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5阅读
  • 0回复

把西藏叛乱的罪魁祸首邓小平揪出来(1967.6.26)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 本帖被 reading 从 西藏 移动到本区(2020-09-17) —

西藏叛乱是怎样发生的?

——把西藏叛乱的罪魁祸首邓小平揪出来

    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拼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如果我们現在不是这样地提出问题和认识问题,我们就要犯极大的错误。”

    一九五九年三月十九日,在我们祖国的西南前哨,达赖反动集团违反西藏人民的意志,背叛祖国,勾结帝国主义,纠集大量叛匪,发动了危害祖国、震动世界的全面武装大叛乱。其严重后患,至今犹存。这一事件,是祖国新生以来的一件大事,也是国际上的一件大事。对于这一严重的叛国事件,我国亿万人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祖国新生后,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在社会主义的大道上勇猛前进,飞跃发展,日益强大。然而在一九五九年,为什么还能发生西藏的全面武装大叛乱?这次叛乱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在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今天,终于把这一国家大事重新提了出来,“这是大是大非问题,不可以不辩清楚。”

    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西藏的历史,就是百万农奴不断反抗万恶的三大领主的残酷压迫、剥削、奴役的斗争史;西藏的历史,又是中国人民不甘心屈服于帝国主义的侵略、反对三大领主勾结帝国主义叛国投敌、破坏祖国统一的斗争史。

    一九五一年五月,西藏和平解放了。从此,灾难深重的西藏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面临西藏这种尖锐、激烈、错综负责的阶级斗争的現实,每个人都在经受着严峻的考验。看他到底是站在西藏人民一边,是革命派呢?这种斗争必将地要在我们党内强烈地反映出来。在这一重大问题上,我国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邓小平,就一直充当了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封建农奴主在党内的忠实代表。西藏的全面武装大叛乱,固然是达赖反动集团反共、反人民、叛国投敌,投靠帝国主义的反动面目的彻底大暴露,历史注定了它的失败和灭亡,这是毫不奇怪的。奇怪的是堂堂中央“总书记”邓小平,为什么对达赖反动集团那样百般讨好,倍加关心,大力支持,而对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和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却那样极端仇视和疯狂反对,这岂不是可以发人深省的吗?

达赖集团到底是什么货色?

    毛主席教导我们:“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达赖集团的是最残酷、最野蛮、最反动、最落后的农奴制度的集中代表,也是近百年来帝国主义在西藏的忠实走狗。怎样对达赖集团,这也是和平解放西藏后,西藏革命的首要问题。在这个革命的首要问题上,邓小平之流究竟站在什么人的立场上,采取了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一革命的首要问题,这是首先要弄清楚的!

    首先揭开达赖叛匪副司令蒋华廷事件的内幕。

    蒋华廷是人民解放军二野(邓小平为二野政委)十八军炮兵团主任。进藏后,因为与上层贵族的女儿乱搞关系及其它严重错误,于一九五七年被达赖藏在反动窝藏在达赖寺院。当时的西藏工委副书记范×提出要立刻将蒋要回、严肃处理,这是完全应该的,也是能够作到的。但是邓小平之流却借口害怕影响与达赖的统战关系,竟一直拒不处理,任蒋出卖我方情报机密,与达赖集团狼狈为奸,同谋叛乱。叛乱之前,蒋介石曾亲在台湾接見蒋并授蒋以少将军銜,委以重任。一九五九年三月,达赖反动集团发动全面武装大叛乱时,该蒋当了叛匪副司令,带领大批叛匪,伏击我军,惨杀广大无辜农奴。如:一次在山南伏击我数百辆军车,使我军损伤之重,其状之惨,实在令人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叛乱失败后,蒋从山南逃往印度,一下子娶了五个老婆,与逃亡叛匪同伙在印度组织叛国流亡政府,继续进行叛国的罪恶活动。

    一九六二年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时,这个叛徒再次充当了帝国主义、蒋介石匪帮、印度反动派和达赖反动集团反华、反共的急先锋,指挥印度炮兵与人民为敌。多年来,这个可耻的叛徒起叛匪远远无法起到的巨大破坏作用,并继续进行着叛卖祖国的反革命罪恶勾当。每当我们想起这一严重事件时,对于蒋华廷这个可耻的叛徒的满腹仇恨不由得涌上心头;同时对导致这一严重事件发生的罪魁祸首邓小平之流更是深恶痛绝!千刀万剐!

