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44阅读
  • 2回复

中央文革对安徽问题的建议及决定等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梁守福  《乱流浮沉半生缘》附件


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关于安徽问题的五点建议


鉴于十五号在合肥又发生武斗。鉴于其他问题,中央文革小组建议:
1、 任何地方﹑任何省份﹑任何地县要到北京捕人,一律要经过中央公安部并报中央文革小组。任何人﹑任何组织不得在北京擅自捕人,你们没有通过这个手续在北京捕过人,过去的不予追究,今后再发生要依法惩办。
2、 取消对程明远的通缉令,有错误﹑有罪恶可以到中央控告。不能擅自向程明远发通缉令,过去通缉令无效,取消,希望程明远以及晓得程明远在什么地方的人,马上通知到,参加我们的会议。
3、 在合肥现掌权的一派的同志,要通知家中,通知合肥不准再乱捕人,允许大辩论,不得对持有不同意见的群众实行镇压﹑拘捕。十五号如有被捕,被绑架的人员,立即释放。
4、 任何一方不准武斗,赞成1·26夺权的各派也好,反对1·26夺权的各派也好,不准挑动群众斗群众,不准在标语﹑报纸上挑起武斗。
5、 中央在调查,仔细解决安徽问题,不论那一派,不得向家里随便传发消息,不得乱造谣言,这样使得中央解决问题更困难﹑更迟缓。十五号发生武斗,例如说一司﹑三司,职工造反司令部,被打伤一些人,从前不是说过嘛,不同意见可以到北京来谈,为什么在合肥就不能谈呢?在合肥应让他们开会,是帮助中央还是制造困难。你们要冷静一些,平心静气,从大的方面看,不要搞宗派主义,小团体主义,不要违法中央路线,掌握毛泽东思想,掌握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逐步解决问题,做到大联合,向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夺权夺得更好,把李葆华为首的省委长期没揭开的盖子进一步揭开。你们要冷静地读读中央的社论和有关文件。
夺权有两种,一是夺党内走资本主义当权派的权, 二是夺自己头脑中字的权,要坚持真理﹑修正错误。

1967317



中共中央关于安徽问题的决定

今年三月间,中央召集安徽省军区负责同志﹑安徽革命造反总指挥部代表﹑持有不同意见的各左派群众组织代表﹑省直机关干部,举行了多次座谈,并分别作了多次个别谈话。中央对安徽问题,做出如下决定。
一.根据两个月的实践检验,安徽·二六夺权,没有实现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没有把矛头指向省委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没有实行革命的三结合安徽革命造反总指挥部个别领导实行了一系列的错误政策,压制了有不同意见的左派群众组织和革命干部。中央认为,应立即成立以钱钧同志为首的军事管制委员会,把省的领导权掌握起来。
二.军管委员会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要政治挂帅,坚决按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办事,坚持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集中揭露和打击以李葆华为首的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坚决执行中央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批转的《重要通知》和中央批转的中央军委八条命令,保证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正常进行。要放手发动群众,在工作中走群众路线,不要包办代替。坚决支持各左派群众组织,在左派组织之间不能片面支持一方,打击另一方。对于左派组织,要帮助他们克服缺点和错误,帮助他们整顿思想﹑整顿作风﹑整顿组织。要争取参加保守组织的群众,回到毛主席的路线一边来。对于真正的确有证据的反革命分子,才能依法处理。宣布一个群众组织是反革命组织,应经过中央批准。严防坏人利用军管镇压群众。军管会要通过各项工作,实现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筹备革命的三结合的临时权力机构。
三.军管会下成立抓革命﹑促生产的两个班子,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领导起来,把工农业生产﹑财贸工作和救灾工作管起来。
四.立即接管公安厅﹑公安局,重新选派能够正确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得力干部做军代表,支持和依靠真正的革命派,彻底揭露这两个专政机关的阴暗面,切实进行整顿。要坚决纠正乱通缉﹑乱逮捕的错误做法。因对·二六夺权有不同意见被逮捕的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一律释放,被打成反革命的,一律平反。要严防坏人利用专政工具镇压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
五.立即接管《新安徽报》,要宣传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各项政策,不准一派革命组织去攻击另一派革命组织。立即停止对·二六的态度作为革命与反革命标准的错误宣传。报纸如不能正常出版,可暂出新华社电讯稿。省广播电台也按同样的原则办理。
六.从过去和现在的情况看,·二七·二七革命到底联络站红革会”“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工人一司﹑三司等,都是革命群众组织。这些组织都要整风,双方都要着重进行自我批评。有原则上的不同意见,要正常地进行讨论﹑辩论,不准打﹑砸﹑抢﹑抄﹑抓,不准武斗。
七.合肥的红卫军,是与保字号军总对立的﹑同·二七并肩作战的革命群众组织。但这种组织形式不恰当,应按中央指示办理,这个组织的成员应回到原单位参加文化大革命,不要再恢复这个组织。逮捕于得水同志﹑通缉程明远等同志,是错误的。
八.压制安徽省暨合肥市机关革命造反司令部是错误的,应支持省市机关干部起来革命,特别要支持较早站出来支持革命群众的革命干部。
九. 对镇压和非红卫军和于得水身死一案,应该查清。可在派往公安厅的军代表的领导下,由各革命组织(包括公安厅真正的革命干部)组成调查组,进行专门调查。参加了逮捕和处理于得水一案的有关人员,不能参加这一调查小组。

中共中央
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七日

   

