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4阅读
  • 0回复

[起源、前奏与发动]张黎群——“西南三家村”的“首犯”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张黎群怎样逃脱了打成右派的厄运和成为“西南三家村”的“首犯”
1957年整风鸣放,《中国青年报》社长兼总编辑张黎群,在首都新闻界座谈会上,就如何办好一份为青年所喜闻乐见的报纸为主题,作了一个包涵五个问题的发 言。他说青年报应突出青年的特色,不能什么文件讲话都照抄照登,而应当精细加工,使其生动活泼,形象具体,不要将报纸弄成个“布告牌”、“留声机”、“翻 版书”。第二天的《人民日报》把他的这些话见了报,全文被载入人民大学新闻系讲义。
当时人们都不把这当一回事。耀邦按原定计划率领中国青年代表团去伊朗等国访问。在接着到来的“反击右派猖狂进攻”时,团中央的“反右”斗争由书记处书记兼机关党委书记罗毅全权领导。他东一榔头西一棒地在团中央打出了七十三名“右派”,张黎群的那句话也被抓住不放,并被密报到党中央。
1957年秋天,耀邦从国外一回到乌鲁木齐,就给北京的罗毅打电话,询问团中央的“反右”斗争情况。当他得知光是《中国青年报》编辑部就被打出十七名“右 派”、约占编辑部总人数的百分之十七,而且大部分都是副总编辑、部主任和业务骨干时,十分震惊而沉痛地说:“损失惨重啊!”他立即赶回北京,想出种种办法 挽救和保护一些同志。
他先去了中南海,向党中央总书记邓小平说:“张黎群在新闻工作座谈会上讲的那些词句,是糊涂俏皮话。他是说报纸登的通知、讲话什么的太多了,好像是贴 布告,说了句俏皮话。他很年轻时就参加了革命,对党还是很有感情的……”。
此前,当有些报纸猛批张黎群的那些用词时,毛主席的秘书田家英就把张黎群的整个发言稿调去看过了,还在小平面前为张黎群说了不少好话,并拍了胸脯打保票说:“此君绝不会反党!” 现在又听到耀邦也是这么说,小平说:“那就算了吧!不过他既然糊涂,就不能再当报纸总编辑了!”于是张黎群的问题就成了人民内部矛盾,被定为“犯了具有资产阶级新闻观点的严重的政治错误”,给予四个方面的处分:写一篇检讨文章,由新华社发通稿,供各报刊登,以消除错误影响;撤销共 青团中央常委;党内严重警告;下放陕北米脂县担任县委书记处书记。
但是不管怎样,耀邦总算从“敌我”分界线上救回一位好同志。而且他还针对 上述四条处分,来了个四条保护措施——在1958年8月举行的团中央三届三中全会 时,当面对张黎群说:“你的‘政治事件’就到此为止了;处分决定不登报;保留 党的‘八大’代表资格;不当常委可仍是团中央委员;不是一般的‘下放’干部, 而是真正有职有权的县委书记处书记。到了那里要认真研究如何改变老根据地的贫 穷面貌。这是新担子、重担子啊,务必得挑好!”(据戴煌《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第一章一次大解救)
1969年10月,按照“林副统帅”的“一号命令”,团中央机关和各个直属单位两千 多人,都被一锅端到河南省潢川县的黄湖农场,办起了“五七”干校。不久,胡耀邦也 来了干校,被编在第一连第一排第一班。他先与几十人合住一座仓库,后又与好多人合 住一间大草房。他本是行政五级每月四百多元工资的高于,现在每月实际只得三十多元 的生活费,与大伙一道在大食堂排队打饭,抽一角六分钱一盒的“工”字牌香烟。不论 和泥、脱坯,当小工、上屋顶、拉石头,还是挖河、打草、插秧、收割、烧茶炉、掏厕 所、守场院,他都干得欢。抢场时,装有一百多斤粮食的大麻袋,他那么小的个头也一 包一包地往仓库里扛。1971年夏天暴雨成灾,河水倒灌,黄湖大堤随时有被淹没的危险, 他也和大家一道上堤抢险。一次暮色迷朦,雨声渐沥,抢险的突击队都下堤吃晚饭了, 胡耀邦戴着斗笠,扛着铁锹,独自一人在他们一连的防护堤上来回巡逻,堤外回响着激 荡堤岸的涛声。
就在他领受着这种特殊的、远过于战争的血与火的艰苦磨历时,中共中央西南局派 来专案人员,向他了解西南“‘三家村’首犯”张黎群在团中央时的“反党劣迹”。 张黎群在陕北米脂县当了一年多的县委书记处书记,于1960年初被调回北京,分配 到中共中央工业工作部。庐山会议结束大反“右倾机会主义”的风 暴平息后,毛泽东又决定恢复1954年“高饶事件’”后撤销的各大区中央局,于是取消 了中央工业工作部、交通工作部。财贸工作部,让工业部的人分为华北局和西南局两个 班底,张黎群遂回自己的四川老家,担任西南局办公厅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1962年七 千人大会后,全党全国大谈实事求是,邓拓、吴晗、廖沫沙在北京《前线》杂志频频发 表议论,邓拓在《北京晚报》开辟了《燕山夜话》专栏;张黎群在《重庆晚报》和《成都晚报》,分别开辟了《巴山漫话》和《夜谈》两个专栏。“文革”伊始,北京的“三 家村”被彻底一砸烂”;西南的两个“三家村”被点名的成员——西南局宣传部副部长 马识途、四川省委宣传部长李亚群、四川文联主席沙河、《成都晚报》总编辑陈伯林等 人也立即被关进了监狱。首先被关进监狱的张黎群,自然成了西南“三家村”的“首 犯”。西南局专案组的人来到河南潢川,就是很想从胡耀邦口中弄出一些能够加重张黎 群“罪行”的材料。但是他们看错人了!
专案人员对胡耀邦说:“张黎群窃踞《中国青年报》总编辑位置达八年之久,在报 社形成了一条修正主义办报路线,你应该向我们揭发他的这些反党罪行!”
胡耀邦不加思考地立即回答:“他还没资格犯修正主义路线的错误。因为他只是团中央眼皮底下一个直属部门的负责人。如果说《中国青年报》那时候有过这样的错误, 那么这个责任应该由我来承担,因为我是团中央的第一书记。” 几句话,就把专案组的人打发回去了。
当然,他们是悻悻而返的。他们回到大西南,“提审”张黎群时就指着张黎群的鼻子说:“那个胡黑邦真是顽固透顶!他自己都泥菩萨过河了,还大包大揽地死保你哩!不过他不说,你自己得老实交代……”(据《胡耀邦传奇》 作者:齐鲁第03节 史转折的前夜)

https://www.16lo.com/article/68536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