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16阅读
  • 0回复

[北大]奚学瑶:恶梦醒来是清晨 序《北大武斗五十年祭》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恶梦醒来是清晨(序)
-北大武斗五十年祭
奚  学  瑶


二零一八,北大经历了百廿历史,岁交两个甲子,当是煌煌大庆。我辈北大学子,年逾古稀,有约或无约,于校庆之日相聚于母校家园故土。
未名湖微动涟漪,湖畔花草丰茂,杨柳依依,博雅塔依然刚强坚挺,“一塔湖图”显示着北大的风貌与风骨。越过百年讲堂和三角地,来到了学生宿舍区,始觉旧貌变新颜。一代莘莘北大学子,衣着光鲜,明眸亮丽,对现实与未来充满了自得与自信。是啊,他们是当今社会的骄子,他们是现在北大的主人!
新的学生宿舍楼群已非原来古朴的面容,它们更高大,也更漂亮了。它们已不认识我们,我们却记得它们的前身。我们的青春身影,曾在此处跃动穿行,有诗书的音响,也有歌舞的欢欣,有大书包里碗筷的叮当声,更有同学间争论与调侃的南腔北调音……然而,更加铭刻在我们记忆深处的是那个动荡的时段,这一百二十年中空前绝后的一百二十天!那个刀光剑影,血火交迸的武斗场景!
时光已过去了整整半个世纪,这一片当年的古战场,已经了无旧痕。师弟师妹们在欢乐和幸福中生活,我的随同的小孙女也睁大憧憬未来的眼睛。不要再提那一段惨酷的历史了吧,对于他们,这一切都已恍如隔世。他们能理解吗,有必要去聆听它吗?“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还是谈笑一下拉倒吧!
可是,历史能拉倒吗?当年北大武斗惨剧总导演聂元梓,在一些人的簇拥下,仍在陆续出书,她在书中叫喊:“让历史告诉未来”,“我人还在,心更未死!”“要推翻种种强加于我的不实之辞和罪名,冲掉泼在我身上的污泥浊水。”(《聂元梓回忆录.自序》)。一个曾经作恶多端的老妇人,如此顽固坚持自己的罪恶立场,而且,在她的带领下,还有一些她当年忠实的部下,跟着她一起喧嚷鼓噪,篡改或掩埋北大文革真实的历史,为文革翻案的黑红暗潮推波助澜。这使我们深深警悟到,作为北大文革的受害者,聂元梓的对立面,便不能做东郭先生,怜悯和宽容落水狗。对她这个刑满释放的老人,一时孤苦伶仃,可以平和对待,给以人道温情。但是,对于过往的事实,则一点也不能含糊。历史事实,是文物,是舍利子,它们是日月精华的积淀,愈久愈有价值。“以古为鉴,可以知兴替”,知道事物的来龙去脉,明晰事物的发展规律。从血泪中取得历史教训;从血泪中透视社会的真谛;从血泪中坚定青年人对理想纯真的追求。因此,我们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无视道义担当,背叛自我,舍弃未来!
永生难忘的是,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上,我与同班同学、上海老乡成少安自沪返京,坐车从北京站返回北大,北大校园异于往常,一片昏黑肃杀。我们居住的三十二楼秩序混乱,气氛压抑。后来得知,当天凌晨,新北大公社武斗队突袭三十一楼,挑起了大规模武斗,致使一、二百名井冈山同学受伤。他们用武力驱赶井冈山兵团03和01纵队的男生,占据了具有战略地位的三十一楼,导致了这些同学无枝可栖,只得入住三十二楼。更令人愤怒的是,事后,武斗策动者聂元梓却以制止武斗者身份,陪同北京卫戍区副司令员李钟奇到武斗现场视察,演出了贼喊捉贼的现代恶剧。井冈山同学出于义愤,群起将聂元梓抓伤。李钟奇一时昏乱,制造了一个所谓的凶手“用黑把匕首”刺杀聂元梓的错案,导致北京市革委会,下达了捉拿所谓的刺杀聂元梓凶手的一份严厉的“四点指示”。正可谓“黑云压城城欲摧”,此时的井冈山兵团上上下下,满腔悲愤,申诉无门,经受着极大的政治和心理压力。第二天,中文系四年级的王涛同学从医院回来,向同学们讲述了那天毫无防备的朱殿庆同学,被公社武斗队员用长矛扎穿腹部的悲惨状况,说话中间,忍不住嚎啕大哭。男儿有泪不轻弹,闻之者无不为之动容!
