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聂卫平、王端阳:忆习近平二三事 --]

-> 文革回忆 -> 聂卫平、王端阳:忆习近平二三事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yangharrylg 2014-11-16 15:43

聂卫平、王端阳:忆习近平二三事

围棋人生
  聂卫平 王端阳

  一到家,我先给民航总局打了个电话,问哪位国务院领导主管民航。他们告诉我是邹家华。我又想办法查到邹家华秘书的电话,立刻就打了过去。秘书在这么晚突然接到我的电话感到惊讶万分,问我出什么事了。我说不是好消息,我想起诉“东航”。接着我把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秘书马上表示,第一,今天已经很晚了,不能马上向邹副总理反映,明天一早立即反映。第二,这些情况你简单地写个文字的东西,也好向上级请示。至于起诉的问题,最好先等一下。我表示同意。

  后来秘书在电话中告诉我,第二天他向邹家华一说,邹家华极为生气,立即批示民航总局局长陈光毅,让“东航”以最快的速度向聂卫平及其代表的二百多名乘客赔礼道歉,并切实抓好整顿工作。秘书的意思主要是解决问题,让他们改正错误,官司就不必打了。

  “东航”很快就给我寄来一份检查,并表示道歉,既然这样,我也就算了。但我对“东航”仍有非常不好的印象,有几次在公开的场合碰到“东航”的负责人,他还向我赔礼道歉。我说你好好把你们的工作改进一下就行了。他说“东航”改进了很多,我说算了吧,我在全世界那么多航空公司中,就没见过像你们这么坏的服务,居然故意整乘客。要让我来评的话,“东航”是全世界最恶劣的航空公司,只要有别的选择,我决不会坐“东航”的航班。

  后来我听说,“东航”说我这个人得罪不起,什么时候在电脑中发现我的名字,马上VIP(贵宾待遇)。果然只要我一上“东航”的班机,不管买没买头等舱,马上就被送到头等舱,简直是胡来。我的本意并不是为个人争得什么利益,我只是希望每个普通的乘客都能得到应有的服务。

  在我的一生中,曾经遇到过四次险情。

  第一次还是在1968年,几月我记不清了,那时中学的红卫兵已经分化成好多派,有四三派、四四派、老红卫兵、联动、逍遥派等等,各派之间经常发生一些“派仗”。我本身属于逍遥派,对那些活动基本上不参加,最多是凑个热闹。这时我们班分来了两个学生,一个叫习近平,一个叫刘卫平,他们原是八一学校的,后八一学校因所谓“高干子弟学校”被解散,他们才被分到我们二十五中。习近平是习仲勋的儿子,他父亲当时可是有名的大“黑帮”。刘卫平是刘震上将的儿子,他父亲也因和林彪有过节,受到林彪的迫害。当时不论搞什么活动,一开场都要敬毛主席万寿无疆,敬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敬毛主席时刘卫平跟着喊,敬林副主席时他就不喊,他觉得林彪是个坏蛋,这在当时可是“大逆不道”的,没人敢这样,所以都觉得他太“傻”了。而我父亲也是“黑帮”,可能是这个原因,我们成了好朋友,我们三个名字的最后一个字都是平,人家就称我们“三平”。我们在班上是最“黑”的了,当时班上的人都看不起我们,也不敢沾我们,我们也看不起他们,和校外的老红卫兵联系很多,这主要是习近平和刘卫平的关系。在他们俩的影响下,我的感情明显地转向老红卫兵了。

  有一天忽然传来一个消息,说三十八中有地、富、反、坏分子集会造反,号召各校的老红卫兵前去“平”了他们。我们三个按照约定的时间真的去了,到了那里一看,各校来的老红卫兵真多,有好几百,当时觉得特振奋人心。我们把自行车锁好就跟着进到学校去了,操场上站的全是我们的人,没看见一个所谓的地、富、反、坏分子。

  我们正在得意,忽然之间,礼堂的门大开,好几百人拿着棍子从里面喊着冲出来,见人就打。我们虽然人比他们多,但没有准备,也没有组织,没有指挥,在他们有组织、有准备的“突然袭击”下,顿时成了乌合之众。我们三人转身就朝锁车的地方跑,我和习近平动作快,逃了出来,而刘卫平跑得慢了一步,被打成脑震荡。我们没能“平”了人家,结果被人家打惨了。前不久和已经当了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谈及此事,都感慨当初要不是跑得快,也许就没有现在的戏了,我们可以说是患难之交了。

http://www.66163.com/fujian_w/news/fzwb/000308/9_2.html

yangharrylg 2014-11-16 16:02
此文其实摘自 聂卫平,王端阳著. 聂卫平 围棋人生. 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2011.01.


查看完整版本: [-- 聂卫平、王端阳:忆习近平二三事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5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