中央首长第三次接见安徽双方代表团的指示


康生 江青
1967.09.05


时间:196795日晚910分到1235分。中央首长:康生、李富春、江青、李天佑、姚文元、曹轶欧等。

康老讲话:
同志们,现在开会了。大会是第二次会议了。这几天同志们做了不少工作,我看大家都愿意向毛主席路线方向前进,看起来你们几天工作还是有成绩的,但是问题还存在一些。武斗比过去好象少一些,抢枪这个做法还存在。特别感觉到有益的好的地方就是合肥的好派,拟了个电报稿,指出好派的梁守福和曹在凤同志对解放军十二军的态度是错误的。合肥的好派代表打一个电话表示支持十二军,坚决的贯彻执行中央关于拥军爱民的指示,表示对6408部队,就是十二军,绝对要相信,表示6408部队是党中央毛主席派去的支左部队,表示对6408部队的态度就是对党中央毛主席的态度,应当大事小事都向6408部队请示汇报。这一条很好嘛!
还有一条,曹在凤同志、梁守福同志对6408部队的态度是极端错误的,应当向6408部队赔礼道歉,应当向党中央毛主席检讨,向广大群众公开检讨。下面一共七条电话稿,这个电话稿我觉得很好,这是我们会议的进步,不知这个电话打了没打?(合肥好派代表答:打了。)已经打了。的确是拥军爱民的方向(口号:向解放军学习),要同志们了解,中央关于当前的重要问题是形势问题,关于坚决执行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问题,坚决拥护解放军的问题,这都是大的方向问题。请江青同志给我们谈一谈。

