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38阅读
  • 0回复

柴德赓——我的履历及政治情况(1968-1969)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关于我的履历及政治情况



    1、我在中学时期(一九二三—一九二九)
    我一九二三年秋进入临浦初级中学,第二年学校停办,考入杭州安定中学,一九二六年毕业。初中时期,没有什么政治活动。

一九二六年秋考入杭州第一中学高中部。

一九二七年上半年起,我当一中出席杭州学生联合会的代表。

一九二八年(以前填过表,记不清是二七年还是二八年)加入国民党,入党介绍人是戴祥骥、郑国士。戴当过区分部委员。

一九二九年上半年,我就不过问区分部的事。

一九二九年七月一日,我离开杭州到北京投考大学,此后没有去登记。和国民党无组织关系。

当时一起入党的有吴锦清、裘胜嘉、杨大士。吴一九四四年在西安见过,一九五八年后,有人来了解他的情况,我不知他在何处。裘胜嘉在新疆乌鲁木齐经济部门工作,一九六一年左右见过一次。他家属住在上海江宁路九六〇号。杨抗战后未见面,亦无消息。裘、杨是亲戚,可以问到。

我在初中、高中时期有一个私交较好的同学俞启人,现在上海工作,家住溧阳路一五五号。

    2、在大学时期(一九二九—一九三三)

   一九二九年我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走了做学问的道路。在北京师大什么政治活动也不参加,天天跑图书馆。

一九三一年秋起,我一面在师大读书,一面在辅仁大学附属中学教语文,师大同学王竹楼(兰阴)现在历史研究所管资料,可以证明。

一九三一年到一九三三年之间,因爱人陈璧子的关系,有几个地下党员经常来我家,我报着同情的态度掩蔽她们,但自己没有参加斗争。这些事,可问九三学社中央梁明、机械出版社刘怡(当时叫刘明琦)。

    3、安庆、杭州教书的两年(一九三三—一九三五)

    一九三三年六月,因天津形势紧张,我回南方,在杭州找不到工作,因原一中校长杨廉当安徽教育厅长,一中教师缪金源、乌以凤在当秘书,介绍我到安庆一中教语文课。这一年的情况,南京师范学院数学系教师徐惠娟可以证明,她是我一中的同学。

一九三四年夏,我不愿意在安庆教书了,回到杭州,杭州市立中学校长叶桐(师大校友)留我在市立中学教书,教语文、历史。这一年因母亲长期生病,到一九三五年死去,我经常回家乡。陈垣先生写信给我,要我早些去,我课一教完,就动身去北京。在杭州无政治活动。这一年的同事都找不到了,只有戚墨缘(解放前已死)的爱人吴瑞兰当时我们同住在市中附近宿舍。吴现在湖州中学教书。

    4、抗战前后(一九三五—一九四四)

一九三五年夏,辅仁大学陈垣校长叫我去北京,从一九三五年下半年起,我在辅仁男中、女中教了一年书。

一九三六年秋起,我到辅仁大学教课。

一九三七年抗战开始,平津很快失守,辅仁的同事都留下来,我也考虑继续在那里教书。直到一九四四年二月,因辅仁大学张怀、董洗凡、英千里(后来知道他们是国民党)、汉奸曹汝霖当辅仁董事长(后未实现),我决定离开。陈垣校长本约同行,后来他走不脱。
    在北京沦陷时期,我的情况陈垣校长最清楚,辅仁的同事张重一对我很了解。

    5、从北京到洛阳、西安(一九四四年二月—八月)

一九四四年,变卖家具南行,千辛万苦到了安徽界首,和陈璧子的大哥陈伯君取得联系。陈那时是洛阳第一战区司令部的机要室主任。我到洛阳时,陈伯君已替我接洽好教育部办的洛阳进修班一个语文历史教师的位置。后又为我设法兼一个第一战区司令部的秘书名义(军简三阶)。从三月中旬起,我上午在进修班上课,下午到司令部去一两个小时,无具体工作,到四月底,司令部疏散文职人员,家属已先疏散,我到庐氏县的范蠡镇暂住。不久洛阳失守,庐氏危机,大家走散了。我和进修班的学生徒步从豫陕两省交界处的商洛山中离散,再走到西安,已是五月底了。这时陈璧子因家属先期疏散早已到赴西安。在西安两湖小学我找了一个教师位置,我们就住在两湖会馆。七月第一战区遣散人员,我自请免职的。

