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7阅读
  • 0回复

陈毅反毛主席罪恶史(1967.10)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陈毅反毛主席罪恶史

    披着共产党员外衣、窃据了国家党政要职的陈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假革命,反革命。他出身于一个反动的地主阶级家庭,资产阶级世界观根深蒂固,几十年来,一遇机会就本能地疯狂地反对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陈毅的历史,就是一部反党反毛主席反毛泽东思想的罪恶史。

    早在第一次国內革命战爭时期,陈毅就和大军阀大野心家朱德结成死党,在井岗山不服从毛主席的领导,反对建立革命根据地,反对毛主席关于建党建军的思想和一系列战略战术原则。1928年7月,他们不顾毛主席“在敌人暂时稳定时期军事上最忌分兵冒进”【1】的教导和再三劝阻,执意率领红军主力擅自离开井岗山,南下冒进,攻打湘南的郴州。经过一番激战,虽然打进城內,但当晚即被敌人反扑包围,于是又慌慌张张弃城而逃,使队伍损失了二、三千人。此后,又由盲动冒险主义发展到逃跑主义,率领部队逃往桂东,造成有名的“八月失败”。与此同时,井岗山根据地也因红军主力不在,敌人乘虛而入,使得永新、莲花、宁岗等几个县相继被敌人攻陷。就在陈毅大败、红四军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率领31团的一个营,冒着生命危险,边打边走,于8月23日赶到桂东,把丢盔卸甲的朱德、陈毅接回了井岗山,并于10月14日在茅坪召开了边界第二次党代表大会,批评了朱德、陈毅的错误。

    陈毅这次伙同朱德反对毛主席,给革命事业带来巨大损失。毛主席在同年11月沉痛地写道:“把红军拉去攻郴州,致边界和红军一齐失败。红军数量上约损失一半;边界則被焚之屋、被杀之人不可胜数。各县相继失陷,至今未能完全恢复。”“这种痛苦的经验,是值得我们时时记着的。”【2】

    由于惨重的“八月失败”,造成敌军重兵围困我井岗山根据地的困难局面。1929年初,我红军主力被迫转入閩西。但是此后的朱德、陈毅不仅不吸取教训,改弦更张,反而怀恨在心,更加变本加厉地反对毛主席,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1929年,陈毅跳出来狂叫道:“留朱不留毛,留毛不留朱!”猖獗至极!他以所谓“留洋学生”的影响、丰富的“社会经验”和军委书记的名义,欺骗蒙蔽了相当一部分官兵,企图煽动他们反对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形势。1929年6月15日—22日,红四军召开第七次党代表大会,在会上,朱、陈之流向毛主席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展开了猖狂的进攻。

    他们反对毛主席关于建立和扩张根据地、深入开展土地革命的正确主张;反对毛主席关于红军组织群众、宣传群众、武裝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和党的组织的正确主张;反对毛主席关于红军必须绝对服从党的领导的根本原则;反对毛主席提出的官兵一致、在军队內部实行军事、政治、经济三大民主的建军方针;反对毛主席提出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战略战术【3】……拚命宣扬“攻打大城市”、“硬打硬拚”、“打阵地战”、“打正规战”,……极力推行他们的盲目冒险、投降逃跑的机会主义路线。会上斗爭十分尖锐激烈。当时从苏联回来的机会主义分子也攻击毛主席,说毛主席的一套连苏联也沒有。这一下朱陈更囂张了,说:“好,老大哥都没有这一套,你(指毛主席)标新立异。”反对之声,甚囂尘上。虽然会上林彪等同志和他们作了坚决斗爭,但由于红军內一部分同志对朱陈的反革命面目认识不清,加之他们利用一部分人的调和主义以及资产阶级思想在红军內的影响,使得他们能够煽动一部分人反对毛主席。当时除陈毅以外,拥护毛主席和反对毛主席的人数相等,因此这时陈毅的态度是决定毛主席能否继续领导红军的关鍵,但陈毅出于他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場、一贯反对毛主席的本性,投了反对毛主席的一票。于是,毛主席暂时处于少数,落选了。主席被排挤出了红四军,被迫停止了工作,但主席保留了自己的正确意见,随后到了福州的汀州,处境十分恶劣。这时是我们的林付统帅,立即派了一个营去保卫中国人民和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救星毛主席!

