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05阅读
  • 0回复

李志宁 《李志宁网页》落幕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李志宁网页》落幕
  网络信息,原作者李志宁
  
  挣扎了两年的《李志宁网页》,今天终于落幕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的《李志宁网页》已办了两年了,成就如何?不知道。
  它的主轴是什么?
  我想了想,可以说,就是“为了民主”。
  清朝倒台之后,皇权结束以来,快100年了。这个期间,中国出了许多问题,我认为,归结到一点,就是因为“没有民主”。而且,中国只有实现了政治民主,才有未来,也才能避免未来的动乱、甚至战争。
  民主问题,是一个我后半生里想了又想的问题。
  我喜欢想,当然,也可能有“胡思乱想”。
  但“思想自由化”,是我的一个基本的信条。我认为,既然要思考,那就应当摆脱任何束缚,包括官方施加的各种思想约束。
  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事情!要用怀疑的眼光看待一切!
  一切事情,都应经过自己头脑的过滤。
  例如,官方说的话,也不要轻信。官员说,我们的物价不是世界上涨最快的。他一定有说这话的目的。目前国内的人民,已在切身经验中,明白了这么一点:就是不要轻信官方的任何说教。 同时,对于西方人的某些说法,我也不太相信,也要经过自己头脑“检验”,这就是“独立思考”。
  例如我曾经很奇怪,为什么西方国家强烈反对“共产主义”?从舆论、摩擦到武装干涉,各种手段全都使用过。共产主义到底给西方造成了什么损失?使得他们如此痛恨共产主义?共产*党*国家入侵过任何西方国家吗?没有。而那些发生了所谓“共产*党*革命”的地方,都是穷地方,除了中朝越古等,60~70年代还曾经有智利的阿连德、布拉柴维尔刚果的“人运”,是不是还有南也门?我也不清楚。当然并没有都成功。它们对于西方国家会有什么威胁呢?那个印尼的艾地,对西方国家更毫无威胁,结果在美、英、澳等国介入下,印尼发生了大规模屠杀,把根本没有掌权、也根本没有举行过任何暴动的印尼共产*党*人及其父母、妻子、儿女、朋友、甚至还有邻居、乡亲,全用非常暴虐的手段,残酷屠杀了100万人!
  这是1965年的事,据说当时印尼河中到处浮着尸体,至今想起仍感头皮发麻。
  所以,说美国“国内的”社会制度优越,我亲眼得见。但是他们的对外政策,是经常遭到各国当地人民反对的。这是问题的两个方面。我从来不认为,一个方面可以掩盖另一个方面。
  同样道理,在我们国内,批评改革的问题,不能掩盖文革的问题。
  批判文革及建国后多种政治运动,也不能否认当时的民风尚还比较纯厚。
  批评建国后的各种问题,也不能掩盖建国前蒋介石政权的凶恶。
  一切应当尊重事实。
  一切以人道主义为标杆。
  总而言之,我批判了一切政治独裁者,批判了一切专制独裁制度。
  尽管共产*党*国家并未入侵西方国家,但是共产*党*国家内都没有建立民主制度,这也是事实。这样一来,“*党*”在这种“非民主制度”中就会逐渐地虚化,“*党*”的领袖和官员层,在和平年代里就会逐渐地演变(异化)为工人阶级的老爷。特别是在第二代、第三代官员们之后。这种演变迅速而激烈,甚至很无耻。
  这是一个事实。
  我们来看看贫富问题。
  建国以来,改革之前,虽然大家政治上始终不自由,但是社会似乎仍能维持,1960年前后的经济大灾难如此严重、惨绝人寰,但是没有发生大动乱。原因何在?文革中人民生活水平极低,但也没有发生盗抢粮库或打家劫舍的状况,原因何在?我个人认为:
  如果大家都穷,但还没有失去公正,人们还是能够心平气和;
  当然,如果大家都富,也没有失去公正,那么人们也会心平气和;
  但是如果“极少数人”富、“绝大多数人”穷,而分配又失去了公正,那么,事情就不容易摆平了。
  目前的中国,恰恰是一个“贫富悬殊”的社会,而且是个“贫富十分悬殊”的国家,在世界上能够达到数一数二的程度。说来也不容易,仅仅30年间,就做到了这一点。但这并不是一个值得夸耀的事。“贫富悬殊”对于一个社会,好比是安放了个巨大的、不定时的炸弹。
  我这样说,并不是要吓唬谁。而任何头脑正常的人也可以看出,中国现在各种社会矛盾有多么严重。矛盾既然如此严重,那么整个社会在矛盾重重中,将来总要寻觅出路的,终须要有一个解决方式。不是这种方式,就是那种方式。如果就这么一直捂着,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让个中国就这么“穷者愈穷,富者愈富”地安安静静过下去,直到永远,那是不可能的。
  自以为懂得“哲学”的领导人们,应当明白这一点。出路在哪儿?我想,无非是两个。
  一个是革命,一个是民主。或者是革命,或者是民主。
  又不革命,又不民主,以至永远。这个可能性是没有的,当然,我希望是民主,而不是革命。
  20世纪前半叶,中国是个发生过多次革命的国家,我一直认为,就象指责人民是“没有意义”的一样,指责革命,也是没有意义的。革命不是几个人,或一个小集团就可以“闹”起来的。革命,是千千万万的人民都感到不能再忍受了的时候,就会自然发生。所以,不要逼人民。聪明的统治者,应当能认识到这一点。我想,唐太宗都能认识的问题,现代人还能认识不了吗?
  自邹容的《革命军》之后,在汉语中,革命就是一个正面的词汇。孙中山和蒋介石都说自己是革命的。当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时候,北洋政府是合法的中国政府,得到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外交承认。但是蒋介石革了北洋政府的命,也是造反。后来共产*党*又革了蒋介石政府的命,当然还是造反。但这是中国的一连串革命中、最得到穷苦人民拼命支持的一场革命。这也是事实。
  革命,有它自己的逻辑。
  革命并不是谁想要,它就来;谁不想要,它就不来。革命不是“人的意志”所能改变,官再大,也有改变不了的事。当年的蒋介石,不是也很貌似强大么?他的官很大,也很是凶残,拥有飞机、大炮和军舰,但是根本无法避免倾覆,无法对抗人民革命。
  所以,不要以为个人的努力会改变一切,不要以为号召和空话能应付一切。
  当然在我看来,革命,也并不一定就是个理想的解决方式。Revolution,可能会打出一个脱离英国殖民地的美国,但也可能会打出一个波尔布特的恐怖柬埔寨。而且,越是那种“领袖高高在上”的革命,越容易产生与革命者们最初愿望相反的结果。这样的例子,20世纪已经很多了。
  但是,要避免中国在未来发生暴烈的革命,却是需要有大智慧、大动作的。
  如果我们根本不触动当前中国社会矛盾根基,只想小修小补,讲几句漂亮话,来哄一哄穷老百姓,而在实际上,贪官污吏照贪,无良老板照恶,辛苦的劳动人民照穷,那么,学者的空话讲得再多,恐怕还是很难避免革命的再次发生。
  就我个人来讲,我真的很不希望中国再次发生革命,我希望能够象很多国家那样,以实现“民主政治”的方式来解决制度问题。苏联、东欧转变为民主政治,并不是悲剧,而是历史的喜剧。同样,印尼苏哈托,菲律宾马科斯,韩国的全斗焕、卢泰愚,台湾的国民*党*独裁,都被“民主政治”和平地结束了。当然,国民*党*今年也可能再次上台执政,但这已经是一个民主化的、脱胎换骨的国民*党*,即使它上台也不可能改变台湾的民主制度。
  这不是很好吗?
  依我看来,如果中国能够顺应当代的世界大潮流,改变自己,就可能和平地将中国变成一个真正“和谐的”国家。社会和谐,不是由“口号”、“教导”和什么“思想要求”造就的。就中国目前社会矛盾重重、积重难返的状态来说,更不是由文件或者领导人的“提法改变”,不是由几句空话,就能解决问题的。
  一定要有“制度的改变”,中国才有希望。我认为,中国人如果真的有“大政治智慧”,就应当逐步实行:
  1、拿出政治家风度,听听不同声音,鼓励*党*内的反对派、并使之合法存在;
  2、鼓励独立的工会农会、以制衡社会矛盾,停止对劳动者的剥夺;
  3、鼓励人们结社、集会,这可以使整个社会心态平和;
  4、允许发生和平游行,使人民有“和平出气”的可能;
  5、对报刊杂志、电视台、互联网等,放弃国家管制,倡导言论自由;
  6、在国家权力上,逐步实行“三权分立”,改变“一把手说了算”;
  7、明确提出“宪法至上”,完全以“法”治天下;
  8、实施政治民主,逐步结束一“*党*”至上;
  9、逐步实现“民选”,由人民投票来决定国家和各地的“一把手”。
  