井冈山兵团是个松散的群众团体,是一个崇尚民主、自由的集合体。在反聂抗暴的旗帜下,团、零、飘、井、红,五个组织联合而成,可谓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往往对一个问题的认识,争论不休,很难取得共识。下边各纵队、各战斗队的组织观念也很淡薄,故往往队自为战,人自为战。井冈山兵团总部执勤的都是一些学生,一些未经政治高压锤炼的年轻书生,坚贞良善而不够成熟老到。聂派在校内外失道寡助,文攻乏力,图穷匕首见,便妄图以武力一统天下。他们早就在暗地里编练武斗队,装备武器,准备发动一场武斗以摧垮井冈山兵团。对此,一些井冈山群众、广播台工作人员,还有武警出身的井冈山保卫组长--法律系学生吴金岳都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吴多次向兵团总部提出警告。总部领导人对此不以为意,仍以善良之心度之,未做任何防备。导致吴金岳负气出走,挂印归乡,直到工宣队进校,才返回北大。
聂元梓是当时炙手可热的大左派,以她为首的北大校文革,被他们视为不可触动的所谓的“红色政权”。他们有恃无恐,忘乎所以,认为“反聂即反动”,“反聂即反中央文革”,“北大两派斗争是国共两党斗争的继续”。他们狂傲地以正统的当权派自居,以为可以对对立派为所欲为,无法无天。1967年8月,在阴狠的张春桥的指使下,上海工总司,武力摧垮了与工总司有不同意见的上柴联司。罪恶的先例,震动了全国,无疑也为聂元梓阵营中的鹰派树立了样板,以武力摧垮反对派。只是此举毕竟触动了违反人性、人道的底线,公社内部有良知者并不赞同。他们或者公然提出反对,或者隐退 ,与此恶行切割。但是,公社之中的狂热者,下定了决心铤而走险。他们在聂元梓的批准下,终于发动了精心准备的“三.二九”大规模武斗,在北京高校开启了罪恶的先例,燕园里一片血雨腥风!
哪里有镇压,哪里便有反抗。聂元梓对井冈山的武力镇压,倒逼松散的井冈山兵团进行整合,教育了书生气十足的兵团头头们,为正义,求生存,促使井冈山兵团空前团结,焕发了前所未有的战斗力和聪明智慧,或飞架天桥于高空,或俯掘地道于深层,截听电话于无声之中,架接高压线于武斗战场之上……没想到,一个个文弱书生,竟然成了披坚执锐,顽强抗争的武士!这样的锤炼,大概已经达到毛泽东所说的革命接班人在大风大浪中成长的要求了吧?这样的特殊学业,在北大的历史上是空前的,恐怕也是绝后了吧?
