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78阅读
  • 0回复

付瑞德:遇罗克年表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2009年11月25日,距离遇罗克遇难40周年还有100天。本文整理付瑞德,以此文向遇罗克致敬。

遇罗克年表

1942年

5月1日  遇罗克在北京出生。

父亲遇崇基(1915-1988),祖籍山东,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土木工程系。

母亲王秋琳(1920-1983),早年留学日本,与遇崇基相识。外祖母杨瑛(1896-1970),老家在北京沙子口一带,娘家属于小康,本人文化不高。外祖父,河北南宫县人,早年在北京学徒,是一名木匠,去世时只有50多岁。

遇罗克的父亲留学日本时曾使用笔名“罗茜”,因而子女起名都用“罗”字,而非家谱上的“广”字,繁体字的“罗”字可以拆成“四”、“维”,四维是“礼义廉耻”的意思。

1946年

妹妹遇罗锦出生。

1948年

弟弟遇罗文出生。

母亲与人合股,用1000多元接办了北京的理研铁工厂,任经理,父亲遇崇基任工程师,小厂有工人十多名。

1950年

弟弟遇罗勉出生。

1952年

“三反五反”运动前夕,父亲遇崇基于母亲王秋琳离婚①,与一位姓边女子结婚 ,母亲带着遇罗克等几个孩子生活,遇罗克常去偷看父亲,与边姓女子相处也十分融洽。

“三反五反”运动中,父亲遇崇基被怀疑偷漏税几十亿元遭到逮捕,关押在半步桥监狱。母亲遭到隔离审查,继续担任理研铁工厂厂长。运动结束后,父亲遇崇基被放回家,继续经营“营造厂”,但业务受了很大影响。

遇罗克检举父母解雇一名姓严的手指被轧掉的工人,受到北京市团委表扬。

1954年

1954年初,父亲遇崇基和母亲王秋琳复婚。一家人以3000元买下东四北大街519号四合院,并举家迁移②。遇罗克写下作文《我的童年》怀念水獭胡同12号的家,被选为全校范文。

9月,被评为六年来学习品行兼优学生,得到奖状和奖品。

遇罗克从府学胡同东四区第一中心小学毕业,考入北京第25中,毕业典礼上遇罗克代表毕业生发言。

初中时期,遇罗克为自己制定学习计划,有步骤的涉猎中外文学名著。据同学王学泰回忆,初中时遇罗克得过金质奖章,但他从未对家人提起。

升入初中后因在履历表出身一栏中填写母亲是资本家,操行第一次得了“良”。遇罗克开始写入团申请书。

这一年公私合营,母亲王秋琳第一批主动交出了全部产业,担任厂长,同时也是全国妇联代表、北京市代表、工商联委员、民建会员,全部热情都投入到工作当中。

1955年

弟弟遇罗文开始到遇罗克、遇罗锦就读的府学胡同东四区第一中心小学上学。

1956年

年初,遇罗克被选为普选工作的东四区监票人。

夏天,遇罗克建议把全部房产交给国家,自己家也照付房费,父母同意。

遇罗克在北京少年组象棋比赛中获得亚军。

10月,国庆节时父亲遇崇基、母亲王秋琳被请到天安门前的观礼台上,遇罗克参加了乐队前的少年儿童队伍,妹妹遇罗锦被学校选为献花少先队代表。

1957年

父亲遇崇基设计的竹筋楼建成并被评为“有贡献的工程师”。

不久,“反右运动”爆发。父亲遇崇基因反对“小汇报”制度,并说“人与人,冷冰冰”,被打成“极右”的右派,送去劳动教养,水利电力部也开除了遇崇基工程师的职务。教养前羁押在半步桥看守所,先后分配到良乡、窦店、茶淀、北苑、延庆、兴凯湖等许多农场劳改。遇罗克只身乘火车到良乡水电部电管局去看望父亲。

母亲王秋琳因表示同情章乃器,也被打成右派,免除了厂内外一切职务,分配到密云水库劳动。遇罗克为了安慰母亲,同弟弟、妹妹们给母亲写信。

遇罗克因父母划为右派,操行变成了“中”。

9月,遇罗克升入二十五中高中部,即后来的六十五中。开学不久,遇罗克参加了课外文学小组,并提议请老师多做一些课外辅导,讲一讲文学名著。不久有两位姓徐和姓黄的老师送去劳教,领导组织同学揭发问题,遇罗克对此产生异议。

