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87阅读
  • 0回复

彭振华 忆牛棚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文革“牛倌”:《忆牛棚》

      ———拒唱《牛鬼蛇神队队歌》的牛鬼蛇神队员们!

    前不久,在科学网博客,看到转载一篇有关“文革”的署名何蜀《史无前例的嚎歌》的文章。

  

    何蜀:

   《嚎歌》在流传中有的叫《认罪嚎歌》,有的叫《牛鬼蛇神队队歌》。……。《嚎歌》歌词有两段:  

   我是牛鬼蛇神/我是人民的敌人/我有罪,我该死,我该死/人民应该把我砸烂砸碎,砸烂砸碎。

    我是牛鬼蛇神/要向人民低头认罪/我有罪,我改造,我改造/不老实交待死路一条,死路一条。    

         ————————————————————            

     我是文革这段历史的过来人、参与者,看到这个《牛鬼蛇神队队歌》,使我这个文革时期的“牛倌”想起了这支既熟悉 又陌生的《牛歌》(当时,也叫《认罪歌》)。回忆起,当年甘肃师范大学校园内,一队队“牛鬼蛇神队伍”,从身边走过, 此起彼伏,以各种不同的腔调、低沉而又悲壮地唱着《牛鬼蛇神队队歌》的情形和情景。

  

      也使我回想起校园内,唯一的一队,拒唱《牛鬼蛇神队队歌》的牛鬼蛇神队员们!今天把这段与“牛棚”和“牛歌”有 关的经历写出来,也是对那段不寻常的历史片段的回忆。

    44年前——— 1968年的夏天,我所在读的甘肃师范大学政治教育系,与全国同步开展清理阶级队伍,在学校的领导下, 全系开始对教职工中的有严重问题的人进行清理、审查和批判。

     为此,政治教育系红卫兵群众专政管理小组开始成立,这是当时的定位和称谓。系上设:兵管组;学校设:兵管排。

     由于,接受群众专政的人,包括: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这八个类型,被统称为:牛鬼蛇神。他 们学习、改造的场所,被人们称为:“牛棚”。红卫兵群众专政小组成员,也被人们戏称为:“牛倌”。

     一天 ,接政教系革委会通知,我担任系红卫兵群众专政小组组长,开始准备接收需要群众专政的人员。 “牛棚”,设 在系资料室(文科楼二楼),被专政对象在这里学习、写交待材料、等候群众批判。

     按当时规定,他们一旦进入“牛棚”,则限制自由,统一行动。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不允许回家,不允许参 加群众的“革命”活动,吃饭在学校食堂(年龄偏大的人,因都是校内人,家属、子女可以送饭),集体住宿在学生宿舍楼, 与我们住在一层楼上,只隔几个房间,我们每天晚上,还要巡视、察看。

     我们兵管组, 第一批进入者,多为当年的右派分子,以后有“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包括教授、副教 授和个别讲师),随着运动的深入和高潮的兴起,不断又增加新人。最高人数达到12个半人(目前,半数人尚健在),其中, 有2人为海归派,有3人在担任校级领导的职位上被划为“右派”。“文革”后,有6人担任了,西北师范大学、省委党校、省 社科院、省经管学院及陕西师院负责人。

      

     “牛倌”人数,从我一人开始,后又增加一天水籍金勇同学。运动高潮掀起以后,为适应当时运动的需要,又派来一 位,比我们高一个年级的同学,开始替代我,担任负责人。此人,系一位现役军人通过高考,上大学。来后不久,因为,好动 手打人,以及用不同方式,体罚、打、骂“专政”对象,引起系上的教师和同学的反感,被领导很快决定调离。

      

       对这些人,在接受群众专政的同时,系上相对应的给每个人成立了“专案”小组,由教师、学生5人左右不等组成,负 责“内查、外调”,核实问题,以最后定性,作出结论。

     在群众运动达到高潮,即刮起12级红色阶级斗争“台风”时, 常常举行全校性的揭发批判大会,会后,押送被批判对象 在校内“游街示众”,接受全校师生夹道“欢迎式”的“批判和斗争”,在这种情况下,有被打受伤者。各系、各班也抢先召 开各种形式的会议,批判与有关问题相关的批判斗争对象。

    

      正在这种群众运动轰轰烈烈发起之时,不知从何处传入的、不知从何时开始的,似乎同一天,校园内的“牛鬼蛇神队 伍”中唱起了这支《牛鬼蛇神队队歌》。

      这天,当我在校园内,第一次听到从身边走过的一队“牛鬼蛇神队伍”唱着这个《牛鬼蛇神队队歌》。 首先意识到: 这是一种对“牛鬼蛇神”改造的新动向、一种新形式,感觉到我们已经落后了一步。

      紧接着,我为了听清楚歌词内容和曲调,以便在我们专政小组学习、推广。跟随着这队“牛鬼蛇神队伍”走了一段路, 当我听完了这个《牛鬼蛇神队队歌》的歌词之后,一种反感的情绪悠然而生……!  


