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882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记武汉大学数学系试验班同李达、朱劭天等黑帮作斗争的经过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坚决按照毛泽东思想办学的一面红旗
——记武汉大学数学系半工半读试验班在同李达、朱劭天等黑帮作斗争中成长的经过

毛主席说:“社会主义这样一个新事物,它的出生,是要经过同旧事物的严重斗争才能实现的。”
武汉大学数学系半工半读试验班,正是在同资产阶级“权威”的斗争中发展壮大起来的。
这个试验班是根据毛泽东思想创办的,它的发展必然要严重冲击资产阶级教育思想和教育制度。篡夺武汉大学领导权的李达、朱劭天、何定华黑帮,为了维护资产阶级教育制度,固守他们的反动阵地,保住他们的“宝座”,几年来对试验班采取了窒息、封锁、政治诬陷等一系列的阴谋迫害。这场对待新事物的斗争,关系到培养什么样的接班人的问题;关系到毛泽东思想能不能一代代传下去的问题;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变不变颜色的问题。对试验班采取什么态度?是积极支持,还是打击、迫害,这实际上,是拥护毛泽东思想和反对毛泽东思想之间的斗争。在斗争中,武大革命师生在上级党委支持下,粉碎了这伙黑帮的种种迫害,扩大了试验班的影响,发展和壮大了试验班的阵地。试验班这个新事物经过同旧事物的严重斗争,取得了胜利。

好得很

一九五八年正当武汉大学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教育大革命的时候,这年的九月十二日,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来到武汉大学视察。毛主席在视察中对学生自觉要求实行半工半读的意见很重视,并且指出这是好事情,指示学校领导要积极予以支持和鼓励。毛主席的这个极其重要的指示,使武汉大学广大革命师生受到了极大的教育和鼓舞。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一九六○年在数学系教师李国平同志的倡议下,经过当时的党委批准,这个系半工半读试验班就正式成立了。
试验班成立以来,始终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坚决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充分显示了无可比拟的优越性。试验班的教学具有六个方面的特点:
一、坚持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对毛泽东思想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把毛泽东思想作为试验班一切行动的指导方向。试验班政治课的主要课程就是学习毛主席著作,并且活学活用,联系自己改造世界观。试验班成立以来,全体师生已反复学习了毛主席的“老三篇”和《实践论》、《矛盾论》等共六十多篇著作。有些学生原来有成名成家的思想,学习了《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等文章后,树立了学习和工作都是为革命的思想,由轻视体力劳动和体力劳动者,转变为下决心要当一个普通劳动人民。
二、坚持贯彻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他们把劳动作为必修课,在武汉钢铁公司和学校机械厂坚持参加生产劳动,从来没有间断过。在劳动中,他们和工人打成一片,虚心向工人学习。养成了热爱工人、热爱劳动的良好品德。老工人对他们也热心培养和指导,使他们掌握了一些生产知识和劳动技能,一般地都达到了一级或二级钳工的水平。工人们说他们“象个工人的样子了”。
三、坚持理论联系实际。几年来,他们通过参加劳动,把学到的理论知识用于生产实践中,学得活,用得好。他们不仅掌握了必要的数学知识,而且从实际需要出发,增学了理论物理、电工学、无线电学等课程,大大丰富和扩大了知识领域。
四、试验班采取自学为主的教学方法,提倡活学活用,反对死读书,以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和独立工作的能力。这种教学方法,大大发挥了学生的主观能动性,使他们解放思想,破除迷信,敢于读书,敢于创造,主动学习,不做书本的奴隶。实践证明,试验班学生比坚持课堂教学的学生学到的知识要多,考试的成绩要好。他们的毕业论文,不仅有数学方面的,还有物理和解决生产实际问题方面的。由于他们独立工作能力较强,毕业后,在工作和学习中,表现也很好,博得了工作单位的好评。
五、试验班的辅导教师与学生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建立了新型的革命的师生关系。教师在各方面都起带头作用,真正成为学生的表率,受到学生的爱戴。教师特别关心学生政治思想上的成长,重视做日常的政治思想工作,他们不但能够做到学生在校时对他们全面关心,而且学生毕业后,也能够和多数同学保持联系,继续互相帮助。
六、试验班政治方向明确,组织形式短小精悍,教学方法机动灵活,有强大的生命力,便于到工厂、农村、部队去举办。试验班没有专职的政治辅导员和行政工作人员,政治思想工作、教学工作、行政工作,都由教师包干,负责到底。由于教学方法机动灵活,师生独立作战的机会多,要求更高更严,每个人都受到更多的实际锻炼,有利于促进教师和学生的思想革命化。
正因为试验班坚持了无产阶级的教育方针,学生无论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了发展,成为一个有一定的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他们经过各项政治运动和实际斗争的锻炼,对党对毛主席无限热爱,在阶级斗争的风浪里,看得清,站得稳,顶得住。一九六四年暑假,试验班十一名学生全部毕业,分配到工作岗位后,绝大多数都表现较好,能迅速适应新的工作任务。

