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66阅读
  • 0回复

[起源、前奏与发动]文革之初发生的五十几件大事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严慰冰事件: 中宣部长、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陆定一的夫人,中宣部干部严慰冰于1960年3月到1966年1月以投寄匿名信(有时是明信片)方式攻击林彪夫人叶群及林彪一家人。1963年夏季,公安部侦破此案,但严被诊断为精神病,未作处理。1966年2月,陆定一被要求离家住院后离京。严慰冰于4月28日被捕。这一事件成为陆定一被打倒所根据的罪名之一。

      北京杨国庆事件:1966年4月19日,北京市出身不好的青年杨国庆为报复社会,在东安门大街友谊商店内持刀砍伤两位外国人:马里新闻工作者代表团团长特拉奥雷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驻中国大使馆一等秘书马罗的夫人。6月13日,在工人体育馆召开宣判大会,当场宣判杨国庆死刑并执行。

      南京匡亚明事件: 1966年6月2日,南京大学溧阳分校学生给校长匡亚明贴大字报,称六二事件。匡当日赶到分校组织反击,组织批斗贴大字报的师生。经康生指示,江苏省委于6日决定撤销匡一切职务,局势逆转。12日,南京大学批斗匡亚明。16日,《人民日报》报道了匡亚明事件,并就此发表社论《放手发动群众,彻底打倒反革命黑帮》。

      华东师大六三事件:1966年6月3日,上海华东师大召开声援北大的大会,党委书记姚力在会上说大字报可以贴在市内,引起一些学生不满,贴大字报要揪党委里的"黑帮"。

      西安交大六六事件: 1966年6月2日后,西安交大学生开始贴大字报,矛头指向校长彭康。6月3日,西北局和陕西省委的工作组到校,但很快引起学生不满,5日校园出现怀疑工作组的大字报。6月6日,部分学生冲出校门,到电信局、火车站、机场等地,要向北京或赴北京向中央反映情况,工作组派人阻止。西北局、省委将六六事件定性为反革命事件,将学生李世英等人定为反革命分子,并组织学生向他们斗争。

      贵阳六六事件: 1966年6月6日,根据省委布置,《贵州日报》刊登长篇署名文章,批判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该报总编辑汪小川。晚间,贵阳师范学院上千人到《贵州日报》社张贴大字报,提出"要彻底揭露省委‘舍车保帅’的阴谋","彻底揭开省委阶级斗争的盖子",要求邮局停售当天《贵州日报》。次日,贵阳一些大中学校和中国科学院贵阳地球化学所的学生和人员纷纷到报社、电台、省委贴大字报,向中央拍发电报和写信。8日下午,省委常委开会将六六事件定为反革命事件,决定开展反击。

      清华大学六七事件: 1966年6月初,清华大学绝大部分师生持保党委立场。6月7日,北大生物系学生杨涛来清华贴反对清华党委的大字报,遭到围攻。

      兰州大学六七事件:1966年6月7日,兰州大学学生李贵子等人贴出《江隆基公开诋毁毛泽东思想》大字报,直接点明批判江隆基校长,当即在学校引起强烈震动。许多同学贴出反驳大字报并拥到办公楼前进行辩论。李贵子等受到围攻,但得到驻校工作组的坚决支持。当晚省委连夜召集会议,将此事定性为反革命事件,从次日起开始对反对派进行反击,并导致了江隆基校长于6月25日自杀身亡。

      北京大学六一八事件:1966年6月18日,北京大学一些学生乘工作组外出开会之机,揪斗了几十名干部或认为有问题的人员,予以人身侮辱。事后工作组将此事定性为坏人闹事,又于当日发了《北京大学文化革命简报(第9号)》。刘少奇在20日批准转发该简报,并为中共中央写了批语,之后以此为契机,发动了"反干扰"运动。

      北京地质学院六二0事件:  1966年6月地质部派驻北京地质学院的工作组将斗争矛头指向受群众拥护的院长高元贵。6月20日,院党委委员李贵等部分干部上书中央,揭发工作组的问题,提出"夺回我院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领导权"。当日两千多群众包围工作组驻地请愿。

      北师大六二0事件: 1966年6月20日晨,北京师范大学高树奎等17位同学贴出大字报《孙有余要把运动引向何方?》。上午10时工作组长孙有余在全校广播讲话,攻击贴大字报同学"别有用心",是"有计划、有组织的预谋活动"。中午,学生又贴出反击大字报。晚上,新市委指示说,要"信任工作组,支持工作组,帮助工作组。"给工作组撑腰。22日,政教系调干生谭厚兰等贴大字报支持高树奎。