江青同志讲话:
同志们好!(高呼:毛主席万岁!)我来的很仓促,也不知怎么回事康老把我拉来了,我讲几句话,也没有准备,讲对了供同志们参考,讲错了的,同志们批评,炮轰我也可以,火烧我也可以,都可以。
现在讲一讲形势问题。我们对形势的看法,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些不同看法,我们认为全国文化大革命形势大好,因为对形势如果孤立起来看,那当然在某些地区个别地方觉得严重,其实不然,形势从全国来看,从历史来看,如果从历史来看,今年同去年这个时候比较,是不是大不相同了!去年这个时候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地方上他们的爪牙,那他还是相当有活动能力的,而现在呢?瘫痪了,有的被革命小将打倒了。瘫痪了不是坏事,因为走资派不能动了,那么有的地方成立了革命委员会,那么现在呢?中央在一个省一个省,一个市一个市的来解决。这个想想看,安徽省现在请同志们来解决问题。就拿你们安徽来看吧,也不同了,旧的以李葆华为首的一小撮被揪出来了,甚至连刘秀山那样的坏人,还有程什么?是叛徒。(合肥代表答:程明远。)噢,程明远,不也暴露出来了!(好派长时间欢呼:毛主席万岁!)
同志们!刘秀山是个坏人,我很早就知道了,不是现在才知道的。我有材料,他是一个坏人,在背后操纵。可能有些好的人上当,在这里一定要注意,不能把好人和坏人搞到一块。当然上了当的同志受了蒙蔽好人就得注意这个问题,刘秀山一直躲在北京,现在不知道躲到那里去了。(合好派答:在合肥亲临指挥)现在不管怎么样,不管吵过嘴、武斗过,打过架,现在都能坐在桌子上来谈了,是不是也是一个好的形势呢?(好派答:是)大好形势!(热烈鼓掌)
江青:(面向“P)你们那里很多同志怎么不叫啊!怎么了,现在是不是一个好的形势?(“P答:是的。)
从历史上看,从去年到今年有这么大的变化,对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大批判,现在逐渐在全国展开。在各个战线上要向他开火,要批倒、批臭、批深、批透。要做到这一点,这个问题我曾经在每一个场合,要家喻户晓,要把他搞臭,臭的比当年苏联的托洛茨基还要臭,那样中国就可以不变颜色了。因为他执政很长的时间呀!两面派有一整套的干部路线保证他的错误路线,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毛主席一声令下,小将们就上阵就把这些家伙统统的搞出来了。当然同志们会说,江青同志说的容易,我们在那斗的可厉害了。同志们,我们也斗的很厉害,只是没有武斗就是了,不过我声明,如果谁要和我武斗,我一定要自卫,要还击。(呼口号)
向同志们致敬!向同志们学习!
同志们,我不是提倡武斗,我是坚决反对武斗的,我是坚决响应毛主席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我说的是当阶级敌人向我们进攻的时候,我们手无寸铁怎么行呢?我是指那样的情况,而现在不需要武斗,武斗总是要伤害人的,总是要破坏国家财产的,为什么要作败家子,我们为什么要死人呢?为什么要破坏国家财产呢?我说是这样的文攻武卫,不要抽掉了它的阶级内容,不要离开它的特定环境和条件,你们回去双方搞起武斗来,戴起柳条帽来,拿起长矛来就不好了。(康老插说: 不单是长矛,现在是机关枪了。)机关枪那一颗子弹就完了吗。总的说,我觉得形势是大好的,锻炼青年一代,锻炼了小将们,也锻炼了革命干部,锻炼了老年一代,象康老,(康老说:今天你们锻炼我。)所以不要以为你们安徽的问题可是不简单,安徽的问题可复杂啦!当然各有各的情况,安徽目前的情况比去年大好,现在你们比早一个时期更好,能够坐下来谈了吗!这是了不起了,不是那么动武啦,这是好事,是良好的开端,现在各省大体上这样,经过到中央来谈,当然个别地方有反复,反复也是正常的现象。此外不平衡,不平衡也是正常现象,总之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对这个要有以下几个好的条件,就是说要有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来领导,这是重要条件;要有人民解放军这个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要逐步成立地方上的革命委员会,搞革命的大联合,革命的三结合,才能够进行斗、批、改,才能配合全国范围的大批判。
那么目前呢?当然,从文化大革命起,我说从文化大革命起不是绝对的,是相对的讲,首先由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另外,还有社会上的地、富、反、坏、右,还有美国特务、苏修特务、日本、国民党特务等等,他总是要破坏的。他们有黑手藏在背后,是不容易识破的,他以极左的面貌或右的面貌来破坏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而且他也注定要失败的,同志们想想,允许不允许?(答:不允许)目前拿北京来讲,就有这么一个东西,我叫它是东西,就是因为它是反动的。就是反革命组织叫·一六。他人数不多,这个表面上他是年青人,青年人我看是上当的,少数是资产阶级的分子,对我们有刻骨仇恨的,多数是青年,他利用了青年人思想上的不稳定。而真正的幕后人是很坏的人,你们安徽也有,就反对中央嘛,《九条》、《五条》下去都反对嘛!拒不执行嘛!如果按《九条》好好地办下去,就不至于现在又反复了。但反复也好嘛!可以嘛!你们多来一次嘛!·一六是以极左面目出现的,它集中目标反对总理,实际上我们每个人的黑材料他们都整了,什么时候都可以往外抛的,切不可以上当。
(康老插话,你们安徽有没有派人搜集中央文革的材料?好派答:有,刘秀山是的,他收集攻击周总理的材料。康生:我说一句话,公平话,你们好派也有人来搜集材料的,不要只说屁派,刘秀山派人搜集材料,好派梁守福也来北京搜集材料。)
但我们不怕,心里没有鬼,怕什么,你们去搜吧,吃饱饭没有事干,不干革命干这个,我是不怕,他们过去就整过我的黑材料,有一个专案在上海去搜集材料,去拿来,我也没有过问,过去一大箱。最近我们发现现在有的地方成立特档,特别档案。这也都是以小人的手法,见不得人的。(姚文元插话,这是小丑。)是小丑。从右的方面,就是今年一二月间有一股风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目前一股风反对中央,或者以极左的面目来反总理,这是很典型的,是反革命组织·一六,要提高警惕,对特务、美蒋特务,苏修特务,还有地、富、反、坏、右,他们不会老老实实的,他们要千方百计做垂死挣扎,那么我们就要提高警惕,识别他,做宣传,向群众宣传,使群众觉悟起来,就是把他们孤立起来,他们都是见不得人的那一小撮,就是反对从左边,从极左,从右边来反对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班子,这个问题。我劝同志们提高警惕。
