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李根清:林彪对江青的一次发火 --]

-> 文革回忆 -> 李根清:林彪对江青的一次发火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reading 2020-07-05 09:14

李根清:林彪对江青的一次发火


林彪对江青的一次发火

李根清

  江青是个在中国共产党内具有特殊身份和地位的人物。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之初,经林
彪同意,军委任命她为军队文化工作顾问,后又任命为军委文革小组顾问,指示办事组给
她送阅有关军队文化工作方面的文件。但渐渐地,林彪与江青及她把持的中央文革小组拉
开了距离,并且渐行渐远。

  刚刚进入1967年,与林彪关系不错的陶铸一夜之间被江青、陈伯达点名打倒了。
毛泽东虽然批评陈伯达“一个常委打倒一个常委”,但并没有予以纠正。紧接着又发生“
一月革命”、云南省委书记阎红彦等高级干部被逼自杀、“二月逆流”、反军乱军等事件
,林彪开始对江青及她把持的中央文革小组重新认识。这期间,他曾几次叫我给他写下关
于防“左”防右、反“左”反右的心得笔记。其中的一篇这样写道:“正确路线”应该“
大胆地反对右倾机会主义”,也应该“大胆地反对极左思潮”(见由中共中央林彪专案组
编发的《林彪散记》)。在全国一片“夺权”、“砸烂”、讨伐“二月逆流”的呼喊声中
,提出反对极“左”思潮,无疑是针对江青一伙党内造反派的。这期间,林彪还让林立果
在《毛主席语录》扉页上写了这样几句话,“人是物质中最重要物质,不尊重人就会犯最
大错误,青(指江青)威风,正在犯大错误”。林彪这里说的“青威风”,显然是指江青
狐假虎威、疯狂整人那一套,表明他不满江青的做法。军委常委扩大会议期间,林彪与江
青在军队文革问题上发生面对面冲突。

  军队文革的指导方针是林彪提出,毛泽东批准的。但是,由于毛泽东关于文革的基本
理论和方针政策是错误的,加上江青一伙推波助澜,所以从1966年冬开始,造反派冲
击军事领导机关、揪斗军队领导干部、抢夺档案等现象也频频发生,部队战备工作受到严
重影响。

  1967年1月中旬起,军委在京西宾馆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商讨稳定军队的措施。
在会上,江青及中央文革小组一伙人竭力反对“军队文化大革命运动要坚持党委领导,坚
持正面教育,不搞大民主,不搞大串连,不成立战斗队,始终保持战备状态”的指导方针
,而主张军队也和地方一样,全面按十六条办,全面搞大民主。中央文革小组的言论,受
到叶剑英等几位老帅和与会其他军队干部的强烈抵制。老帅和将领们的这次抗争,后来被
毛泽东称为“大闹京西宾馆”。

  1966年年底前,江青及中央文革小组一伙人就指责几位老帅“与中央文革唱对台
戏”,煽动炮轰老帅。林彪不同意,说几位老帅“是正派的,不是不正派的。是干工作的
,不是不干工作的”。1967年年初,江青、陈伯达又以“保护老帅”为名,点名打倒
了“不听话”的全军文革小组组长、总政治部副主任刘志坚,并给刘志坚扣上“叛徒”的
帽子。林彪同意了。没过几天,江青又诬称肖华是军队文革运动的“绊脚石”,要求撤掉
肖华。林彪说,肖华是总政治部主任,拿掉他必须经毛主席批准,把江青顶了回去。陈伯
达与江青相互策应,在军委会议上讲话攻击肖华“是个资产阶级政客,把部队的政治工作
引导到资产阶级轨道上去了。军队的文革清规戒律太多,这也不准,那也不准,把军队文
革搞得冷冷清清。军队已经走上了修正主义的边缘。我一路过三座门(军委办公地)就有
气,那里官僚主义严重,政客风气难闻,是个阎王殿。我们都不敢进这个三座门”。中央
文革擅自召开批判肖华的会议,还准备召开万人大会批斗肖华。毛泽东表示不同意,但肖
华的家还是连夜被抄,档案被抢。肖华从后门逃到叶剑英家里才免遭揪斗。

  一天上午,叶剑英照例到毛家湾向林彪汇报军委会议情况。当叶剑英说到陈伯达污蔑
军队已经走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江青鼓动打倒肖华及肖华家被抄这些情况时,林彪吼道
:“让他们也来打倒我好了!”当即命令秘书打电话叫江青立即到毛家湾来见他。

  江青于下午3点多到毛家湾。林彪一见江青,不容江开口就连声责问道:你们说解放
军已经走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已经被我们带到了资产阶级轨道上去了,有什么根据?你
们说三座门是阎王殿,一见三座门就有气,这是为什么?你们这样仇视军队,仇视军委,
太放肆了!解放军是毛主席亲自缔造和领导的,军队到了修正主义的边缘如何解释?军队
是修正主义,我这个国防部长是什么?我不干了!我辞职总可以吧?我要报告毛主席。你
们不同我商量,就大骂肖华,鼓动抄家,抢档案,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通过军委,就直
接插手军队的工作,想搞掉总政,这符合毛主席的指示吗?我要去见毛主席,请求毛主席
免去我的一切职务!

