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02阅读
  • 0回复

深海鱼油:我所知道的文革第一枪

楼层直达
级别: 骑士
《我所知道的文革第一枪》

作者:深海鱼油

中国文化大革命,武斗打响全国第一枪的是新疆石河子,那是1967年1月26日,在新疆,我们把它叫“1·26事件”,不知道全国别处怎么叫。

我是1955年人,到这“1·26事件”,还不到12周岁。

文化大革命早已经轰轰烈烈了,初中以上的学生可以去大串联。而我只是个小学生,根本没有份,不沾边。但我们的何老师他想去串联,想出去看一看,可他不能一个教师出去呀!不知怎样,单位批准了他带十几个小学生去乌鲁木齐。我是其中最小的。至于出去以后怎么样,干什么,我糊里糊涂。

在沙湾县车站坐车去乌鲁木齐,我很兴奋,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从沙湾县到乌鲁木齐距离是190公里,车票是4元8角。我的身上大概有爸妈给的十来元钱。是冬天,天气很冷,车窗都被厚厚的雪霜冻住了,遮严了,外面是什么样,一点也看不见。脚也冻麻木了,我们就狠劲地跺脚。

到了乌鲁木齐,我们到了一处“宏伟”的建筑里,那里有从全国各地来串联的红卫兵。我们和他们住在一起。我看一切都新鲜。那些红卫兵逗我玩,他们笑,我不知道他们笑什么,是我说话有趣?

吃饭好像是不要钱的。晚上睡的是大通铺。白天和大哥哥们去找当官的,要求他们给我们改善条件。一个大哥哥义愤填膺地质问一脸死气的“走资派”:“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来到新疆干革命!怎么可以给我们吃这样的东西!睡在这样脏的地方!你这是迫害毛主席的红卫兵!是反对毛主席亲手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他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那个“走资派”耷拉着头听着,可能在想自己的心事。听他说完后只是好言劝慰,做出无奈的样子。

一个大我几岁的同学把我带进了楼下的一个大礼堂,里面怎么是刚开过一个隆重的追悼会的会场!还摆着许许多多的花圈。我们来到主席台,拨开厚厚的幕布,没有灯,看到黑乎乎非常阴森的一排排椅子。年龄大的同学跑了,把我落在后面,吓得我大哭大叫!总算找到了舞台上的后门,我跑了出来,逃出了如同阴间的地方。那追悼会是为谁开的?我不知道。10年之后,我读新疆大学,按照朦胧的印象寻找“故地”,发现它是在北门的兵团剧场。

我们在乌鲁木齐呆了5天,“1·26事件”发生了。

家里一定急坏了!何老师知道石河子发生了事件,给单位打长途电话,单位“勒令”他赶快把学生带回来!学生家长把领导团团围住,而领导干着急没有办法联系上,现在何老师总算打来长途电话了。

买不到回沙湾的车票,28号,何老师买的是到石河子的车票。也许他想看一看事件后的石河子?他说到石河子,然后再买到沙湾的票,只有35公里,票价9角钱。

我们到了石河子。惨白的太阳,是晴天,怎么有一种阴惨惨的气氛?细细的雪片在干冽的小风中旋转。大街上冰冻的光溜溜的,见不到人。“1·26”事件的痕迹是街道上还乱乱地遗落着一个个单只的鞋子,围巾,和其他小物件。

我们回到了沙湾县,金沟河管理处。父母放心了。

几天后,单位组织我们到石河子参观一个展览,是“1·26事件展”。一个女解说员沉痛而悲愤地解说,带我们看展柜里的手枪、步枪,血衣,还有死亡的人的照片,记得一个是棉纺厂的女工,一个还是哈萨克族。
解说员说,阶级敌人人还在,心不死,他们有枪,开枪杀人,这表明,阶级斗争多么激烈!证明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是多么的英明!