考不垮

尽管试验班在实践过程中,充分显示了它的优越性,但是由于这个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代表无产阶级新制度的新事物,在成长过程中,必然要彻底粉碎和埋葬资产阶级的教育制度,摧毁资产阶级“权威”在教育战线上的统治,因此,试验班从开办以来,就成为他们的眼中钉。一九六一年,朱劭天来到武汉大学任党委书记,他和李达、何定华勾结在一起,对一九五八年教育革命加以全盘否定,对教育革命的产物——试验班更是百般仇视,千方百计要把它窒息在摇篮里。他们首先采取分化、瓦解的手法,威胁利诱学生离开试验班,这一计不成,又假借“试验班学生能不能学到东西,学校不放心”为名,提出试验班学生和在校同年级学生会考,企图考垮试验班。
试验班的师生早就明白:这不仅仅是一场考试,而是一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条道路和两种教育路线的斗争,是关系到试验班生死存亡的问题。
他们充满信心,认为黑帮们妄图以资产阶级的考试办法来考垮试验班的阴谋,是决不会得逞的。他们表示:第一,反对。因为试验班不主张、不继承这套资产阶级的考试方法。第二,不怕。试验班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南,学生有明确的为革命而学习的目的,他们学得最深、最活,学用结合得最好,因此,他们完全有信心在这场考试中取得胜利。
一九六二年年初,第一次会考“复变函数论”。黑帮们装出“公正”的样子,事先“约法三章”:第一,请第三者(既不是试验班教师,也不是非试验班教师)出考题;第二,密封考卷;第三,考试内容照顾到双方。但是出的八题,却被他们删改为五题。并且删去了一个对试验班学生有利的题目,保留了一个对试验班学生不利的题目。尽管这样,考试结果,试验班学生的成绩全部优良,大大超过了坚持课堂教学的学生。黑帮们不甘心失败,接着又在一九六二年六月策划第二次“数学物理方程”的会考。这次,他们背信弃义,由他们自己按在校同年级的讲课内容出题,试验班学生就按照这个不公正的试题参加考试,结果,又以优良的成绩胜过在校学生。这时,他们更慌了手脚,想以偷改考生试卷分数的卑鄙手法,来达到他们扼杀试验班的目的。这一卑鄙的行径,当场被试验班教师发现,阴谋没有得逞。过了不久,他们又进行第三次理论物理考试。考试结果,试验班大多数学生成绩优良,没有一个不及格。事实无情地粉碎了黑帮三次迫考的阴谋。
这三次考试,考垮了黑帮们的阴谋,考出了试验班的优越性,扩大了试验班的影响。许多过去不明真相的师生都称赞:“试验班确实不错”。参加监考的物理系教师在评卷时也写下了三条评语:①学生虽然是自学的,但物理概念清楚;②一般的基本内容都掌握了;③学生都能用自己的语言,把数学和物理结合起来讲述。学得不错,学懂了。试验班影响扩大以后,一些原来坚持课堂学习的学生也要求参加试验班学习。尽管黑帮们把一封封申请书扣压下来,但是有的学生干脆就直接到试验班去报到。