    再看邓小平之流是如何包庇美蒋特务平错旺阶的。平错旺阶(简称平旺),西康藏族,国民党和美国特务。(其弟士旺系混入党内国民党特务,曾任民族出版社藏人研究室的党支部书记,1960年破获逮捕。)1948年平旺在西康礼塘组织“东藏民主青年同盟”,自称党的地下组织。对此,西藏工委组织部曾多次向邓小平提出意见,要求弄清这一重大问题,可是邓小平根本不予理睬。在邓小平的包庇下至今还未弄清这一组织到底是什么货色。平旺自称自己是解放前加入共产党的,但对其入党日期、地址、仪式、介绍人才能感来谈不清楚。平旺一时说邹韬奋是自己的入党介绍人,殊不知邹临死时还不是党员,而是死后才被追认为党员的;一时又说自己是印度印吉尔共产党的党员。据张××谈,平旺是1950年由贺龙秘密介绍入党的。所有这些邓小平是一清二楚的。然而,当时身为西南局书记的邓小平却把平旺視为珍宝,奇货可居,特交张××重用,立即委以二野十八軍政治部“民运部长”,继又封为“中共西藏工委委员”,“中共西藏工委秘书长”,“团西藏工委书记”。1953年7月,张××根本不与有关负责人商量,私自秘密决定,突然把平旺塞进团中央当委员。一时之间,平旺官运亨通,飞黄腾达,大权在手,封官许愿,并私自把原“东藏民主青年同盟”的成员拉入党内。

    严重的是,这个打入党内,窃据要职,危险的阶级敌人,经常把中央和西藏工委的许多机密一一透露给达赖反动集团,所以达赖非常颁重赏识这个傢伙【析世鑒:「颁重赏识」,原文如此。】。事实上,平旺就是达赖集团西藏工委的座探。多年来平旺经常从中挑拨离间,制造分裂,破坏民族团结。平旺的这些间谍破坏活动,直弄得西藏工委会议不敢让这位“委员”出席。如一次工委为了召开一个重要会议,不得不把这位委员派往江孜“出差”,有时干脆让这位“工委委员”长期的住北京。

    平旺的这些破坏活动,邓小平之流最为清楚,范×曾多次提出要求严肃处理,可是邓小平之流根本不予理睬。邓小平还说:“平旺好不如坏,迟坏不如早坏”,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平旺的问题还不严重吗?邓小平之流非但对此毫不警惕,熟視无睹,反而和这个危险的阶级敌人同睡大觉达八年之久!一九五七年把平旺掉离西藏去北京进行审查,后来终于把这个潜藏党内多年、窃据要职多种的美蒋特务、间谍头子逮捕归案。邓小平之流包庇平旺的罪责难逃!

