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韩丽明:半夜里的“最高指示” --]

-> 文革回忆 -> 韩丽明:半夜里的“最高指示”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fuqiangqiang 2020-06-09 23:32

韩丽明:半夜里的“最高指示”



文革时,半夜里经常有“最高指示”发表,甚至一周几次。一旦高音喇叭听到“最高指示”发表,全城的大人小孩全要爬起来,以最快速度赶往单位和学校。没单位的家庭妇女赶往街道革委会,然后人们敲锣打鼓上街游行庆祝。
那个高高在上的太阳,经常发出一些“最高指示”。不知为什么,这些“最高指示”总是要等到深更半夜才传达到我们这里来。于是,人们不得不从睡梦中被叫醒,迷迷糊糊地敲起锣、打起鼓、燃放鞭炮,举着写有“最高指示”的牌子,在革委会头头的带领下游行,以表达工人阶级对伟大领袖的“无限崇拜、无限热爱、无限忠诚、无限景仰”,并显示革命群众的伟大力量。
后来我们才知道,毛主席是白天睡觉,晚上办公的。他老人家晚上办公时做出的重要批示或说出的重要话都是“最高指示”,“最高指示”是不能过夜的,必须要及时通告全国的人民。
于是,不管你是晚上快睡觉了,还是已经睡着了,突然从北京传来了“最高指示”,大家就纷纷从被窝里爬起来,到单位听传达,然后再上街游行。如果天亮再传达,虽然看起来仅仅晚了几个小时,却会被说成是关系到“忠不忠于毛泽东思想、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政治问题了。既然如此,谁敢怠慢?
一天夜里,我们电建公司的职工干部们游遍了整个青山区,穿过了所有的大街小巷,没留一个死角。走一路、喊一路,真是做到了“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当我们喊完口号再回去睡觉时已是凌晨时分了。
已经劳动了一天的工人们,在这黑灯瞎火的夜里,人人无精打采、个个踉踉跄跄。折腾到半夜回家,正在熟睡的老人小孩也都被搅醒了
记得有一次我们公司的革委会主任,事先安排宣传科的一位干事领着大家喊口号。这人嗓门大、声音洪亮,他整出两条口号,每条口号都分四次喊完,每次喊四个字。其中一条口号按顺序他是这么喊出来的:“热烈庆祝”“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发表社论”。当然,他领喊“人民日报”,大家就跟着喊“人民日报”;他领喊“解放军报”,大家就跟着喊“解放军报”。若是这条口号改成“热烈庆祝两报一刊社论发表”,并一次喊完,也就不会闹出笑话了。
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在1968年冬天,半夜、很冷。我们土建工地的年轻人,男男女女来到了革委会门前,排好队,工宣队长领着,一边走一边喊。工宣队长举起胳膊喊一句,我们也举起胳膊喊一句,当然嘴里喊的话和脚下的步伐要基本一致才和谐。工宣队长喊:“热烈庆祝毛主席一个人有动脉!”,我们也喊:“热烈庆祝毛主席一个人有动脉!”;工宣队长又喊:“静脉!”,我们再喊:“静脉!”;工宣队长突然喊了个长句:“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我们土建工地的人大都没文化,哪听过这么科学的句子,没喊齐,脚步也乱了。工宣队长喊:“重来!‘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我们也喊:“重来!‘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工宣队长着急了:“妈拉个屄,停下来,停下来。‘重来’,不是毛主席说的,是我说的!”……
那天晚上传达的毛老人家的最新指示是:“一个人有动脉,静脉,通过心脏进行血液循环,还要通过肺部进行呼吸,呼出二氧化碳,吸进新鮮氧气,这就是吐故纳新。一个无产阶级的党也要吐故纳新,才能朝气蓬勃。不清除废料,不吸收新鲜血液,党就沒有朝气。”
这段箴言前要加“热烈庆祝毛主席”六字定语,且与正文要稍有停顿;箴言后面也必须后缀——“的最高指示发表!”也许是文化水平不高,也许是人忙无智。到了,工宣队长也没有把“的最高指示发表!”这几个字说出来。
我们围着工地转了一圈,喊得鸡飞狗叫的,我的鞋都被踩掉好几回。互相有点意思的男女青年特别喜欢这种活动,黑灯瞎火的,你摸我一把、我拉你一下,玩得挺热闹,特别感谢毛主席。