1958年

大炼钢铁运动展开,,六十五中校内建起十多座小高炉。遇罗克产生怀疑,受到班内的批判。

遇罗克放学常去北京图书馆或首都图书馆看书,也被批判为不关心政治。

妹妹遇罗锦小学毕业,考入女十二中。

1959年

夏,遇罗克曾鼓励妹妹遇罗锦写入团申请书。

9月,遇罗克升入高三,开始加倍努力。新班主任对出身不好的遇罗克百般敌视。

遇罗克将屡次投稿却因出身问题没有被采纳的文章装订在一起,取名《前途文集》。

1960年

7月,遇罗克第一次参加高考,因出身问题,全班除了他与另一个有偷盗行为的同学都收到了高校的通知。

年底,报纸上开始号召青年人到农村去,遇罗克自愿向东四街道办事处报名去郊区公社当农民。

1961年

2月6日,遇罗克受到一个星期内去红星人民公社报道的通知。当天去迁户口,并拒绝外祖母买过春节供应品在迁的建议。遇罗克被分配到红星人民公社旧宫大队菜田小队,成为农场工人。遇罗克每天晚上坚持读书,并为大家申请了本科水平的集体借书证。遇罗克也常在农场购买处理食品,帮助困难时期的家庭。

2月10日,家里收到遇罗克2月8日给家里写的第一封信。遇罗克回家时,把钱全部交给母亲,母亲给遇罗克留了五元零花钱。

9月,妹妹遇罗锦考入工艺美校,遇罗克请假与母亲一同送行,路上认识了雕塑专业三年级女学生德。母亲王秋琳对德很有好感。弟弟遇罗文考入北京六十一中。

1962年

某个星期天母亲王秋琳将德请到家里,向回家的遇罗克撮合,遇罗克指责母亲庸俗。

7月,看到高校招生消息和简章的遇罗克与叶式生等人再次燃起升学的欲望再次参加高考,遇罗克报考了师大中文系。

8月24日,遇罗克等人收到未被录取的通知。后来,他们听说遇罗克等人本来考上,调档时却被书记卡住不放。遇罗克意识到自己太幼稚了。

不久农场做了征兵动员,遇罗克报名后没有被通知体检。

1962年冬至1963年初春,市文联杲向真、邱仲侠去公社联系扶持业余文学青年,遇罗克受到注意。这对遇罗克的写作情绪产生了不小的鼓舞。

这一年,遇罗克的散文《蘑菇碉堡和菜花老人》发表在《北京晚报》上,影评《是古代歌仙还是现代歌手》发表在《大众电影》上,北京曲艺团曾演出过遇罗克写的大鼓词《焦裕禄演戏》。

1963年

夏,遇罗克搬出宿舍,租了一间农家小院,以便安心读书。

1964年

年初,遇罗克因严重精神衰弱,离职回城。

两个月后,遇罗克被分配到科技情报所做编写资料的合同工。尽管任务完成出身,但因“父母都是右派,本人是社会青年”未能长期雇用。

后来,遇罗克在蒋宅口小学和小牌坊胡同小学当代课老师,十分认真负责。

夏,弟弟遇罗文考入北京六十五中。

秋,遇罗克用不到三周的时间将梁斌的小说《播火记》改变为京剧剧本《绿林行》,受到中国京剧院工作人员的肯定,但因原作涉及路线问题,没有采用。

1965年

年初,遇罗克为了研究黑格尔和康德,向叶式生请教了数学问题。

遇罗锦从工艺美院毕业。

11月10日,姚文元抛出《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1966年

遇罗克写了《从〈海瑞罢官〉谈到历史遗产继承》给《红旗》杂志和《北京日报》。

2月13日,《文汇报》以《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为题发表了删改后的《人民需不需要海瑞——与姚文元同志商榷》作为反面教材。遇罗克退回稿费并写了抗议信。

夏,因发表批驳姚文元的文章,遇罗克被学校辞退。

6月,遇罗克进入人民机器厂。

8月14日,遇罗克写下《出身论》初稿。之后遇罗克因出身问题和反对姚文元被人民机械厂关押,至9月解除,遇罗克着手补充和修改《出身论》。

8月28日,遇罗克和妹妹遇罗锦谈话,准备销毁日记和书信,但记录当年思想的一本蓝皮的“北京日记”遇罗克舍不得烧掉,交给遇罗锦藏到安全的地方。

8月29日,遇罗锦将自己和遇罗克的日记藏在文化宫厕所③。

8月30日,遇罗锦的厂领导找遇罗锦谈话,问她在厕所藏了什么。

8月31日晚,母亲王秋琳厂里的红卫兵来抄家,遇罗克与其辩论,此时,遇罗克厂里的红卫兵因日记问题将遇罗克带走。遇罗锦也受到批斗。

“文革”初期,六十五中一些学生知道一些教师对遇罗克不好,让遇罗克提供这些教师的“罪行”,遇罗克拒绝落井下石。

12月,遇罗克被准许回家。

12月21日,遇罗锦因“书写反动日记”被送往茶淀农场劳动教养。

12月底,牟志京看到遇罗克的《出身论》。

1967年

1月,牟志京④北京四中借来500元钱,通过小学同学朱大年开到介绍信,开始联系解放军1201印刷厂,遇罗克着手修改《出身论》。18日,《中学文革报》和占三个版幅的铅印《出身论》问世。