    所谓“人民会议”、“人民领导”、“官员代表会议”,是达赖反动集团反对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条协议,积极谋划武装叛乱而成立的反革命组织。党中央和和毛主席早在一九五二年就明确强调,一定要坚决镇压,彻底肃清这些反革命组织【1】。可是邓小平之流却借口这些反动组织的有些头头是达赖反动集团的噶厦(达赖下面最高行政机关)政府的官员,是“统战对象”。为了与达赖集团搞好关系,邓小平之流连对这些反革命头子的反革命活动进行侦察工作,也竟然拒绝,哪里还谈得上坚决镇压、彻底肃清?原西藏代理藏王(达赖转生后,由灵儿到十八岁执政前这一段时间代理达赖摄政的人)鲁康娃·泽旺饶登事件就是一个典型。一九五二年,鲁康娃因为反对十七条协议,指示反动的“人民会议”(鲁康娃为反革命组织的主要头子)反动武装叛乱,被中央撤消了藏王职务。一九五七年邓小平之流竟善心大发,送以大量大量银元和礼物,派高乘卡斯——69小吉普一辆,将这个大叛匪、反革命头子护送全亚东去印度。途径江孜,鲁康娃还狂妄地嫌没有人欢迎他而表示大为不满!一个罪恶昭著的反革命大叛匪头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威风?到印度后,鲁康娃即在印度噶伦堡拼凑叛国流亡政府(即是达赖反动集团五九年叛乱后在印度的流亡政府前身)充任流亡政府头目,发布叛国文告,颁布伪宪法,勾结帝国主义、蒋介石匪帮和印度〖反〗动派,紧密与达赖反动集团内外呼应,肆无忌惮地公开进行叛卖、危害祖国的罪恶活动,并且积极参与、指挥了一九五九年的全面武装大叛乱,还亲自率领所谓“西藏代表团”向印度政府请愿,奴颜婢膝地跪在尼赫鲁前面祈求帮助。邓小平之流对这样一个反动透顶的大叛国头子和达赖反动集团是“仁至义尽”,帮了大忙!

    一九五七年,噶厦政府的首席噶伦(噶厦中的最高政务官员)大贵族、大叛匪头子索康·旺清格勒正在疯狂地进行叛乱活动之际,突然给西藏工委(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前身)“交”来一份所谓电报密码,说是别人给自己的,让与印度噶伦堡的西藏噶厦政府(即叛国流亡政府)联系用的。大叛匪头子索康的这一举动是愚蠢不堪的,谁人皆可一眼识破。可是,邓小平之流竟以此为据说:“这些人和鲁康娃割断了关系,和他们不愿意联系了!”历史是无情的,事实最有力地证明索康和鲁康娃是一丘之貉。在一九五九年的全面武装大叛乱中,索康同样是一个罪大恶极、反动透頂、逃往印度的大叛国分子。

    反动的伪“人民会议”头子平措和加祥达瓦,由于搞反革命叛乱而被逮捕,发现平措身上还带了一份向联合国的“呼吁书”。后将二人交于达赖的噶厦政府审问,每次审问由我方派一名代表陪审,但我方这一名代表不提问题,不敢追问,一言不发,在旁静听,使这一反革命事件不了了之。为什么这样干?原来达赖是这一事件的后台,再追究下去,追到达赖头上影响了与达赖反动集团的统战关系怎么办?

五四年冬,叛匪头子阿洛群则组织了一个反动组织“救济会”,进行叛国活动,公然叫嚷什么“把汉人赶出去!”并且明目张胆地叫囂:“西藏的政治制度永远不能改革。”这个叛匪头子被逮交噶厦政府审讯时,我方又派一名代表,当审讯已经联系到洛桑三丹时,就立刻停止下来。因为洛桑三丹是达赖的三哥!一九五六年,西藏三大寺(西藏最大的三大寺院: 哲蚌寺、噶丹寺、色拉寺)竟将其举保释放,阿洛群则即逃往印度噶堡【析世鉴:「印度噶堡」,原文误作「印刷噶堡」。】,与鲁康娃等一伙,进行叛国罪恶活动。
    谁都知道,共产党员是无神论者,而喇嘛则是宗教职业者,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先锋队,而上层喇嘛则是封建农奴主。然而邓小平之流却在一九五四年春西藏组织工作筹备会上,提出要在上层喇嘛中发展党员,幻想上层喇嘛都变成党员了,达赖、班禅都变成党员了,西藏的民主改革和社会改造可以实现了。这不是十足的修正主义又是什么?