第二个问题是军队。前一段有错误的口号,叫抓军内一小撮。这就到处抓军内一小撮,甚至把我们正规军的武器都抢了,同志们想一想,如果没有人民解放军,我们能够坐在这个人民大会堂开会吗?(答:不能)如果我们野战军被打乱了,万一有什么情况那能允许吗?(答:不能)不要上这个当,这个口号是个错的,因为不管党、政、军,都是党领导的,只能提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不能再另外提,那不科学,结果弄的到处抓,那个军区差不多都受冲击了,即使我们军队有些同志,少数同志,个别同志甚至犯了严重的错误,也不需要如此嘛。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毛主席亲手缔造,林彪副主席亲自指挥的军队,世界上有没有这样好的军队?(答:没有。呼口号:向解放军学习!向解放军致敬!)抢他们枪、打、骂都不还手,世界上有没有?(答:没有。)所以现在不能这样上敌人的当,到处揪一小撮,乱揪。我就给北京的小将谈过这个问题,这有错误,你们跑到外面去,去年点革命的火,大串联,现在又出去了,这就是帮倒忙了。他们说什么军内一小撮你们揪不出来,我们帮你们揪,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又上了别人的当,因为青年人非常爱动。斗批改可是难啦!要坐下来看文件看材料,然后动脑筋,写文章,这比较苦,跑跑冲冲看看,甚至武斗,青年人喜欢跑,本性爱动,你们也会到处跑的,听说武汉造反派(康老插话:钢二司)刚刚翻身,又到处跑,全国都跑去了。所以这个要注意的,你们跑到那里去,不了解当地情况,一头裁进去就犯错误。凡事要相信本地的群众,不能去包办代替,就象我们不能包办代替你们的革命一样,我们只能给你们商量协助你们。
抓军内一小撮,这个口号是错误的,产生了一些不良后果,现在这股风已经开始刹住了,那么同志们会说江青同志是不是说军内同志没有错误?我不是这个意思。军队的同志错误缺点是有,应当给他们机会,让他们自己作自我批评,不要看我们有的老干部犯了错误,说错了话,做错了事,这也是常有的,这些老同志打起仗来可勇敢啦,可靠啦!文化大革命中,跟不上形势,犯错误,说了错话,做错了一些事,只要他想改正,想自我批评,同志们应当允许他改正错误,应当遵照主席教导,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嘛!
安徽的情况,我以前没怎么摸,我不知道,有人对6408很不欢迎吗?(康老插话:在合肥、在淮南都有些问题,一开始好派冲了34师的师部大楼,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合肥的问题你们知道了,你们采取这个态度,批评了你们曹在凤。梁守福,他们这样做是极端错误的,这是不对的,淮南这方面。淮南极派代表说明了情况,康老又说,不管怎样,冲了野战军是不对的。
把野战军冲了可不好,不能开个头。我们的野战军是好的,军队是好的。你想广大的指战员出身都是贫下中农、工人,坚决执行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以前不介入吗,后来介入他不摸底,介入以后犯错误是难免的,不信你们试试看,换个位置试试看,你们犯不犯错误?
我说的是犯一般的错误,不是犯路线的错误,这是原则问题。对军队不能这样,有的夺枪,他们不能开枪,有的战士哭,因为都是革命群众,枪被抢走了。在国防前线,现在下一道死命令,中央已经通过。我要是警卫战士,谁要是夺我的枪,我一定开枪,当然开枪是不对,我要开枪,我是警卫战士,我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全国范围夺民兵的枪,大部份是保守派,不是夺是缴械。(这时双方争执吵起来)
同志们,如果我的意见能够起良好作用,就是我们要创造良好的条件,我们要成为毛泽东思想的革命派,不要成为张家派,李家派,严重的无政府主义,派性是小资产阶级的特性,是山头主义,小团体主义,无政府主义,(姚文元插话:我建议你们要好好学习《文汇报》社论无产阶级党性与小资产阶级派性。)你们多作自我批评,不是就不吵架了吗?我建议你们双方多作自我批评,这个方法好,因为你就是反对我的,我到你那里去作自我批评,你也作自我批评,这样冷静下来谈谈,那个方面是大同,求大同存大异嘛!大同是什么呢?就是说革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你站在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还是站在走资派的路线上,这是大是大非问题,在这个大原则前提下,如果你们都是斗争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有什么理由不大联合呢!
如果是按你们的派性,那就不是革命,而是为自己,不是为人民,不是为了无产阶级,如果真是无产阶级革命派,首先要有自我批评的精神,严格的要求自己,要求自己那个团体,而不是吵嘴、武斗、打架、抢武器,这样就说不清是非,是非应该搞清楚的是容易清楚的,拿你们安徽来讲,看你是不是斗争以李葆华为首的走资派,你斗不斗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如果这一点是一样的,就是同吗!有些不一样的做法和某些看法,那是可以的。我们小组也经常有不同意见有些问题看法也不完全一致的,我和康老有时也争论几句,我们在大前提下是一致的(康老:一个人对错误要改,就是要自己反对自己。)革人家的命容易,革自己的命可难啦!因为自己脑子里就有个阴暗面和一个光明面,阴暗面就是小资产阶级的东西,如果不改掉,难免也会掉队的,那会走到反面去的,头脑里的字、个人主义,再大一点就是小团体主义。本位主义,以至无政府主义发展到谁的话也不听,把我们有良好的组织,良好的装备,良好的政治工作的解放军也冲了,枪也抢掉了。有的是有一小撮人操纵,你们不要上当,要心明眼亮,要冷静,要善于识别敌、我、友,你们现在有的时候连朋友都吵起来,自己阵营也吵起来,打的一塌糊涂。同志们!是分裂好呢?还是搞革命的大联合好呢?(好派答:大联合好;)。江青问:你们(指屁派)怎么不叫?不讲话?你们愿意不愿意联合?先搞大联合、三结合才能有领导,没有领导革命不好进行。
第三、谈革命委员会问题,要成立革命委员会,建立新的领导机构。目前出来的这股歪风除了是针对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针对人民解放军;抓一小撮。第三,就是针对革命委员会这个新生事物。革命委员会难免有缺点、错误、更难免混进一点坏人混进去,但他毕竟是个新生的事物,他是在群众的基础上产生的。现在有这么一股风,有的人就要把中央批准的革命委员会全部搞掉,这不是别有用心的人挑动吗?同志们知道不知道这些事情?(答:知道。)你们逐渐地成立了革命委员会以后,这个事情也要警惕,当然有点反复,我们也不怕。
所以我想在这个大好形势底下要警惕这三件事情,从极左到右,来破坏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来破坏人民解放军,破坏革命委员会。这个背后不仅有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而且有地、富、反、坏、右,还有美蒋、苏修、日本等等特务,我们有材料,我们搞了一大批,这是小将们的功勋罗,叛徒集团知道不知道?(答:知道)很大的特务案子都搞出来了,过去搞不出来的,所以这次大革命的功劳是大的,潜伏几十年的这些案件,过去都不知道的,这是红卫兵的功勋,当然对安徽来说揪出那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那是同志们的功勋!你们要很好的警惕这三件事情,有人要破坏党中央,我说的党中央是以毛主席为首的啊,人民解放军,革命委员会,我只是想提醒同志们!我说的话不妥当,同志们批评我。