      天津十六中事件:1966年6月21日天津市委召开了全市中学生庆祝废除高考制度大会,一些十六中学生当场散发了《致全市中学生的一封公开信》,信中列举了天津市委各种"压制文化大革命"的"严重错误",认为天津市委"存在一条又粗又长的黑线"。天津市委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将这封《公开信》定性为是"反党黑信",要求严肃追查。次日市团委动员全市中学生到十六中去声讨。

      清华大学电话事件: 1966年6月22日,蒯大富所在班开座谈会,学校工作组打电话来说王光美要来参加,但只派了个工作组员来。次日蒯大富贴大字报揭发此事,引起轰动。

      中国科学院应地所事件:  中国科学院应用地球物理研究所职工王锡鹏等怀疑院、所领导有问题,拘禁该所保卫处长,并组织人上街宣传,被院党委定为反革命事件。6月24日,院里指使人给他们贴大字报,并出版院办《科学报》号外,号召反击,组织队伍到该所夺权,拘禁王锡鹏等六人,并在全院打击给领导贴大字报的群众。

      广州"北京来信"事件:  1966年6月24日,广州华南工学院学生高翔等将高翔妹妹来信抄成大字报贴出,称"北京来信",内有:"除了毛主席和党中央,各级党组织领导都可以怀疑。"字句。当晚,省委将其定"反革命信件",对贴出大字报的学生予以迫害。

      广西三江事件: 1966年6月30日,赴广西三江县参加四清的中央民族学院学生揪斗四清工作总团党委书记、区党委统战部副部长莫矜,受到工作团组织围攻。他们回到北京组织红卫兵,又于8月25日返回三江要求平反。

      武汉庞玉来事件:  武汉钢铁公司综合厂工人庞玉来因不满文革积极分子贴大字报揭发他曾为资本家收养不满而打架,将劝架的蔡姓女会计打伤,于7月5日以破坏文化大革命的反革命罪被判处并执行死刑。

      武汉墨水湖中学事件: 1966年6月,进驻武汉墨水湖中学的文革工作组将起来造反的学生打为"反革命暴乱典型"并予以关押,7月11日将他们逮捕并判刑。其中有的被判处死缓,最小的三个16岁的学生也被判刑五年或三年,并计划召开大会公审,因运动反复而未果。

      长沙戴以珍事件: 湖南体操队队员戴以珍于1966年6月9日听了党委关于运动的指示传达后,和其他六人贴出《这里面有鬼》的大字报,被打成反革命,于7月9日自杀身亡。

      "二月兵变"事件:  1966年2月,根据军委决定,北京军区组建卫戍区独立团,在大专院校找房子。文革开始后,北大一些学生捕风捉影,提出此事是彭真搞"兵变"。6月20日,北师大学生也贴大字报揭发此事,遭到围攻。7月27日,康生在北师大的讲话中肯定彭真要搞"二月兵变"。

      南京八三事件: 1966年8月3日,驻南京师范学院工作队向学生传达了撤出工作队的指示。当天晚上,一些学生自发组织批斗一些干部教师,并残酷殴打至深夜,将校党委副书记李敬仪殴打致死。她的丈夫省教育厅厅长、已在报纸上点名批判的吴天石被殴重伤,于5日在医院去世。

      北京师大女附中卞仲耘事件:1966年8月5日,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的红卫兵和学生虐待、殴打学校的五个负责人:副校长卞仲耘、胡志涛、刘致平、教导主任梅树民和副教导主任汪冰莹。卞仲耘被殴打致死,胡志涛被打成重伤。

      复旦大学八六斗鬼: 复旦大学校领导在传达北京7月29日大专院校上领导讲话后,即于8月6日组织了"打鬼运动",残酷地批斗了包括著名数学家苏步青教授在内的很多知识分子和其他有历史问题的人。斗争之后,这批教师就被送去劳改。

      南开大学八七开花: 8月7日,天津的南开大学内,著名学者郑天挺等数十名教授被斗争、游街。

      地质科学院八八暴动:1966年8月8日,北京的地质科学院几乎所有领导和专家被批斗,并被全部强迫跪在地上。其中,1957年被打为右派分子的著名地质学家谢家荣不堪虐待,于14日自杀身亡。

      江西师范学院八一一事件:1966年8月11日,江西师范学院一批学生在校园游斗了140余名教师和干部,强迫他们跪在炙热的水泥地上,熊光奇教授当场被晒死,当日共有三名教师一名医生被害。

