
程翔在介绍近600页的新书时,自嘲是“抄书”,因为书中很大部分的内容是抄来的:“资料的汇集多过我的原创性。”他解释甘愿做“文抄公”的原因:“最大的原因是如果能将相关资料汇集一起的时候,就起到‘立此存照’的作用,这个‘立此存照’的作用,对现在很多人想漂白历史起到抗衡的作用。”

整理《六七笔记》五大发现
程翔指,在整理吴荻舟的《六七笔记》过程中有五大新发现。一是中共与英国之间在1945年有密约:港共不会挑战港英政府在港的管治权。

二是中共在港有两个地下党组织。程翔直言他1989年辞去香港《文汇报》工作,当时还不知道中共在港原来有两个地下党组织,“直到看到吴荻舟的笔记后,才知道原来除了我们比较熟悉的‘港共公委’之外,还有一个叫做‘香港城市工作委员会’。两个原来是平行的组织。”

三是六七暴动期间,从中共中央到香港的组织指挥机制。

四是港共发动暴动的主要目的──夺取港英的管治权(讹称香港人盼望早日解放)。

五是沙头角枪击事件的真相:它是由中共中央军委策划指挥,由解放军正规军执行。程翔说:“事实上我找到文件,充分说明这是中央军委直接策划指挥,由解放军正规军、正规部队执行。正规部队就是广州军区,广东省军分区守备师7085部队执行。这就完全推翻了以前所有的说法,指是民兵的做法,民兵一时冲动的做法,这是传统的讲法。”

程翔认为,六七暴动有机会非由中共中央发动,或由地下组织港澳工委发起,中央“被迫”支持香港左派斗争。根据吴荻舟生前日记,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虽支持暴动,包括曾想协调广州红卫兵支援土共,但周恩来同时明确狠批香港左派,认为他们的行动是“迫中央上马、虚报军情”,迫使中央出兵收回香港。

左派暴动五大严重错误
程翔指,早在1978年中共召开的港澳工作会议已承认发动六七暴动是错误的。他找到当年《关于港澳工作会议预备会议情况的报告》,明确指出六七暴动不符合中共中央的方针,实行反英第一,收回香港第二,“在香港搞同盟罢工、武斗,企图迫使中央出兵收回香港,后果极其严重。这是中央的定性。”

他又说,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前副主任李后在其《回归的历程》一书中也提到,六七暴动“做为指导一场斗争的思想和路线却是错误的,造成的损失也是严重的。”

到底六七暴动的错误为何,无论是1978年的工作报告或是李后的书,中共至今皆没有指出具体的内容。程翔则将其归纳为五点严重错误:一是违反中央对香港的整体政策,即是中央长期利用香港的政策。

二是违反中英密约,威胁港英政府统治地位,也解释了1959年北京召开50天的整风会议,不断要香港左派不要在港搞第二权力中心等。

三是违背中共中央的白区工作方针。白区是指国共内战时期国民党的统治区,香港属于白区。中共的统治区称作红区、解放区。

四是违背中共在冷战时期的“拉英打美”外交方针。

五是暴露了中共的地下工作网络。程翔说:“因为在暴动中很多是属于中共要保密的组织都曝光了。”他直言当时周恩来都无奈地说:“这些人都给你们捅出去了。”显示损失很大。

致港共地盘缩小 蚁窦曝光
六七暴动对中共及港共的损失可分为政治及经济上两方面。程翔分析,政治上的损失是造成香港左派地盘缩小,很多地下党员(“白蚁”)和组织(“蚁窦”)都曝光。

关于左派地盘缩小,他引用李后在他的回忆里所说:“经过这次事件,爱国力量受到很大的削弱。港九工会联合会的会员人数从事件前的28万,减少到18万多人。《大公报》、《文汇报》、《新晚报》、《商报》、《晶报》5家爱国报纸的发行量由原来占全港中文报纸发行总量的三分之一,下降到十分之一。原来在香港和东南亚享有声誉的香港‘长城’、‘凤凰’、‘新联’三家爱国电影公司,也失去了市场,从此一蹶不振。”(见《回归的历程》p60-61)

至于“蚁窦”曝光,程翔坦言这部分不在书中,因为是自己的进一步解读。因吴荻舟的文稿中,有一篇标示为“绝密”级别的文件《对港澳工人五一观光团谈话记录》,是他在1966年5月4日接待港澳工人时的讲话,透露了一个秘密,原来中共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白蚁政策”,希望透过埋藏在各地的“白蚁”,不声不响地对所在地起蛀蚀作用,直到有一天大厦倒塌。程翔解释:“白蚁政策是什么?就是白蚁蛀蚀房子,不声不响将屋子咬烂,要香港的左派学习白蚁精神。”

那么谁是“白蚁”、什么组织是“白蚁”的“蚁窦”?程翔引用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陈伟中2016年6月的博士论文《“六七暴动”前后香港的左派文艺刊物──以《海光文艺》、《文艺世纪》、《青年乐园》为中心的研究》,论文中指《海光文艺》、《文艺世纪》、《青年乐园》皆属于中共的“灰色组织”,即二、三线的保密组织及机构。他说,陈伟中以文化线为例,指出哪些是红色机构、灰色机构及外围之外围机构,这些就是吴荻舟讲的“白蚁”和“蚁窦”。