封不住

一九六四年暑假,第一届试验班学生毕业了。在数学系革命师生的要求下,到现在已发展到三个试验班,有八十七名学生参加。
有了第一届试验班的经验,以及新试验班的教学实践,使试验班的师生深切体会到,无产阶级教育制度无限优越于一切旧的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教育制度:首先是,教学密切联系实际,联系工农,联系三大革命运动,可以避免出修正主义或教条主义;其次,缩小三大差别,能培养学生在德智体三方面全面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第三,也是最根本的一条,能够培养出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因此,他们坚信,按照党中央和毛主席指示办起来的试验班,一定能在斗争中发展壮大,决心要把试验班越办越好。
但是,武汉大学黑帮们和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对试验班的影响非常害怕。他们采取封锁、阻挠、颠倒黑白、篡改事实等种种卑劣手法,抹杀试验班成绩,封锁试验班消息,极力诋毁和消除试验班的影响。试验班的革命师生为了宣扬试验班的革命方向,扩大试验班的影响,在数学系革命师生的支持下,向黑帮们展开了一场压制和反压制、封锁和反封锁的斗争。
这一年,试验班在校内外影响很大。学生们纷纷要求介绍试验班的情况,黑帮们横加阻挠,擅自宣布:“不准谈试验班,否则就是违反组织原则。”试验班的革命师生不顾威胁,打破种种阻挠,仍然作了介绍。北京、吉林、郑州、兰州、福建等地许多大专院校纷纷派人来校要求介绍试验班的经验,黑帮们也严密封锁,或者歪曲真相,并且不让来访者同试验班的师生见面。有一次,吉林师范大学派人来到学校,一再请求介绍试验班情况,这伙黑帮竟说:“试验班就是‘四不’(指不讲课,不答疑,不改练习,不考试)”,大肆歪曲试验班。数学系的革命派识破了黑帮这个阴谋,冲破了他们的封锁,由数学系的党总支副书记崔建瑞出面,详细地向来访者介绍了试验班的情况,大力宣传按照毛泽东思想办学的方针,全面介绍了试验班的优越性。
试验班经过四年试办,取得了成绩。中共湖北省委指示学校总结经验。但是武汉大学的资产阶级当权派不但不执行,而且横加指责,全盘否定。他们全部推翻了试验班革命师生写的第一个总结。又一手遮天,对数学系重新写出的总结,作了完全颠倒黑白的篡改。他们作贼心虚,不敢把这个见不得人的“总结”公诸于世。十月份,高等教育部召开高等学校理工科会议,这些黑帮直到临行前半小时,才把“总结”交给参加会议的试验班辅导教师陈银通看,陈银通在火车上看了这个“总结”,越看越气愤,一下火车,就和黑帮们斗争上了。他对黑帮们说:“你们这个‘总结’不符合事实,你们作这种不实事求是的汇报,要由你们负责。”
在理工科会议上,许多大专院校要求介绍试验班的经验,又遭到黑帮们一再阻挠,但是,在数学系革命教师的斗争下终于取得了胜利。试验班辅导教师陈银通在数学小组会上,详尽地介绍了从数学系半工半读试验班成长过程,看武汉大学两条道路斗争的情况。他的介绍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试验班的声誉由校内扩大到全国。

