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9阅读
  • 0回复

[起源、前奏与发动]李志宁 文革的起源,到底是什么?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李志宁网页
怀疑一切

文革的起源,到底是什么?
leave a comment »

文革的起源,到底是什么?

国内国外,众说纷纭,但我感到好像都没有打到点子上。依我看,“文革”并非所有苏联式社会主义国家的“普遍规律”,尽管大都发生“剪除异己”的现象,但是并非所有“苏联式国家”都发生了文革。所以,我感到,还是应当首先寻找中国本身的原因。

我认为,文革,追根朔源,是起源于“大跃进”。

我提出的问题是:毛泽东对于“大跃进”饿死数千万人真的满不在乎吗?

当年的“大跃进”饿死了数千万人民!对于“毛的态度”,我感到不能原谅的,是他对此似乎是满不在乎。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不少地方的干部,说起他们乡村大量饿死人的惨状,不由悲从中来,泣不成声,因为那情那景,实在是太惨了!是个常人,都会感到难以忍受。但那时,毛却显得满不在乎,那么,他还是个正常的人吗?国内媒体常宣传,50年代初毛听到受灾群众的生活片断,就会掉眼泪。为什么后来面对这么一场“史上空前”的大灾难,短短两三年时间里,竟有高达“数千万”中国人民因饥饿而死亡,毛却没有眼泪了,却无动于衷了?他的内心,真的没有任何吃惊吗?他过去的眼泪是真的吗?

表面上看来,历史材料的确没有证明,毛对1960年前后的那场大灾难,有任何一点点心里难过的表示。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以前不是经常会表现“难过” 吗?因此这情况不合乎常理。现在想一想,原因就不难明了,我认为,秘密就在于:这场巨大灾难,并非由别人之手制造出来(因为刘周陈等人1956年都是同意 “反冒进”的),也基本不是老天爷造孽的结果,而正是由他本人的愚蠢“制造”出来的。假如这件事不是毛为“始作俑者”,那么死了那么多人,“责任人”还得了啦?我想,不要剥皮,也要吊死吧。所以,对灾难“谁应负责”这一点,看来他心里有数。这才合乎逻辑。灾难本身已经毫无疑问,只是,对于毛来说,首要的事情是什么呢?若是不“选择”认错并加以大力补救,那么,就要“选择”掩盖大跃进的巨大无比的错误,也就是要掩盖自己的蠢举,这是合乎逻辑的。否则,毛若是真的“实事求是”地承认了自己是这场空前灾难的制造者,他难道不应下台、以谢国人吗?下台,难道不是最“起码”的事吗?那么,他还算是个“红太阳”、是个伟大的英明领袖吗?

所以,毛没有选择认错。

而当时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想到、或者不愿意、甚至不敢要毛泽东认错。

显然,毛最惧怕失去的,首先是自己的脸面,自己的地位,也就是自己的利益!而绝不是数千万痛苦的生灵。就这一点来看,历史以无比沉重的代价,证明了毛的自私!所以,有时“历史的代价”是非常沉重。但是,对于数千万人民被饿死,毛真的一点不在乎吗?1962年夏天,毛曾在游泳池边发脾气,要刘少奇“硬着头皮顶住”,顶住什么?依我看,那正是毛自己的心理写照,是他自己要“硬着头皮顶住”:即使死了几千万人,也要顶住……

七千人大会上,国防部长林彪,为了给毛找台阶下,制造了一个离奇的神话,说“大跃进”失误的原因,是由于人们没有听毛主席的话才造成的。林彪还万分冷漠地发明了个“交学费”的说法,好像这数千万人民的宝贵生命,不过是“学费”而已。古今中外,有这样交学费的伟大领袖吗?如果可以类比,另一个大概就是斯大林了,苏联30年代初的农业灾难,也曾经饿死数百万农民,让世界震惊。七千人大会上,与各地干部们的“悲剧气氛”扞格不入,林彪的“喜剧讲话”竟然讲了几个钟头,而令人瞠目结舌的是:结束时毛泽东带头鼓掌,说林彪发表了一个很好的讲话。显然,毛泽东选择了掩盖自己的错误。至于林彪的讲话,好什么好!林彪此人虽然没有参与“大跃进”,但仅只这么一篇没有良心的讲话,那“数千万冤魂”也应难以宽恕他。在“人民”和“领袖”之间,林彪当然选择了领袖,这是由他的“政治素质”所决定的,与他的“军事才能”无关。