程翔在介绍的过程中,辅以投影片讲解。当讲到此,他表示此张投影片要取下,因为当中涉及太多人物,台下一片笑声,有人表示来不及拍下来。他接着说,当年六七少年犯石中英曾将香港社会的名人罗列出来,《青年乐园》就是灰色的白蚁“蚁窦”,“蚁窦”中有现时香港社会知名人士。

经济损失方面,程翔在吴荻舟的笔记中写得很清楚,中国在香港的银行系统,那时共有九家,受到提款潮的冲击很严重。同时中国的外汇积累工作受到影响,外贸也大受影响。暴动前,中国货在香港市场的占有率高居首位,暴动后急剧下降,直到1982年才重新回到第一位。

香港多次与战争擦身而过
六七暴动曾有多次机会触发成为战争,但在港英政府忍耐及巧合下才没有发生,例如广州红卫兵准备挥军入港,所幸两派红卫兵不和,令支援香港暴力斗争工作未成事。

程翔曾经采访当时的红卫兵小头目讲到,当时已准备好物资,就等中共中央一声令下便挥军香港。他强调,英国政府当时已做好最坏的打算,同时采取不挑衅、不令事态恶化的克制态度,并做好撤侨及还击部署,无论在危机管理或策略上都比港共高明,明显比中共聪明。

他又说,香港意识的产生需要经历多次港人的集体回忆,第一次是六七暴动,第二次是八九运动,第三次是2014年的雨伞运动:“这三次将香港人的身份认同感凝固起来。……六七暴动当时来讲是影响每一个人,以前香港有所谓‘借来的地方、借来的时间’,当时大家都是想是暂时居住香港,以后会返回大陆。六七暴动之后没有了,狮子山精神渐渐代替。”他认为港人因看到暴动因此决定扎根香港。程翔又不点名指有人曾发文指六七暴动是出于爱国家的观点是“bull shit”(废话)。他又说2016年年初一旺角骚乱欠组织,与暴动沾不上边。

吴荻舟是谁

吴荻舟。(《消失的档案》vanishedarchives.org)
吴荻舟是1930年加入中共的老党员,1957年后被任命为香港《文汇报》首任社长,1950年至1962年任香港招商局顾问,是中共在香港的话事人之一,1954至1957为香港地下党第一把手。1949年前后曾经在港参与的活动包括:两航(台湾的中国航空公司及大陆的中央航空运输公司)事件、招商局事件等。1962年任职中共国务院外事办公室港澳组副组长。

1967年香港暴动期间,他曾阻止华润总经理订购8,400把斩蔗刀由大陆运来香港,因此与造反派意见不合,并经历13年批斗,被下放劳改,一家八口受到牵连,至1979年才获平反。他的女儿吴辉早年整理其生前日记并公开。

曾是广州红卫兵的文革学者余汝信,是最早把吴荻舟笔记曝光的人。他凭吴荻舟的回忆录和生前录音,以及翻阅中国解密档案和剪报,在2012年出版《香港,1967》一书。#

责任编辑:昌英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7/16/n10564993.htm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8-07-17
【六七暴動始末 一本史書的誕生】

牛津出版社林道群先生傳來新鮮出爐的新書圖,第一時間就轉發給吳荻舟先生的家人。昨天黃昏拿到新書,586頁沈甸甸的,沒有多餘的話。

地下黨究竟如何操作?即使平常日子為何「左」毒攻心。1966年五一勞動節,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工聯會及相關工會領導)訪京,由國務院吳荻舟代表中央接見。代表團報告時指港人迫切要求「解放」。工會領導們欺上瞞下貫徹至一年後的「反英抗暴」全過程。

港澳工委以外,後台組織躲在那裡?他們如何接收指示又怎樣自把自為?參與這場暴動的群眾異常英勇,天天準備為毛主席死。可惜代價不是陷獄就是家散人亡。不明不白的歷史,無辜枉死的紀律部隊及市民。誰又為他們討個說法?

但願此書成為歷史研究者另一個起點。

程翔新書發佈會(新書試閱及報名)
https://www.oupchina.com.hk/zh/chingcheong
【程翔・香港六七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http://bit.ly/2L06IlQ
消失的檔案片花 goo.gl/4f42Zz

#香港67暴動始末解讀吳荻舟 #程翔
#港澳工委 #六七暴動 #一本史書的誕生
#牛津出版社 #林道群 #消失的檔案

https://www.facebook.com/vanishedarchives/posts/%E3%80%90%E5%85%AD%E4%B8%83%E6%9A%B4%E5%8B%95%E5%A7%8B%E6%9C%AB-%E4%B8%80%E6%9C%AC%E5%8F%B2%E6%9B%B8%E7%9A%84%E8%AA%95%E7%94%9F%E3%80%91-%E7%89%9B/1751896978233788/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8-07-17
程翔新書《香港六七暴動始末 解讀吳荻舟》開發佈會,參與者眾。會上有《消失的檔案》導演羅恩惠做主持,再加上羅永生做嘉賓。
原來,程翔是因為替《消失的檔案》把關- 羅因為程對中國新聞之熟悉,找他幫忙,結果程反而因為這樣,接觸到當年中共在港地下黨頭目吳荻舟的筆記,又看到大量英國解密檔案,才促成這本書。