      重庆八一五事件: 1966年8月15日,重庆大学造反派学生到重庆师范专科去声援该校文化大革命,和该校学生发生冲突。后李井泉指示重庆市委肯定该事件为革命行动。

      甘肃李贵子事件: 兰州大学历史系学生李贵子从文革开始后就被甘肃省委封为"左派",得到驻校工作组的大力支持,遂不可一世,胡作非为,带头攻击江隆基校长,迫害不同意见的师生,后又转向反对工作组,在兰州大学制造了七十天的"白色恐怖",并在社会上挑动武斗,1966年8月倒台后逃亡。当时在北京等地到处可见通缉李贵子的告示,轰动一时。

      北京榄杆市事件: 1966年8月25日,北京女十五中初中的红卫兵到崇文门外榄杆市的一个"小业主"李文波家抄家、打人,将李文波夫妇关在楼上,不许吃饭、喝水、上厕所。在炎热的夏天里,李文波的妻子刘文秀不堪忍受。李文波和红卫兵理论,被红卫兵拿棍棒殴打。情急之中,他拿起菜刀试图反抗。以后李文波本人跳下楼,被红卫兵当场打死。这一事件被渲染为资本家行凶杀人,并引发了更大规模的杀人热潮。9月12日,李文波的妻子被判处死刑,于次日执行。

      外交部周潮海事件:1966年8月29日,外交部一些高干子女不满老红军、副部长宿舍看门人周潮海对他们行为的批评,带领几十个高干子女红卫兵抄了周的住处,扬言要打死周潮海。

      清华大学八二四事件:1966年8月19日,清华大学陈育延等贴出质问王光美的大字报。在王任重策动下,贺鹏飞、刘涛等也贴出针对王光美、刘少奇的大字报。8月24日,经向王任重请示后,清华大学红卫兵串连12个高校和中等学校的红卫兵2000余人,由贺鹏飞率领,于下午5时突然进入清华园,暴力驱散正在开大会的"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抄录所有贴刘少奇等中央领导人的大字报内容及其作者姓名,有的进行拍照,最后又撕毁全部这一类大字报,并占领学校广播室,广播《安民告示》与《最后通牒》,声称只许左派造反,不许右派翻天,对清华想翻天的右派要进行镇压。下午6时,12所高校红卫兵还砸毁了清华大学的标志性建筑二校门,并且强迫学校内的中上层领导干部、"黑帮"分子来搬卸二校门的石块,还连夜抄了一些黑帮的家,实行红色恐怖。此后,大字报园地一片萧条,少数派处境日益困难。

      总参八二五事件:1966年8月25日上午,毛泽东在钓鱼台接见坦桑尼亚军事代表团。毛泽东的秘书事先接到总参外事局参谋孙启祥的电话,说他代表群众,要求不要让总参外事局长潘振武参加接见。周恩来根据杨成武的建议,同意不让潘参加这次接见。当天下午,总参外事局一些人闹了起来,说毛主席支持他们的革命要求,而杨成武压制群众,在晚上贴了大字报。作战部也连夜贴了名曰《炮轰杨成武》,支持外事局群众的大字报,作战部部长王尚荣、副部长雷英夫带头签了名。他们二人因此事被撤职查办,遭到迫害。

      成都八二六事件:1966年8月26日,四川省委、成都市委党政负责人在成都市锦江大礼堂接见大专院校学生,他们的讲话偏于保守并略带威胁。在北京南下串联学生的带动下,四川大学学生冲上主席团,造了大会的反,把省市委负责人赶出了大会。

      青岛事件:1966年8月25日,青岛医学院及其附属卫生学校的学生到市委要求罢青岛市立医院党委副书记的官,并与保守派群众发生冲突,市委即组织数万人员包围青岛医学院并揪斗学生,持续三天三夜并波及其它高校。被围学生发出呼吁,北京和其它地区千余名学生赴青岛支援。29日,学生揪斗市委第一书记张敬焘。31日,张敬焘的职务被撤销,但9月1日仍有大批人员围攻青岛医学院。9月7日,毛泽东针对青岛问题作批示后情况缓解,但仍有近千名学生被打为"反革命"。

      安徽八二七事件: 8月26日下午,合肥百货大楼出现《炮打安徽省委司令部——造李葆华的反》的大字报(署名"合肥工业大学无线电系六七级全体革命同学"),局势更加动荡,一部分厂矿也出现"战斗队"、"造反团"一类组织,揪斗领导干部。27日,合肥地区一部分机关干部、职工和市民与部分高等学校学生因对《炮打安徽省委司令部——造李葆华的反》的大字报认识不一致,在大街上争论,发生扭打事件,即所谓"八二七"政治事件。

