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642阅读
  • 0回复

宋宏亮三十年前的温州武斗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博物馆专集(三十九)
一九九八年十月十七日

                •宋宏亮•

  温州在中国有了名气,是因为它的私有经济走在全中国前列。但今天有多少人
还记得,温州在文革时代亦是一座武斗名城。

  1968年温州在文化大革命鼎盛年代,两派对立的群众组织相互进行了激烈
的武装冲突,双方凭借各自政治军事后台,动用正规军武器装备,战斗之激烈为温
州历史上也是空前绝后。温州武斗最后以有江青和林彪支持的工总司派胜利为结束
。为了悼念本派牺牲的同志,工总司大兴土木,在温州松台山建造宏伟的烈士群墓
,墓碑上有名有姓的阵亡者上千,加上伤亡更重的另一派温联总阵亡者,温州武斗
直接阵亡军民应该在三千上下,伤者无计其数。财产损失以市中区最为惨重。双方
火攻对方总部,市中区连带建筑全部化为灰烬,温州元气大伤。

◇ 温柔富贵之州

  温州位于瓯江入海口,地势三面环山,一面朝海,这块瓯江的冲积平原与飞云
江出海口瑞安市相连,沿海狭长伸延,大约有300平方公里的世外桃源。这里山
明水秀,人灵地杰。
  温州往内地陆路交通不便,火车直到1998年5月才通车。人文传统是出海
经商,不问内地政治争纷,因而历史上从无剧烈战事,明末皇帝南逃,曾在温州得
以喘气,曾经争取地方豪强支持以图再起,竟然无人响应,愤而浮海出走。温州人
擅长买卖和小手工业,倦于政治,长期的国共内斗,在温州历史上没有留下什么痕
迹。民风和平,没人愿意铤而走险。

  30年代,温州监狱曾经是全国模范监狱,抗战期间,日军以一个排的兵力占
领温州而未遭抵抗,解放军进城也是未费一枪一弹。温州人得益这个和平心态,政
治安定而没有兵灾战乱,混合经济使自然资源得以保护,历代下来,民间积累了无
数的财富,一旦制度开放,私有财产犹如冰山一角冒出水面,一旦制度稳定,温州
民间财富还要更浮出一层,使世人惊讶!

◇ 保皇派和造反派

  温州文革运动走势大致如全国其他边远一样,先是本地籍在京读书的红卫兵回
家乡点火,再是造反派抓斗当权派,成立各级革委会成为权力中心,当权派通过未
能进入权力中心的另一派群众组织夺权,双方血战,最后背靠林彪江青的一派取胜
,终于全国山河一片红。

  一派温联总主要组成部分为温州市政府各直属单位的基层干部,中坚力量为温
州港务局和温州化工厂工人。温联总总司令姚国麟退伍军人出身,深受分区和人武
部信任,温联总外围群众基本是文革前制度的拥护或既得利益者,共产党的基层干
部和群众,定名为保皇派正是名副其实。

  工总司方面则通过温州籍的北京红卫兵与中央文革直线联系,占据当时温州最
高建筑电报大楼,中坚力量为温州冶金厂和温州造船工人,基本群众为文革前制度
的反对或受害者,定性为造反派恰如其分。

◇ 强龙压住地头蛇

  上述温州两派政治特征在当时全国各城市两派特征基本一样,但也有其特殊之
处:温州地方各级政权49年以后为共产党接管,干部来自两个系统:许世友带来
的山东籍部队军官和龙潜领导的浙南游击队干部。浙江共产党于1930年前后在
浙南山区组织游击队,时强时弱,时隐时现。主要领导人物为项英和龙潜,项英于
皖南事变被俘处死,龙潜坚持下来,文革时任浙江军区副司令。两派时称北佬派和
浙南派,一贯明争暗斗,每次较量总是强龙压住地头蛇。文革时期温州两派对立至
于血战。除了全国性的老军头和政治暴发户之争外,还有强龙与地头蛇之争的因素
在内:温联总背后有山东强龙,工总司背后有浙南地头蛇。

◇ 铁杆保皇派王福堂

  温州武斗战事特别激烈是由于双方势均力敌,不相上下。温州属于对台作战的
前沿,温州军分区当时是全国范围内最大的军分区级单位,编制等于加强师。分区
司令王福堂红四军出身,一直在许世友的部下作战,长征时期跟着许世友一起受张
国焘误导,陷入西康沼泽地区,被马步芳骑兵围歼,他追随许世友得以突围,与其
结下生死知交。许世友最为毛泽东爱将,当时以南京军区司令至尊统管华东军事,
王福堂自以后台硬,不买造反派的账。对江青出言不逊。在他的授意下,温州军分
区统管下的人武部发放民兵武器武装温联总。温州市委让出市委所在的市中战略要
地,温联总在分区军事顾问的策划下,指定了一举歼灭工总司的作战计划。

