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741阅读
  • 1回复

杨道远文革回忆录读后感两篇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这是解放军司令员之子李江对杨道远文革回忆录的读后感。

杨道远同志的文革回忆录和大家见面了。  

“奉献”——我一见杨道远回忆录的这个书名,就感到强烈的震撼。杨道远因为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坐了二十七年牢,堪比反对种族主义而被监禁二十七年的曼德拉。杨道远虽然不像曼德拉那样世界闻名,但杨道远的革命精神和毅力,丝毫不让曼德拉。一个人在青壮年时期被关到牢里二十七年,等于毁灭了这个人。但这个人绝不屈服,毫不动摇,为了什么?这个人说:为了奉献,为人民奉献,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奉献。这是何等无私无畏的革命者!  

我是杨道远的兵,就是说曾经是杨道远领导的“钢二司”的战士。文革时我还是中学生,我和我们学校一群中学生在文革的“五十多天”里成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压制和打击的“少数派”(造反派早期称为少数派),我们于1966年秋后并入了“钢二司”。钢二司原名“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武汉地区革命造反司令部”,因与官办的大中院校“红卫兵”组织相对应,故简称“二司”。二司在1967年的二月逆流中受到强大的压力,为抗击这股逆流,二司改称“钢二司”,意为如钢铁一般,打不垮,压不烂。  

钢二司的基层组织遍及武汉地区几乎所有大中院校,是武汉地区最大的学生造反派组织。钢二司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下,猛烈冲击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向走资派夺权,反击“二月逆流,抵抗反文革派操纵的血腥围剿,为文化大革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钢二司的这些斗争都是与杨道远分不开的。许多钢二司的老人评价杨道远,都说他身材矮小,又不像有些造反派头头那样能言善辩,原来很难想象他是领袖人物。但人们在斗争的实践中看到,在学生领袖中,杨道远在斗争中最坚决,在当权派面前从不妥协,在逆境中从不退缩,毫不动摇,大家无不打心底佩服,公认他是钢二司当之无愧的领袖。  

《奉献》不仅记录了杨道远在文革中的经历,也反映了文化大革命的复杂性和残酷性。文化大革命比1949年以前的革命复杂,可能要复杂很多倍。文革时期的舆论工具基本上掌握在左派手上,但很多地方和单位的权力掌握在反文革派手上。在文革中,有些走资派暴露了,有些没有暴露或没有完全暴露。那些在毛逝世以后推动非毛化,声称自己早就是抵制文革的人,人们记得他们在文革中口口声声是忠于毛主席和拥护文化大革命,他们在文革期间,受到群众批判时,就痛哭流涕地检讨;只要一有机会,就打着“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号打击造反派,压制群众。到毛主席逝世后,他们更是撕下一切伪装,算文化大革命的帐,对造反派反攻倒算。  

不是说,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只是一小撮,大多数干部是好的和比较好的吗?为什么反文革势力会这么大?其实,死不改悔的走资派确实是一小撮,大多数干部确实是好的和比较好的,问题在于大多数干部不理解文革,跟着反文革路线跑了。这一点,不少在文革中站到反文革路线一边的老干部在九十年代以后不同程度地认同了毛主席和文革,就是明证。还有不少工人,农民和学生在走资派的蒙蔽和挑唆下也跟着反文革势力跑,当时是让造反派着急上火的事情。这也不奇怪,就是今天,不是也有许多普通干部和群众,在资改派的欺骗宣传下,认为“毛泽东极左”,“文革是浩劫”,“社会主义是乌托邦”吗?其实,三十年来的历史轨迹已经表明,正是文革的失败给所有普通群众带来了社会地位低下,在“新三座大山”的重压下苟延残踹。  

文革是失败了,但历史毫无辩驳地彰显了它的光辉!它已成为未来革命的火种,要想扑灭它绝对是徒劳!  

杨道远从1970年就被反文革势力诬陷,以党的名义关押,当时毛主席还在,革命路线还是主流,反文革势力只能以“审查”的方式对付杨道远。到毛主席逝世后,文革被否定,反文革势力没有了顾忌,对杨道远判处了十二年徒刑。杨道远从监狱出来,生活无着,经朋友介绍,在两家公司之间的业务中收取了一点中介费,竟被走资派定为贪污罪,判处十五年徒刑。这是什么法律?这完完全全是对文革发泄仇恨,对造反派的赶尽杀绝!  

