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224阅读
  • 2回复

老蒙:“乌龙”武斗故事——武装进驻省拖拉机厂经过

楼层直达
级别: 侠客
“乌龙”武斗故事

——武装进驻省拖拉机厂经过

一、互打黑枪 险成活靶

  1968年8月间。

  一天早上,头头何志东 ( 何裕宣 ) 吩咐我和朱某乘车去河南新港路的拖拉机厂增援,因为那边正与某中学(美院附中?)的主义兵打上了。

我俩到海珠广场搭14号公共汽车在广东省拖拉机厂站下车,自己推开大门,走进不见人影的厂区。同学黄某远远在一厂房门口叫我俩。带领我俩进入拖拉机厂西南角一车间,介绍了当时的情况。留在拖拉机厂还有几个同学,工厂还有一厨房工人负责我们的膳食。在车间一角同学吃饭睡觉的地方,我们二人各提起一支56式半自动步枪,检查了枪内子弹,拿了一些备用子弹。跟随着黄离开那车间,他边走边介绍当时的环境,主要是和对面中学的主义兵对垒,互相间打黑枪。所以黄叫我俩注意隐蔽,千万别暴露目标,最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跟着在拖拉机厂最西南角的位置上进入一厕所,厕所四周上空都是用砖头切成十字形状便于通风的砖格,黄指着厕所墙外往南方向约120公尺远的一座白色四五层高大楼就是我们要打黑枪的目标。厕所墙外与这座大楼之间都是农田,种植蔬菜。

男女厕所旁边有一座新筑二层高的圆形碉堡。碉堡内空间狭窄,每层只能容纳一、二个人。碉堡是建筑在拖拉机厂最西南角的围墙转弯角位置,墙外南面是蔬菜地,每层有一个枪眼向着那间中学。每层也有一个枪眼向着西面新建筑的南北向晓港路。马路对面是农田,周围都很空旷。碉堡一、二楼的门向北,刚好对着海珠大桥前的路,碉堡没有顶棚,用一把竹梯子架在第一层的门前斜摆着爬上去。二楼向东也有一个枪眼,向着拖拉机厂的厂房。二楼四周都没有任何阻碍物,是极其简陋的防御设计。

我们东方红组织当时共有5支56式半自动步枪,一支56式冲锋枪,也就是共有六个同学同时武装驻扎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拖拉机厂里,分成三个小组。几个同学昨天己进驻到这工厂了,昨天互相间就交了火。今晨双方都自由活动,主义兵都走到楼顶处玩,我们同学在空地转,互相间见到都没有开枪,食完早餐后才正式双方交火,互打黑枪。由于有两个同学今早要离开,我俩是来顶替,我俩的任务是与主义兵正面对垒,打黑枪。有两个同学负责巡逻这个大工厂,还有两个同学负责看着拖拉机厂的大门,防范有对立派人员武装进入。但这两组同学也不时加入来一起打黑枪凑热闹。同学喜欢进入二个男女厕所里打黑枪,因为离远就能够清楚看出是厕所,主义兵不会想到我们不怕臭气跑到那里找寻目标。我俩接受了任务后,我讨厌厕所太臭,独个儿躲藏在“碉堡”一楼找搜寻大楼攻击目标。看到大楼上的所有窗户已经被木板封闭了,没有什么目标的情况下,只有对着这些封闭了的窗口左右下角位置打黑枪,或者盲目对着那大楼的窗户打黑枪。偶然会发现有主义兵在天台上跑,这当然是成了练习射击活动物的好标靶。