    主席一离开红四军,朱陈就高兴得不得了。陈毅篡夺了前委书记,红四军和井岗山根据地的领导大权便全部落入了朱陈这两个野心家手里。这就是陈毅勾结朱德篡党、篡军、篡政的一次严重事件。

    朱陈篡夺了领导权之后,站在资产阶级和军阀主义的立場上,立即改变红军的政治方向,把红四军引上国民党军阀主义的道路上去。他们在城內到处张贴广告,招兵买马,一时大批地痞流氓混入了红军队伍。他们把毛主席多年积累的革命力量推向了垮台的边缘。

    红四军“七大”以后,贛、閩、粵三省敌人向红四军发动了猖狂进攻。朱陈惊慌失措,惧怕敌人,认为閩西无法坚持斗爭,就离开根据地,冒进閩中地带。结果又连吃败仗,损失极大。当时林彪同志起来坚决斗爭,指出“沒有目标,乱打一通不行。”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们才不得不改变计划,返回閩西上杭,并召开了红四军第八次党代表大会。当时全军广大指战员一致要求毛主席回来重新领导红四军,毛主席知道要召开“八大’,也立即给大会写了一封信,其中指出“看陈毅主义者怎么办?”但大会被朱德所操纵,他们在大会上再次猖狂反对毛主席,压制林彪等同志的正确意见,坚持军事冒险主义、军阀主义,贬低政治工作,把资产阶级反动军事路线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结果会议草草收場,再次把毛主席排挤出了红四军。

   “八大”陈毅沒参加,他以反对毛主席的“英雄’身份,秘密来到了上海,诬告毛主席,要求中央对毛主席做组织处理,承认他们夺去的权力,妄图置毛主席于死地,然后实现他和朱德的个人野心。当时在中央工作的周恩来等同志接见了陈毅。陈毅便滔滔不绝、添油加醋,向中央汇报了毛主席的一系列所谓的“错误”,把毛主席说得一无是处。他要求中央撤毛主席的职,并造谣说这是全体红四军战士的普遍要求。在这样一个严重问題面前,中央局开了会,认为朱陈的做法是错误的。总理第一次找陈毅谈话时,要陈毅把毛主席請回来,继续当前委书记,陈毅根本不同意,为此总理又单独找陈毅谈过两次话,他才不得不勉强同意。总理要求他回去传达中央决定,并说服反对毛主席的干部,但是由于这是陈毅干的见不得人的罪恶勾当,回去后根本沒向广大红军战士传达。真是罪莫大焉!

    红四军在大军阀朱德、陈毅的统治下,继续遭到巨大损失。冒进閩中东江和攻打梅县的两次惨重失敗,从反面深刻地教育了广大红军官兵,激起了他们对朱、陈机会主义路线的强烈不滿,同时日夜想念毛主席。

    就在这紧要关头,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又回到了红四军,并在1929年12月主持召开了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严厉批评了朱陈的机会主义路线,端正了红四军前进的航向,把红四军从朱陈的错误道路上拉了回来,同时也挽救了陈毅本人,仍然要他负责贛南特委工作。几年来,陈毅接连几次反对毛主席,在实践中碰得头破血流,但是他并沒有改弦更张,他脑后的反骨犹在未除。到了1930年,他又极力追随李立三,暗中支持反对毛主席的人,忠实执行李立三错误路线,拚命抵制毛主席的革命路线。1932年,又伙同张闻天、博古等人,疯狂反对毛主席。他们排挤站在毛主席一边的干部,安插王明路线的人,极力推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在8月的宁都会议上,他们再次把毛主席排挤出红四军的领导,撒消了毛主席的一切军政职务,但怕群众不答应,才又不得不给主席挂上一个中华全国苏维埃主席的空头衔。陈毅又一次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此后,1934年10月,红军长征,陈毅留在苏区任苏维埃中央苏区办事处主任,又积极追随项英(当时为中央苏区分局书记)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违背毛主席在遵义会议后的有关指示,结果在1935年3月,又陷入敌人重兵包围,项英、陈毅只带了一个班突围出来,仅以身免,给中央苏区带来了无法挽回的损失。此后,陈毅又积极追随项英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在革命的艰苦时期,他不但不给那些对革命丧失信心、动搖不定的人做思想工作,反而鼓励他们当逃兵。陈毅说:“南方游击战爭已经到了很难忍受的时候,打死、病死、餓死是家常便饭,怕困难、怕牺牲的人如愿回去,你们可以离队,但回去落到敌人手里时,不要翻面无情,以免将来不好见面。”完全暴露了陈毅逃跑主义的可耻嘴脸。

