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55阅读
  • 0回复

朱健国:王光美离间了毛泽东刘少奇?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王光美离间了毛泽东刘少奇?

  
   王光美10月13日在京逝世后,海内外中文媒体皆表现出空前的兴趣,对王光美85岁的传奇人生进行了长篇报道或连续报道,其哀荣既超越夫君前国家主席刘少奇,更远胜其对头江青,虽然江青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第一夫人”。这其中奥秘何在?
  
   我想,这是人们开始注意到,王光美对毛泽东与刘少奇的亲疏关系具有极其重要地影响,实际上,王光美有意无意地离间了毛刘,最终促成了文革的暴发。王光美已成为解读文革的一个新窗口。
  
   已往人们只是关注到,毛泽东对刘少奇多次表示不满,但对刘少奇在文革前对毛泽东是否因个人私交不快有过暗暗的抗争和私怨,则从无研究。现在,通过关于毛泽东邀请王光美游泳的一些报道,已可见一些颇有价值的蛛丝马迹。
  
   不少报道和史料都披露,毛泽东邀请王光美游泳始于1954年,盛于1959年的庐山会议。据《王光美访谈录》回忆,“她会游泳是1954年在北戴河向毛主席学的,所以后来主席有时游泳会邀请她。王光美表示,两次毛泽东叫王光美去游泳,刘少奇都以健康理由拒绝……”
  
   这就透露一个重要信息:刘少奇反感毛泽东邀请王光美陪同游泳!试想,刘少奇若真是因为“健康理由”有两次不能奉召陪伴王光美与毛泽东游泳,以他一向对毛泽东惟命是从毕恭毕敬的惯例,后来至少得找机会弥补,但现有史料证明,刘少奇生前从未陪伴王光美与毛泽东游泳。
  
   刘少奇为何反感毛泽东邀王光美同泳呢?
  
   这可能与中国传统的“大丈夫自尊”思想有关。中国自古有“可穿朋友衣,勿欺朋友妻”训诫。两个男人朋友,再怎么亲密无间,也不能随意亲密接触其夫人妻子。试想,即便在今日民间,一个男人常常邀请其朋友的妻子单独与自己同泳,其朋友会如何想?难免不起误会而反目成仇,理智者会暗表冷淡,粗鲁者则会公开宣战。刘少奇可能相信毛泽东邀王光美同泳并非是“君戏臣妻”,有什么非礼之图,甚至可能猜想到毛泽东邀请王光美游泳只是一种政治伎俩——毛泽东总是在重大政治风波将到时邀请王光美游泳:1954年毛泽东教王光美游泳,其时正是解决高岗问题的风云变幻期,毛可能想通过邀请王光美游泳的机会探究刘少奇动态或对外营造一种毛刘是“亲密战友”的政治语境;1959年毛泽东在庐山频频邀请王光美游泳,也许因为反对“彭德怀反党集团”,毛亟须察探刘少奇的思想立场,争取刘的全力支持——但虽然明知如此,刘少奇仍难免有一种虽身居高位,却不能保全夫人尊严的屈辱感。
  
   毛泽东可能到死也没有明白,他这种正大光明的“阳谋”,会促使全力颂扬毛泽东思想的“毛泽东选集编委会主任”刘少奇与他离经叛道。
  
   《王光美访谈录》披露:毛泽东邀请王光美同泳是极其认真下力的,若电话通知不到,还再派秘书去接:“有一天毛主席秘书徐业夫同志来电话通知我去游泳,正好我去了鄱口,不在住地,徐业夫同志还坐了汽车来找我。”这让江青极其反感。有一次,“游完泳后已经是晌午,主席留我们吃饭。饭摆好了,江青还没有回来。大家说:‘请毛主席先用餐,好早点休息,我们等江青同志来了再吃。’毛主席说:‘咱们一起吃吧!’大家刚坐好,江青回来了。她一见这场面很不高兴,立即沉下脸来,生气地说:‘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主席哈哈一笑!不好说什么。”
  
   江青这一怨声其实也代表了刘少奇,只不过刘少奇有城府,一声不张,采取了另外的报复方法,这种报复甚至可能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意识流”——八大中将“毛泽东思想”从党章中取消,在“七千人大会上”将“三年自然灾害”归结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威胁毛泽东“饿死人是要记入史册的”,“四清”时攻击毛主张的“开调查会”过时了,应采取蹲点调查新方法,刘少奇都是第一先锋,这中间有没有因反感毛泽东邀请王光美同泳的因素在暗暗推波助澜?恐怕不能排除。
  
   刘少奇被打倒的标志性事件是1966年8月5日毛泽东写下《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但毛泽东写《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是因为前一天刘少奇激烈顶撞了毛泽东。王光美回忆:“在全会期间的8月4日,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开了个小会,发了脾气,严厉批评少奇、小平同志。主席说:‘新市委镇压学生群众,为什么不能反对!我是没有下去蹲点的,有人越蹲越站在资产阶级方面反对无产阶级。’当主席责问为什么怕群众时,少奇插话说:‘革命几十年,死都不怕,还怕群众?’主席还批评少奇在北京专政,少奇说:‘怎么能叫专政呢?派工作组是中央决定的。’少奇还说:‘无非是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怕。’8月5日,毛主席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他当天没有拿出来,大家都不知道。……8月12日,八届十一中全会根据毛主席意见,重新选举中央政治局常委。少奇同志虽然还在常委名单中,但由第二位降到了第八位。”
  
   如果刘少奇在1966年8月4日不那么极端地蔑视毛泽东,说出“不怕丢官,不怕开除党籍,不怕坐牢,不怕离婚,不怕杀头”之“五不怕”,也许毛泽东不一定怒不可遏地写下《我的一张大字报》,不至于让刘少奇惨死于开封。将心比心,当时谁作为“一号人物”,听了刘少奇那番“誓死顽抗”,难免都会走向极端。刘少奇何以要在当时如此不顾一切地激怒毛泽东?史料证明,也与王光美其时不断受到红卫兵的残酷批斗有关。刘少奇一向极其宠爱王光美,这只要看看刘少奇不仅亲自陪同王光美巡回全国二十九个省市作“桃园经验”报告,创下中共领袖公开为夫人捧场的空前绝后之先例,就可明了。
  
   王光美陪同刘少奇出国“两访”,刘少奇亲自陪同王光美巡回各地报告“桃园经验”,极大地伤害了江青作为“第一夫人”的尊严,使毛泽东在江青的不断“小报告”下疑恨刘少奇;而毛泽东多年邀请王光美同泳,又使刘少奇不断远离毛泽东,最终大胆说出了想说而不敢说的不同政见,想干而不敢干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可以说,刘少奇的悲剧焦点,就在于他不知王光美是他最大的克星——因为王光美事实上离间了毛刘的亲密关系,不论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是王光美的存在与走红而破坏了毛泽东与刘少奇的相互信任。说文革源于毛刘的政见不同,当然是有道理的,但激化毛刘关系的导火线,可能还是王光美。
  
   这是人性在政治风波中的深沉影响的又一经典个案。
  
  
   2006年 11 月 5 日于深圳“早叫庐”
  
   ——原载《动向》2006年11月号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7/zhujianguo/2_1.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