    一九五七年西藏工委在讨论西藏民族学院(原西藏公学)的教育方针时,按照邓小平的旨意,张××当时提出只许爱国进行教育,不准进行阶级教育。唯恐这阶级教育会影响、破坏了与达赖反动集团的统战关系。对于这样一个农牧民子女占绝大多数的社会主义民族学院,邓小平之流为什么不准进行阶级教育?毛主席教导我们:“民族战争,说到底,是一个阶级斗争问题。” 邓小平之流不是公开的和毛主席唱对台戏又是什么?

    达赖一家子是“革命”的吗?请看以下事实:

    达赖的大哥洛堡,原是青海的反动透顶的活佛。(喇嘛中的上层,系农奴主)后逃往美国,成了用盖“红皮护照”(高级间谍用的护照)的美国间谍,从未停止过在西藏搞间谍叛乱活动。

    达赖的二哥加乐顿珠,是蒋介石的干儿子,大特务头子毛仁凤的大弟子〖。〗蒋介石曾在南京专门给其盖了一座非常阔气的洋房子。系国民党南京政法大学培养出来的大特务,又是美国间谍,经常来往于台湾和噶伦堡之间,曾回西藏专门进行间谍活动。邓小平之流当时最为清楚,竟然不闻不问,任其活动,以后又让其自由出国,继续进行叛国间谍活动。

    达赖的三哥洛桑三丹,系国民党特务,也是一个极反动的家伙。正当这个家伙一手策划了一九五六年六月昌都叛乱时,在邓小平支持下,竟将这样的坏蛋,委以西藏公安处(相当内地的厅)副处长这样的要职!正是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又给其极大的方便,让其去印度,和叛乱分子一道,继续干着叛卖祖国的罪恶勾当!

  

    达赖的姐夫黄国桢(彭错扎喜)是国民党特务,反革命分子,系达赖反动集团中一直大搞叛乱的主要策划者和积极参与者。但当达赖的自己警卫团的代本(团长)小桑波成黄国桢时,邓小平之流非但对此不加警惕,对其不进行任务整训和改编,完全违背了毛主席亲自批准的十七条协议精神,反而用我人民解放句的精良武器,对该团进行充实装备,加强实力。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张××说:“达赖这个措施实很好,把这个代本掌握在自己手里了!”质问邓小平之流:达赖这一反革命举动,到底好哪里?

    达赖的姐姐泽仁卓玛(国民党特务黄国桢的老婆)是个反动透顶的大贵族头子,她家里窝藏着很多原西康叛乱分子和反革命分子。西藏工委社会部曾多次反映,这些叛匪和黄国桢经常在泽仁卓玛家里烧香磕头,搞阴谋叛乱活动,邓小平之流,为什么从来拒不过问处理?

    达赖本人是西藏上曾反动集团的最大头子,是西藏头号反动的最大农奴主。大量事实足以说明,达赖早已是投靠帝国主义和国内外反动派的最大叛徒头子。可是邓小平之流却恬不知耻地吹捧什么“达赖是左派”呀!“达赖一家子是革命的”呀!无数的事实象无情的耳光打得邓小平之流转了一下之后,还硬说达赖是“骑墙的”,“中间的”。为了给大达赖深腊抹粉,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张××居然在一九五八年西藏工委的整风会议上用了三分之二的时间,千方百计地为达赖辩护。在一次整风会上,张××竟气急败坏地发咒道:“达赖不会叛变,要叛变了,就把我的头割了!”在一九五七年西藏工委书记处会议上,范×按照毛主席的教导,对当时西藏形势作了阶级分析,认为达赖“外向多而明,内向少而暗。”即倾向帝国主义的多,倾向祖国的少,因而应该提高革命警惕,却被邓小平之流横加罪名为:“诬蔑。陷害达赖,抵制中央。”