现在中央通过了一个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关于不准抢夺人民解放军武器装备和各种物资的命令。(念命令时,江青插话)
各省(市)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各级军管会、各级军区、各革命群众组织: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是林彪副统帅亲自指挥的举世无双的人民军队,是劳动人民的子弟兵。它和革命群众是鱼水相依,血肉相联的。人民解放军必须坚决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坚决支持革命左派,尽一切责任,爱护一切无产阶级革命派,爱护一切红卫兵革命小将,爱护一切革命群众。
毛主席说: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人民解放军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柱石,它担负着保卫国防、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光荣艰巨的任务。
中国人民解放军要时刻地警惕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和现代修正主义的突然袭击,必须坚守战斗岗位,加强战备,保证装备完整良好,做到一声令下,立即行动。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八月二十五日《关于展开拥军爱民运动的号召》中指出,人民解放军和所拥有的各种武器、装备和物资,是不能侵犯的。(江青:同志们,听懂了吧。)(众答:听懂了。)我重复一遍:人民解放军和所拥有的各种武器、装备和物资,是不能侵犯的。”“人民解放军的指挥机关,是不允许外部的人进驻的。(江青:再重复一遍,人民解放军的指挥机关,是不允许外部的人进驻的。)你想,把作战系统给打乱了,一旦有情况怎么办呢?现在是帝国主义怕我们,怕得要死,修正主义也怕我们,怕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可是也不能说没有这个万一啊!一切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切红卫兵革命小将,一切革命群众,一切爱国的人们,都必须严格遵守,切实执行,这是响应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拥军爱民的号召。爱护人民解放军,拥护人民解放军,这是一切革命群众和一切爱国人们的共同任务,真正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同志尤应在这方面作出模范。
各革命群众组织一定要正确理解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大民主,(江青:在这个问题上我说一两句,现在世界上有没有我们这样的大民主?(众答:没有!)你们想轰哪个就到外面贴大字报、大标语,世界历史上也没有,总而言之这是最大的民主,也只有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才有的。)正确理解人民解放军的四不,在复杂尖锐的阶级斗争中随时提高阶级警惕性,防止阶级敌人利用,防止国内外阶级敌人的挑拨离间,混水摸鱼,严防美蒋、苏修、日本特务和地富反坏右破坏和削弱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力和声誉。(江青:不要在我们的军队脸上抹黑,人民解放军是人民子弟兵,要爱护他们的荣誉。)
为坚决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六月六日通令和八月二十五日《关于展开拥军爱民运动的号召》,特再次重申:
一、任何群众组织和任何人,不管是属于那一派,不许以任何借口抢夺人民解放军的武器、弹药、装备、车辆、器材、物资,不许抢夺军火仓库、军用仓库和国防企业中的武器、弹药、装备、车辆、器材、物资,不许拦截火车、汽车、船舶上装载的武器、弹药、装备、器材、物资。不许外部人员进驻人民解放军的指挥机关。
(江青: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了事情没有?我们援助越南的物资被抢了,炮弹啊!姚文元:打倒美帝国主义的。江青:那是美帝国主义的,接不上气了,没有了炮弹,后来我们下了一个死命令,管你是什么派,立刻交出,不交就缴械,他们吓坏了,都送回去了,这真生气嘛!还抢了外国的船。北京出现这样怪事,跑到外国使馆里去闹,英国代办处烧了,你们知道吧?(众答:知道了。)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反动派是肯定的,你们坐外头嘛,如果不是使馆内部,他们做任何违反我们国家的法律的,你们都可以有权斗他,并扭送。但是不要闯到使馆去,不要跑到外国轮船上去。尽出现这些怪事,这些,好人是幼稚,坏人是有意地破坏国家的荣誉。康老:还有人抢外国的轮船,还有人带着枪到塞浦路斯船上去,被缴了枪,还去避难,这是耻辱,是投降!江青:这是当汉奸!)
二、军队院校、文体单位以及所有开展四大的单位中,不管任何组织任何人,更不准抢夺武器、弹药、装备、车辆、器材、物资。
三、军队所有机关、部队、院校等单位,不经中央批准,绝不许把武器、弹药、装备、车辆、器材、物资发给任何组织、任何人。(江青:有些地方,就发给了保守派,有些给了坏人,这就是可恶啦。)
四、已经抢夺的人民解放军的武器、弹药、装备、车辆、器材、物资应一律封存,限期归还。
此命令自公布之日起生效。今后如有违犯此命令者,当以违犯国法论罪。(江青:重念这一句,命令自公布之日起生效。今后如有违犯此命令者,当以违犯国法论罪。(众:热烈鼓掌。)江青:我看大多数同志是同意的,是爱护军队的。)
当地驻军在执行上述命令时,首先要耐心的进行政治思想工作,讲清道理,进行劝阻。如劝阻无效,可对空鸣枪警告,令其撤回,在劝阻和警告仍然无效时,可宣布这种抢夺行为是反革命行动,(众:热烈鼓掌。高呼毛主席万岁!)并采取措施对其少数的坏头头和肇事凶手予以逮捕法办。(众:热烈鼓掌)遇到这些人拒捕和抵抗时,人民解放军有权实行自卫反击。(众:热烈鼓掌。呼口号:向江青同志学习。江青:向同志们学习!希望同志们搞大联合!)
在海防、边防、沿海岛屿和国防、机要重地值勤的战士,遇有人夺枪时,有权自卫反击。(众:热烈鼓掌)
此命令,望各省(市)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各级军管会、各级军区、各革命群众组织遵照执行。(众:热烈鼓掌,高呼口号。江青:好!我看大家都拥护这个命令。我就讲这些,咱们都照办。)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5-27