    在抗日战爭时期,陈毅也多次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忠实执行了王明、刘少奇等人的机会主义路线,使革命遭到巨大损失。

    陈毅犯了这样一系列的重大错误,不但不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反而对毛主席给他的批评和帮助心怀不滿。一九四二年春,刘少奇离开新四军去延安,临行前打电报推荐并由中央任命饶漱石代理华中局书记和新四军政委。陈毅从个人野心出发,对此大为不滿,不但因此和饶漱石明爭暗斗,在工作中消极怠工,每日都下围棋,写诗填词,而且竟狗胆包天,怀疑是毛主席借此打击报复,认为这是因为他过去反对过毛主席,而毛主席借此报“一箭之仇”。194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他对他的一个秘书说:“毛主席这个人很厉害。他好打击人。现在延安发来的整风文件中,提什么‘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反对无情打击、残酷斗爭’一些话,那都是一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还不是那一套?我过去是尝过毛主席打击的滋味的。你加入党的时间还短,很多历史情况你不知道,不要相信那些漂亮的话。”陈毅如此丧心病狂地反对毛主席,真是罪恶滔天!

    抗日战爭结束后,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一段历史时期,是中国两种命运、两个前途决定胜负的关鍵时刻,陈毅又在这时反对毛主席关于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国的英明指示,极力推行刘少奇的所谓“和平民主新阶段”的民族投降主义和阶级投降主义路线,胡说什么“用枪杆解决中国问題的时期已过去,用和平民主解决中国问題的时期已经来临。”再次使革命事业遭到巨大损失。

陈毅多次疯狂地反对毛主席,但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直到解放后,还经常在別人面前吹噓他是怎样反对毛主席的,并供认当时的活思想说:“你毛泽东有一套,我陈毅还有两套呢!”实属狂妄至极,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与此同时,他又肉麻地吹捧当年与他一块儿反对毛主席的大军阀朱德,说什么:“朱总司令在最黑暗的日子里,在群众情绪低到零度,灰心丧气的时候,指出了光明的前途,增加了群众的革命信念,这是总司令的伟大,沒有马列主义的远见是不可能的。……总司令之所以能成为人民军队的领袖,是自然的,不是偶然的,是由革命斗爭中考验出来的。”請看,陈毅的爱憎何其鲜明!陈毅的用心何其险恶!陈毅和朱德完全是一丘之貉。
    就象狗永远改变不了吃屎的本性一样,陈毅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刻骨仇恨也是永远发泄不完的。解放十多年来,他一直沒有停止过反对毛主席的罪恶勾当。他以反对个人迷信之名,行攻击毛主席之实,说什么“我们沒有个人迷信,我们不迷信斯大林,不迷信赫鲁晓夫,也不迷信毛泽东同志。” “我们不需要在我们同志间造成对个人的迷信,这个沒有必要,对个人盲目崇拜,这就是一种自由主义。”并肆意贬低毛主席在中国革命史上的伟大作用,胡说:“领袖终究是个人,力量是有限的,主要靠集体、靠党、靠大家。”“毛主席也是个普通老百姓。”“也是一颗螺絲釘。”“他过去在第一师范当一个学生,他有什么?还不是一个普通学生,……不依靠党,他能胜利呀?……他沒有党,再有天才也沒有用。”住口,陈毅!毛主席是我们最最敬爱的领袖,是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是我们党的伟大缔造者,你如此疯狂地攻击毛主席,我们绝对饶不了你!

    长期以来,陈毅以反对毛主席的“功臣元老”自居,经常恬不知耻地夸耀他反毛主席的丑史,他说:“我反对过毛主席,但他上台后还重用我。反对过他的人不一定是反革命,拥护他的不一定革命。”并恶毒地诽谤毛主席说: “毛主席的威望和正确性也可能跟他受气最多取得,从受冤枉出来的。”“毛主席是个挨斗最多的人。他受的委屈,受的冤枉,受的不平待遇,数他的最多,……他撤职,留党察看,宣布是机会主义,打入冷宮送后方休养,鬼都不上门,根本沒人去拜访他,什么人都不敢接近他。等他一上台,所有的同志都言归于好,并不让人家道歉。” “如果他十五年不忍耐,搞一些其他活动,遵义会议上不了台。”完全是一派胡言乱语,混蛋透顶!