    毛主席教导我们:“总之,我们一定不要破裂统一战线,但又决不可自己束缚自己的手脚,因此不应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口号。‘一切服从统一战线’,如果解释为‘一切服从’蒋介石和阎锡山,那也是错误的。我们的方针是统一战线中独立自主,既统一,又独立。”邓小平之流对于达赖反动集团的“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达赖反动集团的极端右倾、彻底投降的政策,同样也是错误的。邓小平之流对达赖反动集团不是“以斗争求团结”,而是“以退让求团结”,终于导致了与达赖反动集团的统一战线的大破裂,发生了一九五九年的西藏全面武装大叛乱。铁的历史事实又充分证明了邓小平之流“好噶厦之所好,恶噶厦之所恶,以噶厦之馬首是瞻”完全倒在达赖反动集团的怀抱里的反动面目。铁的历史又充分证明了邓小平之流根本不是共产党员,他们哪里有半点共产党员的气味!他们站在帝国主义、封建农奴主的立场上的彻底的反革命派。

叛乱之前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达赖反动集团叛国投敌的历史,证明了毛主席这一英明论断的绝对正确性,同时也证明了他们绝不会违背“搗乱,失败,再搗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一逻辑。

    一九五一年,当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刚签字不久,达赖及其反动集团就跑到中锡边界的亚东,准备跑往印度,进行叛国活动。

    一九五二年三月,达赖反动集团头子,前藏王鲁康娃和罗桑札西以及达赖的二哥加乐顿珠共同策划成立伪“人民会议”这一反动组织,公开进行叛国活动。狂妄要求人民解放军撤出西藏,公然派藏军包围中央驻藏机关,公抢连连不断,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拉萨空气分外紧张。

    一九五四年七月,反动的“人民会议”再度出面公开活动,并成立“人民领导”、“救济会”等反动组织,在西康、西藏、青海等地大肆进行活动。

    一九五五年冬,达赖反动集团一手策划的西康藏族的“康巴叛乱”就开始了,这次叛乱一直连续到一九五六年。其头子有达赖的头号大臣索康,达赖的经师(专为达赖讲经的人)赤江,还有达赖的三哥洛桑三丹。这次叛乱被平息后,有大量叛匪逃往西藏,被达赖反动集团包庇起来。

    一九五六年四月,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期间,达赖竟亲自指使昌都、江达两县的贵族头人(农奴主)乘机搞叛乱活动。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达赖访问印度时,与帝国主义、蒋介石匪帮和印度反动派狼狈为奸,活动频繁,公开进行叛国活动。达赖还企图赖在印度不想回家,还是周总理亲自去印度,向尼赫鲁提强烈抗议后,达赖才被迫离印返藏。在印期间,达赖开口闭口“藏印关系”如何,打着“西藏独立”的破旗,绝口不提“中印关系”,在达赖的汽车上,一边插着印度国旗,一边插着达赖噶厦政府的旗子。回国途中,达赖借讲经为名,到处点火,煽动叛乱,干尽了叛卖祖国、破坏祖国统一的罪恶勾当。

    一九五七年四月,达赖刚从印度回来,就策动了以恩珠仓和蒋华廷为首的叛匪在山南地区搞局部叛乱。叛匪在山南地区搞局部叛乱。叛匪在公路沿线袭击我部队的事件连连发生。七月十八日,叛匪在拉萨附近将我一軍车司机打死,使軍车掉入雅鲁藏布江中。

    达赖反动集团从国外秘密运回大量武器是经常的。如一九五七年,我山南公安人員已经发现了叛匪运回的武器,对此,范×提出要扣押、拍照,这是完全应该,但却被邓小平之流拒绝了。