看過《消失的檔案》,都會驚訝於內容之可怕,特別是原來中共在大陸已準備好8400把斬蔗刀,準備送到香港作武鬥之用。吳荻舟因為有良心,力阻此事,後來卻被中共清算,冠上五項罪名,甚至一個兒子被迫自殺了。香港今天這麼多人排隊做奴才,卻鮮有人想到這是條陰屍路。

程翔笑言自己這本書過半是做文抄公,筆記從吳女兒處得到,書寫好後,又給她從頭看過,怕有所誤會。程翔甘於如此,是因為事關重大。

驚訝的是,跟據歷史考證,中共在當時已駐好軍隊,打算在沙頭角事件中,準備一旦英軍反攻,就揮軍南下。事件後來沒有發展成戰爭,死傷無數,一是由於英軍十分刻制,沒有反攻。更重要的是發生了中東六日戰爭(1967年6月5日 — 1967年6月10日)後,毛澤東怕美國會調第七艦隊過來,最後決定不提早收回香港。程翔說,香港多次與戰爭擦身而過。


今天舔共派頻頻替六七暴動說項,但其實左派一早承認了暴動錯在那裡。1978年,中共已承認六七多項錯誤,程翔歸納,錯誤包括1.它違反中央政策,2.它違反了中美1945年密約,密約中答應過不挑戰港英地位。3.違背白區(「中國國民黨統治區」)工作方針。4.違背拉英打美外交方針。事後衝擊也很大,左派的形像插水,連國貨公司的銷售也大不如前。

這書570頁,剛取到手,還沒開始讀。六七錯,文革錯,但有個小學畢業的說自己要學毛澤東,問你死未。就看看我讀完這書先,還是小學生玩謝中港先。

https://medium.com/@siubun/%E7%A8%8B%E7%BF%94-%E9%A6%99%E6%B8%AF%E5%A4%9A%E6%AC%A1%E8%88%87%E6%88%B0%E7%88%AD%E6%93%A6%E8%BA%AB%E8%80%8C%E9%81%8E-91cddd461a03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7-17
程翔新书: 香港“六七暴动”差点引爆中英战争
近日,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发表新书《香港六七暴动始末-解读吴荻舟》。该书披露,“六七暴动”曾多次差点引发战争,也促成了香港人首次身份认同,历史意义重大。“六七暴动”亦称1967年香港左派暴乱,是一场由受到“文化大革命”极端思潮影响的香港亲共人士对香港政府发动的暴动,也是中共掌权后香港唯一的左派暴动。

香港资深媒体人程翔7月14日举行新书发布会,包括港府前高官王永平、前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吴蔼仪及多位专栏作家、博客等知名人士百余人,出席捧场。新书以解读已故当时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之一的吴荻舟日记为主轴,配合英国解密档案及其他已曝光资料疏理“六七暴动”的前因后果。

程翔表示,不欲历史被漂白,因此出书记录。作为暴动推手的中共组织“工联会”形容暴动为对抗英国政府的爱国运动,而程翔则以“废话”应对。

程翔认为,“六七暴动”的触发点三成属香港社会的内部因素,即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和官民矛盾,另外七成则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香港左派要输入文革,暴动期间多次差点触发战争。

程翔:当时整个作战部署就是,如果英军还击的话,则深圳正面无边界,就是深圳这个中英边界不存在,英军一还击的话就取消这个边界,挥军进入香港。原来已经做好这个准备,好在英国那个时候克制,死了几个人没有反击。

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狠批香港左派的行动是“迫中央上马、虚报军情” - 迫使中央出兵收回香港,包括违反了中国当时“拉英打美”的工作方针,更违反了中英在1945年订下的密约,密约曾协定港共不会争夺港英的管治权。

程翔表示,“六七暴动”对中共及港共的损失可分为政治及经济上两个方面:政治上的损失是造成左派地盘缩小,很多地下党员和组织曝光在英国政府面前;经济损失方面,中国在香港的9家银行系统遭受提款的冲击很严重,中国的外汇积累工作受到影响,外贸也大受影响。

程翔:暴动前中国货在香港市场的占有率高居首位,暴动后急剧下降,直到1982年才重新回到第一位。这可以看到,暴动对中国大陆的经济产生很大影响。

程翔指出,“六七暴动”是香港人首次身份认同的凝固,大批市民为同一事件上街;第二次是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雨伞运动则是第三次。

吴荻舟曾于1954至1957年领导香港地下党,在1967年的六七暴动期间,吴担任国务院外事办公室港澳组副组长,曾凭一己之力,阻止华润总经理订购共8400把斩蔗刀由内地运抵香港;又因与造反派意见不合,经历13年政治审查,至1979年才获平反。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cp-07162018100648.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