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4阅读
  • 0回复

雷神:谁在文革中“怀疑一切” “打倒一切”?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下面,给网友读者转来一组有关历史实证材料,看看到底是谁在文革中“怀疑一切”、“打倒一切”、“否定一切”,看看到底谁是“极左”:

1.摘录《水陆洲: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论第七章第十六节解决陶铸问题》

一九六六年六月二十二日,陶铸给广东省委第一书记赵紫阳的电话指示

……要强调领导。学校的文化革命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主要是搞教职员中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

一九六六年六月二十五日,陶铸在卫生部文化大革命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不要党的领导,反对党的领导,不管口号喊多高,面孔多好看,也是假左派真右派。我们拥护党中央、毛主席这不是空的,党是由人组成的。
我代表中央和国务院宣布卫生部党委不是黑帮。……

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毛泽东将主持召开了几次政治局的生活会,目的是批评刘少奇和邓小平。会前,江青找陶铸进行布置。陶铸说:“不行,我不能开头炮。”…陶铸摇摇头,苦笑着说:“我——不能落井下石。”

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张平化王任重陶铸对中南地区在京同学的讲话

陶铸讲话:

省委可以反对,可以火烧,炮轰省委,可以炮轰中南局。包括我在内都可以反对,只有毛主席不许反对,…谁不革命,不但反对,而且要打倒。

一九六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央组织部的一些左派组织起来,要到中南海向毛主席和党中央送决心书,表示要坚决揭发斗争刘少奇和邓小平。陶铸闻讯急忙坐小车赶到组织部,大谈刘、邓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党中央反对对他们采取过火行动等等,阻止左派们的行动。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某日,在毛主席接见革命师生的活动中,陶铸一个人来到观礼台的东侧,在人群中找到了薄一波,把他拉到了一边,悄声说:“有人正在想方设法地整理你的材料,要置你于死地!”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泽东在自己家里宴请文革小组成员,对开展文革运动的意义和下面做法进行重要交底,也谈到“少数不肯回头,坚持错误,阳奉阴违,耍两面派的人,一定要被群众打倒,这极少数人是咎由自取”。

显然,这个话中说“极少数人”就包括陶铸在内。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联动’组织调来二三百名暴徒,二次冲进公安部,强占了8个办公室,大砸大抢,一时间弹弓齐发,石块乱飞,并围攻、殴打、捆绑公安人员,高呼‘高干于弟要掌权!’‘打倒三司!’‘打倒公安部!’‘枪毙三司后台!’‘打倒中央文革’并撕下堵上的毛主席语录,涂上‘刘少奇万岁!誓死保卫刘主席’等口号。又在第二天,第三次冲击了公安部。

对此,陶铸得意地说:‘这些红卫兵终于清醒了,谁镇压他们谁就是反动路线。’

一九六七年九月八日,《人民日报》刊登姚文元的文章:《评陶铸的两本书》

文章指出:

陶铸是一个卑劣的实用主义者。他有一张投机商人的嘴巴。为了推销修正主义,为了攻击和反对所谓“教条主义”即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忽而显出极右,然而装作极“左”,以腐蚀、迷惑和欺骗那些不坚定的中间群众,以保护自己不被揭露。陶铸在到中央宣传部担任领导工作以后,他是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镇压革命群众的忠实执行者。他竭力反对毛主席《炮打司令部》这张伟大的大字报。他竭力保护那些牛鬼蛇神。可是当群众起来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他摇身一变,立刻以极“左”的无政府主义的面貌出现,大叫大喊:“在文化大革命中,怀疑一切是正确的”,“每个司令部都不知是什么司令部……我是主张普遍轰!”“任何人都可以反对”!他大大“创造性”地“发展”了“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看来“左”得出奇,其实是形“左”实右,其目的还是混淆无产阶级司令部和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区别,把矛头引向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使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能在混乱声中蒙混过关。什么“怀疑一切”,统统是用来对付无产阶级司令部的。“怀疑一切”,就不怀疑他自己;“打倒一切”,就不打倒他自己,你说怪也不怪!?请同志们注意:现在有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也采用了这个办法,他们用貌似极“左”而实质极右的口号,刮起“怀疑一切”的妖风,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挑拨离间,混水摸鱼,妄想动摇和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所谓“五.一六”的组织者和操纵者,就是这样一个搞阴谋的反革命集团。

2.摘录《天翻地复慨而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事记(1963.9——1967.10)》