在接见安徽各革命造反组织赴京代表会上周恩来同志的讲话   

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九日晚十二时到十二时三十六分,周恩来和李富春、谭震林等中央负责同志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接见了安徽各革命造反派组织的赴京代表。周恩来作了重要讲话。讲话全文如下:   
同志们,朋友们,红卫兵战友们:  
    今天主要是接见安徽工人、农民、学生等方面的代表,他们要走了,我们会接他们,好让他们回去。今天参加接见和会见的有李富春同志、谭震林同志。  
    首先我代表我们最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和亲密的战友林彪同志、党中央、国务院、中央文革小组向你们问好!   
    你们是带着问题来的,我们只能在原则问题上跟你们讲一讲,工人、农民、学生、教师、文艺工作者来北京控诉安徽省委以李葆华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所加的压迫,所犯的罪行。你们的控诉我们是支持的!!!(这句话总理讲的声音很高)你们要解决这个问题,要到合肥、蚌埠、芜湖。。。。。。到安徽去,彻底批判安徽省委以李葆华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在那里把他们批臭、批垮!斗争的锋芒,应该向着安徽省委,打回老家去,就地彻底闹革命!   
    前一个阶段,在合肥、蚌埠、芜湖等地,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强调抓生产来压制革命,现在这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既反对革命,又破坏生产,把革命的锋芒往上推,把矛盾上交,搞经济注主义,搞矛盾上交。安徽的情况和全国各地差不多。对工人来说,应该本着“抓革命、促生产”的十条规定办事,可是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故意闹经济主义,把合同工一律恢复,甚至把六一年、六二年下放的一些人,也调到城市来工作,并且补发工资,用眼前的利益来引诱收买光荣的工人阶级,我们工人阶级是不允许的。芜湖的工人反映有的工厂故意加发工资 ,有觉悟的工人都退了回去,他们做得好!做得对!我们要把经济主义的根子和修正主义的根子一样一起挖掉!最近,在上海、东北、广州等地都出现财政支出增加的现象,最近我们已经下令告诉所有的银行实行军事管制,按计划开支,不管哪一级党委都无权乱开支。  
    本来今年冬天毛主席和林彪同志不准备接见革命群众了。但由于矛盾上交到北京,北京来了很多人,现在招待所拥挤得很,市场供应也很紧张。有的人不是来闹革命,看大字报的,而是吃喝玩乐的,现在红卫兵们把百货大楼高档商品封起来了,把娱乐场所封起来了,他们做得对!做得好!你们要告诉本单位的同志们,朋友们,同学们,应该在本单位抓革命促生产,反对经济主义,反对矛盾上交。  
    你们要按系统、按工作岗位组织起来,联合起来,像蚌埠商学院和合肥某学院这些单位就可以组织起来,将发展成全市性的联合。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批准一个全国性的组织。现在首先要在思想上打好基础。并且对于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进行夺权斗争,我们现在是面临这样一个新的阶段。现在我正式宣布:“复员、荣誉、转业军人联合会”我们没有承认!毛主席和林副主席没有批准这个组织!这个组织的绝大多数同志是好的,但不需要组织起来,因为他们是在各个单位的,把他们抽起来搞革命串联这样不好,这样就会被坏人利用,来糟蹋军人的荣誉。我们这些复员转业军人是在各个单位工作的,我们不能丢开工作不管。还有一九六五年的大学毕业生成立全国性的组织我们也不承认。我们是不赞成现在成立全国性的组织。夺权问题,一个是可以联合像上海那样,现在夺权斗争正在兴起,将掀起文化大革命的新高潮。  
    现在北京存在着反动性的组织,一个是“全国工农兵红色造反夺权总部”,他们是夺无产阶级的权,到处打人,霸占中央化工部,抢走了化工部的国防尖端资料,被化工部的造反派揪出来了,他们的两个头头也被逮捕了。另一个是“中国工农红旗军”,在东北有,在湖南有,听说在杭州也有,他们说这是毛主席批准的,这是完全胡说!这个组织的头子是坏蛋,他骗工人、骗农民、骗学生,专门跟保守派在一块,有些人是不满分子,是暗藏的反革命分子。这个组织的头子也逮捕了。北京有个西城区纠察队,是思想变坏的人组织起来的,我们逮捕了他们的头子。最近又有人在搞欺骗,建立了什麽联合行动委员会,他们下半夜活动,搞摩托车、自行车、专门搞武斗。我们也准备把他们的头子逮捕起来,把群众教育过来。西安还有什麽红色恐怖队,相信血统论,相信自来红,他们由于这种错误的思想,做出了错误的行动,这些问题都要教育,但是运动的主流还是好的,绝大多数同志还是好的,坏的是少数。  
    我们现在问题是,怎麽把执行资产阶级的顽固分子和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的权夺过来。夺权有好几种形式,具体单位要具体分析。   
(最后周总理对保守派讲了几句话)  
今天参加大会的绝大多数都是造反派,但也可能有一些保守派,我要对他们讲讲话,你们由于受到蒙蔽、由于保守,由于有旧的习惯势力、旧的框框,走了一段弯路,但你们只要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你们是有可能同造反派在一起的,在毛泽东思想的原则基础团结起来的,但是必须承认自己的错误。另外,造反派也不要因为自己的路子走对了,就骄傲了,关门了,我们不可能什麽事情都做得对,总之一句话,要回到老家去,革命靠自己,教育靠自己,解放靠自己。  