这些年,我听到和看到有些曾经是造反派的领袖人物在言论上和文字中,有意无意地按主流的话语体系去“反思”,否定文革了,告别革命了,有的甚至学右派的腔调,说“造反派被毛泽东利用了”。杨道远与这些人截然不同,虽坐了二十七年牢,贫病交加,共产主义信仰依然如故,拥护文革的观点丝毫不改,表现出不屈不挠的革命气节,其精神之伟岸,令人不得不仰视。  

我读完杨道远的《奉献》,想找出能概括自己的感受的话,一时没有找出来,后来在我重新翻看这本书的时候,看到杨道远在严酷的境遇中大唱样板戏中不畏强敌的选段,使我找到了能形容我读《奉献》的感受的话,那就是“甘洒热血写春秋”!  

https://www.hotbak.net/key/%E8%88%AC%E7%9A%84%E6%88%98%E5%A3%AB%E9%9D%A9%E5%91%BD%E8%80%85%E7%9A%84%E6%A5%B7%E6%A8%A1%E6%9D%A8%E9%81%93%E8%BF%9C%E5%9B%9E%E5%BF%86%E5%BD%95%E5%A5%89%E7%8C%AE%E8%AF%BB%E5%90%8E%E4%B9%8C%E6%9C%89%E4%B9%8B%E4%B9%A1.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4-09

钢铁般的战士,革命者的楷模——杨道远回忆录《奉献》读后-乌有之乡

读了杨道远的回忆录《奉献——我经历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我和老伴老泪横流,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文革时期,杨道远是武汉最大的学生造反派组织“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武汉地区革命造反司令部”的一号勤务员。在1967年抗击“二月逆流”中改称“钢二司”,和工人组织“钢工总”、“钢九·一三”,并称为武汉“三钢”, 意为如钢铁一般,打不垮,压不烂。由于“钢二司”是武汉地区大中学校造反派的主力军,杨道远就成了响当当的造反派学生领袖,文革中曾16次和周恩来总理见面,多次一起吃饭、照相。还担任了湖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的职务。也正因为这样,杨道远被走资派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受到十分惨烈的镇压,先后被判刑27年。然而,杨道远以钢铁般的意志,始终对党、对领袖忠心耿耿,始终坚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深刻理解毛主席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把宝贵的青春奉献给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杨道远不屈的精神,顽强的斗志,无愧于“钢二司”司令的光荣称号。他是钢铁般的战士,革命者的楷模。  

杨道远是我的河南老乡。文革中只知其名,从未谋面。2003年,我和老田一起见他时,他还是“戴罪”之身(保外就医),没有深谈。这次读了他的回忆录《奉献》后,才详细知道了他同走资派进行不屈不挠斗争的种种经历。特别可贵的是,他在历尽坎坷后对于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思考,是那样的确切、深刻。他为革命,为理想所表现出来的无私无畏,坦坦荡荡,无怨无悔,尽显在《奉献》一书中。  

和杨道远相比,许多大学生造反派头头,尽管同样有被走资派判刑坐牢的经历,但是,正像吴焱金为《奉献》一书所写的《序言》中所说“他个人所受到的打击在全国造反派学生领袖中也是绝无仅有的”。杨道远早在1970年就被打成“湖北、武汉地区‘五·一六’的总头目”被关押,失去自由。(据我所知,河南省清查“五·一六”运动由于省委书记刘建勋支持造反派的缘故,远远没有湖北省那样残酷,据资料,湖北全省被打成五·一六的68万多人)。1973年至1974年期间,全国开展“吐故纳新”、“平反补台”,许多优秀造反派头头被提拔重用(上海工人头头王洪文担任了中共中央副主席职务)。1973年4月,河南省委组织部发文任命学生造反派头头党言川(郑州大学)、陈红兵(开封师院)、周启忠(郑州粮院)、杨国雄(河南医学院)、范念民(河南农学院)、黄宗万(新乡师院)等为几个县的县委副书记兼公社书记。可是,文革前就是学生干部、共产党员,文革中受到众多革命造反派拥戴、周总理赏识的杨道远,这时候仍被关押。直到1974年4月杨道远被转到襄北农场劳动,才允许爱人及亲属前去探望,这是他们夫妇分别近四年后的第一次见面。之后,杨道远尽管可以参加劳动但仍不能自由外出,爱人写信也不能写杨道远的名字,只能写“老杨”收。毛主席去世后,已经失去自由8年的杨道远又莫名其妙地成了“四人帮在湖北的代理人”被捕入狱。1983年1月,杨道远被判刑12年。《判决书》中所列所谓文革中“抢夺枪支弹药罪”、“抢夺公文罪”,被杨道远用事实一一批驳,根本不存在。  