实际上,按照逻辑,毛的心里深处,还是会被“大跃进”的惨状所震动。对于数千万人的悲惨死亡,毛可以冷酷,可以掩饰,但是,他仍应当心里很明白:

这一下子,他的漏子可捅大了……

于是,此后的一系列“政治运动”,都与这次“大跃进灾难”有关。在1962年,毛就决定了要拿掉刘少奇,因为刘竟在“七千人大会”上肯定“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说法,严重地丢了伟大领袖在“大跃进”中的面子;特别是,刘周领导下1962-1966年国家经济相当成功,大量票证取消,人民生活迅速改善,这更加是毛不能容忍的。这不是要毛的好看吗!所以,如果“调整时期”里刘少奇也把经济搞得一团糟,他在文革中不一定会那么惨,因为反正大家都很笨,彼此彼此,刘就不一定会遭到毛那么深的嫉恨。但是,尽管毛拿掉刘的方针已定,到底能不能解决问题呢?我猜想,后来大概毛泽东又觉得,如果就像以往处理高、饶和彭德怀那样,例如仅用“四清运动”中“犯错误路线”的借口来撤掉刘少奇,似乎,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即还不能解决“饿死数千万人”的心病。再说他已经73岁了,好像再不搞就来不及了。于是,他又决定了要发动一场全国规模的“政治运动”,也就是众所周知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其目的是,要把在1959年挨整的数百万“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们,还有所有了解“大跃进”底细的“老共”干部们,从整体上全部打倒、换掉。所以,这一下子,就需要狂暴地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了,否则,不能形成一场全国规模的“朱元璋火烧功臣楼”的旧剧,就不能达到毛的目的。看来,就是要让人们忘记1960年的大痛苦!这才能了却他的心病。于是,他就要趁着全国人民还崇拜“红太阳”的盲目时期,趁着1966年全国经济情况尚可、还不会因“政治运动”再次大量饿死人的时候,把各个领导岗位上,换上一批对于毛无限糊涂崇拜的“造反派”,例如王洪文之流,地方上如唐忠富、唐岐山、魏秉奎、涂列、万里浪一帮子“师傅”造反派。看来,毛认为,这样就可以解决他的根本问题了。这是毛的如意算盘,但看来,毛对于“人”,其实是不了解的。即使王洪文之流,最终,也不可能真把他当作神。

为什么对毛作如此判断?我认为,单是在“高饶”和“反右派”上忤了毛意的人们,由于数量还不足够大,尚不足以引发一场“全面掀翻中共”的文革。所以,文革的发生,需要更加充分的逻辑上的理由。还有一个佐证,在文革中期,毛又重新试验了1958年的经济体制和部分做法,变条条为块块,大量下放中央的大企业,其规模甚至超过了1958年。显然,毛仍然很想把“大跃进”变成中国的某种常态。也许,毛还想以此证明,他的“大跃进”并不是引发“数千万人死亡”的原因。这样,才能最终解脱自己。但是后来,无可避免的是,文革中的经济又是一团糟,人民的生活也越来越困难。当然,在毛的“英明领导”下,也不可能有别的结果。

毛再一次失败了。

而且,对于经济,他又一次撒手不管了。

而这一次,与1962-1965年相比,情况已经大不同:曾经拯救了无数人民生命的刘少奇已经死去,由于“旧体制”已经被砸烂,“旧干部”也已经尽被打散,剩下个周恩来,就是有天大的组织才能,对于经济状况的恢复与好转,也无能为力了。尽管由于农村里“队为基础”,比1958年“人民公社”的祸害为小,也不群众性大炼钢铁了,因此不至于出现1960年的大饥荒。但是,国民经济也确实正在走向崩溃。所以,如果到1976年“文革”还是没有结束的曙光,无疑中国还要出现新的经济大灾难。