斗不倒

黑帮们压制、取消试验班的种种阴谋未能得逞,于是,在一九六五年二月至六月,制造了一场骇人听闻的反革命政治迫害,妄图一举扼杀试验班。
一九六五年二月以来,以朱劭天为首的黑帮,精心策划,以总结工作为名,召开总支扩大会议,指使数学系一小伙受他们蒙蔽的人,气势汹汹地向李国平教师和函数论党支部开火,给李国平和函数论党支部安上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说李国平不听党委(指当时黑帮们把持的党委)的话;说他反对三门政治课,就是反对党中央;并且给他戴上一顶大帽子:“用资产阶级个人奋斗来引导学生走资本主义道路。”黑帮们还攻击函数论党支部,说他们走李国平路线,与党委唱对台戏。他们打击李国平、崔建瑞,整垮函数论党支部的目的,无非是妄图彻底摧毁试验班,坚决反对毛主席教育思想和党的教育方针。
中共湖北省委一向非常关心试验班的工作。一九六五年春节,省委指示,试验班搞得不错,为什么有人硬要反对硬要否定?对省委的指示,朱劭天都一一隐瞒,不向学校党委会传达。
黑帮们对试验班革命师生的种种迫害,引起了很多人极大的愤怒,武大一位年青的革命干部陆舒媏同志,写信给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同志,如实反映了情况。王任重同志接信后立即把朱劭天找去查问,指出不准斗争试验班师生,但是朱劭天却当面扯谎,矢口否认,说“并没有对他们批判。”而回校后却又盗用王任重同志的名义,说:“我们已向王任重同志汇报了,要继续搞。”朱劭天还在北京宣扬说:“学校形势很好,没有什么问题,请领导放心。”武大黑帮头目朱劭天耍尽了欺上压下、阳奉阴违的恶劣手法,暴露了他这个十足的资产阶级阴谋家的面目,同时也暴露出武大黑帮与前中宣部黑帮头子们的关系。
尽管如此,数学系革命师生毫无畏惧。他们充分认识到这是一场最尖锐、最激烈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在党支部的领导下,函数论的革命师生反复学习了《毛主席语录》中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共产党员”、“批评与自我批评”等部分,学习了毛主席《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并且用毛主席关于教育革命的指示,对黑帮们发动的这场政治迫害进行了分析。他们经过学习,眼睛更加明亮,胸怀更加开阔,斗志更加高昂。他们以毛泽东思想这个最锐利的武器,揭露了敌人,打败了敌人一个又一个的进攻。
三月初,珞珈山上乌云压顶。黑帮们为了削弱革命左派的力量,集中攻垮函数论党支部,把多年来坚持教育革命,直接领导函数论党支部进行斗争的数学系党总支副书记崔建瑞,以带学生下乡劳动为名调离学校,又把一些革命左派赶到湖南去招生,接着便组成了以一部分资产阶级修正主义分子或有严重个人主义的人为骨干的“教改”工作组,把他们派到数学系,同数学系的一小伙坏分子纠集在一起,欺骗、拉拢了一批人编造试验班的种种“罪状”,写大字报、画漫画,丑化革命师生,把坚决革命的李国平、崔建瑞称作“疯子”。然后,又威逼函数论党支部书记赵俊峰作“检查”,妄想乘此机会攻垮这个支部,“改组”数学系党总支委员会,以达到彻底摧毁试验班的目的。
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政治斗争中,数学系革命师生充分表现出了无产阶级的硬骨头精神,他们无所畏惧,向这些牛鬼蛇神展开了说理斗争。他们在斗争中时时处处重温毛主席的教导,念念不忘阶级斗争,念念不忘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五月二十四日,革命左派在黑帮们组织的斗争会上义正词严地驳斥了他们对李国平、对函数论党支部的污蔑,使这伙黑帮处于狼狈的被斗境地。在那严重斗争的日子里,革命左派师生如饥似渴地学习毛主席著作。当报纸上刊载了毛主席和刘主席畅游十三陵水库时与游泳运动员谈话的消息以后,函数论党支部书记赵俊峰一遍又一遍地读着,浑身充满了力量。她想:毛主席讲大江大河里有逆流,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哪里又没有逆流呢!我一定要在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里经受锻炼,迎着风浪前进。
六月下旬,正当数学系革命左派和黑帮斗争激烈的时候,中央有关部门召开了北京座谈会,处理了这场反革命迫害事件。康生同志作了明确的结论,指出半工半读试验班的方向是正确的。消息传来,武大革命师生欢欣鼓舞,奔走相告。在这以前,朱劭天也被调离了武大。朱劭天等黑帮对试验班的政治诬陷的阴谋未能得逞,革命左派在中央和省委的支持下,经过艰苦的斗争,终于赢得了胜利。
武汉大学数学系半工半读试验班经过长期尖锐激烈的斗争以后,更加生气勃勃地向前发展了,这是革命师生敢于同黑帮分子、反动的资产阶级“权威”进行斗争的结果,是革命师生在毛泽东思想哺育下坚持教育革命的结果。
现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战斗号角吹响了,珞珈山上卷起了排山倒海的革命浪潮,这个革命浪潮,正在冲击从孔夫子以来统治了几千年的剥削阶级旧的教育思想影响,正在从根本上推翻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和学阀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一个重要堡垒。伟大的毛泽东思想和党的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方针照亮了整个武汉大学前进的道路,新型的无产阶级教育制度将要永远代替腐朽的资产阶级教育制度。曾经嚣张一时的武汉大学的黑帮们正在被彻底清算,广大革命师生斗志昂扬,他们决心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新华社记者)

1966-08-04人民日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