那是个革命热情空前高涨的年代,做什么事,我们都不愿意落在别人的后面,尤其在政治活动方面更是如此。为了争取第一个赶到市革委会门前去报喜,许多单位都提前做好了准备,专门组织一批人,事先在单位里等着,只要等到“最高指示”一发表,就立刻行动,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报喜。
晚上游行时,我们手举着纸糊的灯笼,上面写着“万寿无疆”“日月同辉”等字样。胸前挂个玻璃盘子大的主席像,衣服上戴若干像章,胳膊上戴袖章,肩上斜跨一个用红布做的宝书袋。这样装扮好,就可以敲锣打鼓,涌上街头游行了。有些动作快的单位,还没等我们披挂整齐,人家那边已经锣鼓喧天了。
当然,并不是每天晚上都有“最高指示”发表,你总不能每天晚上都在那里守候吧?往往在你终于懈怠的时候,“最高指示”突然就来了,真让人受不了。后来人们就改为重点守候,即只在“听说”当晚可能有“最高指示”发表的夜晚守候。再后来,人们实在经受不起这种折腾,终于不再在半夜里报喜了。
我有个同事被搞得烦了,就发牢骚:“毛主席怎么老半夜三更发指示,他老人家不睡觉呀?”结果立马被揪出来斗了个半死。
到了七十年代初期还有一次,半夜起来传达一条“人贵有自知之明”的“最高指示”。虽然这句没头没脑的“最高指示”让人听着感觉到莫名其妙,但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只要是毛泽东说的话,理解的要庆祝、不理解的也要庆祝,在庆祝中加深理解。等到文革结束后,一些描写文革内幕的文章出来,大伙儿才知道,这句话竟然是毛泽东那天晚上骂自己老婆江青的,秘书觉得这句话对全国其他人的老婆也有警示意义,就给传出来了。
听说伟大领袖还有一条著名的最高指示:“火宫殿的臭豆腐还是好吃。”这是毛伟人文革中在长沙火宫殿吃臭豆腐时,发出的感叹。这两行大字至今仍留存在长沙火宫殿的影壁上,不知为何没有及时向全国人民传达。伟人的语气如此敦朴,我们这些俗人在谈吃的时候,有时还羞羞答答。
我最后一次参加半夜游行,是因为从北京传来了特大喜讯:“据北京301医院的医学专家,最新研究成果表明,毛主席他老人家完全可以活到一百五十岁,甚至更长。”因为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我们半夜起来先是在工地折腾了一阵子,后来又觉得这个喜讯实在是太重要了,领导凑到一起一合计,我们又半夜周游青山区进行了庆祝。
结果那次庆祝的人并不多。街上一片漆黑,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听到锣鼓声声,只有一个人从一间商店里探出脑袋来往外看了看,旋即把门关了。见此情景,大家只好悻悻然地回去了。
听五舅说,在得胜堡也是这样,传达毛的指示不过夜。记得在一个深冬的夜晚,突然大喇叭里传来了毛的最新指示,堡子湾公社的办公室主任,感觉天气太冷,就说,天太冷了,天亮再说吧。结果被告密,第二天立马被撤职。还有一次也是半夜传达毛的最新指示,内容为“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由于大喇叭声音嘈杂,听不清楚,再加上雁北人没打过鱼,不知道啥叫纲举目张,所以谁也闹不机明最高指示的意思。这时得胜大队队长的老婆从家里朦胧着双眼出来,口中念叨:“啥路线是个缸?缸揍个木匠?”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因为队长老婆平时为人善良,大家才没有对她上纲上线。
一次又发布指示,大队通知所有的人一个不能拉。那时表姐的孩子刚会爬,她只好把炕一圈都围上枕头、褥子,以为不会有啥事。结果等她转悠了一圈回来,孩子还是掉在地上了,哭得嗓子也哑了。
可惜他老人家并没有像喜讯上说的那样活到一百五十岁,因积劳成疾,八十三岁就去见马克思去了。按说,我们普通草民都是去见阎王的。
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笑,那时全国人民都像精神分裂了一样。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听老绥远韩氏讲过去的事情”。


查看完整版本: [-- 韩丽明:半夜里的“最高指示”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5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dis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