2月2日,遇罗克在《中学文革报》第二期上发表了《谈“纯”》

1966年12月26日,一伙“老红卫兵”组织了“联合行动委员会”(简称“联动”),成员必须是十三级以上干部子弟。遇罗克写了《“联动”的骚乱说明了什么》发表在2月10日第三期《中学文革报》头版头条。

2月17日,一些学生组织邀请《中学文革报》在工人体育馆召开万人大会,内容是“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前一天,遇罗克写好发言稿,由遇罗文代表《中学文革报》宣读,受到围攻。

2月,散发《何其毒也》的中年女教师郑兆南被折磨致死,遇罗克前往慰问郑兆南的家属,采访郑兆南生前的学生、同事,并撰写了一篇一万多字的文章《论郑兆南烈士的生与死》发表在2月21日《中学文革报》第四期。

2月27日,遇罗克在《中学论坛》第一期上发表《谈鸿沟》。

3月,绝大部分小报开始对《出身论》批判。

3月6日,遇罗克在《中学文革报》第五期上发表《反动血统论的新反扑》。

4月1日,遇罗克在《中学文革报》第六期上发表《为哪一条路线唱赞歌》。

4月13日⑤,戚本禹在一次讲话中宣布《出身论》是大毒草。

9月,遇罗克请假一个星期,前往北戴河与弟弟遇罗文、遇罗勉和牟志京、王建复等人会合,次日晚上从秦皇岛出发乘火车前往沈阳,然后遇罗克因假期结束乘车返回北京,遇罗文等人继续北上。不久,遇罗克利用一次病假,去了合肥。

10月5日,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XX对遇罗克案作出两条批示:1,中学红代会批判《出身论》,还请红代会继续批判;2,批判后怎么办,要由大的政治利弊上好好研究。

10月20日,在一份《向刘XX局长汇报时的指示》中说,要“发动群众破案”,认为“破案的时机已经到来”。

11月,遇罗克托陶洛诵请陈毅的儿子陈小鲁转交给陈毅的信,陈小鲁把信交给陈毅的秘书。

12月30日,公安部李X根据谢富治“批示”,“重新研究了对反革命小集团家庭出身问题研究小组首要分子遇罗克等人的处理意见”,即决定“扣留主犯遇罗克”。

1968年

1月1日,遇罗克总结了前一年的成绩和错误,制定了新一年的读书计划,其中包括104本必读的书。谢富治批准逮捕遇罗克。

1月5日,遇罗克被捕,关押在半步桥监狱。当时遇罗克正在撰写《工资论》。

1月9日到1月16日,遇罗克几乎每天都在被审讯,集中追查他的“反动日记”和“反革命小集团”。

1月,被判刑15年,遇罗克拒绝签字⑥,改判死刑。

春节后不久,遇罗文被人举报从东北武斗地区带回两颗手榴弹,公安局成立专案组,狠挖手榴弹与遇罗克的关系,遇罗文被捕,关押在半步桥监狱。

8月,遇罗文洗澡时最后一次看到窗外的遇罗克,遇罗克精神状态良好。

1969年

10月,鉴于形势紧张,遇罗克等“要犯”被押往河北、山西各县看守所,据说遇罗克被关到河北某县。

1970年

1月,遇罗克被押回北京,关进死刑号。

2月初,北京市对19名“犯人”“讨论”处理办法。其中遇罗克的名字在处决当天奇怪地取消。

3月5日,遇罗克和另一批死刑犯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内被宣判死刑,当天遭到处决。前一天,遇罗克难友们为遇罗克“举办”了一个告别“晚会”。



注释:

①    据遇罗锦《乾坤特重我头轻》遇崇基与王秋琳在1953年秋离婚,因为遇崇基认为王秋琳不温柔。遇崇基与边姓女子在1956年离婚,王秋琳在遇罗克的恳求下与遇崇基复婚。而遇罗锦在后文中写到其父母离婚时遇罗克9岁遇罗勉1岁,这与遇罗文的回忆契合,固采用1953年离婚说法。

②    据遇罗锦《乾坤特重我头轻》搬家时因为离婚后王秋琳想搬离伤心地,而据遇罗文《我家》回忆搬家是发生在复婚不久。

③    据牟志京《〈出身论〉与〈中学文革报〉》遇罗锦将日记藏在中山公园的厕所内,这里采用遇罗锦本人的说法。

④    据遇罗文《我家》应为王建复,这里采用牟志京本人说法。

⑤    据遇罗文《我家》应为14日,这里采取《光明日报》记者苏双碧的说法。此情节只在牟志京《〈出身论〉与〈中学文革报〉》出现,并未其他佐证。

由于本人掌握资料和个人水平的的限制,难免有各种错误,欢迎所有朋友参加修改和补充。现在网络上还没有一份遇罗克的年表,有心的朋友请转载。

本人邮箱yuluoke@hotmail.com

2009年11月25日,距离遇罗克遇难40周年还有100天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