    陈毅出自他资产阶级的反动本性,对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恨得要死,怕得要命。他拚命攻击、诬蔑和抵制毛泽东思想,在外事活动中从不以毛泽东思想挂帅,他说:“毛泽东思想是毛主席的思想,但又不是毛主席的思想。……把毛泽东思想看成是个人的思想是庸俗的。”“毛泽东思想就是一个最大的框框”, “不要以为相信毛泽东思想就能解决一切问題,以为就可以不动脑筋了。”“如果外交人员也象红卫兵一样,头戴军帽,身穿军衣,脖子上挂毛主席语录牌,手持《毛主席语录》,那岂不是象个牧师吗?”“毛泽东思想的中心內容是造反有理,……国王会欢迎造反?”“在外交上能够不溫良恭俭让吗?”“念语录,送纪念章就能搞进步革命?靠不住,还是搞一般支持……。”“……念语录,给人家別纪念章,……我们这样做是很危险的,是毫无经验的毛孩子、不懂事的人干的事。”短短的几句话,就可以看出陈毅对毛泽东思想是何等深恶痛绝!陈毅还说:“毛泽东思想在发展,马列主义在发展,一个在发展中的学说,总不会达到尽善尽美的地步。”公然和林彪同志关于毛泽东思想是当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顶峰的论断大唱反调。陈毅真不愧是反对毛泽东思想的急先锋。

    陈毅如此疯狂地反对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要在中国实现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十多年来,他在文艺界到处拋头露面,上窜下跳,大放厥词,为资本主义复辟制造舆论准备。他疯狂反对毛主席的革命文艺路线,忠实推行周扬的反革命文艺黑线,为文艺界的牛鬼蛇神鸣冤叫屈。在外交方面,他拚命抵制毛主席的革命外交路线,忠实执行刘少奇的“三降一灭”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给世界革命事业带来了巨大损失。陈毅不仅是中国人民的死对头,也是全世界革命人民的死对头。

    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陈毅感到他的末日即将來临,更是丧心病狂地反对毛主席。他攻击毛主席“在文化大革命中是乾坤独断”。煽动牛鬼蛇神给毛主席贴大字报,说什么“包括毛主席在內,都是普通工作人员,都可以贴大字报。”“给党中央、毛主席……提意见都可以,都欢迎。提过火也不应该斗你。”真是狗胆包天,反动至极!当广大革命群众从內心里喊出“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的时候,他恨得咬牙切齿,叫嚷什么“人们叫毛主席万岁,一个人是不可能活一万岁的。但人民可以活一万岁。”“光讲伟大、伟大,万岁、万岁,对你们是沒有什么帮助,沒有什么好处的。”并恶毒地说:“你们不要以为今天拥护毛主席,以后就不反对了!你们永远拥护?这是靠不住的。”“过去我也反对过毛主席……我还不敢保证将来就不反对毛主席。”陈毅的用心何其险恶,打倒陈毅!

    直到最近,陈毅还说:“我陈老总也有号召力,但不愿这样做。”又说:“我也要造反了!”并准备“冒杀身之祸”、“豁出老命”。这说明陈毅又要蠢蠢欲动,进行垂死掙扎了。但是我们要正告陈毅:如果你硬要不自量力,胆敢再反对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就要把你砸个稀巴烂!

    历史上的陈毅就是这样一个反毛主席的老手,就是这样一个貨真价实的假革命、反革命。陈毅的一生,罪行累累,十恶不赦。真是“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纵使将他碎尸万段,也不解恨!

    打倒反毛主席的老手陈毅!

    红五团《踏遍青山》

◆ ◆ ◆ 【以上全文完】 ◆ ◆ ◆


【析世鑒】註

   【1】原文引号内引毛泽东文为粗黑体字。

   【2】此处二句引毛泽东文均为粗黑体字。

   【3】原文“敌进我退……战略战术”为粗黑体字。

    以上《陈毅反毛主席罪恶史》,是以「首都红代会“批陈联络站”《批陈战报》」、

   「首都红代会北外红旗革命造反团《文革风云》编辑部合编」之《文革风云(批陈专辑)》(1967年10月)中同名内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網際網路首發【彰往考來】。收入【析世鑒】時,對數位初稿中未及校正的若干訛誤作了訂正。原文簡繁體字並用。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陈毅反毛主席罪恶史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6/xsj4/35_2.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