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06阅读
  • 0回复

柴德赓 1969年的《检讨书》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1969年江苏师范学院将没有解放归队的“牛鬼蛇神、地富反坏右、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集中到尹山湖农场劳动。检查的原因是因为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带来一场灾祸,有检查稿为证。
在此,编辑要感谢现在能读懂《检讨书》内容的人,感谢能想象到那个时代知识分子的艰难。这些都可以写进历史的文献,居然今天还保留着。也要感谢专案组没有来得及销毁,“四人邦”就垮台了,倒得太快了。这是历史的安排。


检讨书


一、         五月七日去尹山“五七”干校听报告,去时自己觉得我过去有错误,有罪。今天能让我去听报告,给我这样高的政治待遇,现很感动,又很兴奋!后来不让我听了,当时自己心里是极难过的。陶妙英忍受不住哭了,我在劝她不要哭时说了一句“过去我在北京听过很多重要报告的。”现在看来,这句话是极其错误的,也是违反毛主席思想的。


(1)   主席教导我们“这次无产阶级·····是非常对的”,自己在历史上有问题,又是从属于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不让这样的人听报告,就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很对的。自己对此有难过的情绪,那对毛主席这一教导就是领会不深。


(2)   文化大革命前的北京是彭真修正主义所把持的,现在讲这话,那就是对黑司令部的罪行认识不足,自己思想上不但没有清楚毒害,还流露出留恋的情结,这就是说明自己还没站到毛主席革命路线这一边来。再说我在北京是13年前的事了,那时自己是革命队伍中的一员,现在是革命的对象,不从发展看问题,就是违背主席思想的。


(3)   自己过去是在政治有优越感,这次碰了这个钉子,于是又觉得政治上没前途了,感到自卑了,这实际就是个人英雄主义的另一个表现。





二、     洪丽卿说我说了,我的问题没有洪丽卿的大,陶妙英又作了证明。我当时心里很难过,坐在那里等汽车时,三人都到说了一些话,我实在回忆不起,我说了这句话没有,如果是真的说了这句话,就是对自己过去的罪行没有足够的认识。这也说明自己的高傲思想还是没去掉,是不服气的思想作崇。




三、在九号的学习会上,谈到学习林副主席的报告,我说了不找些材料结合学习,学得干巴巴的。这样说法是极其错误的。自己对学习和学习方法有什么意见,就应本着爱护集体,把自己的看法向工宣队反映。自己不采取这种正确的方式,却发一通牢骚,这是不尊重工人师傅的领导。尤其恶劣的是对张林仙同志的态度,人家说话有出入就应该按毛主席的教导“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为什么要发急呢。


http://www.chaidegeng.cn/index.php?_m=mod_article&_a=article_content&article_id=53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