我在洛阳、西安这一段时间,陈伯君可以证明。当时第一战区司令部机要室有个秘书夏照滨,他现在南京大学外文系教书,也可以证明。

从我到西安后,遇到辅仁大学文学院长、文化特务沈兼士(沈一九四七年死于北京)及中学同学吴錦清,沈当时在代朱家骅当国民党的训练班主任。吴是战干团的总务处长,他们关心我今后的生活,希望我留在西安。我表示愿意去教书和做研究工作,已写信给朋友了,后来他们告诉战干团要成立一个研究所,主要是文史方面,所长将由黎锦熙担任,我见到黎(黎是师大前文学院长),黎说,有怎么个打算。吴锦清有一天要我同去看战干团教育长葛示桀,葛随便问我在北京工作的情况,没有多谈。不久,葛发来一个发表我做研究所研究员的通知书,这时我已看出战干团不是真正研究学问的地方,而是胡宗南的特务机关,进去了出不来的。我立即把通知书送还给吴锦清,无论如何为我辞退。这时四川女师院朋友寄的路费到了,我就于八月底离开西安向重庆了。黎现在北京师范大学,可以证明。

    6、在白沙(一九四四—一九四六)

我去白沙女师院主要是三个旧友台静农、李霁野、魏建功的关系。台、李是鲁迅先生的学生,对思想上有帮助。我自己兼国文、历史两系任课,名义是副教授。到一九四六年春夏之交,女子师范学院学生因迁移问题反对教育部长朱家骅,我当过一次教师代表到教育部陈述意见,和朱家骅争论了几句。后来女师院被解散,整理,我被解聘。魏建功、李霁野此时已先离白沙,我是六月间才出川的。这段时间魏建功及女师学院同事方管可以证明,学生中北京女六中教书的汪丽琴也可证明。

    7、在杭州(一九四六)

一九四六年七月初,我到杭州,当时青年军第四大学补习五班开学,正找教师,文史方面由浙江大学师范学院中文系主任郑石君主持,他请我去教书,我教了一个多月的书,八月后半月,我因早已应辅仁大学之聘要去北京,恰好大学补习班要送二十九个学生到北京上学,也就给我买了轮船统舱票,我就乘轮船到天津,又回辅仁大学教书。郑石君现在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8、重回辅仁大学

从一九四六年九月到一九四九年初的一段时间。

一九四六年我会辅仁大学,改为教授名义。一九四七年春,陈璧子的一个白沙女师院附中同事覃英[1]介绍朱彤同志到我家,朱是地下党员,他在北大工作,因他的关系,北大的郑楠(女)、刘力邦(女)等经常来我家。朱每当北大情况紧张就住在我家,朱还带别的同学在我家住过,他对我是绝对信任的。因此,能看到一些毛主席的文章及其他进步书籍。直到一九四八年八月十九日大逮捕前几天,朱、郑才离开北京区解放区,刘力邦则还是来我家联系。一九四九年解放,朱、郑又回北京,那是我家的情况,他们很清楚。郑现在是贵州省团委副书记。

那三年中,我家和刘迺龢、迺崇姊弟往来很多,“八一九”大逮捕时,迺崇亦躲在我家好些天,后去解放区。

    9、解放初期,我在辅仁大学党支部领导下,担任工会主席,参加辅仁的反帝斗争,思想改造、忠诚老实等一系列运动,和党支部的贾世仪同志、金永龄同志经常在一起。贾现在北京体育学院工作,金在北京师大物理系。

    一九五二年,院系调整以后,我在师大工作,到一九五五年止,这一段的情况,师大历史系王文端、人事处刘淑娟都清楚。

社会关系

    ①陈垣,北京师范大学校长,党员。是我的老师。我从一九三一年到辅仁中学教书,以后两次回辅仁大学教书,都是他的关系。

    ②刘迺龢(女),我的学生、同事,党员。从一九四六年回北京起,和我家往来很多。

    ③张子高,清华大学副校长,党员。抗战时期,我和他做邻居七、八年,彼此了解。

    ④徐慧娟(女),安庆一中同事,党员。现在南京师范学院数学系教书。

    ⑤郑楠(女)、朱彤,夫妇二人一九四七—四八两年在北大做地下工作,常来我家。郑是贵州省团委副书记,朱一九五七年划为右派,后摘帽。

    ⑥魏建功,北京大学副校长,九三中央常委。

    ⑦张重一,辅仁、师大同事,现在北京河北北京师范学院工作,一九五七年划为右派,后摘帽,民进会员。

    ⑧舒芜(方管)、四川女子师范学院同事,在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一九五七年划为右派,后摘帽。