  这样,我认为,中国就可以拿回历史主动权,主动地走上正路,使严重的社会矛盾和平地、逐步地舒缓下来,甚至使欢呼的人民能真心拥护自己。从而避免整个社会由于对抗最终发生“吾嫉天下不均,今为汝均之”的那种暴烈的社会动荡。
  我们应当明白:中国是“人民的中国”,不是几个人的、甚至一个人的中国。
  把中国人民当成自己“一群不听话的孩子”,这是独裁者的心态,不是政治家胸怀。不要企图做人民的“严父慈母”,不要总是一副“教导”人民的腔调!
  还有,目前中国的富豪们,还以为他们才是中国的主人,而穷劳动者都是他们的奴隶。这是这些人“内心深处”的东西。正是这种“狼”的意识,将把中国带向深渊,带向真正的大混乱,这是中国千百年来的历史所一再证明了的。所以,对于那些违法的富豪,要坚决查处,决不手软。他们是动乱之源。
  只有实现政治民主,才能真正避免大混乱的发生。
  与那些国家领导人及学者们的预计相反,其实,“游行请愿”不会带来混乱,“自由结社”不会带来混乱,多种“权力制衡”也不会带来混乱,只有压制人民、盘剥人民才会带来真正的社会混乱。
  在这一点上,那些拥有国家各种权力的人们,实在应当好好用心“悟一悟”。要悟出道理来。再糊涂下去,可能就晚了。
  可能,政治民主之后,一些贪污过的人、一些非法欺压百姓的人……,可能会受到追究,受到清算,但是这种“牺牲”谈不上“民族牺牲”。而是恰恰相反,这种清算,是中华民族之幸,真正有政治智慧的人们应当明白这一点。
  我认为,凡是弯弯曲曲地反对“政治民主”的学者,都是对中国的历史和未来不负责任的。作为学者,不应当总想着如何让学问使自己“得利”,成为御用文人。
  既是学者,都是聪明人了,对这一点“道德文章”,还悟不出来么?(2008-01-28)

http://bbs.tianya.cn/post-no01-378463-1.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