      重庆八二八江北事件: 1966年8月28日,重庆大学造反派赴江北宣传文革,和正在进行集训的小学教师发生冲突。

      福建八二九事件: 1966年8月29日中午,福建各地红卫兵与首都南下串联的红卫兵共1000多人聚集中共福建省委机关前,要求省委第一书记叶飞接见,并静坐绝食6个小时之久。晚上7时叶飞出来接见。这时,持不同观点的许多东海前线红卫兵也来到省委广场并控制了主席台。晚9时叶飞讲完话退场后,两派即发生争执和殴斗。

      天津三轮二社事件: 1966年8月29日,天津三轮运输二社开职工代表会,部分工人一哄而上,将支部书记陈良谋等干部47人抓捕关押并殴打,致使陈良谋于9月1日死亡。此事为公众所知后,鉴于陈的身份,有2000多单位、49万多人到该社追悼陈良谋。

      北京大兴八三一事件:1966年8月27日至9月1日,北京市郊区大兴县一些公社干部根据公安局召集会议精神集体屠杀四类分子及其子女,仅29日到31日,全县就杀死324人。屠杀后被市区领导制止。因为事件发生集中在8月31日,也称八三一事件。

      上海九四事件: 1966年8月底,大批分散北京红卫兵来上海串联,将矛头指向上海市委并要求一些物质条件。8月30日,市委在文化广场开会会见北京学生,一些北京学生冲上主席台造反。从31日开始,北京和部分上海红卫兵冲击市委机关,要求曹荻秋市长接见。9月4日,聚集市委门前的红卫兵达千人,并和上海市民发生冲突。4日晚和5日,曹荻秋两次会见北京和上海学生。

      南京王金事件: 1966年9月下旬,南京外国语学校高干子女红卫兵官沪宁等以任过"伪职"为由,打死玄武区建筑公司建筑三队的工人王金。后来官沪宁虽被关押,但被秘密送往部队参军。此事件成为南京工人参加文革运动的导火索。

      青海孤儿事件: 1966年9月,一些来青海串联的红卫兵来到三年饥荒时期的重点灾区湟中县,此处仍一片荒芜。他们在该县的李家山福利小学看到饥荒留下的孤儿处境悲惨,就于9月23日将其中的138名孤儿拉到西宁,以"虐待贫下中农子女"罪名声讨省委。他们还将其中51名孤儿送往北京,继续"控诉"青海省委的"罪行"。

      北京郑兆南事件: 北京五十二中语文教师郑兆南因运动初期给党支部贴大字报,被工作组打为牛鬼蛇神被批判斗争。工作组撤出后,因家庭出身不好,又遭到血统论红卫兵的迫害,被监禁47天,遭到毒打,9月初被释放后因伤重死去。她的血泪遗书被广泛传播,成为控诉血统论的有力武器。

      "死人压活人"事件:1966年9月19日,天津市委第一书记万晓塘在被批斗后心脏病突发去世。经陶铸批准,中宣部21日发布了万晓塘的死亡公告,对万高度评价,天津市组织了50万人的追悼大会。毛泽东批示:"这实际上是向党示威,这是用死人压活人。"

      口号事件: 1966年10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五次接见红卫兵。前一日,中宣部主持的大会指挥部修改了16日拟定的标语口号,删去了一些字句。三司及北航红旗等红卫兵认为此举是"反对毛主席",于18日晨发起抗议活动。原有词句遂被恢复并添加了新的口号"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

      军事科学院事件: 1966年10月27日,以叶向真为首的中央戏剧学院毛泽东思想红卫兵为索取"黑材料",冲击文革初期曾向该院派遣工作队的军事科学院,为北京首次武斗事件。

      北京六中"劳改所"事件: 北京"西纠"所属的六中血统论红卫兵于"红八月"在学校建立一所外形酷似监狱的"劳改所",用来监禁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学生、老师、工友,对他们惨无人道的殴打、刑讯和人身侮辱,将学生王光华、老工人徐霈田折磨致死。11月19日、21日,陈伯达两次来到六中,斥责了这种骇人听闻的法西斯暴行,解散了这个"劳改所"。

      冲击国防部事件: 1966年11月初,张家口的电讯工程学院学生600余人来京,要求副总参谋长李天佑接见并到该学院作检查,因为李曾任该学院工作组长。11月7日,该校造反派千余人聚集国防部门口,晚上部分人冲进国防部大院,在其中静坐。经中央文革作工作后,他们于次日晚6时离开。