  工总司口号是誓死捍卫以江青为首的中央文革,受浙南干部派暗中支持,当地
底层民众中有广泛同情者,加上北京有人,通天有线,所以政治上一直占上风。军
事上却处于劣势,工总司领导层面基本由两类人组成:政治嗅觉灵敏的投机文人,
痛恨官僚体制,向往四大自由的青年工人。他们均缺乏军事斗争经验,所以武斗之
始就以守为攻,据点求援,占据电报大楼和温州酒家两座高层建筑物,拼命向中央
文革求援。温联总很快扫清外围障碍,但是久攻不下两个制高点,1968年8月
,终于,用火攻拿下了温州酒家,但最繁华的市中区却烧成一片废墟。温州历史名
人谢灵运故居,如今只剩下墨池巷一个空名。至此,工总司孤守电报大楼,温联总
全胜只日可待。

◇ 梅岙渡口阻击战

  就在这一历史的关键时刻,中央文革终于跟林彪达成政治交易,林彪命令驻浙
野战军20军火速赴温州武装支左。20军毕叔普团为先头部队,从金华下火车,
征用了当地几十辆汽车,浩浩荡荡通过丽水直扑温州。

  温联总闻讯一面猛攻电报大楼,一面在温州军分区军事顾问帮助下组织阻击,
企图延缓20军的到来,战场选在离温州15公里的温金公路的梅岙渡口,温州军
分区基层军官着便衣直接投入梅岙阻击战,毕叔普团根本没有料到会遭到如此猛烈
的阻击,一时被挡在瓯江北面过不来。毕叔普发起野性,组织重武器强攻渡江,惨
重伤亡之后得逞,一路浴血杀向温州。1968年8月的梅岙阻击战是温州武斗最
激烈的一场战斗,也是温州有史以来最激烈的战事。梅岙阻击战实际上是南京军区
的地方部队和林彪的野战军对阵。三十年过去了,参加场这场战斗官兵是否还记得
那激烈的战斗场面和在这场战斗中失去生命的兄弟?温州梅岙渡口阻击战应写入解
放军战史,它和六•四一样永远是解放军的耻辱的一章。

◇ 追捕匪首姚国麟

  毕叔普团终于打进温州,在最后一刻解工总司之围。温州立刻实行军管,温联
总被定性为反革命组织,参加过武斗的被定性为土匪。温州军分区被彻底解散,王
福堂被残酷批斗,批斗者将王福堂架起飞机,手指强箝他的两个鼻孔向后拉,老脸
几乎被撕裂,场面惨不忍睹。

  毕叔普接管温州军分区和主掌温州军管会,全力组织索剿温联总残余力量。温
州所属七个县,各县军分区人武部都有温联总的同情势力。毕叔普的清缴土匪工作
非常艰难。匪首姚国麟几次眼皮底下脱身,其惊险离奇可著书拍电影。当时温州主
要街头设有剿匪快讯专栏,每天报道追捕姚国麟进展。姚国麟曾经北蹿逃进文成的
北雁荡山,南下逃往洞头岛,当时如有台湾接应,他可能会逃出大陆,该犯最后在
温州北部藤桥山区被围数日,亲信打散,孤身持双枪拒捕,终于被轰毙。姚国麟尸
照,成了毕叔普向九大献礼的材料。

  姚国麟事迹具有传奇色彩,此处不是重点不于赘述,有一点可以能定,如果他
能活到四人帮倒台,政治前景看好。王福堂遭难时曾对造反派明言:文革后骑马的
还是骑马,抬轿的还得抬轿。果然,邓小平时代,王福堂以老病之身升任浙江军区
第一付司令,对曾经死保过他的人当会重报。

◇ 祝福温州

  三十年前我亲历了这段难忘的历史。在温州市中区大火燃起之日,我们全家逃
往瓯江对岸避难,暮色已浓,小船在江心摇荡,目睹市区烟火冲天,恐怖深深打入
我的童年的记忆之中。今天梅岙渡口早已不见了,但每次车驶过梅岙大桥都使我激
动。我祝愿温州和平富饶!温州人民幸福安宁!

□ 寄自songhongl@yahoo.com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