我好奇地爬上碉堡二楼,旁边的马路和向着海珠桥的马路上都空无人车( 那时广州发生武斗的地区附近早就人车绝迹,没有人有胆量走出来,或早期间断会有公共汽车往来。),刚选点打了一两枪,便被对面主义兵发现了,不停向我身在的小碉堡二楼开枪。这个小碉堡真是乱建起来的,一点不科学,用的是空心隔音砖,枪弹完全有可能直接穿透砖头。有些砖头之间的缝隙灰浆很少,也造成被打中的砖头破裂。我一看砖头都被射穿,破裂,吓得只好趴在地面。我面朝北,用枪伸出门外指着北面的马路,因为北面马路上有人的话很容易看到我,担心有主义兵现身。这时刚好同学来叫我去吃午饭,但我想只要起身,对面大楼一定会通过这大得可怕的射击孔发现我这目标,我那还敢爬起身来用竹梯子下碉堡?只好上足子弹警戒地趴着。同学知道我的处境,也开枪希望引开主义兵注意力,但主义兵反而更集中向我射击。破碎的砖头不停落下,个别射入的子弹撞击另一面墙发出的粉尘,更使我害怕得趴着不敢动,因为它的射击孔太大,容易让对方监视到我的一举一动。我猜对方就是想利用我起身下楼那一瞬间透过二楼射击孔打中我。即使不成功,还可以继续通过一楼的射击孔追杀我—— 一、二楼的射击孔上下恰成一条直线,梯子就靠在这条线上。

就这样我被困在这个设计错误的碉堡上,摆乌龙成了人家的活靶,差不多过了两个小时,直到对方失去耐性不再射击以后我才赶快溜下来。

听说当晚还会有不少同派的武装人员来拖拉机厂,并带上大炮和我们一起攻打主义兵。我正好可以出一口鸟气。

 二、 自制大炮“乌龙”记

   天黑后,中大8.31来了五六十人(有中大的学生,也有一些中学生,有些带有枪械。),用一辆解放牌货车拉着一门大炮进拖拉机厂。哗,巨大威武的大炮!看着自己派系的大炮,真的欢天喜地。好家伙,这回用上大炮了,还不让主义兵哭爹叫娘?!叫苦不迭。

这是一门中大8.31自制的大炮,大炮左右二侧有车轮,很大,也很笨重,大小有点像解放军的加农炮,但炮管稍短些,约4、5公尺长。大炮又安装了左右翼防弹钢板,大炮口径有20厘米左右,炮弹也是自制的,炮弹很重,一个炮弹约40多斤,约90厘米高,铁壳,炮弹头是木壳,里面全是螺丝帽、铁钉之类东西,不能爆炸。听说炮管没有膛线,炮弹头打出去后翻滚前进。十多人费很大劲从货车卸下,又费很大径借着夜幕的遮掩推到预定位置,将大炮摆在厕所前的空地上,对准目标。有人手拿着一支又粗又长的竹竿,说是防止发炮后炮弹壳卡在炮膛上使用的。大家兴致勃勃的帮忙,却都没有吵吵闹闹,尽量小心翼翼少发出声音,生怕被对面大楼上的主义兵发觉,再搬炮弹,然后又调测,足足起码折腾了近两个小时,仍然没能等到开炮……

约晚上十点左右,终于说要打炮了,大家都远远躲离十多二十米,都生怕大炮会出意外。人人双手按着自己的耳朵。周围突然变得宁静可怕,连蚊子飞过的声音都能听到。大炮旁边只有三个人,看着一人打开炮闸,一人把一枚炮弹送入了大炮膛,打开炮闸的人关上了炮闸,高举起一只手,送炮弹的人双手按着耳朵躲站在一旁,一个人在大炮后拉着一条大炮上的绳索,举手的人用力打下手势,拉绳索的人一拉,一声天崩地裂般巨大的“轰隆”声震耳欲聋!一大团火光从大炮口刹间喷射出去,大炮二个车轮连着大炮一起跳起,再跌落地面。的确太震撼人心了,几十人马上奔走欢呼:“成功了!”“大炮成功了!”“我们造的大炮成功了!”……刹那间马上又静下来,大家都往主义兵占据的大楼看,漆黑一团,什么也没有看到!