    毛主席亲自批准的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条协议中的第八条写道:“西藏军队逐步改编为人民解放军,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武装的一部分。”可是,邓小平之流对达赖反动集团的藏军非但不进行任何改编,反而用我人民解放军的精良武器,对其进行充实装备。达赖反动集团从来没有放松过自己的练兵活动,以至于在一九五七年、一九五八年,到处都可以看见藏军在操练。西藏军区附近,西藏工委交际处大门前,西藏工委大门前也竟然是藏军操练的一片猖狂的叫嚣和杀声!人们看到这种情景,是可忍,孰不可忍?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本性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达赖反动集团勾结帝国主义、蒋介石匪帮和印度反动派,不但从未停止过搞“西藏独立”,分裂祖国的罪恶活动,而且还想把自己的势力伸向西康、青海、甘肃等广大地区,大搞“四水六岗”(雅鲁藏布江等四大江,唐古拉山等六大山)的扩张主义计划。

    一九五七年下半年,在西藏军区党委会上,军区副政委范×根据大量的材料和情况报,主张在达赖反动集团叛乱逃跑的必由之路——山南某地驻我人民解放军一个团,然而,却遭到邓小平之流的拒绝,这一正确意见仅被保留下来。

    一九五七年十二月在西藏工委扩大会上,范×介绍达赖反动集团叛乱的材料就有多半尺厚!而邓小平之流不仅不敢正视这些事实,反而要用自己的脑袋为达赖反动集团指使下的叛匪就疯狂地窜扰昌都、丁青、黑河、山南等地【析世鉴: 此处原文如此,疑有遗漏。】,破坏交通,劫掠财物,奸淫烧杀,残害人民,并袭击中央驻藏机关、部队。叛匪们疯狂地叫嚣:“汉人是可以吓跑的,九年以来,汉人动也不敢大一下我们的最美妙最神圣的农奴制度;我们打他们,他们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他们不敢平叛,只是要我们负责平叛;只要我们从外地调来一大批武装的拉萨,给一打,汉人准跑;如果不跑,我们就把达赖佛爷架往南山,聚集力量,举行反攻,夺回拉萨;印度是同情我们的;还有强大的美国,也可以援助;台湾蒋总统已经积极援助;达赖是神,谁敢不从?美国人说过,中国人民公社闹得天怒人怨,都要造反了,現在是驱汉自立的大好时机。”

    一九五九年传召(达赖一年一度的讲经大会)期间,达赖反动集团又策划了一系列叛国事件。藏軍反动集团又策划了一系列叛国事件。藏軍明目张胆地逮捕中央驻藏人员,进行非法审讯,藏军不止一次地持枪保卫中共西藏工委和驻拉萨机关,散发反动传单,造谣、欺骗,煽动群众,进行一系列叛乱活动。

请看,这些叛匪徒们何等嚣张!何等猖狂!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都是纸老虎。他们的每一举动无不暴露出自己的反动本质,历史注定了它们必然灭亡的命运。日本法西斯、美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在英勇的中国人民面前从来都是吓得魂不附体、□相十足【析世鉴:□字,原文漫漶。】,为什么这些叛匪竟如此疯狂,如此嚣张?

    我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在一九五二年就对于西藏工作指示道,要争取不流血的和平改革,但要警惕发生全面的武装叛乱【2】(大意如此)一九五八年毛主席对西藏工作再次指示道,达赖身在西藏心在外,警惕发生全面的武装叛乱【3】(大意如此)。可是就在毛主席再□警告之际【析世鉴:□字,原文漫漶。】,达赖反动集团全面武装大叛乱迫在眉尖之急,一九五八年冬,邓小平之流对当时达赖反动集团的动向作了以下三点估计:

    一是搞局部叛乱,政治上与我讨价还价;二是维护现状,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三是发动全面的武装大叛乱。但是最倾向于第二点的维持现状的估计【4】。