      李基才事件: 1966年11月13日,中央军委召集十万在京军事院校学生在工人体育馆开会,由军委副主席陈毅、贺龙、徐向前、叶剑英发表讲话。叶剑英讲话时,长春解放军兽医学院的学员李基才递了一个条子,问四人讲话是否经过林彪的批准。叶剑英当场训斥了李基才。11月29日,在原地举行的另一次大会上,叶再次嘲笑了一些再次递条子,要求给李基才道歉的人。这一事件及一些老帅的讲话内容引起军队造反派的不满。在中央文革建议下,12月30日在京西宾馆召开了一次会议上叶剑英作了检讨,之后还单独接见了李基才。

      上海安亭事件:1966年11月9日,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成立,上海市委不予承认,许多工人于当晚涌到火车站拟上京告状。次日晨,部分工人登上一列运送红卫兵的列车。更多工人登上另一列车,提前开动后停在邻近上海的一个小站安亭,使近万人聚集这个小镇。愤怒的工人拦截列车,造成京沪铁路瘫痪,震动中央。陈伯达发一电报给工人要求他们回去,但大多数工人仍坚持在原地。11日晚,张春桥受命到达安亭,口头表示支持他们,承认工总司是革命组织,工人们才撤回上海。13日,张春桥在文化广场签字承认了工总司提出的关于承认他们的组织等五项条件。事后,毛泽东肯定了张春桥"先斩后奏"的做法。

      上海漕北事件:1966年11月13日,北京串联红卫兵根据大字报线索,闯到上海徐汇区漕溪北路居民张炳生家,以其是"反动资本家"为名,将张及其子、天马电影制片厂青工张俊发打死。事后,当地造反派联合北航红旗驻沪联络站,在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运动中对涉案里弄干部进行批斗。

      解放日报事件: 1966年11月27日,上海红革会(红卫兵上海市大专院校革命委员会)要求上海邮电局将其与和红上司(红卫兵上海司令部)合办的《红卫战报》与《解放日报》一起发行,并继而要求《解放日报》刊登他们的《〈解放日报〉是上海市委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忠实工具》一文。被拒绝后,他们调动数千红卫兵和工总司人员进驻《解放日报》社,坚持9天9夜。12月5日,上海市委同意红革会和工总司的要求并承认"《解放日报》事件是上海市委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严重事件"。

      绑架彭真事件: 1966年12月4日,中央戏剧学院等四单位红卫兵绑架彭真。当天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中央办公厅、北京市委、北京卫戍区负责人三次接见四个组织的代表。周恩来表示完全支持他们的"革命行动"。12月12日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的"誓死保卫毛主席,斗争彭、罗、陆、杨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誓师大会",

      青海民和事件: 1966年12月9日,青海省办公厅要销毁一批文件,造反派组织认为其中包含整群众的"黑材料",将运载文件汽车劫往兰州,路经青海省民和县,民和县委副书记根据省委指示将其堵截,开至县委大院。次日省委第二书记王昭来民和处理此事,导致省县及兰州各造反派组织5000人、汽车150辆聚集于此。

      康平路事件: 1966年12月23日,上海保守派工人组织赤卫队召开大会,迫使市长曹荻秋接受他们提出的"八项要求"。后曹在造反派胁迫下又撤回了对他们的支持。28日。赤卫队两万多人包围康平路市委大院要求澄清事实,并贴出"打倒上海市委"的标语。张春桥担心上海市委和赤卫队"篡夺胜利果实",指使工总司调动人马对付赤卫队。29日,工总司等造反派组织10万多人包围康平路地区,30日晨发动攻击,围攻、殴打赤卫队员。当晚赤卫队总部被解散。31日,约两万名赤卫队员北上赴京控告,被阻于昆山,又发生流血的昆山事件。

      全红总事件: 全红总是"全国红色劳动者造反总团"的简称,是一个合同工、临时工的群众组织。1966年12月26日,江青等接见全红总代表表示支持,同意他们提出的不许解雇合同工、临时工等三项要求。1967年1月5日,中央文革通知全红总,根据三项要求草拟的"联合通告"作废。2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取缔全国性组织的通告》,勒令包括全红总的所有全国性组织一律撤销。2月24日,北京市公安局发布布告,将全红总打为反动组织,并逮捕了全红总在京的领导。

http://xwzx.qqzyw.com/show-97574.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