    ⑨启功,辅仁师大同事。一九五七年划为右派,后摘帽。九三成员。

    ⑩荣孟源,解放后由范文澜同志介绍来我家认识的,我编《辛亥革命》资料,他也参加。一九五七年划为右派,后摘帽。

    ㈠陈伯君,我爱人陈璧子的大哥,一九四四年我到洛阳后,他为我找工作。一九四九年到北京,当教育部长马叙伦的秘书。一九六一年左右退休。民进会员。

    ㈡陈绍闻,陈璧子弟弟,复旦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党员。

    ㈢陈素子,陈璧子妹妹,北京市第七中学教导主任,党员。

    ㈣周蓟章(女),陈璧子表兄杨绵仲的儿媳,已离婚,现在北京环境卫生处第一清洁队任职员。[2]

    ㈤黄渔仙,是陈璧子表姊,上海文史馆员,住上海。

    ㈥朱守范,我的妹夫,上海人民银行职员。

    ㈦黄炳然,小学同学、苏州医学院附属医院医师。

    ㈧翦伯赞,解放后在一起开会,私人来往不多,一九六二年他来苏州编书一起,往来较多。

    反动的亲属关系

①柴德诚,我的胞兄,恶霸地主。一九五一年已镇压。

②张恩发(文瑞),我大姊的儿子,和我同岁。他一向当法官,长期没有和我见面。解放后被捕,后回乡劳动生产。他写信到北京说有个儿子想读书,培养不起,要我帮助。我当时同意了。一九五三年他的孩子张来吉到北京,考入十三中。后来我见到张恩发给他儿子的信有许多怨恨地方干部的话,他又说有一个朋友每月给他生活费,都是隐瞒着干的。我把这个情况告诉师大负责统战工作的金永龄同志,说明我不能替反动法官培养儿子,金永龄同志要我写一份说明材料,由党组织转到诸暨人民政府,我就这样办了,遂将他儿子送回乡下。以后听说张恩发被捕了,情况不太清楚。

③陈叔和,爱人陈璧子的堂兄。一九四六年来北京管南苑营产,是反动军官。一九四七年因贪污下狱,一九四八年释放回湖南。

④刘剑石[3],陈璧子远亲,是国民党后勤部一个补给团长,一九四七年因陈叔和找到我家,后于一九四八年撤职回南,听说解放战争被俘。

⑤黄涤尘(汉光),陈璧子的姑奶奶的孩子。一九四九年在傅作义部下当秘书,也因陈叔和找到我家,北平解放,黄经学习派到兰州工作,后来无联系。

    在台湾的社会关系

①台静农,辅仁大学、女子师范学院同事,鲁迅先生的学生。一九四六年到台湾大学教书,一直在台湾。

②戴君仁,我中学的语文老师,后在辅仁大学同事。一九四六年到台湾师范学院去教书,一直在台湾。

③许世瑛,我中学同学,后在北京辅仁、燕京教文字学,是许寿裳的儿子。一九四七年去台湾师院学院教书,一直在台湾。

④张基瑞,我中学同学,北大毕业,教历史。一九四六年去台湾师范学院教书,一直在台湾。

⑤陈强先、陈卓亚,兄弟二人是陈伯君的儿子,解放湖南时,年纪很年轻,在中学读书,后去台湾。

⑥杨绵仲,陈璧子的表哥。我一九四四年到重庆时,他在财政部当地方财政司长,去过他家。后当国库署长。一九四六春后无联系,解放后在香港台湾。

⑦蒋鼎文、蒋鼎武,蒋鼎文洛阳第一战区司令,我到洛阳后,陈伯君带我见过他一次,在重庆又见过一次。他的兄弟蒋鼎武是我中学同学,比我低几班,在洛阳未见到,到西安才见到,重庆也见过一次。解放后逃往台湾。


[1] 覃英,王鲁彦辅仁。时任中共上海师院中文系教授、总支书记。

[2] 文革中有北京第一清洁车辆厂外调人员找到陈璧子交代问题,说一九五〇年周送给陈的一支金壳手表里面有录音机,是特务使用的,将表拿走。

[3] 一九四九年刘剑石为国军三十七军参谋长,被共军俘虏,一九七五年被特赦。


http://www.chaidegeng.cn/index.php?_m=mod_article&_a=article_content&article_id=63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