总之,文革所以发生,追根溯源,我认为就是源于“大跃进”中数千万人被饿死。毛泽东应当知道“饿死数千万人”的厉害!他深恐会因此使自己在历史上遗臭万年。所以当刘少奇顶撞他时说“人相食,要上书的”,这句话肯定使他心中恐怖万分。于是,他首先害怕刘少奇接班,又害怕周恩来和朱德等人会做点什么,再后来,他几乎是害怕全体“老共产党员”了,因为“七千人大会”是每个县里都来了干部参会啊!也就是全国所有的省市区党委、地委、县委、重要厂矿、以及军队的负责人都参加了会呀。江青在文革中也说,毛在“七千人大会上憋了一肚子气”(大意),所以,文革的根源在此。“七千人大会”是毛时代历史的一个重要的关节点!文革的目标,毫无疑问,根本不是什么“反修防修”,显然,毛是要以此拿掉所有的“老共”当权派,要再搞一次“换了人间”,要让人们忘掉1960年!这是他的真正目的。假如,他心中真的全不把饿死数千万人当一回事,而文革前又根本没有全国性“贪官污吏”问题,那么,他发动文革干什么?假如他认为饿死人无所谓的,他就不会在1962年允许1959年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平反(唯独不允许彭德怀翻案),而且,他也就没必要在1965年又开始了“打倒刘少奇”的阴谋活动。但是历史是,文革终于发生了,毛已经做尽了恶事,而且为了他自己,他一定认为这是他必须做的和应当做的。不过,历史自有它自身的逻辑。文化大革命,虽然经过一番“天翻地覆”的运动,但与它的发动者的愿望相反,最终,却是他自己被“打倒”了,是在当年大多数中国人民心目中被“打倒”了!最后,到了1976年的1月……,又到了“四五”……,天安门广场人民的愤怒惊天动地!这表明:人民已经忍无可忍。而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伟大领袖,名垂千古”、做“第二个秦始皇”的梦想,终于破灭了。

此次“第一次天安门事件”表明:毛神在当时中国人民的心中,崩塌了。

当时,毛甚至恐怖地感到,对四人帮他们毛可能要在“血雨腥风中交班了”(大意)。

“血雨腥风”四个字,很表明了他对于形势严重性的一种判断,也形象地表明了他内心的一种绝望。但他没有料到的是,他的好朋友邓,尽管取代了他无奈之下挑选的华国锋,又上了台。但是,毛泽东“纪念堂”依旧镇住了天安门广场,与过去只有“五一”、“十一”挂像不同,毛的相片已经每天都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了。毛应当庆幸,他没有看错人,因为邓从江西苏区时起就开始追随他,而且,邓还参与了“高饶事件”,也参与指挥了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特别是还参与指挥了“大跃进”…… 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才是邓会对毛“忠诚”的根本保证。历史还表明,毛早在1959年春就说了:“我来挂帅,邓为副帅”(大意)……。人们或许会问道:难道,1959年春天,毛就认为刘周陈等在“大跃进”中不“称职”了、需要邓来做副统帅了吗?

当然现在,历史已经远去,如“风卷残云”,这已经引不起人们的兴趣,是些小事了。

毛的确整了一下邓,可能是因为邓不完全听话,邓不愿意自己在1962年就顶替刘少奇,后来文革中又和江青搞不来(林彪和江青也搞不来),但是,邓的一生所谓“三上三下”,正好给他留下了政治资本。当文革1976年无可避免地被“党和人民”唾弃时,邓也就变成了反对文革的英雄。于是,历史就变成:如果江青上台,毛可以流芳百世;如果江青上不了台,邓也仍可以让毛“流芳”一两世吧。

现在,如果毛地下有知,他应当知道“邓办事”,他也很可以“我放心”的。

只是,我想,中国的历史,不会是几十年就过完了吧……

案:

网上尝有“毛粉”青年用天真的神情发问、并“启发”人们道:“大跃进”责任到底在谁?当时“国家主席”是谁?当时总书记是谁?的确,该网友是想把 “祸水”从毛主席身上引开,按倒刘邓头上去!这样来谈历史,未免太稚嫩了一点。除了这种无知青年,除了别有用心的部分学者,只要对“中国政治”稍有了解的人,谁也无法把毛的“大跃进”责任甩开。1956年在“最高层”引起轩然大波的6月30日社论,邓没有参与,但邓喳喳呼呼的,对“大跃进”也是有责任的,当然,与毛的责任还无法相比。此外,这位毛粉先生也忘记了:刘少奇是1959年4月当国家主席的。

(11.26.记)

案:

我认为,林彪的“政治品质”是很坏的,这是在建国之后、特别是1959年他当上国防部长之后,表现出来的。现在,许多文章为林彪“翻案”,翻什么案呢?说他在建国前的战争年代贡献极大,但翻案内容,却是要翻他在文革中的案。林彪无疑是个军事天才,并没有人能否定这个。但显然,军事天才,不能保证他在 “专制政治”中也仍是一个好人。在整朱德、整彭德怀、整贺龙、整罗瑞卿的一系列政治活动中,林彪并不光彩。他在1959年庐山会议、1962七千人大会上的表现犹坏。他在“全国大学解放军”的活动中,是对毛泽东“造神运动”的最主要角色之首。他在文革前夕、在文革之中,都表现出他的政治品质很坏。这个案是很难翻过来的,我认为。