八月中旬工作组走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活魂犹在,不过采取了种种新形式。

(长沙)在陶铸,王任重的控制下,王延春一手制造了“八•一九事件”血腥镇压革命学生。
八月二十一日
是日晚,陶铸到人大讲话,十分恶毒地说,“今天只能够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起来保卫。”抛出“怀疑一切”的反动无政府主义…
八月二十三日
陶铸在中国医科大学讲话。
他明明是中国天字第一号资产阶级保皇派,却跳到极左方面,公开散布“怀疑一切”的谬论,说什么“可以怀疑,什么都可以怀疑,什么都不肯定,贴了标签镀了金,很不好。”“怀疑一切是对的,在文化革命中都可以怀疑。……特别是领导,更要怀疑……每个领导,都要被怀疑被审查,被考验。”
九月一日
陶铸打电话告诉湖南省委:“对于个别坏分子的反动言行……进行必要的揭露和批判。”湖南省委立即传达给全体党员,为反“右派”,抓“黑鬼”作了思想动员。准备就绪后,张平化跳出来作了“九•二四”“抓黑鬼”的反革命动员报告。湖南一时乌云翻滚,革命群众又被打成“反革命”。
九月十七日陶铸猖狂地反对八届十一中全会决议,指令在报刊上登发刘少奇的照片。为了突出第二号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邓小平,竟造假照片,把邓的头象剪下来,装到陈毅同志身上,此即陶铸发明的著名的“换头术”。陶铸效忠刘邓的用心可谓良苦矣。
九月二十一日经陶铸批准,新华社播发了原天津市委第一书记万晓塘死亡公告,对万大加吹捧,天津保守派开五十万人的追悼大会。毛主席指出:这实际上是向党示威,这是用死人压活人。

3.摘录《毛泽东文革指示谈话汇编》

毛泽东1967.01.08关于陶铸问题的讲话:

陶铸问题很严重。陶铸是邓小平介绍到中央来的。这个人极不老实,邓小平说还可以。陶铸在十一中全会以前坚决执行了刘邓路线,十一中全会后也执行了刘邓路线。在红卫兵接见时,在报纸上和电视里照片有刘邓镜头,是陶铸安排的。陶铸领导下的几个部都垮了。那些部可以不要,搞革命不一定非要部。教育部管不了,文化部管不了,我们也管不了,红卫兵一来就管住了。

陶铸的问题我们没有解决了,红卫兵起来就解决了。

毛泽东1967.08.20,28对《评陶铸的两本书》一文的几段批语:

文元同志:

看了一遍,很好。题目似可改为《评陶铸的两本书》,小题目不要。此外,有些地方似太简略,宜于加以发挥。但文章已不短,再加或显得太长。究应如何,可与你的写作班子同志们一商,他们可能提出些好的意见。

看过,极好。我只改了几个字,加了一段话,是否妥当,请酌定。建议在北京发表,前一天广播,以便同北京在同一天在全国各报发表。还要先送北京,在中央文革,中央碰头会,以三四天时间加以讨论。如有好的意见,加以吸收。
还宜在二三个月写几篇批刘文章,你是否有时间担负起来。明后日拟和你一谈。

毛泽东1967.12.17对大树特树绝对权威的提法等的批语

林、周、中央及文革各同志:

(一)绝对权威的提法不妥。从来没有单独的绝对权威,凡权威都是相对的,凡绝对的东西都只存在相对的东西之中,犹如绝对真理是无数相对真理的总和,绝对真理只存在于各个相对真理之中一样。
(二)大树特树的说法也不妥。权威或威信只能从斗争实践中自然地建立,不能由人工去建立,这样建立的威信必然会垮下来。
(三)党中央很早就禁止祝寿,应通知全国重申此种禁令。
……以上各点请在一次会议上讨论通过为盼。

4.摘录《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大事记)

一九六七年二月

在刘少奇已经垮台以后,刘少奇修正主义集团及其在各地的代理人,不断地改变手法,抛出什么“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形“左”实右的口号,妄图继续打击一大片,保护他们一小撮。他们还分裂革命群众,操纵和蒙蔽一部分群众,保护他们自己。而当无产阶级革命派粉碎了这些阴谋以后,他们又来了一次猖狂反扑,这就是一九六六年冬季到一九六七年春季出现的那股逆流即“二月逆流”。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日
武汉陈再道之流顽固对抗毛主席的指示,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疯狂地把矛头对准中央文革,向革命造反派举起了屠刀,一手制造了震惊全国的“七.二〇”反革命暴乱事件。……陈再道之流竟公然对抗中央指示,操纵“百万雄师”中的一小撮败类,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反对中央,反对中央文革小组,采用了法西斯手段,…明目张胆地反对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