   
夺权通告   

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我们不说,谁说?我们不干,谁干?”   
我们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造反者,天下就是我们的天下,国家就是我们的国家,社会就是我们的社会,我们就是要说!我们就是要干!   
我们伟大的统帅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丢掉了政权就丧失了一切。这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革命真理,我们就是要按照这个真理去夺权!夺权!!夺权!!!我们就是要从那些混进党内的走资本主义当权派的手里,把他们所把持的一切党政大权统统夺过来!彻底夺过来!一切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一切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都要统统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什麽经济主义,什麽折中主义,什麽改良主义,都是反革命的逻辑,都滚他妈的蛋!我们都要统统打倒!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葆华、李任之、杨效椿等,长期以来,窃取了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书记处书记、合肥市委书记等重要职务。借平反之机,大放牛鬼蛇神出笼,招降纳叛,结党营私,为资本主义复辟作好组织准备。他们还利用各种刊物大放毒草出笼,大搞物质刺激,为资本主义复辟做好舆论准备。在这次由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李葆华等一小撮混蛋们,更是变本加利的顽固的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对革命造反派采取软硬兼施,分化瓦解,拉出来,打进去,挑起武斗,大搞经济主义等反革命手段进行血性镇压。安徽省委是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镇压革命运动的黑司令部。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我们是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造反派,是压不倒,打不垮的!反动的围攻只能锻练出革命的左派。“安徽省合肥工人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和“安徽省八 . 二七革命造反兵团”及其支持者,由原来的少数,通过前赴后继的斗争,变成了今天的多数,而原来由李葆华之流控制的所谓多数,变成了今天的少数。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世界上一切革命派正沿着这个规律在前进。  
安徽的工人起来了!农民起来了!革命的干部起来了!千百万只用革命怒火铸成的铁拳,对准李葆华等混蛋们的狗头,猛击狠打!李葆华彻底垮台了!我们革命造反派庄严宣告:把安徽省委、省人委和合肥市委、市人委的一切大权统统夺过来!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这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无产阶级革命左派夺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并不是革命的终结,而恰恰是革命的新开端。“而今迈步从头越,”我们就是要从头干起,我们不仅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我们有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我们一定能够学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一个红彤彤的毛泽东思想的新世界,正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造反者,我们也是毛泽东思想的当然宣传者。我们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我们就是要在世界上煽革命之风,点革命之火。这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我们搞文化大革命,搞夺权斗争,就是在世界范围内搞反修防修的大演习。  
李葆华之流从本质上来说,和赫鲁晓夫、约翰逊没有两样,是一路货色。我们今天能从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葆华手里夺权,并把他打翻在地。我们坚信苏联人民,美国人民明天就可以从苏修领导集团、美国约翰逊集团手里夺取政权,并把他们打倒!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  
我们要大声疾呼:世界上一切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切被压迫的人民,赶快联合起来,团结起来,拿起武器,走上战场去夺权!夺权!!夺权!!!把革命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世界革命人民心连心,我们坚决支持世界上一切革命的夺权斗争,世界一定属于革命人民的!  
我们警告:地、富、反、怀、右一小撮混蛋们,只需你们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不许你们乱说乱动,如要乱说乱动,立即依法惩办!  
同时也警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你们胆敢打着革命造反派的旗号夺权,我们就砸烂你们的狗头!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帝国主义,修正主义,一切反动派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像沉舟病树,日薄西山,土崩瓦解。而革命造反派却像毛泽东思想阳光下的万木,蒸蒸日上,欣欣向荣。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共同战斗,一定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砸个稀巴烂!  
人类历史的命运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打倒美帝国主义!  
打倒现代修正主义!  
无产阶级大夺权万岁!  
革命造反有理万岁!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安徽省合肥工人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  
     安徽省贫下中农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筹备处  
中国人民解放军安徽省军区全体革命军人  
安徽省八 .二七革命造反兵团   
合肥市大、中学小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  
中共安徽省委直属机关革命造反联络部  
安徽省机关革命造反机关(原名“安徽省人委直属机关革命造反联络部”)  
安徽省、市直机关红色造反司令部  
合肥地区科口革命造反司令部  
安徽省公安厅机关革命造反联络部  
安徽省体育战线红色造反兵团  
    安徽日报社革命造反团  
    合肥晚报社革命造反团  
    安徽广播战线革命造反团  
    安徽人民出版社革命造反团  
    新华社安徽分社、人民日报记者站打冲锋革命造反队  
安徽文联红太阳革命造反团  
安徽文艺革命造反司令部  
安徽邮电革命造反司令部  
共青团安徽省委机关革命造反团  
合肥地区教职工革命造反联络部  
    合肥地区中等学校教职工红色造反团  
合肥地区小学教师革命造反司令部  
合肥市直机关革命造反司令部  
合肥文艺革命造反团  
合肥地区卫生系统革命造反司令部  
     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第三司令部)驻皖联络站   
     全国赴皖串联总部  
   
一九六七年元月二十六日于合肥   

   
给康生同志的信  

敬爱的康老:  
我们向您问好!  
我们来北京后,心里一直有个大矛盾。我们想给您写封长信汇报一下我们的学习心得,但又怕占用您老人家的宝贵时间,不写吧,心里话又想和您讲。怎么办呢?我们决定写封短信和您谈几句心里话。  
说老实话,我们以前对您的批评一直不理解,嘴里也说康老批评我们是为了爱护我们,但思想上又觉得您不像江青同志那样温和,接受起来总是打折扣。  
这次亲自把我们叫到毛主席身边来学习,“斗私批修”给我们改正错误的机会。这是我们没想到的,当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们都高兴得﹑激动得﹑也惭愧得流下了眼泪。不知怎么搞的,我们以前心里的疙瘩一下子都无影无踪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觉得要和您说的话更多了﹑更长了,我们是多么希望再见到您,把我们心里的话都说出来啊!  
敬爱的康老,我们恳求您在百忙中见见我们好吗?  
                                                 
   
曹再风  梁守福  
                                                 1967.12.14日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0-05-27

群众罢官好得很!   