    这种完全无视事实,公然对抗毛主席的指示,顽固推行邓小平右倾投降路线的极其严重的后果,以至发展到全面武装大叛乱时,全区只有我解放军九个连,一个炮兵团,计约一千多人,拉萨只有六个连。而藏军竟有四千多人,武装叛匪十几万!紧张之刻,軍区警卫部队也仅剩下一个班,临时增援的部队也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调进的。这是一种多么危险、屏人气息的情景啊!正因为如此,叛匪一度甚囂上,猖獗至极。有多少农奴被浩劫一空!有多少农奴惨遭杀害!叛匪还挟持了数万名藏民与达赖一道往印度。九年来,达赖反动集团与印度反动、台湾省蒋介石、美帝国主义等勾结一起,从来没有停止过反华、反共、反人民、叛卖祖国的罪恶勾当;九年来,达赖反动集团从来没有停止过窜犯内地,阴谋反攻的弥天大梦!

    邓小平之流对于:

    达赖反动集团长期来勾结帝国主义、蒋介石匪邦,印度反动派,一直大肆所进行的叛国活动;

  

    达赖反动集团在印度噶伦堡早有一个地下噶厦政府;

    达赖反动集团经常从国外运回大量武器;

    蒋介石匪帮多次向达赖反动集团空投武器;

    达赖反动集团积极练兵和扩兵计划;

    达赖一九五六年访问印度时,进行叛国的阴谋活动,以至后来不愿回国;

    达赖反动集团的“四水六岗”(大西藏)的扩张主义计划;这一切都是清楚知道的!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多次关于要警惕发生全面的武装叛乱的伟大、英明、正确的指示,他们也是清楚知道的!

    那么,为什么能发生一九五九年震动世界、严重损害我国国际声誉的全面武装大叛乱?

    明明是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张××于一九五七年一手既送礼物又送白洋地把大叛匪头子鲁康娃派专人专车护送出国,为什么一九五九年4月下旬的《人民日报》上却报导成:“一九五七年鲁康娃叛离祖国,逃往印度噶伦堡,在帝国主义和蒋介石集团的支持和指示下组织叛国集团,进行危害祖国的罪恶活动。”这是在欺骗谁?

    西藏的农奴早就有要求改革的强烈愿望,拉萨北部地区六十五个农民一九五六年七月二十日联名写信上书达赖便是典型一例。(見附件)当时范×坚决支持了这些农民上书达赖,痛诉苦水,要求改革的革命要求。而邓小平之流便给了范×加罪为“形左实右”,万分担心这次上书、诉苦、改革“刺激”了达赖,影响了与达赖反动集团的统战关系。达赖反动集团全面武装大叛乱时,五九年五月八日《人民日报》等报纸却把拉萨北部地区农民那次上书达赖的原文,原版刊登出来,证明西藏广大农奴早有强烈要求改革的愿望,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为了顽固地疯狂地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邓小平之流不惜弄虚作假,耍尽卑劣手段,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竟然长期蒙骗毛主席和党中央,蒙骗广大革命群众。西藏全面武装大叛乱这笔大帐,邓小平之流能赖掉吗?

    一九二七年中国革命的失败,一方面是蒋介石勾结帝国主义叛变了革命,但是最主要【5】的是因为我们党内出現了占统治地位的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外因是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的。同样,一九五九年,西藏全面武装大叛乱,一方面是达赖反动集团勾结帝国主义、蒋介石匪帮和印度反动派的反动本质的彻底大暴露,但是最主要的是因为邓小平頑固地、疯狂地推行其极端右倾、彻底投降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拒不执行并公开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必然结果。

矛头到底指向谁?