1983年3月,杨道远刑满出狱(以前羁押折抵刑期),他写出的“为党为民遭禁囚,历尽劫磨方自由;九死不灭革命志,再踏共产崎岖途。”诗句,袒露了一个真正共产党人历尽坎坷,无怨无悔,继续革命的壮志胸怀。然而,令“九死不灭革命志”的杨道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走资派仍要对造反派斩尽杀绝。  

像许多“文革犯”一样,刑满释放后的杨道远不得不面对没有单位、没有工作、没有任何生活来源,衣食无着的现实。他投亲靠友,曾做过贩卖苹果的生意。后来,经朋友帮忙,给别人介绍业务,从中拿了3万元的好处费(不到交易额的2%),完全是正当收入,竟被当时省委以“贪污罪”判刑15年。杨道远既非国家工作人员,无职无权,何能贪污?当时湖北、武汉的官方媒体道出了实情。《武汉晚报》曾刊登《秋后蚂蚱的最后一跳》一篇文章,文中写道:以杨道远为代表的一小撮不甘灭亡的帮派分子,他们在政治上失败了,就想在经济上捞一把,我们决不能让他们得逞,必须把他们扫除干净。  

《奉献》一书中还有一个亮点,就是《我的夫人孙卫旗》一章节中所披露的杨道远的妻子孙卫旗,在丈夫失去自由的27年间所表现出来的不畏强势,坚守信仰,吃苦耐劳、无怨无悔的高尚情操。杨道远和孙卫旗都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1961年、1963年分别以优异的成绩从河南、河北两省考入武汉测绘学院(现为武汉大学)。他们对共产党和毛主席由衷的热爱,文革前都是共产党员,孙卫旗一直担任班团支部书记。文革中他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奋起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积极组织参加了毛泽东思想红卫兵,都是钢二司总部的成员。1968年,在同学的帮助下,确立恋爱关系。1969年8月31日,他们在河南老家的农家小院举办了极其简朴的婚礼。婚后不到一个月回到武汉,狂风暴雨接踵而来。在杨道远参加省“五不准学习班”(即向造反派开刀的“九二七”学习班)不久,孙卫旗就进了武汉市“学习班”,随着杨道远挨整的升级,孙卫旗挨整也立马升级。武汉开动专政机器,派公安人员,荷枪实弹,压着孙卫旗抄了杨道远的办公室和他们刚刚结婚的“家”。还派人到河北孙卫旗老家去抄家,到河南抄了杨道远哥哥、姐姐的家。他们甚至要孙卫旗和杨道远划清界限,离婚。面对这一切,孙卫旗坚信杨道远没有罪,坚信历史会还他们以清白!她和杨道远既是同学、同志、战友,又是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伴侣!正像顾建棠同志为《奉献》写的《序言》中所说:“发配隔离,杨道远杳无音信,孙卫旗含泪遥望,昼夜不眠。杨道远游斗全省,孙卫旗拍案痛斥:谎言必败。栽赃入狱,杨道远蒙冤判刑,孙卫旗始终坚持:老杨不倒。刑释囊空,杨道远腰无分文,孙卫旗温柔抚爱,鼓励求生。无事无业,杨道远生活无着,孙卫旗勤俭持家,培育幼女。孙卫旗是值得我尊敬的好同志。”孙卫旗是文化大革命中所改的名字,取誓死捍卫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之意,她用实际行动诠释了这个名字的深刻寓意。  

捍卫毛泽东思想的征途任重而道远。向杨道远、孙卫旗同志学习,誓把革命进行到底。  

        一丁  2010年8月1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