     安徽省合肥地区工人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安徽省贫下中农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筹备处、中国人民解放军安徽省军区全体革命军人、安徽省八二七革命造反兵团等二十八个革命群众组织,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旗帜下,联合起来,采取坚决的革命行动,从省委、省人委、合肥市委、市人委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手里夺过印把子,庄严宣告:罢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葆华、李任之、桂篷、杨效椿、赵凯的官!“李家王朝”垮台了!无产阶级革命派掌权的新安徽诞生了!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这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这是我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  
     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联合起来,团结广大群众,罢掉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的官,这是我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新创举。这一创举,充分体现了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人民的首创精神,充分实践了巴黎公社式的无产阶级专政下大民主的原则,它标志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真正深入人心,它大长了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志气,大灭了资产阶级老爷们的威风。我们最最热烈地欢呼:群众罢官好得很!好得很!就是好得很!  
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葆华之流,恶贯满盈,罪该万死。长期以来,他们篡夺了我省和合肥市的党政领导大权,极力地、全面地、推行一条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干尽了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坏事。他们刮黑风、,放毒箭,招降纳叛,结党营私,在全省全市范围内疯狂地进行资本主义复辟活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以来,他们更是顽固的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血腥镇压革命学生,对起来造反的革命群众,实行资产阶级专政。他们控制下的省委、省人委、市委、市人委和其他专政机构,变成了道道地地的资产阶级反革命黑司令部;他们自己则扮演了不折不扣的镇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刽子手角色。罪恶滔天,令人发指!  
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社会者我们的社会。无产阶级的红色江山,哪许豺狼横行?人民当家作主的世界,岂容魔鬼盘踞?我省革命造反派和广大群众起来造李葆华们的反,夺他们的权,罢他们的官,做得完全对,完全有理,完全应该!  
毛主席说:“农民的眼睛,全然没有错的。”“谁个劣,谁个不劣,谁个最甚,谁个少次,谁个惩办要严,谁个处罚从轻,农民都有极明白的计算,法不当罪的极少。”我们革命造反派和广大群众的眼睛,全然没有错的!他们革命的大方向,全然没有错的!他们的革命行动好极了!一切真正革命的人都应该坚决支持,都应该为之欢呼:“好得很!”  
群众罢官是一种彻底革命的行动。这种彻底革命的行动,使得资产阶级当权派及其保皇派们惊慌失措,恨之入骨。他们使用了最恶毒的语言,诽谤、咒骂和攻击群众罢官。但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被敌人反对的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敌人越是反对,越说明革命群众做的对!  
“你们无法无天!”可爱的先生们,你们说对了。无产阶级革命派“狂妄”到“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当然不会把你们的:“王法”、“黑天”放在眼下!服了你们的法,要了你们的天,我们就要千百万人头落地,无产阶级的铁打江山就要改变颜色。这种事,我们一千个不干!一万个不干!我们所服的法,只能是毛泽东思想的法;我们所要的天,只能是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天。按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造反有理”的最高指示,我们必须起来造你们的反,夺你们的权,罢你们的官,专你们的政!这完完全全是天经地义的事!  
“你们不要党的领导!”呸!这是百分之百的混蛋话!我们无产阶级所要的“党的领导”,就是毛主席的领导,就是毛泽东思想的领导,就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领导。难道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李葆华之流,也能算作“党的领导”吗?老实告诉你们这般资产阶级老爷吧:对你们所说的“党的领导”,对资产阶级的法西斯党的领导,对于反革命修正主义的党的领导,无产阶级革命派非但不要,而且要坚决打倒!踏翻在地!群众罢官完全是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完全没有什麽可非议的!  
“我不承认”。真滑稽。难道无产阶级罢资产阶级的官,还要资产阶级承认吗?历史上从没有过这种荒唐事!今后也永远不会有这种荒唐事!无产阶级革命派既然夺了资产阶级的权,罢了资产阶级的官,不管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服气也好,不服气也好,反正是夺了权,罢了官,叫你们滚蛋!不承认,那就让你们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吧!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让一切资产阶级当权派和形形色色的保皇小丑们,在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大风暴面前发抖吧!无产阶级革命派掌了权的安徽,必将是一片光辉灿烂的毛泽东思想的新天地!    
                            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七日《新安徽报》社论  

   
《新安徽报》一九六七年元月二十八日评论员文章  

游街之风不可长  
       本报评论员  

芜湖反帝战校为人民敢死团的文章,提出了一个带有普遍性的问题,这个问题,值得革命造反派和一切革民的同志们充分注意。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派大好形势下,广大革命造反派和革命群众把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极少数顽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混蛋揪出来,游街示众,把他们的丑恶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大长无产阶级的志气,大灭资产阶级的威风,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但是,现在有些单位的少数人,错误地把人民内部矛盾当作敌我矛盾处理,把一些只是一般地执行过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人或者只是一般地说过一些错话、做过一些错事的人,也拉去游街。各地游街之风很盛。这是要不得的。这样做,对于争取团结大多数和紧紧掌握斗争大方向不利。  
游街之风盛行于某些资产阶级混蛋们的阴谋活动有关。一些假造反真保皇的冒牌货,装出一副极“左”的面孔,乘机制造混乱,妄图浑水摸鱼。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顽固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坏家伙,则千方百计推托罪责,妄想嫁祸于人,自己从中溜之大吉。我们必须提高警惕,谨防扒手,戳穿敌人的阴谋诡计,把那些幕后策划者统统揪出来!  
《十六条》明确指出: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我们一定要紧紧掌握斗争的大方向,注意团结大多数。各地普遍出现的游街之风不可长。一般群众的游街,只能扩大打击面,甚至把一场严肃的阶级斗争庸俗化。我们希望革命造反派的同志们,联合一切愿意革命,愿意造反的同志,对准炮口,千炮万炮齐轰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极少数坚持资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沿着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胜利前进!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