  江青说:军队到了修正主义边缘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我昨天晚上没有参加会议。陈
伯达是组长,我是副组长,我没有权力制止他的发言。

  林彪说:陈伯达出席军委会议你不知道?他要讲什么你也不知道?不经过你的同意他
敢随便讲?

  江青回答:他讲了什么我确实不知道,这些话确实不是我要陈伯达讲的。不过,陈伯
达对总政、对肖华有批评是可能的,中央军委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清规戒律多一
点也是真的。

  林彪更加火了,一下子把身边的茶几掀翻,说道:什么叫清规戒律?你们一定要把军
队搞乱才罢手吗?搞乱了军队究竟对谁有利?

  盛怒之下,林彪连声高叫“备车”,并冲着江青说:我们两个马上去见毛主席,把事
情说清楚,是我的问题,我辞职,我不干了!

  据秘书张云生回忆,这时他正在叶群办公室,向叶群报告当天急需处理的中央传阅文
件。他听见门外走廊里传来林彪大声喊叫:“叶群!叶群!叶群!”

  张云生急忙放下文件,跑向走廊,林彪还在那里喊“叶群!”他看到,“林彪气得脸
上紫青,身上一阵阵发抖,两道目光也凶得吓人”。张云生说:“我到毛家湾后还从未见
过、也没听说过林彪发这样大的脾气。”

  “首长,怎么了”?张云生走上前去问。

  林彪火气很大:“叫叶群!快把江青给我赶走!”

  这时张云生听到从林彪的东客厅里传出江青的声音:“林彪同志,我有缺点、错误,
你可以批评,何必生气呢!”张云生说,与林彪相比,江青的语气要和缓一些。

  在叶群的苦苦哀求下,林彪才没有拉上江青去见毛泽东(见张云生《文革期间我给林
彪当秘书》131—132页)。

  江青走了。林彪愤愤地说了一句:“我听见女人的声音就讨厌!”

  这件事后,林彪严令叶群,不准去钓鱼台。江青也说,不愿再看军队的文件,也不稀
罕顾问的头衔。

  叶群哪肯听林彪的劝诫?她怕得罪了江青对林彪没好处,偷偷跑到江青那里去说好话
。当晚回到家里却把我找去,把陈伯达在军委会议上攻击肖华的讲话,把江青对军队开展
文革运动的意见,把林彪与江青见面的情况,详详细细地搞了一份追记材料,锁进她的小
保险柜里——叶群白天对江青说好话,夜晚照样整江青的文字材料。

  紧接着,1967年2月14日,“三老四帅”(李先念、谭震林、李富春三位副总
理和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四位元帅)第一次“大闹怀仁堂”。当陈伯达提到江
青对军委《八条命令》不满时,叶剑英第一个向陈伯达开炮,斥责中央文革小组妄图搞乱
军队,这与叶帅已经了解林彪的态度不能说没有关系。

  林彪性格内敛,处事沉稳,素以“骤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自律,喜怒哀
乐很少挂在脸上。江青则是个骄横跋扈、一触即跳、老虎屁股摸不得的人。谁得罪了她,
谁就要倒霉。林彪从心底讨厌江青,但也不能不有所顾忌。江青毕竟是“第一夫人”。林
彪敢于对她大发脾气,实在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林彪是决不允许江青一伙插手军队事
务,破坏军队稳定的。
 
  与林彪暴跳如雷的情状相比,江青在被林彪训斥的时候,乖乖地听着,无还手之力。
因为林彪选择的时间、地点、事由、火候均恰到好处,骂完即令人“把江青赶走”,不容
辩白,所以江青只得哑巴吃黄连。

  后来发生“二月逆流”,江青一伙借机对几位老帅下了狠手,却没敢触动林彪。不过
从此,林彪与江青之间,毛家湾与钓鱼台之间,“枪杆子”与“笔杆子”之间的鸿沟越来
越深。互相虚以委蛇,面和心不合。文武双方围绕乱军与稳军、倒周(恩来)与保周、支
“左”与支“右”、乱与治等方面的斗争,或明或暗、或激烈或缓和地持续,一直绵延不
断。江青有恃无恐,经常挑起事端。老帅们投鼠忌器,难免忍耐避让。但军队始终是国家
稳定的力量,制乱的力量,健康的力量。从叶剑英、肖华、杨成武到军委办事组时期,都
对江青及中央文革小组严密设防,直至林彪摔死,江青一伙也未能抓到军权。这是文革期
间军队没有乱起来,毛泽东能够依靠军队收拾全国乱局的重要原因。

  (作者为唐山市开平区退休干部,曾任林彪办公室机要员)

原载《炎黄春秋》2016年第2期

http://www.cnd.org/CR/ZK16/cr854.gb.html




查看完整版本: [-- 李根清:林彪对江青的一次发火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5 Code ©2003-2011 phpwind
Gzip disabled