打手势的人打开了炮闸,拉绳索的人取出了炮弹壳,送炮弹的人再送一枚炮弹进入炮膛,打手势的人再关上炮闸,再次举手,拉绳索的人再次拉响了大炮,又是一声雷电般巨大的“轰隆”声!大炮口喷射出的一团火光过后,大家都欣喜若狂,拍手称快!再抬头望大楼,居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所有人都希望能看见目标大楼被击中,但黑夜让人只能隐约看到眼前大炮的操作,以及炮膛发射出的那团火。巨大吓人的“轰隆”声过后,一切归于黑暗和宁静……

我记不起打了多少发炮弹,大约十发左右吧,只觉得打完大炮后每个人都是一种失落感,最后都灰溜溜地帮忙将大炮挂回货车尾,大伙都是无精打采地离开。留下我们六个持枪的同学,睡觉的睡觉,站岗放哨的站岗放哨。

第二天天刚发亮,我们几个同学最关心的事莫过于看看的大楼给打成何样?等呀,等呀,终于能看清楚大楼——完好无缺!

我们都议论,如果等待到天刚亮才打炮,能看到炮弹头打中的位置,马上对大炮作出适当的调节,一定能叫那些主义兵命丧黄泉!

早上,同学们等待主义兵上楼顶上玩耍,准备好好的让他们吃吃我们的冷枪。等了好久好久,对方好像知道我们的计划一样,改变了习惯,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也许真的害怕昨晚那沉响的炮声,早就吓破了胆集体逃之夭夭了……

我们吃完早餐,向着大楼发泄了几枪后便集体撤离了拖拉机厂……

几十年后回忆此事,一面为那自制的乌龙大炮觉得滑稽可笑,同时更暗自庆幸,如果不是乌龙大炮发出的无厘头炮弹不知所终,还不定要夺去多少无辜的生命呢!

兵法有云:不战而屈敌之兵,是为上。对手慑威而退,自己毫发无损——当年还有比这更好的乌龙结局了吗?

原载《广州培英老三届网刊》第六期:

http://www.py1966.com/2010_dec.htm

 

 

 

级别: 新手上路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5-03-05
最近在整理广州地区文革资料,重读这篇文章,觉得时间、背景都有疑问。68年8月份已经在整造反派了,中大831的黄意坚逃亡在外,武传斌在省革委会里挨批。警司、工纠到处拔据点,这时不大可能还动用大炮进行武斗。我专门为此事问黄意坚,下面是我与他的交谈记录:

叶曙明:在二十二中东方红的一篇回忆文章中提到,1968年8月他们占领省拖拉机厂时,中大八三一用一门自制的大炮支援他们。有这件事吗?

黄:不是真的。68年7月底,我离广州前,己安排八三一全线转入地下。八三一当时有两挺机枪、几枝步枪、几支手枪,都是亲自和几个人藏在哲学系,还用夹墙包住。八三一比较出面的人,全部离开广州,只留杨云桂、庞学辉主持二线勤务組。杨、庞两人在整个文革,都没在第一线。我留下的枪支及与广州其他组织的联系方法,也只他两人知道。所以说,7月底八三一的骨干己不在广州。

叶曙明:我也觉得那篇文章可能是搞错时间了,68年8月份已经整武传斌、卢良雅、莫竞伟等人,到处拔据点。不可能还动用大炮进行武斗吧?但会不会是6、7月反复时?

黄:刚问过陈家吉,中大红旗也从未造过炮。只造过手榴弹,短枪试制过,没制成。6、7月份,应是文革整个时期,中大从未对省柴等中大对面的东风派据点发动过进攻,更没说攻进去。即拖拉机厂从未被中大攻占过,省拖工联头头是我小学同学,叫劳毓裕,早几年还问过我,为何中大不打省柴。

级别: 侠客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5-03-10
叶生您好!
文章已转给作者,并讨论,以7月14日    29中事件为坐标,他重新设定时间是6月底7月初之间。开炮的事亲历目击,两个操炮手记得是大学生,可能拉炮来这五六十人其中有中大八三一人,所以记忆就是中大八三一。听说是打美院,但实际到底打到哪里,旁观者也不清楚。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