我们在和平喜气的校园里徜徉,目测当年两座高架桥的距离和高度,估摸截听地下电话线路的位置,心里确实钦佩师兄弟们的胆略和智慧。但是,细嚼往事,逐渐转为苦涩和苦痛,当年惨酷的场景,像蒙太奇一样,一幕幕浮现在脑海:樊立勤被抓,老虎钳夹断他的手指,膝盖被钉得粉碎,竹签子楔入了指甲……邓朴方被绑架关押数月而跳楼致残;韩琴英被残酷殴打而流产;数百名同学被打伤打残……更有甚者,刘玮、殷文杰、温家驹三人丧失了年轻的生命。一百二十天枪(矛)林弹(弓)雨的紧张和危险,被围困在六座楼里,遭受断粮、断水、断电的困厄,似可以轻轻带过;那些伤残者,亦因伤愈可以淡忘;但那些致死的亡灵,在杀人者始终不肯忏悔认罪的情况下,他们怎能在地下安息?经过四十楼与四十四楼前面,我不禁想起被活活打死的刘玮,想起被捅了三十九枪的殷文杰,想起他们临死前的惨叫,不觉毛骨耸然,心头一阵阵发紧。这是魔鬼的行径,这是法西斯的罪恶,我们怎么诅咒它们都不过分!这里不是小说描述的魔窟渣滓洞、白公馆,这里是中国最高学府 ——北京大学!受害者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同窗学友!对于受害者最好的悼念,就是将杀害他们的恶行载入史册,让世人知道元凶是谁,知道罪恶的根由,懂得何谓人道、人性,何谓人权?懂得善恶,懂得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发动武斗,猖狂镇压群众,是聂元梓罪恶中的罪恶,是她问题的要害所在。正如1973年7月17日,毛泽东、周恩来会见杨振宁、周培源时,曾把聂树为文革旗帜的毛泽东也认清了聂元梓。他向在座各位气硬力沉地说道:“聂元梓这一派太坏了!”周培源高度概括,一语中的:“聂元梓当时猖狂镇压群众。”(《北京大学纪事814页》和北大档案馆有关史料)北大聂派之所以在北京高校首发武斗,这绝不是偶然之举。它是政治斗争的延伸,是没有现代民主意识的文革新贵,造反掌权,一时得志的疯狂;是封建个人崇拜,“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恶果;是慈禧老佛爷式集权独裁、迫害异己的必然指归。专制的极端便是暴力,便趋同封建法西斯,趋同极左,这是历史的铁律。现在,老佛爷聂元梓及聂粉们居然以反极左的“右派”自居,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一本书,以大量的史实,从不同方面记载了五十年前北大一段令人刻骨铭心的痛史。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将之深藏在记忆之中,不愿揭开这道伤疤。然而,武斗发难一方的少数人等,却在近几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他们或者模糊武斗的真相,把“三.二九”大规模武斗前的小摩擦指作武斗起始,然后各打五十大板。他们或者将“三.二九”武斗发生之后,四十楼井冈山兵团十纵奋起反击的小规模战局,指作武斗发生的起源,从而逃避他们是武斗肇始者的历史罪责。其实,我们对他们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他们如实讲述武斗始末与真相,说一声对不起,忏悔认错,也就罢了。遗憾的是,知情者至今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道明事情真相,说一声对不起,更不要说忏悔认错,反而想洗白历史,污黑他人,倒打一耙。严酷的现实,逼使我们编辑这一本集子,还历史一个真相,给世人一个公道!书中我们也收录了原公社派中有正义感的同学,他们比较客观地书写了他们亲身的所历所闻,让人们了解有关武斗中的真实情况。对此,我们深表敬意。
    历史告诉我们,镇压学生运动的人绝没有好下场;违背人道人性的暴力的行使者终将遭到历史的惩罚;不认罪不忏悔的罪人,终将被牢牢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遭受世人和后人的唾骂!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让历史告诉未来,让子子孙孙们知道,罪恶的文革覆辙不可重蹈,作为文革标志性人物、罪行累累的聂元梓聂老佛爷休想翻案,她逃脱不了历史的正义审判!
恶梦醒来是清晨。愿当年的血腥化为朝霞,愿泪水洗净雾霾。北大民主、自由的鸟儿与彩霞齐飞,未名湖水共蓝天一色!我们的母校,我们的家园,永远温馨,永远安宁!我,一个年迈的老者,北大文革的亲历者,为北大后来的学子,深深祝福,祝福!
                                   2018.7.2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