    一九五七年初,混进中央书记处的邓小平伙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真,盗用中央名义,抛出关于西藏民主改革工作大下马的决定。这个草案是极端右倾的,完全投降的,其实质正像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彭真在讨论这一草案的政治局会议上所说的:“你们回去,啥事都不要作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专读马列书!”这一草案交西藏工委讨论提意见时,当时的西藏工委副书记范×又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不断革命论和革命发展阶段的原理和西藏当时具体情况,不是采取了奴隶主义的庸人态度,而是采取了捍卫毛泽东思想真理,对革命事业高度负责的原则立场,对草案中一系列非常右倾,彻底投降的错误观点提出了相反的意见。认为西藏民主改革的直接准备工作虽然暂时不作,但有许多革命工作,例如培养藏族干部,阶级教育,群众影响等工作需要作,也有条件作。这一正确意见受到了邓小平之流的压制和排斥;范×即向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写信,申述了他的这一意见,我们伟大领袖最及时,最有才地支持了这一意见并经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否定了邓小平极端右倾,完全投降的错误意见。对此,邓小平竟然在当时的政治局会议上态度異常恶劣,大发雷霆,蛮横无理,赫赫然不可一世!人们不禁要问: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邓小平为什么如此猖狂?邓小平在向谁大发雷霆?邓小平这种狂妄的举动,到底把矛头指向谁?

    多年来,邓小平对西藏工作有许多黑指示,极力推行其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把西藏变成了邓小平的独立王国中一个鋒插不进、水泼不进的顽固阵地。历史的本来面目一定要恢复,毛泽东思想的阳光谁也遮不住!心中有鬼的人最害怕群众!邓小平是西藏叛乱的最魁祸首,谁也否认不了!多年来,邓小平把持中央书记,公然与毛主席分庭对抗,插手全国各地,特别是西南地区【6】,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大搞独立王国,顽固地、公开地、疯狂地抵制和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 綫,真是罪恶昭彰,絲毫不可饶恕,实应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我们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的和领导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席卷全国,震撼世界“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这是复僻和反复僻,夺权与反夺权,政变和反政变,反对毛泽东思想和捍卫毛泽东思想的空前大博斗,这是一场关係到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命运和前途的空前大博斗!长期以来,邓小平对待毛泽东思想的态度,不是承认,而是抵制,不是拥护,而是反对;不是热爱,而是仇视;不是捍卫,而是攻击;是不折不扣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阴谋篡党、篡军、篡政企图复僻,阴谋政变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斗争的道路是曲折的,革命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在前进的道路上是有阻力的,我们要生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而奋斗,死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而献身。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就是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奋起千鈞棒”,彻底砸碎邓小平反毛泽东思想的独立王国!“澄清万里埃”,誓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山西省批判刘、邓紅色联絡总站

根据紅冶院《1018》革命造反兵团

“邓小平专案调查组”第一批材料 重新整理


附件:

    一九五九年五月八日《人民日报》首版刊登拉萨七日电:

    大标题为:“摧毁反动的黑暗的野蛮的农奴制度,建立民主的幸福的社会主义新西藏,西藏百万农牧民迫切要求民主改革”

    文中说:“一九五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拉萨北部地区有六十五个农民联名写信给达赖喇嘛,急切的要求民主改革,信中说:

   “我们都是种地的农民,比任何人更焦急地盼望实行改革,真不知用什么话来形容心里的高兴。我们拥护改革,并且要求越快越好。”

◆ ◆ ◆ 【以上全文完】 ◆ ◆ ◆


【析世鑒】註

   【1】「坚决镇压……组织」,原文下加黑點強調記號。

   【2】「要争取……武装叛乱」,原文下加黑點強調記號。

   【3】「达赖身在西藏……叛乱」,原文下加黑點強調記號。

   【4】「倾向于第二点的维持现状的估计」,原文下加黑點強調記號。

   【5】「最主要」,原文下加黑點強調記號。

   【6】「插手全国各地,特别是西南地区」,原文下加黑點強調記號。

    以上《西藏叛乱是怎样发生的?——把西藏叛乱的罪魁祸首邓小平揪出来》,是以1967年6月26日「晋南临汾地区革命组织斗批刘邓联络站翻印」之同名印刷品內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原文簡繁體字並用;凡原文明顯缺漏之文字等,均用〖〗符號插入補充内容,以別於原文。網際網路首發【析世鑒】。


http://blog.bnn.co/hero/2006/xsj4/36_3.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