几年之后,文革中“1·26事件”下令打第一枪的石河子基建处的值班营副营长高低平调到了金沟河管理处,任一把手,名称也从原先的“金沟河管理处处长”改为“二营营长”,而开第一枪的值班战士杨洛偏也调来这里,据说他在南京军区当兵时比武,还得过奖,是神枪手。他们的总指挥叫杨健,是基建处夺权上台的一把手,转业军人。原先的一把手也下放在我单位改造,姓王,他有两个双胞胎儿子,和我玩的不错,名字我忘了。而更神奇的是,杨洛偏开枪打死的一个中学生,就是从金沟河管理处调到石河子的我单位炊事员罗喜的儿子,名字叫罗金堂。他大我几岁,他在石河子一中读中学,我在金沟河读小学。

粉碎了四人帮。先是高低平被撤职。一天他到卫生所看病,我哥是医生,刚从南疆的巴楚调来,不认识,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叫高低平。我哥笑着说:“你这人真怪,高处、低处、平处都叫你占了。”处方上就写“高低平”,他也没有表示异议。我那时已经去上大学了。我估计那三个字可能是高砥平。再后来,他被带走了,在石河子服刑,判了三年。出来后住在石河子,没有了经济收入,日子过得难。他儿女比我小得多,虽然以前在一个单位,但甚至不认识。据说一家子在街上卖“穰皮”,一种凉面,又听说用洗衣机做面筋,被人投诉等等。可能此人还活着。

杨洛偏,在文革还没结束的时候就被抓过一回,蹲了一年多号子。文革结束后,罗喜上告,他又被抓了起来,也判了三年。合并执行,所以蹲了一年多就出来了。我是我单位第一个大学生,没上高中考上了大学,这对大家是很大的鼓舞。后来一两百户人家的金沟河管理处,每年都有后生考上大学。杨洛偏的儿子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乌鲁木齐工作。单位的孩子把杨洛偏叫“杨老骗”,他有个人人皆知的坏毛病,爱玩弄女人,还爱玩弄后对人说,把女人们作比较。去年,2013年,他骑摩托车去石河子,撞在一棵树上撞死了。人们说他会不会是避开什么,可公安勘察了解,现场周围一切正常,没有任何险情。而不远处种地的老汉说,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呀!就见他一头撞到树上了。

他们的头目杨健,是江苏人或者安徽人。他先是早早回老家了,粉碎四人帮后要他回来“说清楚”。原先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他,软塌塌地回来了,在农八师招待所每晚8毛钱住了一个多月,也没说清楚,就不明不白地回去了。

写于些2014年大年初三中午

深海鱼油

第14楼2014-02-02

有感于方广锠先生回忆文革、记述“文革第一枪”的文章,

我在今天中午写下《我所知道的文革第一枪》。

1·26事件的当事人,下令开枪的高低平,开第一枪的杨洛偏,被打死的中学生罗金堂,都是金沟河管理处的人。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eGgnyjPHhxxgusJHr6GGPnGTO6Fkl_URk0ncY6Ib-fo2u_cXnnQF-33ac90nXS9elKsu09m43EsS7fyLsD7tjiVhXyDDKVA_mI2_D_4R0VaXZLmqPSIzcR3xMtrn9lp7U3sW2a2hkSw0E0DKAnmBvgiQ15zcN21uQK0OUWap2BCCPNaegzMW-LhEkRDUkmReOuKzTYOPdnbpZhj52R-E_&p=9e759a4795920ab91abe9b7c59&newp=9c759a47968733f50be2960c7f53d8304a02c70e3cc3864e1290c408d23f061d4862e9bf2c211b0fd0c7776606a94f5ceaf0337323454df6cc8a871d81edd26c5dd2&s=9a1158154dfa42ca&user=baidu&fm=sc&query=%A1%B0%D2%B2%CC%B8%C7%E0%BA%A3%B6%FE%A1%A4%B6%FE%C8%FD%CA%C2%BC%FE%A1%B1&qid=9d1f478a0000935b&p1=2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