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52阅读
  • 0回复

李银河 历史的忧思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历史的忧思
2008-07-02 13:58:26栏目:默认栏目1506 18 75 0

偶然看到曾自的访谈录,谈到她的父亲田家英。曾自是北京师大女附中的同学,同年级不同班。过去一直以为她父亲姓曾,没想到竟是田家英。


看到田家英与毛泽东的关系始末,许多事情突然变得清晰起来。过去早听说过田在文革初期自杀,但是原因一直不清楚。通过田与毛关系的微妙变化的细节,大跃进、反右倾和文革的起因全变得一目了然。


田是一位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一位心灵无比崇高无比纯洁的革命者,一位天真无邪的知识分子。他与毛岸英同龄,跟毛泽东情同父子。但是分歧出现在1958年,他发现人民公社没搞好(看到“公社食堂万岁”的标语,他讥讽地说:“公社食堂半岁”),向毛讲了他的意见,他是对的,毛是错的。1959年,彭德怀反左,毛泽东反右,他同情彭。他是对的,毛是错的。1965年,吴晗写海瑞骂皇帝,毛说,海瑞罢官的要害是罢官,拿海瑞比彭德怀,田出于对彭的同情,竟然在毛谈话记录中删去了这句话,为此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次又是田对毛错,而这次毛的错已不是小错(大跃进),而是大错特错,把中国搅得一团糟,搞死成千上万人,直接间接受害者以亿计。


大跃进——批判彭德怀反右倾——批判海瑞罢官——发动文革,毛泽东从一位伟大而基本正确的人物一步一步走向错误的深渊,这个深渊吞噬了像田家英这样高尚的人,也伤害了更多善良纯洁的人——我父亲因为如实反映农村公社食堂的问题在1959年被定为人民日报社唯一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在文革初期人民日报批斗彭德怀的会议上陪斗。父亲也是一位纯洁而高尚的革命者,一位天真无邪的知识分子(虽然他只是师范毕业,在共产党里就算有点知识的人了,他有过一点自由民主的思想,听他说,在延安整风时,他讲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所有的老红军都目瞪口呆,把他视为异类,像见了怪物。)


时过境迁,这些事件的当事人,正方反方,都已作古。留给我们这些晚辈的是无限的惆怅与忧思。毛为什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只用个人品质来解释是不行的,还是制度设计有问题(中国的问题不是毛个人恰巧犯了错误,而是毛成了皇帝)。如果没有制度的根本改变——从专制制度改变为民主制度——就还有犯错误的可能性,就不能避免出现新的毛泽东,田家英这样优秀的人物的血就白流了——说到流血,让我想起另一位优秀的革命者、父亲的老领导邓拓,他也是在文革初期自杀身亡的,他的一句诗在文革时听了让我心惊肉跳,在现在又让人感到无比崇敬。如果我没记错,这句诗是:


莫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处血斑斑。


我们怎么能让这些最高尚、最纯洁、最英勇、最伟大的人的鲜血白流?

http://liyinhe.blogchina.com/565525.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