5.摘录《一丁: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活动简记》

1966年8月5日
毛泽东写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全文如下:“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的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一遍这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五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到1962年的右倾和1964年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

1967年2月3日
毛泽东会见阿尔巴尼亚代表团卡博.巴卢库等。毛泽东说……“现在流行着一种无政府主义思想,口号是一切怀疑,一切打倒,结果弄到自己身上,你一切怀疑,你自己呢?你一切打倒,你自己呢?资产阶级要打倒,无产阶级呢?他那个理论就是不行。

1967年2月16日
中共中央政治局碰头会议在怀仁堂召开,谭震林、叶剑英、陈毅、李先念等与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展开激烈斗争。会议由周恩来主持。谭震林在会上说:“什么群众,老是群众群众,还有党的领导哩!不要党的领导,一天到晚老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这是什么?这时形而上学!你们的目的就是整掉老干部。…这些家伙,就是要把老干部统统打倒。”谭震林要退出会场,陈毅说:不要走,要跟他们斗争!……当晚,张春桥、姚文元、王力整理出《二月十六日怀仁堂会议》的纪录,江青给毛泽东写了个条子:“张、姚有重要情况报告,盼速见。”几小时后,毛泽东召见了张、姚,听取了汇报。

1967年2月18日
毛泽东召开政治局会议,严厉批评了谭震林等老同志。毛泽东说:中央文革小组执行了十一中全会精神。错误是百分之一、二、三,百分之九十都是正确的。谁反对中央文革,我就坚决反对谁!你们要否定文化大革命,办不到!……你们说江青、陈伯达不行,那就让陈毅来当中央文革组长吧,把陈伯达、江青逮捕、枪毙!让康生去充军!我也下台,你们把王明请回来当主席嘛!你谭震林也算老党员,为什么站在资产阶级路线上说话呢?……

1967年2月23日
青海西宁市发生开枪流血事件。青海军区副司令员赵永夫是西宁地区支左工作联合办公室副组长,为了对报纸电台实行军事管制,赵永夫于23日调动武装部队,亲自任总指挥,组织夺占报社,但当时《青海日报》已被西宁“八一八红卫兵战斗队”控制,双方发生武装冲突,开枪射击,共伤亡377人。其中群众死169人,伤178人,部队死4人,伤26人。青海军区将情况向中央军委和林彪做了汇报。同日,叶剑英听赵永夫电话报告后说:“你们打得对,打得好!”中央文革小组最初保持沉默,几天后,他们在《简报》上刊登红卫兵控诉武装镇压的来信,由张春桥等人联名给毛泽东写信,要求重新审查青海事件,毛泽东于3月1日批示:可以调查一下。如果是学生先开枪,问题不大。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值得研究了。3月21日,毛泽东、林彪对青海问题的调查做了批示。根据批示,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于3月24日做出《关于青海问题的决定》,宣布对赵永夫隔离审查,宣布“八一八”为革命群众组织,着手筹备以刘贤权为首的青海省军事管制委员会。(文革结束后,赵永夫被平反,重新安排工作)

各位网友读者,看了上述两组实证材料之后,关于“文革中到底是谁‘极左’、到底是谁‘怀疑一切’、‘否定一切’、‘打倒一切’”这个问题,大家不是很清楚了吗?

难道不是刘邓陶们用貌似极“左”而实质极右的口号,刮起“怀疑一切”、“否定一切”“打倒一切”的妖风吗?难道不是叶剑英、谭震林、陈毅、李先念、徐向前、聂荣臻等“二月逆流”黑帮支持了貌似极“左”而实质极右的“青海赵永夫屠杀无产阶级革命派”、“武汉七.二〇陈再道反革命暴乱”等血腥事件吗?毛泽东严厉批判的那个貌似极“左”而实质极右的“大树特树绝对权威”的口号不是杨成武搞的吗?貌似极“左”而实质极右的“大树特树绝对权威”的口号也是《梅文》所谓“‘否定一切’的‘四人帮’”鼓噪的吗?

https://bbs.creaders.net/history/bbsviewer.php?trd_id=319625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