      在当天下午训话时,我对他们说:现在有一个“牛鬼蛇神”传唱的歌曲,其它队,已经开始唱了。这个歌词,我听过了 (我给他、她们把歌词重复了一次),你们不要唱。以后,你们要低头走路,排好队,走整齐,不要东张西望,不要引起革命 群众的反感。

      事后,我又按排,指定一位带队人(一个苏联留学回国的年轻讲师),专门制作了一个木牌,上贴:毛主席标准像。每 天,人们都会看到,有一队牛鬼蛇神队伍,在一位手举毛主席像牌的年轻人的引导下,默默的走过!

      以后的几天里,校园内,一队队过往的牛鬼蛇神队伍,唱着《牛鬼蛇神队队歌》,成为一道异样的风景,引起人们的好 奇和驻足观望。当时,有一个规矩,凡行走在路上的牛鬼蛇神队伍,只要身边有人经过,就开始齐声高唱《牛鬼蛇神队队 歌》,即使路边有一个人,也要高声唱起,表示向革命群众“认罪”和接受“改造”的态度。

     当校园内处处唱起《牛鬼蛇神队队歌》的时候,这队牛鬼蛇神队员拒唱《牛鬼蛇神队队歌》的事,给我们带来了来自不 同方面的压力。我感到更多的是,来自同学中的各种议论、询问,甚至质问。多是在,食堂吃饭时,本系或外系的同学,提 出:为什么政教系的“牛鬼蛇神”这么啸张?政教系的“牛鬼蛇神”为什么不唱“牛鬼蛇神认罪歌”?不认罪?还是不愿接受 改造?之类。    

     我通常用以下几种方式作出解释和回答:

     唱“牛鬼蛇神认罪歌”,并不能“触及灵魂”!

     唱“牛鬼蛇神认罪歌”,是对人格的“侮辱”!

     唱“牛鬼蛇神认罪歌”,不是最好的“改造”方式!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这条语录,是我回答他们时,用得最多的挡箭牌)

      他们的问题,还没有定性,于属“错误”,还不属于“罪行”。

      唱“认罪歌”,等于“认罪”了!承认“罪行”了!还要你们“专案组”干什么?

     “群众专政”,是对犯错误人的一种审查方式,目前,他(她)们是“人民内部矛盾”,还不是“敌人”。

      (要文斗,不要武斗。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也是我回答他们时,用得较多的挡箭牌) 。

       等等,等等……

      这队拒唱《牛鬼蛇神队队歌》的牛鬼蛇神队员们,遇到了更大的非难,在路上,常遇到有人,当面训斥、质问,他们一 时间成了人们围攻的对象。

      在这种重重压力下,那位指定的带队人来见我。

      他说:不行了,我们还是唱吧!

      我说:你们啊,不要管那些事!

      我们在与这种矛盾和压力的对抗中,一天、一天的拖着过。

      真正感到压力最大的,也就是,三五天时间,这几天之后,似乎感到一种轻松,如释重负。

      《牛鬼蛇神队队歌》,在校园内传唱,从自行开始到无形结束,大概也只有10多天的时间,成为一个极为短暂的历史插曲。

       以后,还出现过不少新的形式,如: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这些内容,我们都及时的学习、推广,照抄照搬 了。还专门请班上的女同学,给他(她)们教授“忠字舞”的跳法,这些方式,大家也比较轻松,权当学习了一种新的广播体 操,活动活动身体。

      我为什么会对唱《牛鬼蛇神队队歌》这种形式产生一种反感情绪?也是有原因的,有件事,对我触动很大。

     批斗高潮掀起之前,全省高校组织过一场批斗现场会,推广甘肃工业大学的经验。学校组织全校“牛倌”们,乘一辆大 卡车,进入工大,经过几道弯路坡道,上到高处的平台上(几十年来,唯一一次去工大),一个标准的体育场展现在眼前,新 划的跑道清晰可见。

     不多时,现场批斗会开始了,三三、两两的青年学生推着、押着一个个老头(多数年龄偏大),沿着400米跑道,一圈一 圈的跑,或快跑或慢跑,拉着、推着向前跑,有的还不停的喊着、骂着,在批判中运动,在运动中批判。一圈跑过来,人人大 汗淋漓,有人站立不稳……,运动会和批判会还在继续进行!

正是这次现场教育,对我起到了反作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67835-587293.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