(11.28.记)

案:

文革是否苏式社会主义国家的定律?不一定。因为,别的“苏式国家”里,常有领袖“清除异己”的恶事情发生,例如霍查、金日成,大概也都做过这种事,他们的“第二把手”谢胡和崔庸健,就不知道到哪儿去了。但在他们国家并没有发生“中国文革规模”这样的“文革”。前南斯拉夫的铁托总统,据悉也清洗过3万人的“异己”。而斯大林的清洗规模巨大,且发生极端凶恶的屠杀,但也没像中国这样,伟大领袖利用千百万群众的疯狂、粗暴打斗的“流氓方式”来“清除党内异己”。这些说明,文革,并非“社会主义国家”的规律,而只能表明中国的政治文明及“政治道德”格外低下,在全世界首屈一指。

(11.30.记)

案:

第一次天安门事件时,我记得,当时官方拿出来作为“反革命罪证”的一首诗是:“欲悲闹鬼叫,我哭豺狼笑,洒酒祭雄杰,扬眉剑出鞘。”当时,该诗登在人民日报上,播音员的语调也是慷慨激昂,好像要用声音把这个“反革命”掐死。显然,在张春桥他们看来,“反革命们”已经认为,江青他们是鬼,毛也成了豺狼,既然要“剑出鞘”,那就是说,“反革命们”要推翻他们了,要“颠覆”他们了。这就是“罪证”!那时,百万北京人民在天安门广场上怒吼,有如风雨交加,大厦将倾。一首诗在千万篇诗海中,其实算不了什么,但是被张春桥“提炼出来”,也许,这的确就是使毛认为可能要在“血雨腥风中交班”的可怕症候。今天看来,拿诗和文章作为“反革命罪证”,很有点像清朝的“文字狱”。但是,中国只要有“思想犯”存在,那么和“文字狱”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12.30.记)

案:

到底为什么会发生文革?

看到海外的一些自诩为“文革研究者”们写的东西,其肤浅和逻辑混乱,往往是个通病。有时,实在差劲到难以恭维。他们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煽动人民对于共产党的仇恨(但我要说,仅仅是“文革研究”,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他们的一切“研究”,均以此为轴而旋转,怎么能够找到真理?他们甚至仅能代表极小一撮人,即蒋介石的残渣余孽。

但是,世界上的事情,肯定有原因。而且发生了中国文革这样巨大的历史悲剧,到底其原因何在?过去,我也曾一再想过这个问题。

1、毛泽东自己的需要,这是内因,其他都是条件(例如民众的政治盲目)。

2、为什么要折磨死刘少奇?这是文革的主要点,海外的“文革研究者”甚至将刘少奇也定为“文革发动者”之一,足见其罔顾事实,胡说八道。

要理解文革的发生,“七千人大会”是关节点。刘少奇说出了“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使毛不能容忍;但是想一想,如果刘少奇不讲这句话,那就等于在掩饰事情真相。刘少奇会认为,在7000人中通不过,在遭受灾难的6.5亿人民心中通不过。在领袖和人民之间,与林彪相反,他选择了人民。这一点,已经很清楚了。但为什么文革规模这么大?远远超出“打倒刘少奇”的需要,而且要把几乎全体“老共们”都搞掉,几乎是人人过刀?毛是怎么想的?看来通过“七千人大会”,大概毛泽东已经发现,由于他指挥的大跃进和空前的经济灾难,他在共产党内已经很“露怯”了。他的威望,在相当一批中高层干部中,已经大打折扣。

所以,他才要换掉整整一代“老共”干部。

独裁者,也有聪明过人的,例如拿破仑,在治理国家各种事务上几乎无事不通。他的《公民法典》,对欧洲的社会生活起了重大影响。但是,我们的独裁者呢,他倒也能打仗,说到治国,就差得太遥远了。

独裁者斯大林的大清洗,也是剪除异己,也极为疯狂,为什么没有用文革方式?因此,文革属于中国,文革属于毛泽东。这是一个值得特别研究的个案。

(12.31.记)

https://lizhining.wordpress.com/2009/11/19/%e6%96%87%e9%9d%a9%e7%9a%84%e8%b5%b7%e6%ba%90%ef%bc%8c%e5%88%b0%e5%ba%95%e6%98%af%e4%bb%80%e4%b9%88%ef%bc%9f/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